裁員、轉型……「新東方」們現在成績單如何?

裁員、轉型……「新東方」們現在成績單如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近日,高途、新東方、一起教育、網易有道、51Talk等在線教育企業相繼披露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

值得注意的是,「雙減」政策正式發布日期為7月24日,而財報披露的季度業績截止時間是到6月30日,因此尚未體現出雙減對在線教育帶來的實質性影響,不過,「雙減」政策在教培行業裏早已傳言多時,也影響着企業端的一些戰略規劃。

財報中,新東方等也表示,為符合「雙減」政策而採取的措施,將對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和前景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財報顯示,2021年Q2季度,高途、51Talk的淨利潤按年由盈轉虧,新東方決定關停最賺錢的中小學業務,計劃到年底裁員超4萬人,並回歸大學業務。

整體而言,K12業務佔據這三家企業營收9成左右比例,轉型無異於「斷臂求生」。而他們寄希望於的成人教育等,在最新財報裏尚表現得不盡如意。

如今,在線教育企業已是哀鴻遍野,巨人教育、華爾街英語相繼倒下,流利說、瑞思教育相繼收到紐交所退市警告。IT桔子數據顯示,政策落地50天內,每3天就有一家教育企業倒下。

在線教育企業到了必須轉型的時刻,俞敏洪甚至自比薇婭,「我做直播一年能不能做到上百億」。究竟誰能率先探索出一條道路?又能否有充裕的「家底」為轉型做支撐?

新東方淨利潤下滑,30%高途、51Talk按年由盈轉虧

從營收來看,網易有道、高途創新高,51Talk次之。2021Q2季度,網易有道實現淨收入13億元,按年增長107.5%;高途營業收入按年增長35.3%至22.32億元;51Talk淨營收為5.798億元,與上年同期的4.935億元相比增長17.5%。

截至5月30日的2021財年,新東方收入42.77億美元,按年增長19.5%。

對於收入創造新高,高途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向東表示,主要驅動因素為2020年Q4至2021年Q2期間K12正價課付費人次的增長,其中新獲客及續班的學生人次均有大幅增長。

對網易有道而言,來自學習服務的淨收入為9.21億元,按年增長112.4%,毛利率為57.9%。學習服務淨收入的增長主要由在線課程的收入增加,以及有道精品課程的付費學生註冊人數增加推動。

從淨利潤來看,新東方下滑,高途、51Talk都按年由盈轉虧,網易有道虧損同期擴大。

具體來看,新東方淨利潤為2.3億美元,按年下降35.03%,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為3.34億美元;51Talk淨虧損為2700萬元,上年同期淨利潤為3280萬元,按年由盈轉虧;高途淨虧損為9.12億元,而上年同期為淨收入為1860萬元。

不僅高途,網易有道也呈現營收增長卻虧損擴大的情況。網易有道淨虧損由去年同期的2.58億元擴增至今年的5.24億元。

從營銷費用來看,報告期內,51Talk依舊在「燒錢」,今年第二季度其銷售及市場推廣開支為3.158億元,比上年同期的2.399億元按年增長了31.7%。

相較而言,在「雙減」政策正式對外發布之前的5月中旬,高途已經全面停止了訊息流渠道的投放。

從財報來看,其銷售費用在2021年第二季度增加到16.41億元。其中用於品牌及活動的費用約9513萬,效果類投放約9.08億元,其餘為人工成本、服務器和寬帶及其他分攤成本等。銷售費用佔收入比按年下降至74%。

從營收結構來看,新東方、高途和51Talk都高度依賴K12相關業務,網易有道則相對佔比較小。

最新財報顯示,高途K12課程按年增長51.0%至20.91億元,佔總淨收入的94%。51Talk的菲教青少年一對一業務如今佔據其營收90%以上。新東方來自K12課後輔導、備考和其他課程的收入為36.67億美元,佔總收入85.8%。

有道K12業務營收佔總營收的41.2%。在電話會議上,有道CEO周楓表示,「我們相信,佔收入一半以上的其他業務不會受到監管的直接影響。」

從現金流來看,根據財報,截至2021年6月30日,高途有10.19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受限資金,39.5億短期投資和5.18億長期投資,合計為54.87億人民幣。

51Talk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定存和短期投資一共是16.43億;來自學生的預收款總額為26.95億元;運營現金流出量為6970萬;綜合流動負債淨額為14.4億元。

網易有道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資餘額共計人民幣19億元,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該餘額為人民幣 12 億元。

截至2021年5月31日,新東方現金流及現金等價物為16.12億美元,短期投資34.35億美元,合計約50.4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26.34億元)。

裁員潮、高管離職頻繁

過去兩個月,裁員潮也在上演。在2021年3月的一個公開演講中,據俞敏洪透露,新東方現在一共11萬名正式員工。按此次裁員4萬來說,裁員比例約為36%。

「雙減」意見正式發布之後,高途、好未來相繼宣佈裁員。

高途集團創始人、CEO 陳向東在7月25日就召集管理層開會,定下了裁員指標:中國13個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關閉,只留下鄭州、武漢、成都三個輔導老師中心。每個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員工人數上萬,這相當於高途三分之一的人會離開。

好未來創始人張邦鑫也表示「裁員是肯定會裁員的。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但具體裁員指標未透露。

根據知情人士向媒體的透露,51Talk也在開啟大規模裁員,首輪裁員對象從試用期員工開始,然後擴展至正式員工。但具體裁員並未對外透露。

VIPKID被曝自2021年以來進行了大量裁員,其中中外教培優、啟蒙英語等業務裁員比例高達50%。對此,VIPKID方面回應稱,近期公司確有正常的業務和人員調整,但是「一些業務裁員人員比例達50%」與事實不符。

也有教育企業深陷裁員風波,比如豌豆思維就被曝在進行暴力裁員,對象涉及幾乎所有崗位,裁員比例高達70%-80%。

相較而言,猿輔導裁員比例較小。有接近猿輔導的業內人士對《深網》表示,「政策監管下,學科類校外培訓整體業務量也會縮減到70%-90%,一批人確實閒置了,但相對其他幾家在線教育公司來說,猿輔導目前裁員體量較小,主要以輔導老師為主」。

巨頭也開啟裁員。據一位大力教育內部人士向媒體透露,2021年上半年大力教育員工規模突破2萬人,目前裁員規模有數千人。

除此之外,這些企業還面臨着高層動盪。近一年來,51Talk 副總裁趙梓淳、51Talk 獨立董事楊嘉宏、51Talk 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舒婷等多名高管相繼離職。羅戎也將於2021年10月29日卸任好未來首席財務官。

轉型賽道競爭激烈

此外,各家在線教育企業也披露了轉型動作。

新東方宣佈秋季課程結束後將停止小學和初中學科業務的線下招生,各個城市接下來也將逐步關閉教學點。這也意味着新東方關掉最大的「現金牛」業務。

未來,新東方稱將回歸大學業務,並對包括四六級項目、考研項目、出國考試項目、教資項目、財會項目進行全面升級,未來也將拓展計算機等級考試、司法考試等教育培訓項目。

在9月17日的高管會上,俞敏洪鼓勵各地校長積極嘗試,不論是素質教育還是託管中心,都試試看哪種能跑通,「反正新東方賬上還有錢。」

繼新東方之後,網易有道也發布公告稱,公司計劃剝離K9學科類校外培訓業務。網易有道2021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前述培訓業務營收額約佔公司總營收的24%。根據公告,網易有道前述培訓業務剝離計劃將在2021年年底完成,但仍取決於最終協議的執行和監管部門的批准。網易有道表示,不對最終時間或交易能否完成做出任何保證。

高途的業務重點將是成人教育和素質教育,同時,智能數字產品和職業教育也會進行相關探索。

今年7月19日,高途宣佈將企業名稱由「北京百家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更改為「高途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同時經營範圍新增了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人力資源服務、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等業務。目前,高途App覆蓋英語、日語、會計、雅思等多項業務。

對於轉型,51Talk主要有兩個動作:一個是推出51語言素養課程,由中教老師授課,小班模式,真人在線為主,AI為輔;另一個是在戰略上將國內和國外切割,國內以素質課為主,國外則繼續探索一對一外教授課模式。

不過,對於轉型成人教育的在線教育企業來說,需要與尚德教育、中公教育和華圖教育等佔據各個細分賽道的競爭對手正面相迎。在AI教育領域,還需直面字節跳動、騰訊、百度等一眾巨頭的衝擊。熬過「雙減」落地的兩月時間之後,在線教育企業,誰能率先蹚出一條轉型之路?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