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私奔、爆雷、跑路...萬通六君子,沒一個過得有萬科王石好

私奔、爆雷、跑路...萬通六君子,沒一個過得有萬科王石好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這是一個頗具幽默的財富故事。

當房企大佬們紛紛登上富豪排行榜時,王石只能領着千萬元的工資;但如今老闆們集體焦頭爛額,王石又成了被羨慕的那一位。

離開萬科和房地產後,王石還是幸運的。前不久,其妻子田樸珺帶着2歲的女兒出席《那些錢解決不了的事》新書分享會,看起來幸福美滿,光鮮亮麗。

馮侖、潘石屹等都是曾經與王石齊名的,相比起來,他們在今年過得多少有點不順利。還與地產有點關聯的大佬們,似乎都有點落魄。

馮侖因三亞萬通項目涉嫌挪用4千多萬資金而衝上輿論風口,直到現在,那篇揭露這起事件的源文章依然未被刪除,即便馮侖第一時間在微博做了澄清,此事至今也尚未有明確的結果。

潘石屹則是幾度賣資產都賣不掉,跑路的心早就有了,卻一直未能實現。

易小迪也算是走到了遲暮晚年,他曾將自己稱為「吃草的羊」,但陽光100還是涉及5240萬美元逾期違約,成為了爆雷房企之一。

那個響徹地產界的名字——萬通六君子,也僅僅定格在1995年,只是那時,房地產行業還沒有迎來黃金時期。後來的故事裏,萬通六君子也一步步走下神壇。

下海江湖

萬通六君子的故事,頂多算是房地產的前傳,但也被視為初代地產大佬。

那六位男人,王功權、劉軍、王啟富、馮侖、易小迪和潘石屹,前三者均離開了地產開發,僅剩的馮侖轉型做工業地產,易小迪還在苦苦掙扎,潘石屹還在賣他的寫字樓。

作為第一批下海的商人,萬通六君子的掘金之路開始於1993年。但每個創業故事背後,多少都帶點傳奇色彩,有說原始團隊是上述六人,但也有說是7人,而被遺忘的那人是李宏(曾用名倪源)。

1991年,李宏通過牟其中,結識了當時在任南德集團辦公室主任的馮侖。隨後,李宏與馮侖、劉軍、王功權等人開始對地產生意動了心思,據稱還是對標李嘉誠。

該年9月13日,海南農業高技術投資聯合開發總公司(萬通前身)成立,股東發起人是萬通六君子+倪源。兩年後,該公司整體變更為海南萬通實業集團,併成立了北京萬通股份。

彼時,李宏任董事長,馮侖為副董事長,王功權及劉軍分別擔任總經理和副總經理。隨後這支團隊擴容,易小迪、王啟富、潘石屹先後加盟。

按照馮侖的說法,那個時候,創業團隊的平均年齡不到26歲,都是一群意氣風發的青年。海南的營商經濟環境造就了這批地產界的初代大佬,海口「九都別墅」項目是他們的成名作。

除了萬通六君子,1992年辭職下海的公務員多達12萬名,他們也不過是12萬下海商人中的6名,「92派」也成為內地一個特有名詞,除此之外聞名遐邇的還有陳東昇、郭廣昌等。

「九都別墅」項目成功後,萬通六君子如法炮製,在海口和三亞的房地產市場搶佔先機,隨後還將地產版圖擴大至北京等地。

或許正是印證了那句話,「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萬通六君子「分手」最早是在1994年秋天,潘石屹、易小迪和王啟富開啟「單飛」模式,隨後陸續離開的還有劉軍、王功權。如此,萬通就只剩下馮侖一人。

馮侖用一句話總結道,「留下的人擁有的是資產和希望,離開的人拿走的是現金和希望。」在他看來,離開或留下都是擁有希望的。

他也沒閒着,1993年作為創始人在北京註冊成立萬通地產,從海南迴到北京,依然幹着房地產生意的活兒,包括打造住宅品牌「新新家園」、商用物業品牌「萬通中心」等。

2006年前後,馮侖憑藉多次增持先鋒股份(2000年在A股上市),坐穩大股東之位。順理成章地,先鋒股份更名為「萬通地產」。

馮侖確實達到自己的目的了,運作一家地產公司上市,但隨後幾次的「騷操作」,卻讓他失去這場遊戲的資格。

包括轉型文娛失敗、營收規模下滑、地產擴張保守等,但不可否認,馮侖在炒概念方面是有天賦的,那些年他說過的「濱海新區」、「美國模式」、「向房地產投資公司轉型」、「立體城」等,幾乎都火遍行業。

那時看來,萬通地產在國內還是小有名氣的。

離開地產

今年9月13日,馮侖風馬牛在其社交平台上發文《萬通三十年》,回憶過去30年間做對的5件事情和做錯的2件事情,看起來都是些不痛不癢的觀點。

在外界看來,萬通最大的失誤,是沒有趕上地產黃金時期迅速擴張,卻又在白銀時期陷入轉型陣痛、資金和規模擴張乏力的三角失衡狀態裏,且六君子紛紛離地產而去。

馮侖是在2014年底離開的,收購文娛產業重組失敗後,對他的質疑聲不斷。彼時,瞄準時機的萬通地產二股東嘉華控股王憶會上位,拿到了公司的實控權,馮侖也逐漸隱退地產界。

不管如何,馮侖作為創始人,其之於萬通都是計功補過的。但在他退出之前,萬通地產落得一地雞毛。

截至2014年底,萬通地產的營收為19.11億元,按年下降42%,淨利潤僅0.97億元,不足2013年淨利潤5.06億的兩成。同時期,萬科的營收為1464億元,歸母淨利潤157億元,二者的差距已經不是一星半點。

2015年,萬通業績急轉下滑,淨虧損6.12億元,按年下降1457.78%,這般業績跌幅,是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

但萬通的困境,即便是在馮侖系一眾人等離去時,亦未能破解。直到現在,這家公司還在清理出售地產資產,和尋找及拓展新業務方面着力。

馮侖離開後,萬通地產曾提出,將以高科技、服務業、金融業與房地產的組合轉型升級。陸續出售地產資產後,於2017年6月,萬通地產轉型金融業有了實質性動作,其獲得中融旗下資管公司中融國富80%股權。

到2017年,馮侖從萬通控股退出,那個潛伏在萬通十餘年的嘉華控股實控人王憶會,在收購上市公司萬通地產後,進一步接任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正式告別萬通。

同樣離開地產行業且最出了名的「逃跑」例子,應該當屬潘石屹。

去年就已經傳出黑石收購SOHO中國並私有化退市,但卻因疫情陷入停滯狀態。今年,高盛代表黑石發出全面收購要約,以5港元/股的價格,收購SOHO中國約28.56億股股份。

本以為要成的大單交易,卻又再次出現反轉,今年9月初,黑石收購SOHO中國這事,再次黃了。

而仍留在地產行業苟延殘喘的陽光100中國,即便度過去年的疫情危機,今年政策調控和資金監管頻出,讓這家小型房企的去化成疾。

雪上加霜的是,陽光100中國本應到期支付2021年美元債的本金和利息合計5239.16萬美元發生逾期兑付,連鎖反應導致另外兩筆美元債發生交叉違約。

陽光100中國還有3筆流通中的美元債,票面利率最高的達到13%,且其餘兩筆美元債並不便宜,光是利息和本金兑付就足以壓垮這家房企的現金流。

中報顯示,陽光100中國的現金僅僅13億元人民幣,受限制部分為4億元人民幣,但近一年到期的美元債部分高達3.896億美元,摺合人民幣25億元。

更甚的是,此前於8月27日,標普還將陽光100中國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從「SD」(選擇性違約)調整為「D」(違約)。只不過一個月後,標普應陽光100中國的要求,撤銷了「D」評級。

事實上,陽光100中國的銷售很緩慢,截至今年前九月,陽光100中國累計銷售額約26.11億元人民幣(包含小股操盤項目5.98億元),按年下跌53.6%,9月單月僅僅賣了2億元,經營十分慘淡。

「萬通六君子」已經成為上個世紀流傳於地產界的美好傳說,待眾人紛紛散去之時,地產行業正迎來翻天覆地的轉變。

甚至,這幾年如日中天的地產大佬們,如許老闆、姚員外,都可能夜不能寐。而當年拒絕掉個人股份的王石,至少看起來活的最開心。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