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突圍專有雲,騰訊雲的三張牌與三道坎

突圍專有雲,騰訊雲的三張牌與三道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對標國際巨頭的市場格局,可能一開始就錯了。

C2B談了三年,騰訊CSIG在推動騰訊大船轉向這件大事上做得怎麼樣了,恐怕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

現在,如果非要逼着騰訊雲交出一份有關C2B的階段性答卷,上邊填的答案,也許是讓許多人意料不到的「專有雲」。

與公有雲「共享計算」式的本質做法不同,專有雲(過去也有叫私有雲)面向企業或深度垂直的行業「定製」,在過去的雲計算產業中說是公有雲的配角並不過分。但是,就是這個配角,正在騰訊雲的發展中表露出鋒芒,本家的微眾銀行、地方豪強貴州銀行、製造巨頭廣汽集團、零售巨頭永輝超市,都採用了騰訊雲的專有雲服務。

騰訊C2B三年後,專有雲正在成為騰訊雲重要的突破方向,被當作重要的競爭砝碼。

專有雲的崛起:對標國際巨頭的市場格局,可能一開始就錯了

與很多網路科技領域一樣,中國的雲計算產業發展也常常被拿來進行「國際對標」,除了國內幾個巨頭要拼個先後,在國際上的地位也要拿來評頭論足一番。

然而,在雲計算產業的發展過程中,中國市場的差異化卻被長期忽視。當這種差異化展露,就成為專有雲快速發展的契機。

1、市場基本面的迥然不同

雲計算兩大國際巨頭AWS與Azure在規模上遙遙領先,也一直被當作是國內眾廠商的追逐對象。

但是,這兩大巨頭,甚至更多歐美雲計算產業巨頭,在專有雲這件事上似乎都小心翼翼、十分謹慎,例如AWS主要在推廣容器服務,大概就是在雲端給企業虛擬出專屬部分讓其不用關心基礎設施而進行應用開發,與本地化的專有雲存在較大差距,而Azure類似的服務就更少了。

這導致專有雲這個細分產業中,並沒有形成類似公有雲的巨頭,更顯藍海市場氣質。

這背後,是國外的大機構對專有雲的需求並不迫切,很多大的企業甚至政府單位,業務都跑在公有雲上。

AWS公有雲上的客户,就包括NASA、FINRA(美國金融業監管局)、FDA等100多家公共事業部門,GE、諾華、西聯匯款、Capital One等包括金融業在內的眾多傳統企業巨頭,而沃爾瑪、大眾汽車等則選擇了Azure的公有雲服務。

巨頭們並沒有做專有雲的動力。

究其原因,國內政務、金融、國有大中型企業等領域的主體,在監管合規、數據安全等方面的外部要求和自我要求更為嚴格甚至說嚴苛,而國外基於多年發展和積澱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監管和控制體系,甚至說是容錯機制,雖然常常付出代價(數據泄露等),但習慣已成。

在此基礎上,國內由於經濟社會發展快速、訊息化底子薄,上雲需求又十分旺盛,單是政務雲、金融雲等就醖釀了龐大的專有雲市場空間。

更有動力、更有市場空間,中國專有雲無疑形成了全球獨樹一幟的市場,也成為騰訊雲這樣的玩家可以突破的領域。

2、產業鏈位置的巨大差異

除了市場的不同,大量政企組織過去的數字化建設積累,以及當前國產化替代浪潮,也疊加了專有雲發展的機遇。

一方面,政企組織在各自的訊息化建設過程中,由於缺乏統籌等種種原因,晶片、硬件、OS五花八門,這些「家底子」本身就是企業資產的重要部分,在上雲時丟掉是不可能的,得利用起來;另一方面,國產化替代浪潮出現的新的底層基礎軟硬件,需要對應的雲計算來進行適配。

這時候,一套能夠將既有的資源綜合利用起來,尤其能夠匹配國產化基礎軟硬件的專有雲體系就成為必要,公有雲契合不了這些需要。作為對比,在國外,由於長期標準化的數字化建設,以及在其語境下所謂「自主化」根本不存在,對專有雲的需求就大大下降。

當然,由於中國網路科技在全球獨樹一幟,類似網路銀行這種形態天然就是專有雲最好的市場,微眾銀行就採用了騰訊雲的專有雲服務。

在這樣的雙重背景下,友商的行動又不算多,騰訊雲跳出來大力拓展專有雲,就在情理之中了。

況且,如果從騰訊C2B的大戰略看,專有雲能夠服務的一般都是大型的政務機構、金融客户、製造業巨頭,它們本身就是產業網路賽道上最重要、最核心的客户。通過專有雲開拓、服務好這些客户,等於在將產業賽道上最重要的部分率先完成,也由此,騰訊雲內部稱有2000人的研發團隊在從事相關能力開發,如此投入也就不足為奇了。

標杆案例、積木化產品、彈性服務:騰訊雲專有雲的三張牌

在公有雲攻城略地的同時瞄準專有雲,試圖建立差異化競爭優勢並契合騰訊總體戰略發展要求,至少目前來看,騰訊雲的這個構想背後已經通過過去的動作建立起三大支撐,有了基本的底氣。

1、在行業更顯著的「標杆效應」下,先做出了標杆

公有雲與專有雲最直接的不同,是產品是否經歷過「大規模檢驗」。

在公有雲平台上,大量企業客户使用相同或類似的服務,長期而快速的迭代讓雲計算產品得以快速成熟,大規模檢驗等於讓前人替後來者趟了雷,這有點類似於飛行安全某種程度上是依靠過去幾十年不斷飛行、不斷髮生事故來完善一樣。

而專有雲針對單一政企組織定製化,顯然就意味着沒有「大規模檢驗」,沒有人趟過雷也不可能有人來趟雷。

這時候,專有雲的市場擴張會比其他雲計算服務擁有更強烈的標杆效應——越是能夠在大的政企組織做好的,就越能夠得到信任,甚至只有先拿出幾個好的案例,才能邁出合作的第一步。

而騰訊雲特殊的發展過程,讓它獲得了這種標杆案例上的優勢。

必須注意的是,騰訊雲專有雲的發展不是我們在雲計算產業中常常看到的那種,先有一個業務方向然後分不同場景去拓展的過程,它的起源,與騰訊最早在技術上支持微眾銀行的發展有緊密的關係。在內部團隊服務微眾銀行建立金融數字化體系後,騰訊雲將這種經驗和能力泛化,在金融雲領域擴張,形成了以金融雲為主的專有雲業務,到後來,金融雲能力進一步泛化到眾多場景,形成了今天滲透到多個領域的專有雲業務。

這意味着,騰訊雲專有雲是從金融場景發展而來,而不是「金融是專有雲的一個細分場景拓展」,其結果,是騰訊雲專有雲在金融領域有較深的積澱,最為典型是與中國建設銀行的合作,在嚴苛的合規和安全等要求之下介入較深,此外還有與貴州銀行等的合作。

加上廣汽集團、永輝超市等,能夠做到巨頭的深度業務當中去,一定程度上就等於向行業表明自己的產品經受了最嚴苛的檢驗,可以放心採用。

2、在定製化與標準化的衝突中,探索出了折中的方式

專有雲需要定製,而各行業、各企業的業務狀況各不相同甚至千差萬別,因此專有雲的發展容易陷入到定製化與規模化發展的矛盾之中,這在很多To B產品或服務中都會經常遇到,只不過專有雲因為產品和服務更復雜和深入,會更為明顯。

現在,騰訊雲專有雲在產品層面解決了這個痛點問題,其做法,是通過積木化的產品能力構建快速適配不同的需求,具體的技術較為複雜,說白了,就是將各種能力盡可能細化,相互之間可以隨意拆開、組合(專有名詞叫做「解耦」),像堆積木做造型一樣做出各種產品或服務。

這樣做,也同時可以去匹配客户企業複雜的硬件基礎。

以騰訊雲專有雲推出的各種產品版本為例,大數據版、AI版就是在共同的能力「積木」之上按不同側重要求組合而成,這也導致騰訊雲專有雲在產品形態上沒有按照業界通常的行業進行區分,而是以產品能力進行區分。

毫無疑問,這是以典型的折中方式解決了專有雲所面臨的定製化與標準化的劇烈衝突。

3、在必然擴展的需求與集中化部署的矛盾下,提供了延展的能力

專有雲都是集中化部署的,一次要完成大量的軟硬件基礎體系建設,然而,幾乎每一個對專有雲有需求的政企組織都會面臨大量的擴展需求,這就形成了矛盾,客户不但要為專有雲的基礎搭設付出高昂的費用,以後每次擴展也要大費周章再次付出不菲的企業資源。

這很類似於當年企業部署ERP系統被稱作「上了賊船就下不來」的情況,每次擴展就不得不面臨大量的精力和費用投入。

而騰訊雲過去投入的大量研發資源,已經建立起一套可以讓部署在本地的專有雲也能實現彈性伸縮的核心架構,讓政企的後續擴展變得十分便利,這套專有雲架構已經成為騰訊雲的重要優勢所在,它是技術壁壘的典型表現。

值得一提的是,騰訊雲專有雲這套架構並非完全另起爐灶,其整體還是沿襲了騰訊公有雲雲的架構,即所謂的「用公有雲架構做私有雲」。

同源同宗的「一朵雲」玩法,使得騰訊雲私有雲的發展可以享受到來自公有雲發展的技術紅利,尤其是不用再去重新適配PaaS、SaaS能力。同時,這也使得政企客户一旦想要進行混合雲部署(這種需求很普遍)也會變得更加容易,例如,在使用上能夠獲得統一的界面、無縫切換。

專有雲帶來多種「不可控」狀況,騰訊雲還需要持續攻堅應對產業挑戰

通過金融領域「機緣巧合」式的闖入,到逐步場景泛化以及多年的技術創新,騰訊雲在專有雲這裏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獨特的優勢,有充分的底氣去做專有雲。

但是,如果說公有雲還可以對標標杆亦步亦趨,那麼專有雲這條路畢竟在國內、國外都沒有人認真地走過,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擺在騰訊雲面前。

1、未知的客户需求

公有雲面臨的多是較為通用的需求,而專有雲深入到行業企業,總是會面臨客户提出一些更加垂直的功能需求。

例如,騰訊雲專有雲在金融賽道的銀行這裏頗有建設,也做出了不少標杆,但它在服務深圳通時,客户就提出過某項全新的的業務需求,要不要把這個需求納入產品整體規劃中,就成了一個很考驗取捨智慧的問題。

這種情況很顯然會常常發生, 「被用户教育」也會是專有雲的家常便飯。這次是證券,下次可能是保險,下下次……一切都是未知的,只有等待和準備。

2、由客户主導的運維

用另一種方式來比喻,如果說公有雲是政企客户買了機票就坐上了飛機,開飛機的是雲計算平台,那麼私有雲就是幫助政企客户造了個飛機,開飛機的變成了政企客户自己。

也即,在公有雲領域不太需要關注的運維,在專有雲這裏變成了一件必須重點關注的事。私有雲搭設得再好,客户自己不能夠很好地運維,呈現出的數字化變革效果也會大打折扣。

所以,在私有雲這裏,騰訊雲不僅要幫助建設,還得教會客户去建立運維能力,這是雲計算發展過程中較少遇到的。另外,這對私有雲的易用性也提出了技術上更高的要求,越好用、越能夠實現簡潔運維,客户主導運維出問題的可能性就會越低。

3、內部資源協調與效率

對於專有雲而言,由於積木化能力的存在,基於能力而非行業進行產品的區分,會對各種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專有雲是一個平台,需要將公有雲上的產品做專有化輸出,這既需要專有雲產品團隊的投入,也需要其他產品團隊的配合。很明顯分散的團隊要實現整合化的力量,對內部資源的協調能力要求更高。

例如AI能力,CSIG除了自有研發力量,還必須在騰訊體系下,尋求來自PCG(騰訊優圖)、TEG(AI lab)甚至WXG的資源和幫助,這上升到了對騰訊集團化協同能力的要求。

除了這三個方面的挑戰,此外某些政企客户基於審計、合規的需要,要求進行專有雲源代碼的整體交付,也是騰訊雲面臨的新狀況。在專有雲時代,如何打造「透明櫥窗」已經成為雲計算產業新的命題。

總之,專有雲一定會是中國特殊市場環境下騰訊雲重要突圍方向,騰訊雲為此已經做了不少準備、有不少成果,但是,未來等着騰訊雲的,還有因為不可控造成的多維度難題。從專有雲產業發展的角度,騰訊雲專有雲能走到什麼程度,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