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中金:美聯儲主席換屆,影響幾何?

中金:美聯儲主席換屆,影響幾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摘要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任期將於明年2月結束,目前拜登總統尚未提名鮑威爾連任。

市場預計鮑威爾連任的概率仍然較高,但最近也有一些變化。表面上看,參議員沃倫反對鮑威爾連任,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民主黨對鮑威爾缺乏信任。鮑威爾是一名共和黨人,在貨幣政策上曾有過「鷹派」傾向,這讓民主黨放心不下。明年美國將迎來中期選舉,民主黨為力保參眾兩院,希望看到相對友好的貨幣政策環境。如果鮑威爾不能給出「寬鬆承諾」,不排除拜登重新考慮美聯儲主席人選。

鮑威爾的主要競爭對手為現任聯儲理事佈雷納德(Brainard)。佈雷納德於2014年被奧巴馬提名為美聯儲理事,在此之前曾擔任奧巴馬政府時期的美國財政部副部長。佈雷納德是民主黨人,她的貨幣政策立場比鮑威爾更「鴿派」,符合民主黨中期選舉的需要。她在就業、金融穩定、氣候變化方面的主張也與民主黨的理念更為契合。

鮑威爾能否連任將影響美聯儲貨幣政策走向。由於已經有兩名偏鷹派的地方聯儲主席因為股票交易事件辭職,美聯儲內部的鷹派力量被削弱,鴿派陣營佔得上風。在此基礎上,我們認為,1)如果鮑威爾成功連任,美聯儲貨幣政策立場反而會得到平衡。如果明年通脹居高不下,鮑威爾可能會贊同適度加息,市場也將繼續圍繞着美聯儲加息的預期進行定價。2)但如果佈雷納德接任,美聯儲或將「先鴿後鷹」。短期看,鴿派勢力得到增強,市場將預期更長時間的貨幣寬鬆。通脹預期將進一步抬升,實際利率與美元匯率受到壓制。中期來看,美聯儲對通脹的容忍將加大通脹自我實現的風險,最終反過來「倒逼」美聯儲「急剎車」。

正文

鮑威爾連任變數增加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任期將於明年2月結束,但截止目前,鮑威爾是去是留仍是未知數。

根據美國法律,美聯儲主席的任命(包括連任)有三個步驟:

►總統提名:美聯儲主席的人選須由在任總統向參議院提名。一般來說,總統會提議其熟悉的人士擔任美聯儲主席,過去幾次的提名時間大部分在10-11月,但也可以更早。過去四次提名的具體時間分別為:小布殊於2005年10月24日提名伯南克,奧巴馬於2009年8月25日提名伯南克連任,後於2013年10月9日提名耶倫,特朗普於2017年11月2日提名鮑威爾。

►國會批准:總統提名後,將由參議院銀行業、住房和城市事務委員會(以下稱「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對被提名人進行審查。審查通過後,將於11月底舉行聽證會,被提名人將接受議員們提問。12月初,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將對被提名人進行投票,如果表決通過,則交由參議院全體議員進行投票。這一投票將以簡單多數通過,獲得50票支持即可。如果不能得到通過,提名將被退還給總統,由總統重新考慮人選。

►宣誓就職:新任或續任的美聯儲主席將於第二年2月初宣誓就職。

最新的進展是,拜登尚未提名鮑威爾,而民主黨參議員沃倫(Warren)則公開反對鮑威爾連任。9月28日,沃倫指責鮑威爾在金融監管方面對銀行業過於放縱,並稱其為美聯儲的「危險人物」。沃倫是民主黨進步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曾參加過2020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在黨內具有較大影響力[1]。沃倫表態後,拜登於10月5日表示對鮑威爾有信心,但尚未決定是否繼續提名其連任[2]。同日,美國財政部部長耶倫拒絕透露她是否會支持鮑威爾連任,表示提名將取決於總統本人,而在兩個月前,耶倫曾表示會支持鮑威爾連任[3]。

圖表1:美聯儲理事會成員須由美國國會任命

資料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圖表2:美聯儲主席任命的流程及時間表

資料來源:美國國會,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連任的障礙在哪?

表面上看,鮑威爾的挑戰來自參議員沃倫的反對,但更深層次的看,主要問題在於民主黨人對他的不信任。

首先,鮑威爾是一名共和黨人,民主黨總拜登提名一個共和黨人為美聯儲主席,本身就會引發黨內爭議。鮑威爾的任期開始於四年前,時任美國總統特特朗普未提名耶倫連任美聯儲主席,而是讓鮑威爾接替她。現在拜登上台,要繼續留用特朗普選中的人需要很好的理由。

上一次民主黨總統提名共和黨人為美聯儲主席是2009年,當時奧巴馬力主伯南克連任,主要因為後者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展現了「直升機撒錢」的勇氣,並致力於推動量化寬鬆(QE),深得民主黨認可。2020年新冠疫情後,雖然美聯儲也採取了寬鬆的貨幣政策應對危機,但隨着近期美國通脹抬升,鮑威爾對貨幣寬鬆的態度開始出現搖擺。比如在9月FOMC會議後,鮑威爾並未展現一貫以來的鴿派態度,反而強調如果2022年通脹繼續維持高位,可能會觸發加息條件,讓市場頗為意外。

在貨幣政策上,鮑威爾曾有過「鷹派」傾向,這讓民主黨很不放心。有兩件事情可以佐證:一是在2013年美聯儲討論Taper時,鮑威爾作為理事,曾鼓動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儘快退出貨幣寬鬆。二是在2018年剛剛就任美聯儲主席時,鮑威爾力主加息,展現出了鷹派本色。最終美聯儲在2018年加息四次,並直接導致美股在第四季度大跌。可見,對民主黨人來說,鮑威爾似乎並不令人放心。考慮到2022年國會將迎來中期選舉,民主黨為了保住在參眾兩院的優勢地位,在經濟政策上不容有失。對於貨幣政策,民主黨希望能夠相對寬鬆,因為任何貨幣緊縮(預期)都可能削弱經濟增長動能,不利中期選舉。

圖表3:歷屆美聯儲主席的背景資料對比

資料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主要競爭對手是誰?

鮑威爾的主要競爭對手為現任美聯儲理事萊爾·佈雷納德(Lael Brainard)。根據PredictIt,9月以來鮑威爾連任的勝率有所下降,而佈雷納德獲得提名的可能性上升。佈雷納德於2014年被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名為美聯儲理事。在此之前,佈雷納德於2010年至2013年擔任奧巴馬政府時期的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在此期間,她也是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的成員。

佈雷納德的優勢在於:1)她是民主黨人;2)她的貨幣政策立場比鮑威爾更「鴿派」,符合民主黨中期選舉的需要;3)她是女性,能很好體現民主黨的包容性;4)她在就業、金融穩定、氣候變化方面的主張與民主黨的理念更為契合。具體來看:

►就業方面:佈雷納德更加關注社會「邊緣」群體的福利,主張在就業復甦取得更多包容性進展前不急於加息[4]。比如在9月27日的一次演講上,佈雷納德提到,「疫情對許多母親的勞動力市場地位造成了重大影響,尤其是黑人和西班牙裔母親,孩子年幼的母親,以及低收入母親……在考量充分就業時,不應只關注總量指標」。

►金融穩定方面:佈雷納德支持美國發展數字貨幣,認為美元在國際支付中應該佔據主導地位,考慮到其他國家央行在推行發展數字貨幣,美國也不應落後。此外,她不支持非官方的穩定幣發展,認為一些私人技術平台發行的穩定幣等非法定貨幣由於較高波動性、監管不到位、擠兑、欺詐等問題,可能會給消費者權益與整體金融穩定帶來風險。總體看,在金融監管方面,佈雷納德比鮑威爾更強硬。

►氣候變化方面:佈雷納德認為美聯儲應該建立情景分析模型,評估並預測可能的氣候變化風險對銀行業產生的影響[5]。

總之,佈雷納德對充分就業的重視程度遠高於通脹。佈雷納德並不滿足於當前勞動力市場的復甦,儘管制約復甦的主要因素是勞動力供給不足。如果不能證明充分就業可以被實現,佈雷納德情願容忍更高的通脹。事實上,在2019-20年美聯儲制定平均通脹目標制的過程中,佈雷納德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她也是力推平均通脹目標制的幾個核心官員之一。

圖表4:鮑威爾連任的概率仍然較高,但比幾個月前下降

資料來源:PredictIt,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對貨幣政策與市場的影響

美聯儲人事變動將影響其內部鷹、鴿派陣營的力量對比,進而影響貨幣政策走向。近期已有兩名美聯儲官員因股票交易事件引咎辭職,他們分別是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倫和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這兩位地方聯儲主席均為偏鷹派的官員,其中,羅森格倫在2022年本來還有投票權。他們的離任將削弱美聯儲內部的鷹派勢力,讓鴿派陣營佔得上風。

在此基礎上,我們認為:

1)如果鮑威爾成功連任,美聯儲貨幣政策立場將相對更中性。如前所述,近期鮑威爾對貨幣寬鬆的態度已有所搖擺,加上他本就有「鷹派」潛質,不排除會在通脹持續走高後贊成適度加息。從美聯儲9月點陣圖看,當前贊成和反對2022年加息一次的官員比例為9比9,而鮑威爾本人大概率還在不贊成加息的官員之列。如果明年鮑威爾的態度由「鴿派」轉向「中性」,聯儲加息概率將提高。

2)但如果是佈雷納德接任,美聯儲貨幣政策或將「先鴿後鷹」。如果拜登提名佈雷納德替代鮑威爾,說明白宮希望看到更偏寬鬆的貨幣政策,而佈雷納德也大概率會不負重託,堅持其「重就業、輕通脹」的觀點,在就業沒有進一步恢復之前秉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屆時美聯儲可能會給人留下「一鴿到底」的印象,在落後於曲線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然而,我們認為考慮到當前的供給約束不會很快緩解,加上總需求又沒有很弱,通脹或將面臨更大上行壓力。也就是說,中期來看,美聯儲對通脹的容忍將加大通脹上行風險,如果高通脹最終自我實現,那麼美聯儲最終將被迫收緊貨幣,採取「急剎車」。

圖表5:美聯儲FOMC票委構成一覽

資料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圖表6:佈雷納德的貨幣政策立場比鮑威爾更偏鴿

資料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對資本市場的影響:我們認為,1)如果鮑威爾成功連任,市場將繼續圍繞2022年美聯儲加息的節奏進行定價。在不考慮其他因素的前提下,通脹預期或受到打壓,實際利率和美元將得到支撐。2)但如果是佈雷納德接任,市場將預期更長時間的貨幣寬鬆。由於當前通脹壓力已經較大,市場可能會擔心通脹失控風險,通脹預期將會走高,實際利率受到壓制,美元匯率面臨貶值壓力。中期來看,如果高通脹最終自我實現,美聯儲被迫採取「急剎車」,美國經濟與金融市場將面臨較大沖擊。

圖表7:美聯儲利率點陣圖(2021年9月)

資料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圖表8:9月以來,資產價格隱含的通脹預期抬升

資料來源:萬得資訊,中金公司研究部(中金點睛授權使用)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