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張一鳴,想低調都不行了

張一鳴,想低調都不行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張一鳴的低調和理性是出了名的,但是他創立的字節跳動因為一系列變動和新聞,很難低調。張一鳴不會無緣無故突然講雞湯,這番話大概率是他內心的投射,又或者是他觀察到了字節跳動的焦慮。張一鳴目前的任務並不輕鬆,甚至壓力更大。

10月20日,福布斯實時富豪榜顯示,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身家達到59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798億元),超過馬化騰,成為中國網路首富,併成為中國第二大富豪,位居全球富豪排行榜第20名。

此時,距離張一鳴辭去字節跳動CEO的職務已經過去5個月。

6月,張一鳴曾向家鄉福建省龍巖市捐贈5億元,成立「芳梅教育發展基金」,當時,他的笑容温和而燦爛。去年9月,張一鳴曾為母校永定一中捐款1000萬元,用於建設科技藝術館和教學樓。

樹欲靜而風不止。張一鳴的低調和理性是出了名的,但是他創立的字節跳動因為一系列變動和新聞,很難低調。

字節跳動開始一系列收縮

10月19日,媒體報道,從去年年底開始,字節跳動對商業化團隊進行了一系列調整。其中温州本地直營中心最賺錢的電商業務被拿掉,交給了大眾消費業務線,本地直營中心最終率先撤城裁員。

在遊戲和教育遭遇政策衝擊之後,這兩塊的廣告業務承壓,字節被迫「瘦身」,字節教育、字節遊戲等業務線都傳出裁員消息。

不僅如此,字節跳動擬出售旗下證券業務,整體估值約5至10億人民幣,並在內部明確「未來不會再從事證券業務」。字節跳動開始了一系列的收縮舉動。

在員工收入方面,字節跳動的員工也開始體驗到降薪的味道,這在以前是難以想象的。

8月31日是字節跳動取消大小周後的首個發薪日。一位字節的員工在社交平台上稱:「有生之年終於等來了字節跳動的普調,全體員工普調降低了17%。」

(Weibo截圖)

員工不加班損失一筆不小的資金,這導致有員工表示供樓有壓力,因為入職談薪酬的時候,薪酬包的總數也包括了加工工資。

很多非業內人士,包括字節跳動的各種APP的用户可能都覺得今日頭條、抖音等APP很好用,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2020年,字節跳動實際收入達到2366億元,按年增長111%,經營虧損達147億元。也就是說,截止到目前字節跳動是一家虧錢的公司。當然,虧錢不代表估值低。

在今年8月的某獨角獸榜單上,字節跳動排第二,估值達5600億元。

一方面是估值持續上升,一方面是字節跳動在一些領域的探索逐漸折戟,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教育領域。2020年10月,字節跳動宣佈啟用全新品牌大力教育。2021年5月,教培行業遇冷,「雙減」政策到來,接下來就是裁員千人,產品停止運行,往期投入成為「沉沒成本」。

字節跳動上市之路遙遙無期

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今日頭條等雖然風光無限,但也有自己的煩惱。

今日頭條之所以崛起是因其算法分發,即根據用户行為產生的數據推薦其喜歡的內容,由此讓用户沉迷於自己喜歡的內容不能自拔。依託於技術力量崛起的字節跳動以一己之力帶動了整個行業的變革,這使得一些老資格的資訊和新聞APP也不得不跟進。

一時之間,算法分發成為潮流。

正是在算法分發的助推之下(至少是原因之一),更多代表精英話語的傳統媒體開始加速失去影響力,草根開始更多借助字節跳動的各種APP吸引流量、變現。

但由此帶來的問題也是明顯的,因為網民至少有一半是初中及以下學歷,他們的行為影響了數據,導致一些靠賣醜、罵人、打色情擦邊球為主的UP主也能擁有巨量粉絲,當然,這不僅僅是字節跳動一家的問題,其他平台也有類似問題。因此,有人批其「沒有價值觀」,類似爭議不少。

所以,監管是必須的,《網路訊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明確提到:「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應當加強算法推薦服務版面頁面生態管理,建立完善人工干預和用户自主選擇機制,在首頁首屏、熱搜、精選、榜單類、彈窗等重點環節積極呈現符合主流價值導向的訊息內容」。

並且進一步提出「用户選擇關閉算法推薦服務的,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應當立即停止提供相關服務」。

「關閉算法推薦服務」對於保護用户隱私是有利的,但是對於依靠算法分發的字節跳動肯定是利空。

如果越來越多的用户未來選擇關閉算法推薦?將會發生什麼?

還有一個重要問題也是讓字節跳動的股東頗費躊躇的,即公司上市時間。但是字節跳動的上市不僅僅是一個商業問題,更多關係國家訊息安全以及用户隱私。

7月10日,國家網信辦發布關於《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其中一條為「掌握超過100萬用户個人訊息的運營者赴國外上市,必須向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申報網絡安全審查。」

8月8日,有媒體援引消息人稱,字節跳動已經重啟上市計劃,計劃在2022年年初在香港上市。字節跳動回應稱:此消息不實。

更有消息稱:張一鳴已決定無限期擱置IPO計劃。

字節跳動的上市之路恐怕是非常漫長的。在一路高歌猛進的路上不能上市,那麼還可以等等,但是在一系列收縮以及員工實質減薪的背景下,如果又遭遇流量下滑和天花板,那麼就複雜了。

數據變動帶來首富王冠

事實是,當張一鳴個人的財富排名達到中國網路首富的高度時,今日頭條的月活開始下降,流量變得越來越稀缺。

根據易觀數據,今日頭條2月份的月活約為3.01億,按月下降4.04%,只有極速版還保留着1.42%的按月增長。

抖音官方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內,抖音的日活躍用户超過了6億。

不過,根據艾媒諮詢的數據,2021年中國短視頻用户規模預計將達到8.09億,高於去年的7.22億,但年際增長率已大幅下降:2018年高達107.09%,2019年降至25.1%,今年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到12%。

也就是說,抖音也在摸到自己的天花板。好消息是:TikTok全球月活躍用户數量已經突破10億。

電商方面,抖音的絕大部分交易還是在外部APP完成,只有小部分交易在抖音小店完成。阿里巴巴和拼多多對抖音小店非常警惕,騰訊系更是對今日頭條的產品非常「關注」。

字節跳動以算法突圍,殺出一條血路,一路野蠻生長,但是它現在面對的是越來越細緻的監管,而且抖音的口碑與形象也確實被太多人認為「一般」,至少算不上美好,雖然抖音宣稱「記錄美好生活」。

同時,人口出生率的下滑,以及未來的絕對人口的負增長、老齡化已經是大概率事件,字節跳動在房地產方面的投入也遇到政策調控,其他的項目也沒有一個特別突出的。

如果能抓住抖音的紅利,找到新的足夠大的利潤增長點,恐怕字節跳動才能鬆口氣,否則焦慮是難免的。

現在回頭今年來看3月30日字節跳動九周年張一鳴的演講,就知道一個多月之後,他辭去字節跳動CEO的職務其實並非心血來潮和偶爾,而是一種必然。

他在演講中強調「在這麼一個環境中,保持平常心,是聽起來容易但重要的事情」,他後來還解釋「如果用最直白的話來說,就是:吃飯的時候好好吃飯,睡覺的時候好好睡覺」。

張一鳴不會無緣無故突然講雞湯,這番話大概率是他內心的投射,又或者是他觀察到了字節跳動的焦慮。

在演講的最後,他說「……不論個人工作和生活中有什麼挑戰,有什麼困難,這些都是外部的。自己能夠做到的是外部波瀾起伏,內心平靜如常」。

卸任CEO一職後,張一鳴並不是準備過退休生活,他自述計劃「相對專注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動手嘗試和體驗,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

換言之,張一鳴是從日常管理中把自己解放出來,思考公司的未來增長以及如何應付複雜的環境。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張一鳴的任務並不輕鬆,甚至壓力更大。

至於數據變動帶來的網路首富的王冠,對於張一鳴而言真的是一種被動的不太情願的加冕。

因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引領10萬員工,手握多款國民APP,還有龐大的數據庫特別惹眼,張一鳴及其團隊其實很難做到「外部波瀾起伏,內心平靜如常」。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