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新「石油危機」,即將到來?

新「石油危機」,即將到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隨着能源價格飆升,石油價格也迅速上漲。

布倫特原油一度突破86美元,創下近三年以來的最高水平,目前保持在83美元之上;

(英为财情Investing/博闻财经提供)

WTI原油期貨觸及了每桶85.41美元的高價,是近七年以來的最高水平,現保持在每桶82美元之上。

從2020年負油價到現在機構預測油價100美元/桶甚至120美元/桶,劇烈波動的油價,將怎樣影響金融市場?

產油國藉機對原油消費國發起一次新的掠奪和反攻,新的石油危機會到來嗎?

石油缺口

今年以來,受石油投資不足及需求復甦等因素影響,石油和天然氣價格大幅上漲。

數據顯示,過去一年,亞洲的液化天然氣價格上漲近6倍,歐洲天然氣價格較去年5月暴漲超過10倍。

天然氣價格居高不下,美國電力公司重新啟動燃煤發電廠以防止冬季電力短缺。

煤炭需求大幅飆升,美國煤炭生產商幾乎已經無炭可賣了。

事實上,當下能源問題的本質是疫情後全球復甦周期和「碳中和」議題相疊加,二者共同作用,在短期內則表現為能源短缺和能源價格的飆升。

創紀錄的煤炭和天然氣價格,以及頻頻發生的斷電,促使各地電力部門和能源密集型企業轉向石油,以維持電力供應和生產活動。

隨着北半球極端寒冷天氣來臨,燃油需求的升温可能繼續抬高原油價格。

當下原油價格已達到84美元/桶,在冬季需求飆升之前,原油價格衝上100美元/桶概率較大。

供不應求是價格飆升的深層原因。

截止目前,全球原油產量仍存在巨大缺口。

2021年9月,OPEC原油產量回升至2738.2萬桶/天,較去年同期大幅增長13.5%。

但是低於疫情前的2900萬桶/天,也遠低於2016-2017年美國頁岩油繁榮時期的3200萬桶/天以上的水平。

如果美國頁岩油回升到疫情前水平,那麼增量約為200萬桶/天。

但是由於拜登政府政策對於傳統能源投資不友好,以及美國頁岩油企業在去年遭遇重創,可能需要到2022年才會恢復產量。

大國博弈

石油是全球最大宗的資源型商品,而全球石油交易又主要採用美元來計價。

這使得石油超越了一般的商品價格,具有了金融產品的特性。

可以說,石油取代黃金,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後世界貨幣體系的基礎,世界貨幣的定價可以解釋為每貨幣單位價值多少桶的石油。

石油價格的金融化產生了一個複雜關係:資源力量與金融力量是合謀還是競爭。

合謀時期,美國通過石油與美元的聯動,操縱全球經濟。

競爭時期在2009年之後,尤其是2016年之後,世界油氣主要出口區域分成了三個部分:

即以沙特為代表的歐佩克,以俄羅斯為主的非歐佩克,以美國為核心的新生勢力。

然而,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一度導致全球石油需求崩塌。去年4月20日,紐交所石油期貨跌至-37.63美元。

也就是說你買油非但不要錢,每一桶還白送你37.63美元。

包括俄羅斯在內的OPEC+聯盟以持續削減產量應對石油危機和疫情危機。

美國頁岩油企業受原油負油價的打擊而大量破產,全球原油定價權重新回歸OPEC。

現在,自油價漲勢加速以來,美國白宮多次敦促OPEC+增產。

歷史上,美國政府經常呼籲OPEC增產以尋求降低油價。

老布殊、比爾·克林頓和喬治·布殊都曾在油價上漲或美國對中東進行軍事幹預期間向石油生產國施壓,要求增加供應。

然而,這次情況可能大不相同,OPEC+遲遲不願進一步增產。

針對白宮的「喊話」,OPEC代表認為沒有必要加快恢復石油供應。

他們對拜登政府的立場感到困惑,一方面尋求減少石油消費,另一方面卻要求OPEC增加石油產量。

一位沙特官員表示:「拜登不是在談論氣候變化和石油對環境的影響嗎?為什麼現在卻要求更多石油?」

對於產油國而言,想通過高油價補回去年的損失,俄羅斯也藉此機會與歐洲和美國展開政治和經濟博弈。

油價升至100美元/桶

油價上行衝擊美國經濟增長。

美國的工業生產和居民消費都極度依賴石油,石油短期內供給大幅收縮及價格大幅上行對國民經濟迅速構成負面衝擊。

同時,高通脹也使得企業生產和投資動力減弱,經濟逐漸失去內生性驅動力。

回顧過去兩次石油危機,美國經濟都進入「滯脹」狀態。

GDP負增長,CPI飆升,經濟回落伴隨着嚴峻的失業問題,美國失業率大幅攀升。

與此同時,油價上行疊加搶油行為帶來的通脹預期自我實現,1980年美國CPI快速上行至13.6%,美國經濟陷入典型的滯脹情形。

第二次石油危機爆發後,與石油密切相關的行業都受到了巨大沖擊,以汽車行業為例,美國汽車產量在1978-1982年之間出現了大幅下行。

假設油價上漲到100美元/桶時,中國經濟同樣面臨的衝擊。

模擬的結果顯示,相對於沒有石油衝擊的情況下,CPI將上漲0.73個百分點,PPI上漲幅度更大,為1.55個百分點。

同時,國際油價每上漲1美元/桶,中國就要多支出30億元,這對外匯儲備又構成一定壓力。

因此,油價上漲到100美元的過程,就是疫情後的新石油危機。

這場危機將會加劇今年冬季的金融市場波動,各國的貨幣退潮將提前,經濟復甦將面臨挑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