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油價大震!美國和OPEC+又「掐」起來了,這場對決將影響全球

油價大震!美國和OPEC+又「掐」起來了,這場對決將影響全球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雖然過去一個月來,美國、印度和日本等石油主要消費國一直施壓,但OPEC+並未如美國所願,拒絕12月超量增產,「你們的能源危機不是我們的問題」。

受此影響,油價短線漲幅擴大,WTI和布油分別重上82和84美元。

(華爾街見聞授權使用)

隨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重申將考慮在能源方面採取全面措施;白宮警告稱,美國準備使用「一切必要工具」來降低燃料價格。

國際油價掉頭下挫,回吐全部短線漲幅並日內轉跌,WTI原油下逼79美元;布倫特油價也悉數回吐短線跳漲,日內轉跌並跌破81美元。

(華爾街見聞授權使用)

面對如此過山車的逆轉,是否是市場警告我們油價已到高點了呢?

高盛認為,OPEC+決議後這點跌幅不算什麼,原油短缺油價只有上漲一個方向。

前不久高盛就曾警告稱,如果OPEC+繼續保持每月增加40萬桶/日產能的路徑,國際油價需要升至110美元/桶才能足以抑制需求。不少華爾街交易員甚至在押注年底油價突破100美元/桶的心理關口。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美國說服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進行創紀錄的大幅減產,以支撐受疫情重創的石油行業。

如今互相嗆聲的背後,可能是美國與其強大的中東盟友的漸行漸遠。

未來幾周,這場對決將影響全球經濟。

OPEC+拒絕12月超量增產

11月4日周四,OPEC+舉行備受矚目的第22屆部長級會議。

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OPEC+產油國聯盟決定堅持原有逐步增產計劃,12月共增產40萬桶/日。有媒體稱,本次會議還決定不會向產量低於配額的成員國提供補償增產機制。

這些石油輸出國表示,就算需求在疫情期間出現大幅回升,他們也將堅持只逐步增加產量。

根據目前的計劃,OPEC+將每月增加40萬桶,直到2022年底,從而恢復去年中斷的石油供應。

OPEC+決議發布後,沙特和墨西哥都稱OPEC+行事負責,曾擔任過俄羅斯油長的副總理諾瓦克讚揚OPEC+正致力於確保市場穩定,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可能出現石油需求的季節性下降,全球油需仍面臨新冠疫情的壓力。

曾要求本國加快增產的阿聯酋則稱,石油市場沒有供應不足,OPEC+認為明年一季度會出現石油供給盈餘,「OPEC+目標是市場平衡,而不是具體價格。」

OPEC+:「石油不是問題所在」

OPEC+強調,當前能源危機的問題是天然氣和煤炭成本的飆升,而這些並非OPEC所能控制的能源。應當着眼於解決天然氣問題,而不是一昧要求石油增產。

俄羅斯副總理亞歷山大·諾瓦克(Alexander Novak)在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俄羅斯注意到歐洲10月份的燃料消耗量有所下降,這「突顯出全球石油需求仍面臨着新冠病毒德爾塔變種的壓力」,意味着「逐步增長才是正確的」戰略。

沙特能源大臣Abdulaziz bin Salman王儲在周四會議後告訴媒體記者,當時OPEC+斷然拒絕了美國總統拜登加快供應步伐的要求。「亟待解決的問題不是石油,而是天然氣正在經歷的浩劫。」

王儲表示,如果人們真的想要關注能源危機的真正原因,他們應該關注對歐洲和亞洲的天然氣供應,以及相關的基礎設施。

自8月以來,倫敦的石油價格已經上漲了25%,儘管如此,與同期歐洲天然氣期貨的80%漲幅相比,這一大幅漲幅還是相形見絀。

美國:「這事沒完」

過去12個月,美國汽油價格已上漲60%。

英國金融時報稱,拜登將美國汽油價格飆升歸咎於俄羅斯和沙特的石油供應限制。

拜登領導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在全球經濟復甦的關鍵時刻,OPEC+似乎不願動用其現有的能力。」「我們認為,全球復甦不應受到供需失調的影響。」

Rapidan能源集團負責人、小布殊政府前顧問Bob McNally表示,OPEC+的決定可能會促使消費國做出回應。「鑑於OPEC+的徹底回絕,以及拜登總統明確威脅要做出回應,美國(而非國際能源機構)釋放戰略庫存,以及其他報復性選項的可能性正在迅速上升。」

全球經濟一直受到能源價格高企的打擊,拜登的國內政治議程也將受到影響。

隨着通貨膨脹加劇,拜登的支持率正在下降。這場攤牌還讓美國與其最強大的中東盟友沙特阿拉伯之間日益脆弱的關係雪上加霜。

從上周末的G20峰會以來,白宮屢次提到「OPEC+產油國的產量不足」將破壞疫情後的經濟復甦。

美國總統拜登威脅稱,如果OPEC+不採取額外增產措施,美國將採取行動。「我們正在考慮做什麼,但在真正付諸行動前,我不願意透露(具體計劃)。」

昔日盟友關係正變得緊張

與其說美國是沙特的盟友,倒不如說某一任美國總統是沙特的盟友更為恰當。因為此時的拜登與這個國家和其主導的組織的關係顯然不如他的前任更融洽。

去年四月,特朗普參與促成了OPEC+對石油供應進行創紀錄的縮減,全球每天削減了約20%的石油供應。

對特朗普來說,此舉的動機是在大選臨近之際提高全球油價,防止美國能源行業的破產和數十萬人失業。這位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支持者在任期間撤銷了環境法規,拒絕接受有關排放如何導致全球變暖的主流科學。

要知道,在特朗普擔任總統的早些時候,他還曾批評OPEC+尋求更高的價格,並計劃設立反石油輸出國組織(NOPEC)的法案,儘管後來並沒有實現。

在歷史性的180度大轉彎之後,「特朗普現在是我們的朋友,」有媒體援引一位OPEC+的高級人士說,「這是從NOPEC到交易的藝術。」

特朗普比他的前任更積極地與OPEC+打交道,經常在推特上評論生產決策和油價走勢,拜登則被認為更有可能與他們保持距離。

曾擔任10年阿爾及利亞石油部長、前OPEC主席的Chakib Khelil說,「拜登將更多地依賴顧問的專業建議,不會像特朗普今天那樣進行『微觀』管理。」

英國金融時報表示,沙特阿拉伯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但現在與拜登政府的緊張關係正在加劇。「這些西方國家一方面要求沙特提高石油產量,但另一方面又要求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就在幾天前的氣候大會期間,拜登政府還宣佈了限制油氣行業排放甲烷的新規。

摩根大通石油和天然氣研究主管Christan Malek表示:「隨着美國全力以赴應對氣候變化,沙特阿拉伯與美國的關係面臨緊張的風險。」

你認為油價接下來會如何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