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拜登喊話「拋售戰略石油儲備」,油價要大跌?

拜登喊話「拋售戰略石油儲備」,油價要大跌?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原油大漲,美國通脹高企,民眾愈發的不滿意,使得拜登支持率跳水。拜登頻繁喊話OPEC,宣傳拋售戰略原油,調查頁岩企業,希望壓制原油價格。從歷史上看,拋售戰略石油儲備有用嗎?

被原油綁架的拜登

原油價格在2020年經歷了「至暗時刻」後,價格持續反彈。前期WTI原油價格一度站上85美元以上,達到7年新高。

而原油對於美國人民可謂生活必須品,是需求剛性,且不存在替代品。

由於原油價格持續高企,美國民眾對政府也表現出愈發的不滿意。從拜登的支持率可以看出,呈現急速跳水的態勢。

在這樣的背景下,弗吉尼亞州共和黨人揚金贏德州長選舉。而弗吉尼亞州和新澤西州是美國少數在總統大選次年舉行州長選舉的州。

兩州的州長選情,被輿論視為美國2022年中期選舉的選情「風向標」。美國民眾對拜登的不滿,已經影響到了中期選舉。

從思路上可以理解,拜登代表的民主黨一貫是反對傳統能源開採的,積極推動碳中和等。而共和黨與之相對,對於傳統能源仍持支持態度。

因此,美國主要的產煤州西弗吉尼亞州、原油的德州,都是共和黨的票倉。所以美國民眾就認為原油價格高企,是拜登對原油等傳統能源限制政策導致。

而對於拜登而言,也知道原油及其導致的高通脹挑戰,已經影響其選民的支持率。因此,他也多次喊話OPEC+,特別是沙特。奈何沙特現在翅膀硬了,也不聽他的。

從原油的供需層面而言,需求端是不能幹啥了。總歸不能限制經濟發展,進而降低原油需求吧,雖然歐洲貌似有點這套路。因此只能從供給端下文章了,而OPEC+裏,沙特已經不聽自己了,俄羅斯就更不用說了。現在也只能靠美國自身了。

因此拜登從兩個方面試圖增加原油供應:

1. 拋售戰略石油儲備。

2. 加大美國原油開採的力度。

但是這真的能有用?

歷史上的戰略拋儲

美國拋售戰略石油儲備,其中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要清楚其戰略石油到底有多少。從數據層面看出,美國戰略石油儲備量在2009之後持續下行,當前處於歷史的絕對低位,為6.2億桶的水平。

這是因為美國頁岩革命之後,原油安全大幅提高,使得戰略石油儲備的重要性下降。那麼在當前原油短期的背景下,6.2億桶水平的戰略儲備是否會構成明顯衝擊?

從原油價格近期的調整上分析,至少市場的投資者是擔憂原油的戰略拋售的。

根據歷史經驗:1990年以來美國歷次主要大規模拋售戰略石油6次,除了2017年之外,其餘5次都有效壓制原油價格,美國本土基準的WTI價格下跌幅度在22~44%。

而2017年那次,其實也有效平抑了原油價格的漲幅,且拋售的量是最少的一次,因為當時美國原油價格也只是在50美元一線,並不高。

對應的戰略拋售量在1500萬桶~3100萬桶的水平,當前6.2億桶的儲備量而言,佔比5%都不到。

因此假如美國真的拋售戰略原油儲備,的確會對原油價格構成不小壓力。

甩鍋油企操縱油價

除了喊話市場,要進行戰略拋售之外,拜登也持續甩鍋給美國原油開採企業,指責其操縱油價。

拜登認為,這麼高的油價,石油巨頭反而回購,其中可能存在「潛在非法行為」。他表示需要「立即」調查美國最大的兩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就差直接報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石油身份證了。

這也體現了其打壓政治對手的意圖,甩鍋傳統油企及關係緊密的共和黨。

還有媒體發現,美國兩黨前任總統中都曾有人呼籲對涉嫌哄抬汽油價格和操縱市場的行為進行類似調查。

例如2006年4月,在當年11月的國會中期選舉之前,共和黨籍總統小布殊也曾指示美國司法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能源部大力執行與哄抬汽油價格相關的法律,呼籲各州檢察長追查非法欺詐行為。

因此,拜登致信FTC追查汽油價格居高不下的舉動,更像是中期選舉之前的政治作態。

美國的頁岩在經歷了多年的同OPEC+競爭之後,已經開始意識到,再繼續競爭只會兩敗俱傷。因此頁岩油開採企業即使在原油價格大幅反彈背景下,也不增加資本開支。更多的是在增加併購、提高股息穩定性等資本運作層面作文章。

因此,想要指望美國頁岩油增產,恐怕也不太現實。最大的可能性還是在於戰略石油的拋售,而這也是當前拜登的確有能力作的事。

當然,還有最後的絕招,就是美元升值。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