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三季度虧損擴大,愛奇藝困在迷霧中

三季度虧損擴大,愛奇藝困在迷霧中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愛奇藝今年日子不好過。

除了近期的《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出圈,愛奇藝一方面要和短視頻平台爭搶流量,一方面接連遭遇了「倒奶打投」、取消超前點播等波折,而一度叫好又叫座的「迷霧劇場」,本季評分和熱度雙「扑街」。

這些,都體現在愛奇藝三季度財報中。

Q3財報顯示,愛奇藝2021三季度營收達76億人民幣,按年增長6%;但淨虧損17.34億元,按年擴大47.45%。

「第三季度,我們在內容安排方面經歷了很大的不確定性,導致收入表現低於預期。」在財報結束後的分析師電話會上,愛奇藝創始人龔宇稱。

財報發出後,愛奇藝股價大跌17.23%。深陷迷霧的愛奇藝,如何走出虧損泥潭?

「迷霧劇場」

2020年第二季度,愛奇藝推出了主打懸疑的「迷霧劇場」。

《十日遊戲》《隱秘的角落》《非常目擊》《在劫難逃》《沉默的真相》,五部懸疑劇中,兩部爆款,迷霧劇場迅速被貼上高品質、高質量、優質內容的標籤。

在萬眾期待下,今年第二季迷霧劇場播出,但隨着光環和期待而來的卻是口碑收視兩連撲。

「《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難道是絕唱?」在豆瓣,有網友發出這樣的感嘆。

算上先導片,目前愛奇藝迷霧劇場已經播出三部。

第一部是9月21日上線的《再見,那一天》,這個6集短片宣發相當低調,豆瓣評分6.9。分數雖然及格,但是和迷霧劇場第一季水準仍有些差距。

第二部,是卡司陣容滿分的《八角亭謎霧》。

段奕宏、祖峰、郝蕾、吳越、温崢嶸等一眾業務能力能打的超強實力派演員組成的「神仙陣容」,加上各大電影節的常客、手握柏林銀熊大獎的導演王小帥,拔高了觀眾的期待。

有報道稱,該劇在愛奇藝的內部審核中也獲得一致好評,甚至不惜壓縮製作周期也要將其作為迷霧劇場今年的首發陣容。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八角亭謎霧》剛開播就以6077.88的熱度躋身全平台電視劇榜首。結果該劇豆瓣開分6.2,並且此後一路下滑,最終以5.7分收官,和觀眾對其滿分陣容的期待相去甚遠。

「披着懸疑外殼的家庭倫理劇」,這是觀眾對《八角亭謎霧》的最大槽點。作為懸疑劇,劇中對家庭關係的描述篇幅過多,並且「原生家庭」、「女性話題」每個熱議話題都想涉足,刑偵探案內容卻微乎其微,最終,導致故事主線支離破碎。故事過半,觀眾甚至還沒理清主角的行為和動機。

迷霧劇場第三部,是《致命願望》。主角陣容有馮紹峰、文琪、範丞丞,集齊了「中生代+實力新生派+流量明星」的組合。在《八角亭謎霧》失利後,這個集懸疑、偶像、賽博朋克元素為一體的新劇被寄予了厚望。

但結果,《致命願望》被打了4.2的低分。觀眾評價該劇不僅混亂,而且想象力貧瘠,「只靠打光和綠幕實現的廉價賽博朋克」。

「不如改叫迷惑劇場」,「把觀眾的信任耗沒了」,連續幾部口碑不佳,迷霧劇場似乎再難重現去年的盛況。

紫金陳出走優酷

去年,愛奇藝迷霧劇場推出的《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豆瓣評分分別為8.8分和9.1分,微博相關話題有75.6億閲讀量,397.8萬人次討論,「小白船」、「爬山」等劇中情節成為網絡熱門詞彙。

而這兩部作品皆改編自紫金陳原創推理小說。紫金陳是中國知名推理作家,被譽為「中國的東野圭吾」,其推理之王系列中《無證之罪》也曾於2017年被改編為同名影視劇,收穫不俗口碑。

「紫金陳出品,皆為爆款」有網友這樣評價。紫金陳成為多平台哄搶的對象,10月20日,在2022年精品先鑑會上,優酷宣佈將與紫金陳達成五年的獨家合作。這也意味着愛奇藝的迷霧劇場,將失去其立命之本——優質劇本。

另一方面,懸疑題材似乎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從愛奇藝的迷霧劇場,到優酷的懸疑劇場,還有今年芒果的季風劇場,截止上半年,已公布的懸疑劇高達40多部。

此外,優酷的懸疑劇場已略有聲色,之前其播出的《玫瑰行者》豆瓣評分7.3,收穫了觀眾「有誠意的作品」「良心國產劇」「真大女主劇」等正面評價。

面對行業競爭,愛奇藝在內容上依然投入巨大。愛奇藝近三年在內容製作上花費高達642億元,今年上半年在內容上也已經花出去了105億元。

三季度愛奇藝營收成本為70億元,內容成本支出為53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13%。除了版權費用,愛奇藝增長的內容成本支出主要是對原創內容的投資增長造成的。

但這些投入,並沒有給愛奇藝帶來更多回報。三季度,愛奇藝內容分發收入為6.3億元,按年增長60%;會員服務營收為43億元,按年增長8%,但會員數量為1.036億,按月減少260萬;在線廣告服務營收為17億元,按年下降10%。

愛奇藝能否成功破局

今年7月,《財富》公布了「中國500強虧損公司排行榜」,愛奇藝以「70億虧損」榜上有名。事實上,愛奇藝成立11年一直處在虧損狀態,自2018年上市披露業績數據以來,2018-2020年同期淨虧損分別為 91億、103億、70億,三年累計虧損264億。

長視頻平台的主要成本來自日益高昂的內容成本,在這個行業,用户沒有忠誠度,哪家平台的內容更吸引人,用户就會迅速投入下一家的懷抱。

連年虧損之下,愛奇藝不得不另謀生路,以填補內容上的虧損。偶像選秀節目、超前點播都是愛奇藝積極創收的嘗試。

2018年3月,愛奇藝首次推出《偶像練習生》,4年來在該系列選秀節目中僅冠名費就賺了近30億。此外,選秀節目設有打投機制,愛奇藝規定普通用户每天只能投一票,但會員每天可以投兩票,從而大大提高了會員轉化率,會員服務費代替廣告成了愛奇藝的半壁江山。反映到財報,2018年愛奇藝付費會員收入首次突破百億,達到106億元,按年增長72%。

2019年底,愛奇藝聯合騰訊首次試水超前點播,《慶餘年》中開通超前點播可以提前看6集,會員可以通過每集3元或一次性支付50元的形式購買超前點播內容,超前點播每集最少播放量為400萬,以最少播放量一次性支付50元計算,《慶餘年》至少讓愛奇藝入賬2 億元,致使愛奇藝2020年虧損狀態有明顯收縮。嚐到了甜頭的愛奇藝將超前點播範圍進一步擴大到全平台。

但這兩個創收方式,在今年都引發了風波,愛奇藝在今年8月宣佈將取消選秀節目和場外投票,在今年10月宣佈取消超前點播。

事實上,愛奇藝所面臨的困境不只是愛奇藝自身的困境,更是整個長視頻行業的困境。不止愛奇藝,優酷、騰訊乃至整個長視頻行業,除了芒果TV,都處於長期虧損狀態。

此外,長視頻市場正在被擠壓。2019年,國內移動應用國民使用時長統計中,短視頻以15%的佔比遠遠甩開長視頻。今年6月3日,第9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優愛騰」三家長視頻平台負責人先後上台,集體聲討短視頻侵權。

「比如 90 分鐘的足球比賽直播,一場下來真正精華的就是進球那幾秒鐘,或者前前後後加起來一兩分鐘,90 分鐘最有價值的部分都集中在一塊了,一個短視頻都把精華看完了,誰還去看完整的直播?」龔宇稱。

「行業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內容供給出現嚴重短缺,短視頻爭奪用户時長也是重要客觀原因。」在財報電話會上,龔宇再次強調。

擺在愛奇藝前面的路只剩下一條——內容,靠優質內容吸引觀眾,提高會員轉化率。

數據顯示,迷霧劇場第一季上線半年,共吸引國內超6800萬愛奇藝會員觀看,而愛奇藝當季財報中的會員服務收入、在線廣告營收入等也有了一定的提升。

「現在,對愛奇藝來說重點是開源節流,砍掉低效率業務、項目,增加和嘗試新的貨幣化機會。」龔宇稱,「我們要適應現在的環境變化,來創作滿足用户需求的內容。」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