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元宇宙,究竟是什麼?

元宇宙,究竟是什麼?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新冠疫情以來,網路界在資本市場上沉寂一段時間後,今年下半年終於成功地製造了一個投資概念:元宇宙(Metaverse)。

受各國隔離政策的限制,人們在線上社交、商務與娛樂的需求增加,對虛擬現實的互交性、真實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於是,元宇宙順勢而為,橫空出世。

元宇宙的概念誕生於1992年的科幻小說《雪崩》,這個小說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如今,元宇宙還沒有一個相對準確的概念,我的理解是,元宇宙,是指「在數字世界裏可拓展的空間」,包括對虛擬現實、增強現實、區塊鏈、雲計算、數字孿生、數字貨幣、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及概念的整合。

如此,這個模糊的概念,在資本市場上擁有更大的發揮空間。目前,元宇宙的主要盈利模式是投資股票,以及賣課程、開演講、辦論壇。

不過,對於新事物、新概念、新技術,「短期不高估,長期不低估」是一個相對務實的態度。而分析其背後的一般性邏輯是關鍵。

本文從經濟學的角度探索元宇宙背後的經濟邏輯。

本文邏輯

一、元宇宙,他們在做什麼

二、元宇宙,他們想做什麼

三、元宇宙,他們能做什麼

01 元宇宙,他們在做什麼

我們先看,擁抱元宇宙的這些企業,他們做了什麼。

Roblox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這是一個成立於2008年的遊戲公司,如今是全球最大在線遊戲創作平台。今年3月,這家公司獲得5.2億美元融資,上市首日市值就突破400億美元,比一年前翻了10倍。中國騰訊也參與了這家公司的投資。

Roblox是第一個將「元宇宙」寫進招股說明書的公司,它的上市在資本市場上掀起了元宇宙旋風。Roblox的CEO戴夫·巴斯祖克提出元宇宙的八個元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時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但是,我們主要看他們在做什麼。

Roblox提供了一個多人在線創作遊戲的平台,上面的開發者超過500萬,月活躍玩家超過1億。用户在上面可以創建遊戲,也可以玩遊戲。Roblox還發布了兩種虛擬貨幣Robux和Tix。用户可以通過創建遊戲和充值獲得Robux,但需要扣除部分稅金。Tix通過每日登陸獲得,可將Tix轉為Robux,目前Tix已被移除。在這個平台上,Robux作為一種虛擬貨幣可以正常交易。

Roblox這個平台,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區塊鏈的公鏈,尤其是以太坊。以太坊是一個開源的公共區塊鏈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創建合約,也就是程序;同時,使用「Ether」這種加密貨幣來交易。與區塊鏈公鏈不同的是,Roblox和元宇宙提供了更加可視化的、更加自由的、應用更加廣闊的虛擬場景。

其實,早在2003年,林登實驗室推出的遊戲《第二人生》,已經有了元宇宙的雛型。在遊戲裏,用户有自己的虛擬身份,還能創建組織和商品,同時使用一種叫林登的貨幣進行各種交易。2006年,林登幣可以與美元互換,用户規模迅速膨脹,平台開始超發林登幣。最終,林登幣引發了劇烈通脹摧毀了《第二人生》的虛擬世界。

《第二人生》的應用場景更加真實與自由,而Roblox在虛擬貨幣和可開發的應用場景方面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

我們再看NVIDIA。今年8月,NVIDIA對外稱,我們在4月份舉辦的GPU技術大會上看到的是「假黃仁勳」。通過視頻我們看到,發布會現場是老黃的廚房,老黃穿着標誌性的皮衣在介紹NVIDIA的新產品首款服務器CPU——Grace。同時,老黃用了14秒時間宣傳他的元宇宙虛擬現實世界。但是,誰也沒想到,我們看到的這一切是假的。

NVIDIA披露,從黃仁勳到廚房的各個細節,都是渲染出來的。當然,黃仁勳也有真人出鏡,並不是完全假的。但是,這種騙過了所有人的視頻足以讓外界感到吃驚,NVIDIA也做了一次超級營銷。NVIDIA乘機搭上元宇宙的班車,老黃說:我們正處在元宇宙的風口浪尖上。

NVIDIA是全球最大的顯卡製造商,他在元宇宙中定位是提供底層技術,通過顯卡、晶片、操作系統、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等軟硬件技術,實現元宇宙的工業級應用場景。比如,他們研發了一款產品叫Omniverse,這是一款端到端的3D的模擬生產及協作的平台,被認為是元宇宙工業場景的初級平台。目前已經開始運用到寶馬公司的全球工廠中,寶馬公司可以通過Omniverse更加真實地模擬生產流水線以及整個工廠的運營,同時可以優化其生產網絡,預計可以幫助寶馬的生產效率提高30%。

NVIDIA實際上是將自己的技術與新開發的產品,用「元宇宙」這個概念呈現出來。當然,NVIDIA提供了底層技術支持,拓展了元宇宙在工業應用場景的想象空間。

再來看朱克伯格。這是網路界最積極擁抱元宇宙的大佬,他相信,元宇宙將成為移動網路的接班人。今年10月,Facebook官宣正式更名為「Meta」。準確的理解是,成立了一個叫「Meta"的母公司控股Facebook。朱克伯格宣稱,5年後,Facebook會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朱克伯格押注元宇宙的熱情讓外界感到有些意外,他到底看到了什麼?朱克伯格一直對虛擬現實技術抱有很大的熱情,早在2016年,Facebook就以 20 億美元買下 Oculus,他們在 VR 業務上的研發投入從每年 59 億美元加碼到現在近 185 億。

Facebook雖然還沒有做出可以觸摸到的元宇宙產品或應用場景,但是,他們在元宇宙消費級應用場景的想象空間,遠超越了Roblox。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月活達到 29 億。Facebook可以提供一個全方位的元宇宙消費體驗場景,而不僅僅是遊戲和社交。正如朱克伯格在《創始人信》所宣傳的那樣:在元宇宙,你幾乎可以做任何你想象的事情——與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學習、玩耍、購物、創作——以及完全不符合我們如今對電腦或手機的看法的全新體驗。

除了NVIDIA、Facebook,還有一些企業也宣稱加入元宇宙。微軟宣佈在他們的會議和視頻通話軟件中加入虛擬現實技術,提高企業視頻會議的沉浸感,打造「企業版元宇宙」。據說,蘋果正在推出VR設備新品。中國的騰訊、阿里、小米、網易均有所行動,另外,還包括張家界景區。

從《第二人生》、Robux到NVIDIA、Facebook,元宇宙試圖利用一切可能的技術打造一個還原現實世界、打通現實世界,但又不受現實規則束縛的自由的虛擬世界——最終建立屬於元宇宙的生態規則。

為了還原現實,元宇宙打造沉浸式的體驗空間,試圖在數字世界裏複製一個平行世界;為了打通現實,元宇宙試圖將身份、社交、購物、娛樂、貨幣以及資產投資,與現實世界匹配、掛鈎與捆綁。

當然,目前與元宇宙最匹配的應用場景是遊戲和娛樂。比如,遊戲平台《堡壘之夜》與美國饒舌歌手Travis Scott 在遊戲中舉辦虛擬演唱會,玩家可以跟隨歌曲變換場地,炫酷的沉浸感吸引了1200萬名玩家參與。

未來,元宇宙有多大的可能性?

02 元宇宙,他們想做什麼

如果將Roblox與以太坊聯繫在一起,如果將Meta與虛擬貨幣Libra聯繫在一起,如果將Omniverse與大數據、人工智能聯繫在一起,你大致可以觀察到,元宇宙者們到底想幹什麼。

元宇宙,其實是網路界過去一些年所積累的技術,包括虛擬現實、區塊鏈、數字貨幣、加密技術、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一種可視化、沉浸式的應用場景。可以簡單地理解為,人工智能是生產力,大數據是生產資料,區塊鏈是生產關係,元宇宙是應用場景。

他們是不是在炒舊飯?其實不是,元宇宙這樣一種集合概念的推出,其實在表達某種訴求。

這種訴求,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那就是自由。

元宇宙,給這種自由的訴求——分佈式的網絡,去中心化的組織,自治的社區,加密的銀行網絡,可信任的人工智能,沉浸式的體驗,不受限制的交流、流動與暢想,提供了可以現象的空間與實現的場景——瞧,世界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反過來說,元宇宙試圖以虛擬現實的方式挑戰現實世界的中心化網路以及中心化人類權力結構。

對網路的中心化控制,這個世界早已發出了反抗的聲音。大數據殺熟、算法陷阱、訊息繭房、濫用用户數據、偷錄和監控用户行為,曾經的「屠龍少年」如今變成了那條人人喊打的「惡龍」。近些年,這些「惡龍」有被圍毆的趨勢,典型的案例就是Facebook。

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就因用户訊息泄露事件,被44名國會議員圍懟5個小時。議員質問朱克伯格:「我是不是要給你錢,你才能不泄露我的個人訊息?」「Facebook是不是獨裁公司?」,更要命的是「從2006年你到國會道歉,為什麼你今天還在道歉?」面對Facebook這樣中心化的平台,議員們顯然不甚了解更不理解,朱克伯格更難以自圓其說,不得不從2006年開始至今一直還要去國會道歉。

Tesla(TSLA.US)以及智能駕駛汽車也面臨類似的困境。智能系統的基礎是大數據分析,掌握用户各項數據,對用户駕駛行為實施監控,是智能駕駛技術提升的關鍵。但是,智能系統一旦介入駕駛後,交通事故的責任認定不得不依賴於數據分析。如今,汽車廠商的中心化系統控制了數據,這給責任的認定帶來難題,用户對這種中心化的權力結構表達了不信任。

2008年「中本聰」發布比特幣白皮書,建立了第一個分佈式網絡。它找到了中心化網絡的解決方案,那就是區塊鏈分佈式網絡。在比特幣網絡中,通過區塊鏈的生成可以實現了分佈式結算、驗證以及記賬。

銀行系統是區塊鏈分佈式網絡最成熟的應用,這是比特幣網絡的貢獻。但是,後來的以太坊認為,人類的行為極其複雜,不能完全按照交易和記賬的方式處理,而應採用協議來完成,在區塊鏈上通過代碼來執行協議,智能合約由此誕生。以太坊網絡的思維是人類所有行為即合約,合約通過代碼來實現。換言之,代碼即法律,通過代碼來約束協議執行,從而實現去中心化。

以太坊大大拓展了區塊鏈的應用場景,但是也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代碼化趨勢。換言之,分佈式網絡沒有呈現可視化的虛擬現實的應用場景,這制約了它的發展。Roblox為什麼令人興奮?以太坊上也可以通過創建智能合約來發布遊戲,但是,Roblox展現了更加真實的應用場景。

朱克伯格對區塊鏈也非常感興趣,兩年前,他宣佈創建一個跨國界的分佈式的銀行網絡,並且推出加密貨幣Libra。但是,Facebook的應用場景是豐富而真實的,如何展現是一個難題。如今,元宇宙概念,尤其是虛擬現實技術,給分佈式網絡提供了可視化的應用場景。當Libra分佈式網絡及加密貨幣,與元宇宙的應用場景相結合,Facebook有機會塑造一個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比如,Libra幣擁有豐富的應用場景,可以在可視化的空間裏購買商品、遊戲服務甚至是有型資產。而且,用户的社交與交易網絡是分佈式的、端對端加密的。

如此,Facebook可以擺脱「獨裁公司」的罵名,以及歐盟無休止的反壟斷調查。同時,還能給29億用户提供一個超越中心化網路的平台。這是朱克伯格押注元宇宙的主要原因。

分佈式網絡最大的影響或許是啟發數字資產私有化的觀念。資產私有化,人類為此奮鬥了幾百年。從全球範圍來看,多數實體資產已經實現私有化。而數字資產,包括數據、虛擬資產,都沒有實現真正的私有化。分佈式數據存儲將從技術層面實現數字資產私有化,元宇宙將可可視化的方式打通虛擬與現實的資產鏈接,進一步強化平行宇宙與現實世界的個人產權。隨着越來越多實體資產平行映射到分佈式網絡上,越來越多資產上鍊後完成私有化確權,元宇宙提供模擬真實場景的授權、交易與結算。

按照洛克的理論,財產私有化是個人自由拓展的基礎。元宇宙對虛擬與實體產權的保護可以大大增進個體的自由——這就是元宇宙者的訴求。

我們再從元宇宙的概念去理解人工智能。大多數人都歡迎人工智能,但是都拒絕希爾多·卡辛斯基的預言,即被技術精英以人工智能之名控制。在分佈式網絡中,數據個人產權同樣可以支持人工智能,而且這是一個更加良性的公平的規則。智能駕駛汽車廠商、生物製藥企業、金融機構等,可以在分佈式網絡中,以授權、交易的方式獲得用户數據。元宇宙給分佈式網絡與人工智能提供了更加安全、沉浸式體驗場景。比如,分佈式的智能駕駛系統可以展現車主的疲勞駕駛的狀態,同時發出提醒和輔助介入。而這個過程是加密且安全的。當發生交通事故時,元宇宙可以還原事故場景,用户和交警都可以調取數據以判斷事故責任。

這就是分佈式網絡、人工智能在元宇宙的空間中給人類帶來的自由。

03 元宇宙,他們能做什麼

當然,元宇宙挑戰的不僅僅是中心化的網絡,而是中心化網絡背後更為艱深的社會規則。

比特幣、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毫無保留地表現出對現實世界規則的不滿,並試圖發起堂吉訶德式的挑戰,也因此遭遇世界權力組織的限制。

元宇宙的策略更低調、更富智慧,它表現出「娛樂至死」的麻痹感。它更加強調虛擬現實所呈現的另一個世界,應用場景更加娛樂化、社交化和消費化。但是,元宇宙集合所有技術力量以一個平行宇宙的方式,或潛移默化地改變着人類現行的權力規則。在元宇宙中,分佈式網絡、加密貨幣、可信任的人工智能、自治社區將重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以及權力分配制度,這對現實世界中的一系列制度及法律安排提出了挑戰。

實際上,元宇宙這種重塑規則的訴求,並不是憑空創造的,它發自於人類底層的需求,並在近些年集中爆發。

在全球化時代,人類的自由與限制性的國家制度爆發了嚴重的衝突。國家制度以疆域、公民國籍為基礎,建立法定貨幣主權、稅收主權以及各種管轄權。經濟全球化,特別是近半個世紀的貿易與金融全球化,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國家制度之下的主權限制。但是,法幣制度的國家化依然與經濟全球化構成嚴重的衝突。

這裏至少存在三個衝突:一是國家監管部門及銀行系統限制資本跨國流通;二是鑄幣權被少部分人掌握,他們通過濫發貨幣牟利,擴大貧富差距,引發債務危機;三是濫發貨幣強化了限制資本流通的動機,進一步削弱經濟全球化。

2008年金融危機後,比特幣的出現是對現行的法幣制度和銀行制度提出挑戰。比特幣網絡,是一個跨國界的分佈式的銀行系統,試圖擺脱國家金融監管的限制。同時,比特幣試圖創造一個更加公平、公開以及競爭性的私人貨幣制度。至今為止,比特幣並不算一個成功的貨幣,但是它對人類不合理的權力組織發起了挑戰。

幾年前,區塊鏈及數字貨幣備受資本市場的關注,但是他們在現實的規則下很難找到充分的應用場景。而元宇宙,給他們提供了虛擬化的場景。容易讓人誤解的是,元宇宙虛擬化的場景容易將技術應用帶偏。實際上,元宇宙的應用場景反而會改變現實世界的規則。

貨幣,需要應用場景,通過大量的交易積累信用。法幣是通過國家法律方式強制國民使用,在稅收及公共支付中建立應用場景基本盤。在美國自由銀行時代,大量銀行發行了海量的銀行券,這些銀行券在尋找應用場景,而當時最主流的應用場景不是商品交易,而是融資市場。近些年,數字貨幣也是如此。除了融資之外,數字貨幣還需要更為廣泛的應用場景,如遊戲服務、商品交易、股票投資等。而這一些是元宇宙能夠提供的。假如元宇宙中的應用場景足夠龐大,這種數字貨幣具有相當的信用,它很容易滲透到現實世界中,成為現實中流通的貨幣。大量的用户在元宇宙中對貨幣、銀行系統、虛擬資產及社區規則建立的信用,在歐美國家將通過選票的方式延伸到線下,進而改變現行的權力組織及遊戲規則。

實際上,元宇宙與現實世界之間早已被資產證券化所打通。一些數字貨幣、虛擬資產建立了資產儲備制度,數字貨幣、虛擬資產、虛擬商品對應一定比例的現實資產、商品與服務。用户持有的數字貨幣可以兑換成美元、房地產抵押債券,用户在線上投資的房產通證可能對應加州某市的部分房產,用户購買的某種虛擬商品可以在線上直接收看某位歌手的演唱會。

當然,元宇宙試圖呈現的不僅僅是虛擬貨幣的自由發行與無國界流通。元宇宙展示的所謂的平行宇宙,其實是一個資本、訊息、人員等流動性更強的自由世界,公共權力及公共資源分配更加公平的分佈式世界,個人產權與利益得到充分保護的自治世界。

元宇宙是不是一個更好的世界?

它至少是一個更有效率的世界。股票就像元宇宙的一個最初的元素,股票是一種資產證券化,是現實世界資產的虛擬化。股票的價值體現在強大的流動性和權益配置的專業化。元宇宙中所展現的流動性及權益配置的專業化可以帶來效率。現實世界中更多虛擬化的商品、證券化的資產,在元宇宙中快速流通與交易。而元宇宙的效率,根本上來自正當性,即更加公平的規則。

未來,元宇宙至少面臨兩個挑戰:

一是各項技術的匹配。元宇宙對算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依賴於電力、顯卡、晶片、通信網絡、人工智能等軟硬件技術進步。有人會問,我們需要投資虛擬現實還是「星辰大海」?讓市場來決定,馬斯克投資的火箭與衛星可能是元宇宙的技術支撐。

二是更具正當性的規則。

諾斯的制度變遷理論試圖解釋一系列的制度安排是如何促進生產力的。人類社會演化出宗教和國家制度安排後,不斷地強化中心化權力體系。不過,工業革命瓦解了集中化的權力體系,私有產權、委託人等制度安排成為工業社會的核心,並激勵了個人多樣性才能的創造。工業時代以來,人類制度的演變總是伴隨着激勵性、流動性和風險性。

元宇宙的規則應該是一個激勵性和流動性更強的規則,同時也是風險性更高的規則。這對制度變遷提出了新的挑戰。

元宇宙世界需要建立兩種關鍵制度:

一是個人產權制度。從一般性的角度來看,個人產權制度是第一位的,也是一切有效率制度的前提。產權安排直接影響資源配置效率,一個社會的經濟績效如何,最終取決於產權安排對個人行為所提供的激勵。在元宇宙中,數字產權的確權、保護、授權與交易對數字經濟產生巨大的激勵性,可以更健康地促進人工智能的進步。分佈式網絡、加密技術與數字貨幣,也可以更好地保護現實世界映射上網的個人資產,同時,元宇宙將提供無國界的可視化的的個人資產交易場景,促進個人資產的全球化配置。

二是公共制度。在個人產權制度基礎上討論公共制度才有意義,但是任何公共制度的建立及執行都充滿挑戰。在數字貨幣世界中,數字貨幣原本想通過競爭性的方式挑戰法幣壟斷,結果大量數字貨幣在通脹中在詐騙中歸零。這個市場陷入了囚徒困境,這是公共制度缺失所致。

元宇宙的公共組織,不是國家、公司,更可能是分佈式自治組織。哈耶克主張用市場的規則來建立人類的組織,布坎南將公共決策的參與行為定義為市場行為。在自治組織中,每個人是按照預期收益最大化的方式參與公共決策的。打個比方,每個人根據預期收益最大化來選擇社區和鄰居,同時參與社區的公共管理。公共制度的「搭便車」問題會降低它的效率,希望元宇宙可以降低公共組織的交易費用。

元宇宙,不是將人類帶向一個脱離現實的虛擬世界,相反,它的方向與最終的目的是改變現實世界。

總之,與層出不窮的新概念一樣,元宇宙藏着資本市場的鐮刀,也藏着理想主義的鐮刀。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