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美銀2022年展望很悲觀,稱有「利率衝擊」

美銀2022年展望很悲觀,稱有「利率衝擊」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美銀美林首席投資官Michael Hartnett 最近幾個月以來對來年的市場顯得越來越悲觀,認為明年市場會遭受一系列衝擊,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利率衝擊」。

Michael Hartnett 在本周的報告中表示,2020年是成長之年,2021年是「通脹衝擊」之年,而2022年是「利率衝擊」之年。在鮑威爾重新提名美聯儲主席之時,美國的實際利率已經大幅且陡峭的上升了。

Michael Hartnett 認為,虛擬貨幣、信貸和美股在經歷了18個月的豐厚回報之後,2022年預計會經歷非常低、甚至是負收益的年景,而且資產價格波動也將回歸。

美銀美林的分析師和經濟學家對美國2022年的經濟增長預測樂觀,同時認為通脹將高於市場共識水平但會在未來12個月後下降。

整體來看,美銀美林認為美聯儲將在2022年加息3次。而摩根士丹利則認為,美聯儲在2022年不會加息,因為疫情還會導致數次封鎖,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明年底大約為2%。美銀美林則表示,美元與黃金在明年同漲,原油將在明年二季度見頂,大約達到117美元每桶。

Michael Hartnett 將2022年展望分為三種情景:

一、最有可能出現的基準情景:保本

2021至2022年的投資背景,類似於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早期滯脹。在高預算赤字的背景下,通貨膨脹和利率從長期低位且穩定的交易區間突破。上個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滯脹」贏家,是房地產、大宗商品、波動性交易、現金、新興市場;輸家是債券、信貸、股票、科技,所有這些最終都陷入了困境。作為對比,Michael Hartnett 認為當前的情景類似於處於1969-1971年時期。

Michael Hartnett 確定,2020年是通貨膨脹和利率的長期低點;債券市場的最後兩個重大轉折點是1966年、1980年。2020年,由華爾街到主街的社會和經濟轉變、放鬆管制到干預、全球化到孤立主義等等一些列社會經濟變化的分水嶺,疫情只是社會變化的加速器。

他還表示,21世紀20年代,波動性和大宗商品的長期牛市將開始,而股票和信貸的牛市將結束;他還預計美元將在2022年達到峰值。請注意,現金、商品、股票和債券的「永久性投資組合」為平均佔四分之一的比例,一個更大的多元化回報時代開始了。

對於2022年,Michael Hartnett 認為「股票上漲,債券無處可去,美聯儲無所作為」。事實上,美銀美林的牛市和熊市指標並未暗示立即出現「淡倉」機會,但與2018年一樣,這種情況可能會迅速改變。資產價格對央行流動性的敏感性,在過去十年中一直非常高,全球流動性逐漸減少(G20年的流動性2020年的增加額為8.5萬億美元,2021年為2.1萬億美元,2022年僅為0.1萬億美元)。

與此同時,美銀的全球每股收益增長模型在6月達到了40%的峰值,目前約為30%,預計2022年上半年每股收益將進一步減速至10%以下。Michael Hartnett 寫到,「因此,我們看跌,相信保本將在未來一年成為一個主題。」

二、樂觀情景:美聯儲可能將利率降至負值

樂觀情景有諸多現成因素:5000年來的最低利率,自雷曼兄弟倒閉以來的1000次降息,自新冠疫情以來的32萬億次政策刺激(每小時央行資產購買達到8.4億美元)、全球股市在18個月內上漲60萬億美元,GDP>10%,CPI>5%,房價>20%,50年來最大的工人短缺等等,這一最非常規的周期極不可能遵循常規路徑。

還有一種可能,美聯儲在2022年上半年明確決定將實際利率保持為負值,因為「美聯儲不可能讓美國財政部破產」。

三、悲觀情景:美聯儲強硬

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下行風險是,即使華爾街因對工資與價格螺旋上升的擔憂而糾偏,美聯儲仍持強硬態度;此外,發達國家債市波動導致更廣泛的波動。更極端的情景包括虛擬貨幣崩盤,更激烈的地緣政治事件發生等等。

基於以上觀點,美銀美林認為應該這樣交易:

宏觀方面,做多美元、波動率、做多優質、防禦性產品,如必須消費、電信、製藥;做多石油、能源等。反向交易:做多GT30和黃金(收益率曲線反轉/衰退)、做多新興市場、做多長期綜合招聘/綜合招聘服務、押注中國和小盤價值,押注商品市場的長期收入流、做空納指。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