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成長股高位腰斬,高估值泡沫還能持續下去嗎?

成長股高位腰斬,高估值泡沫還能持續下去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高估值科技股風頭不再

摘要

‧ 高估值的科技股目前正在縮水。

‧ 創下新低的新股數量超過了新高。

‧ 這與2000年泡沫峰值和通縮有相似之處。

我們聽到了很多關於通貨膨脹和隨之而來的擔憂。似乎很少有人關注許多仍然高價且估值高得離譜的「顛覆性」科技股的大通縮,這些科技股正在慢慢回歸現實。

據高盛統計的數據顯示,Farfetch Ltd.和Snowflake(SNOW.US) Inc.兩家網路公司的股價雙雙下跌,推動一籃子尚未盈利的軟件和網路公司跌幅超過5%,創下3月份以來的最大跌幅。Farfetch Ltd.因下調了全年數字增長預期,導致股價下跌了14%;要在下周才公布業績的Snowflake(SNOW.US)本周股價也下跌了9%。

這對於對沖基金來說並不是個好消息,因為他們剛剛才將高增長、高估值股票的風險敞口提高到極端水平。

上周五,以戴維·考斯汀(David Kostin)為首的高盛策略師們在報告中寫道:

「儘管許多高增長、低利潤的公司前景誘人,但它們當前的估值依賴於長期的未來現金流,這使得它們特別容易受到利率上升或收入令人失望的風險的影響。」

考慮到越來越多的專業投資者將這些股票納入投資組合,任何拋售都可能引起市場的恐慌。維薩公司(Visa)和萬事達(Mastercard(MA.US) )等網路支付公司,並不符合高估值科技公司定義,但也出現了顯著的虧損,這可能是就好倉正在平倉的證據。

高盛的主要經紀人說,隨着周一股市下跌的加劇,對沖基金加大了拋售力度,以兩個多月來最快的速度拋售高價科技股。其中一個規模特別大的類別是Zoom(ZM)和Asana(ASAN)(ASAN.US)等軟件開發商,它們的企業價值超過銷售額的8倍,佔了該行業總出售股份的90%。

Tallbacken Capital Advisors的創始人邁克爾·珀夫斯(Michael Purves)表示,對沖基金可能已超配了高增長的股票,以期在有利的年終趨勢中趕上市場。此前由於看跌押注和不穩定選股的拖累,對沖基金的表現一直跑不贏大市。對沖基金研究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 Inc.)跟蹤的對沖基金,今年回報率僅為12%。這還不到標普500指數漲幅的一半。

一旦這些集中的好倉押注出現問題,加之今年年度財報期限即將結束,基金經理可能被迫平倉。珀夫斯表示:

「我猜他們認為股市的全線大幅上漲將在年底前提振所有股票,而波動性上升/貝塔係數較高的股票將表現優於大盤。但如果對沖基金真的需要大規模平倉,那麼所有人都必須降低風險敞口,從而引起拋售加劇。」

痛苦的不僅僅是對沖基金,另一位以持有高增長型股票而著名基金經理凱西·伍德正看着自己的旗艦ARK Innovation ETF(ARKK)下跌逾4%,本月月度跌幅擴大至11%。

她管理的另一隻基金,Ark Genomic Revolution ETF(ARKG)則下跌了5%至年內低位,自今年以來下跌了27%。該ETF持有的兩大醫療股Teladoc Health(TDOC.US)和Exact Sciences明顯拖累了ARKG的業績,今年以來分別下跌了約45%和37%。

而投資者似乎對這隻ETF失去了耐心。在收益率不斷下降的情況下,11月份ARKG出現了約5.2億美元的資金流出資金。流出的原因可能在於,投資者紛紛避開醫療保健類股,轉而青睞在經濟復甦期間表現良好的周期性股票。但問題是,ARKG的表現也遠不如整個生物科技板塊的表現,今年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上漲了10.49%。

Defiance ETFs的首席投資長西爾維婭·雅布倫斯基(Sylvia Jablonski)表示,近期資金外流可能是因為投資者在年底尋找短期機會,從而釋放了資金。而木頭姐卻是以優先考慮長期投資而非短期收益而聞名。

Roku(ROKU)(ROKU.US)

股票投資最大的問題是情緒。例如,Roku(ROKU.US)的投資者相信Roku(ROKU.US)有一天會成為下一個Netflix(NFLX)(NFLX.US)。現在,它可能是Netflix(NFLX.US),但Netflix(NFLX.US)在很久以前就把業務剝離出去了,以目前形式的Roku(ROKU.US)永遠不會是Netflix(NFLX.US)

Roku(ROKU.US)是一個平台,有大量來自大型公司的競爭,比如Alphabet(GOOG.US)(GOOGL、GOOG)和亞馬遜(AMZN)。Netflix(NFLX.US)則是一家內容提供商,很明顯內容提供商將控制話語權,而像Roku(ROKU.US)這樣的平台只是通往這些內容的一個入口。你不需要用Roku(ROKU.US)Netflix(NFLX.US),比如我幾乎主要在我的iPad或手機上觀看Netflix(NFLX.US),而你得到的效果和在電視上看的一樣,甚至我覺得更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Zoom(ZM)

Zoom也是如此。當然,Zoom製作令人興奮的軟件,但它並不是唯一的。競爭太激烈了,該企業周圍的護城河很小。事實上,任何大型軟件公司,比如微軟(MSFT),都可以做Zoom本質上做的事情。如果Zoom是一種獨特的商業模式,那為什麼像亞馬遜或蘋果(AAPL)這樣的大公司沒有在疫情爆發後收購它們?你可以假設像蘋果或亞馬遜這樣的公司不認為那裏有長期的機會。

此外,基於市場估值和分析師的共識估計,股票市場給Zoom的估值是任何公司都不可能達到的。

DocuSign(DOCU)(DOCU.US)

在我看來,即使是DocuSign(DOCU.US)也沒什麼特別的。當然這是一個很棒的概念,但是你可以用DocuSign(DOCU.US)Adobe(ADBE.US)做同樣的事情。同樣,對於像微軟這樣的玩家來說,進入業務或購買DocuSign(DOCU.US)也足夠容易,但這從未發生過。

市場不健康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就目前而言,市場還在上漲,但似乎參與並推高市場的股票數量正在減少,11月22日納斯達克指數僅創下213個新高,較2021年初的高點大幅下降,新低飆升至554個,這是自2020年3月Covid - 19下降以來的最高新低。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目前這種新低點和高點的周期似乎與上世紀90年代的泡沫沒有什麼不同。然而,不同的是,在20世紀90年代末,當股市創出歷史新高時,創出新高的股票數量正在上升。然而,在此期間,創下新高與新低的股票數量在2021年初達到頂峰。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創出新高減去新低的股票數量類似於2000年3月高峰之後的時間,更像是2000年4月至8月的區間。

情況可能還會變得更糟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你可以在上面和下面的圖表中看到,這兩個時期的新高減去新低,都在每年的早些時候達到頂峰,隨着時間的推移,新低的數量很快開始定期超過新高。如果目前的模式持續下去,我們應該會繼續看到更多的新低和更少的新高。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便宜的股票越來越便宜

上世紀90年代末,思科、Intel、高通和微軟等股票在大通縮期間崩盤,其中一些股票甚至再也沒有回到2000年的高點。

我還記得股票下跌時看起來有多便宜,以及它們是如何變得越來越便宜的。問題是,隨着價格下跌,他們的收益預期也在下降,這意味着以估值指標衡量,這些股票並沒有變得更便宜。

現在,這一次不一樣了,因為收益一直很強勁,而且大部分都好於預期。但人們對收益的預期非常高,而GDP增長沒有達到預期,在某個時候,低於預期的GDP增長將趕上那些更高的收益預期。

投資並不容易,當太容易的時候,你或許該小心點。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