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如何客觀評價聯想柳傳志的功過是非?

如何客觀評價聯想柳傳志的功過是非?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雖然已經退休賦閒在家,很難再親力親為帶領這兩家企業做出具體的變革行動,但筆者依然建議,柳傳志還是應該在聯想控股與聯想集團的「使命、願景與價值觀」重塑方面再去努力做些事情,「術」層面的改變,只有期待楊元慶、寧旻等人去實現,但重塑支撐聯想系企業未來生生不息的聯想之「道」,柳傳志依然是當前的不二人選。

最近,隨着司馬南一系列炮轟聯想集團的視頻不斷發酵,關於柳傳志的爭議再次在輿論界沸沸揚揚,這讓年近80,已經退休賦閒在家的柳傳志依然難以內心安寧。

自2014年以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許多針對柳傳志與聯想系企業的質疑聲音出現。有不明真相的,有夾雜不理性情緒的,也有落井下石的,但也不乏專業理性的。那麼,我們到底應該如何評價柳傳志的功過是非呢?礪石商業評論試圖以中立視角,回歸到基礎事實,給到公眾一個相對客觀的答案。

1

就像評價一個藝術家成就的最重要標準,是他的作品,那麼評價一個企業家最重要的標準不是其私德,也是作品,即他所創造企業的成就。柳傳志的企業家人生可以分為上半場和下半場,上半場創造了聯想集團,下半場創造了聯想控股,我們便從這兩家企業來進行具體分析。

我們先談柳傳志上半場最重要的作品聯想集團,主要從三個維度來探討。

首先,聯想集團這家企業有沒有真實價值?

從用户價值來看,由於聯想集團自有品牌電腦的競爭,大大拉低了海外PC品牌的產品價格,惠及了無數普通消費者。要知道,在任何一個產業,如果中國企業不能很好地實現對洋品牌的國產化替代,那麼洋品牌便會最大程度的從中國消費者身上壓榨高額利潤。

從產業價值來看,由於聯想電腦業務的快速發展,也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個人電腦在中國的普及,進而推動了軟件與網路等IT產業在中國的發展進程。

從社會價值來看,聯想集團為中國創造了極為可觀的就業與稅收。另外,作為中國最早引進成熟管理體系的現代企業,聯想集團還為中國各行各業輸出了大量優秀的管理型人才,堪稱中國IT產業的黃埔軍校。

所以,綜合多個維度來看,聯想集團的歷史貢獻是不可忽視的。

其次,我們看柳傳志對聯想集團的崛起有沒有貢獻?

聯想集團創建於1984年,那時候中國商業界還處於極為混沌無序的狀態,能在當時的環境下發展起來,需要領導人具有非凡的智慧。就像王石對於萬科,張瑞敏對於海爾,柳傳志便是聯想集團發展背後那個最關鍵的角色。如果說沒有柳傳志,就不會有今天的聯想集團,絲毫不為過。所以,柳傳志對聯想集團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

最後,柳傳志應該為聯想集團的現狀擔責嗎?

關於柳傳志的很多爭議,很大程度與外界對聯想集團這家企業的質疑有關。對於聯想集團的業務現狀問題,我們在這裏就不再細說,例如「忽視研發」、「缺乏核心競爭」、「資產負債率過高」等各種角度的分析在網絡上已經非常多。但不可否認的是,聯想集團的業務現狀,相比外界對它的的較高期望,確實有着不小差距,那麼柳傳志是否應該為這種差距負責呢?

礪石商業評論在幾年前曾提過一個觀點,「柳傳志的投機主義,才是聯想集團沒落的根源」,當時我們認為柳傳志如果能夠親自帶隊,全身心地聚焦在聯想集團的IT主業上,那麼聯想集團就有可能會比現在的光景好上許多。不過後來我們團隊在內部討論時,又對這個觀點進行了修正,認為把聯想集團今天問題的根源歸結到柳傳志身上並不客觀。

當初柳傳志將聯想集團與神舟數碼兩家公司分拆,交由楊元慶與郭為兩人分別掌舵,自己聚焦去做聯想控股,並不能算是錯誤,相反體現了其作為商業教父的較大格局與寬廣胸懷。就這一舉措,我們充其量只能批評柳傳志不夠專注,缺乏在IT主業上All in的戰略耐心,而不能對其有其他過多苛責。

如果分拆之後,聯想集團與神州數碼都能取得更好的發展,那麼柳傳志就很有可能會因為這次舉措帶來的成功,而被行業視作「敢於放權,敢於啟用年輕人」的偉大企業家典範。只是聯想集團與神州數碼之後的發展都遠遠低於公眾的預期,而導致現在輿論把聯想集團與神州數碼發展的不如人意,較大部分歸罪於柳傳志。

2

看完柳傳志上半場的核心作品聯想集團,我們再來看柳傳志下半場的作品聯想控股

區別於聯想集團是一家實打實的聚焦IT產業的實體企業,聯想控股本質上是「趨利而動」的投資控股公司。不過,聯想控股的投資業務並不成功,目前其持有的最具價值的投資資產依然是聯想集團。除聯想集團之外,聯想控股幾乎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成功投資項目。

例如,聯想控股曾經在農業、白酒與地產業務上的佈局都難言成功,為其貢獻最大利潤的恰是最受外界詬病的金融服務業務,這也是司馬南視頻中對聯想控股重點批評的一點,在這一點上,司馬南視頻中的分析是極為敏鋭與專業的。就像我們不能盲目的指責柳傳志一樣,我們也不能盲目的責罵司馬南。

根據聯想控股官網介紹,其金融服務板塊包括投資的BIL(盧森堡國際銀行)、拉卡拉、正奇控股、君創租賃、考拉科技、漢口銀行、現代保險、聯保投資等企業。就這些投資而言,聯想控股自身沒有創造什麼用户價值、產業價值與社會價值,只是用錢交換來了部分股權。並且,聯想控股投資的這些企業也涉及到大量與高利貸、暴力催收等相關的並不光彩的業務。

所以,從聯想控股的實際業務來看,柳傳志作為企業家的下半場幾乎是完全失敗的。昔日的一流企業家,花了十餘年時間,只是做了大量三流、四流甚至不入流的業務。

除了對聯想集團聯想控股業務的質疑,輿論另外一個較大的質疑,就是以柳傳志為首的聯想控股聯想集團管理層,獲得了與其價值貢獻完全不成正比的超高財務回報。

以柳傳志為例,其從聯想控股聯想集團獲得的財務回報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股權回報,另一類是工資回報。

(礪石商業評論授權使用)

從股權回報上來看,聯想控股作為一家中科院發起的國有企業,最初將35%的股權給到以柳傳志為首的員工持股會,已經算極為慷慨。即使在之後因引進戰略投資者與香港上市而被稀釋後,柳傳志個人持有聯想控股的股權依然有3.12%。相比馬雲、馬化騰也只是擁有阿里、騰訊幾個百分點的股權比例,柳傳志持有聯想控股的股權比例絕對不算低。根據聯想控股最近一個交易日294.53億港幣市值計算,這部分股權價值接近10億港幣。另外,柳傳志還持有聯想集團數千萬人民幣價值的股票。

因為對於公司早期發展的卓越貢獻,柳傳志獲得較大規模的股權激勵也無可厚非,我們不能因此而給其扣上侵吞國有資產的帽子,要知道,「國退民進」在一定階段是當時政府、學界與民間都高度認可的。柳傳志錯就錯在,本身已經持有聯想控股聯想集團不菲的股權,但其卻一直從聯想控股聯想集團領取高得讓人咋舌的工資。公開資料顯示,即使在退休後,柳傳志2020年還從聯想控股領取的薪酬仍然高達7603.50萬元,從多年前就已經卸任實際職務的聯想集團領取了摺合2186.5萬元的薪酬。這也讓柳傳志有一次在公開場合不無得意地調侃王石,「我雖然沒有馬雲有錢,但絕對比王石有錢」。

(Wind資訊 / 礪石商業評論提供)

柳傳志的這種做法,起了一個很不好的示範,讓整個聯想體系的高管上行下效,幾乎所有聯想控股的與聯想集團的「老人」高管都拿着遠超真實價值貢獻的收入。例如,在聯想控股,2020年,朱立南與寧旻的薪酬分別高達6198萬、5464萬元,按年2019年大增1398萬與3330萬元。而諷刺的是,聯想控股的股價自上市初期的43元/股,已經跌至最近一個交易日的12.48港元/股,讓無數信任柳傳志的投資者損失慘重。。

另外,在拿着堪比世界頂級巨頭企業的高管薪酬的同時,朱立南與寧旻也持有鉅額股權。其中,朱立南持有5340萬股聯想控股股票及約616萬股聯想集團股票,寧旻持有3890萬股聯想控股股票及137萬股聯想集團股票,價值分別高達數億人民幣。

而在聯想集團,高管薪酬就更為誇張。楊元慶作為職業經理人身份,不僅成為聯想集團最大的自然人股東,持有數十億人民幣的聯想集團股票,2020年其還從上市公司領取了高達1.72億人民幣的薪酬,這應該是中國企業高管中的薪酬之最。另外,即使聯想集團的獨立董事薪酬也是世界級的水平,多數在200萬人民幣以上,不僅遠超A股上市公司10萬元左右的水準,甚至還大大超過了很多上市公司全職核心高管的薪資水平。

獨立董事有一個重要的職責是來監督上市公司高管薪酬的合理性,但其自身就拿着極其不合理的超過報酬時,誰還會真的再去較真質疑楊元慶1.7億人民幣薪酬的合理性。

3

最後,我們想說,柳傳志絕對不像外界批評的那樣不堪,例如「賣國賊」與「侵吞國有資產」等指責並不成立,但在王石、張瑞敏等同樣具有國企背景的中國老一輩企業家中,唯獨其屢屢陷入公眾質疑也並不冤枉。

其在上半場創造聯想集團的歷史貢獻不容磨滅,但在下半場經營聯想控股的無所作為,也確實讓公眾失望。再加上其在本已經擁有不菲股權的同時,還貪婪的從上市公司領取遠超真實價值貢獻的超高收入,這讓其很容易便成為輿論的眾矢之的。

不過,柳傳志畢竟已經是一位年近80歲的老人,也對中國商業界做出過過巨大的歷史貢獻,其依然值得我們給予尊重與諒解。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對於柳傳志自身來說,確實需要針對自身持續不斷的爭議進行深刻反思,不只是以「受害者」的心態與輿論進行對抗,而是以「自以為非」的心態去客觀審視自己的一生,為什麼一生重視名譽,卻最終落得如此聲名狼狽。

對於自己問心無悔的,柳傳志當坦然處之,如果有一些確實不妥的行為,當早日糾正。改正錯誤往往有兩個最好的時間點,一個是十年之前,另外一個就是現在。

而對於聯想控股聯想集團,二者未來的發展成績依然會與柳傳志一生的聲名息息相關。如果聯想控股聯想集團未來能夠出現較大的驚喜,人們還會把這種榮譽附加給柳傳志,如果這兩家企業未來出現更大的衰退,歷史依然會把較大的罪責記錄到柳傳志的身上。柳傳志稱得上是「成也聯想,敗也聯想」。

雖然已經退休賦閒在家,很難再親力親為帶領這兩家企業做出具體的變革行動,但筆者依然建議,柳傳志還是應該在聯想控股聯想集團的「使命、願景與價值觀」重塑方面再去努力做些事情,「術」層面的改變,只有期待楊元慶、寧旻等人去實現,但重塑支撐聯想系企業未來生生不息的聯想之「道」,柳傳志依然是當前的不二人選。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