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中國版ZARA」大潰敗

「中國版ZARA」大潰敗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拉夏貝爾因資不抵債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讓這家曾有「中國版ZARA」稱呼的女裝巨頭再次登上微博熱搜。而事實上,早在2020年7月,上市公司就因為連續兩年業績虧損,被「披星戴帽」,並一度面臨退市風險。負債危機、線下門店紛紛關閉,拉夏貝爾的敗退似乎已難以挽回。

因為資不抵債、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拉夏貝爾這家已經被很多消費者遺忘的「中國版ZARA」再次登上微博熱搜。

很多人表示都已經很久沒有買過這家品牌的衣服了,但是仍然對此感到意外和惋惜。在微博上,很多網友這樣評價, 「以前覺得他家衣服都好看,但後來設計風格變了」以及「衣服質量一般,而且貴還不好看」等。

11月22日晚間,新疆拉夏貝爾服飾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獲悉,拉夏貝爾的債權人嘉興誠欣製衣有限公司、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浙江中大新佳貿易有限公司向法院遞交了《破產申請書》。

據了解,拉夏貝爾與3家債權人之間存在着合同糾紛。但因拉夏貝爾未及時還款,三位債權人認為其名下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缺乏清償能力,因此向法院提交了申請。但是,拉夏貝爾表示,公司未收到法院有關本次破產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負債累累、面臨破產風險的拉夏貝爾,其在線下的門店早已迎來關閉潮。它潰敗的隱患,早在幾年前就埋下了。

屢涉訴訟,144個銀行賬户被凍結

曾經的女裝巨頭拉夏貝爾,在近兩年中麻煩不斷。

在2020年7月,拉夏貝爾因為連續兩年業績虧損,被「披星戴帽」,股票簡稱變成了*ST拉夏。而據其最新財報顯示,前三季度拉夏貝爾的營收為3.65億元,淨利潤為-2.89億元。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資產總計28.89億元,流動負債合計38.61億元;資產負債率達133.63%,為上市以來最高。

天眼查App顯示,新疆拉夏貝爾服飾股份有限公司已關聯數百條法律訴訟,目前累計被執行總金額超6.7億元,未履行總金額超4.5億元,並已多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今年10月28日,拉夏貝爾還曾因為涉及較多訴訟案件,公司旗下共計144個銀行賬户被凍結,凍結金額約為1.26億元;17家子公司股權被凍結,涉及案件執行金額合計約6.73億元;因涉及31項訴訟案件的影響,公司4處價值約17.04億元的不動產被查封。

11月16日晚,拉夏貝爾披露了一則公告顯示,其收到了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新疆監管局責令改正措施決定書。內容顯示,新疆證監局自2021年9月起對拉夏貝爾進行了現場檢查,檢查發現其存在三方面多項問題,具體涉及公司治理、訊息披露、會計核算和年報編制。

此外,公司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邢加興曾因為挪用了公司950萬元的資金用於償還上海合夏投資有限公司的對外借款,被新疆證監局「警告」,並將其記入了證券市場誠信檔案。

據天眼查APP顯示,2021年3月,邢加興在新疆拉夏貝爾服飾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從25.91%變更為14.66%,在今年4月已退出了公司大股東行列。

在重壓之下,從2020年至今,拉夏貝爾「燙手」的總裁位置上也先後換了5名人選。2020年2月,曾任公司首席財務官的於強接替邢加興出任總裁4個月後,就辭任了公司所有職務,總裁的位子又回到了邢加興手上。

然後不到2個月後,邢加興再次辭職,把總裁職務交給了曾在九牧王任職、在拉夏貝爾的營銷口工作多年的尹新仔。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尹新仔在上任四個月後辭職。直到2020年11月,章丹玲才接任總裁一職。章丹玲從2001年起就已經在拉夏貝爾任職,歷任過設計主管、品牌管理中心總經理、品牌部總經理、事業部總經理等職位。無奈,她也只在總裁職位上幹了1個多月,就也離職了。

2020年12月,總裁一職落到了曾在品牌方面工作多年的副總裁張瑩手上。2021年1月,張瑩被公司董事會選舉為公司第四屆董事會董事長,但不足1個月,張瑩便申請辭去董事長職務,不過其還繼續擔任公司的董事、總裁等職務。

到了2021年2月,吳金應接棒張瑩,擔任公司董事長一職。吳金應此前歷任公司訊息技術部系統職員、系統研發經理、軟件研發高級經理,同時也是公司的監事。吳金應在該職位上也只是坐了3個月。目前,董事長一職由張鑫擔任。

「走馬燈式」的高管變動,無異於也昭示着拉夏貝爾的危機。

從瘋狂擴張到艱難求生

曾經被稱為「中國版ZARA」的拉夏貝爾,為何會走到現在的局面?

成立於1998年的拉夏貝爾,在2014年登陸港交所,2017年又登陸A股市場,成為了首個「A+H」股服裝品牌。

拉夏貝爾在2003年之前就已經啟動了多品牌經營的戰略,在打造了La Chapelle、Puella、Candie's三個女裝品牌之後,又推出了7m、La Babit等時尚女裝品牌,以及男裝、童裝等多品牌。粗略計算,拉夏貝爾通過孵化子品牌、投資參股等方式,擴展了近20多個品牌。

多品牌運營的同時,拉夏貝爾開始追求規模化經營。其開店速度也在不斷加快,從2011年-2017年的6年時間內,拉夏貝爾的門店數量由1841家增長至9448家。

實際上,直到2019年之前,拉夏貝爾的經營策略都可以說是非常「激進」的。門店和品牌數量迅速增加的同時,拉夏貝爾也將此前以經銷為主的渠道模式改為了直營為主。

「多品牌+直營」的發展策略,讓人工、租金等成本劇增,成為拉夏貝爾業務發展過程中逃避不了的問題。從2018年開始,公司的業績即出現了大規模滑坡。數據顯示,2017年拉夏貝爾還盈利近5億元,到了2018年就從盈轉虧,全年虧損達到了1.6億元,淨利潤按年增速為-132%。到了2019年,公司業績再度惡化,在實現了76.66億元年營收的情況下,淨虧損達21.66億元,淨利潤按年增速為-1258%。

儘管連續虧損,拉夏貝爾還是想通過海外併購的方式尋找增長點。2018年,拉夏貝爾以2080萬歐元收購了Naf Naf SAS公司40%的股權,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被收購之前就是虧損狀態,到了2019年該品牌虧損增加至4.43億元。2020年5月,拉夏貝爾將其實施了破產清算。

服裝品牌專家阿福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拉夏貝爾的發展模式本身就並不健康。其拓展到9000多家門店的時候,平均單店業績一年大約才有70萬元,平均下來單店業績也就6萬元一個月,是很難有利潤的。」

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程偉雄也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拉夏貝爾開拓了數千家直營店鋪,但是這種品牌眾多的集合店模式,坪效低、高庫存問題明顯。

根據財報顯示,從2018-2019年,拉夏貝爾的存貨分別達到25.34億元、17.33億元。

拉夏貝爾在2019年財報當中表示「全力以赴爭取實現2020年度扭虧為盈的目標」。為了清庫存、縮減成本,減少門店數量就成為首當其衝的方法。從2019年到2020年,根據財報,拉夏貝爾的國內經營網點數量直接從9269個鋭減至959家。2020年,拉夏貝爾的存貨減少到了4.39億元。到了2021年6月底,其經營網點僅剩餘427家。

2020年,拉夏貝爾也連續處置了部分「累贅」的資產。當年,拉夏貝爾處置了所持的杭州黯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54.05%的股權、天津星曠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98.04%的份額、形際實業(上海)有限公司60%的股權,並以7.25億元的價格賣掉了太倉夏微倉儲有限公司100%的股權。

為了自救,拉夏貝爾還向「輕資產」轉型。2020年9月,拉夏貝爾計劃將其線上業務調整為「品牌授權+運營服務」的新模式。簡單來說則是,拉夏貝尓要通過「賣吊牌」的方式,將旗下品牌系列商標授權給供應商、經銷商及代理運營商等,同時將自己的線上業務也交給專業的品牌運營公司代為運營。此外,拉夏貝爾表示還將繼續拓展直播電商渠道,佈局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的授權業務。

為了回籠資金,拉夏貝爾一邊關店,一邊開啟了「大甩賣」。《財經天下》周刊發現,在抖音上,拉夏貝爾品牌方的直播間中,其粉絲量級也達到了90多萬,但在其銷售的商品中,銷量最高的都是從原來上千元打折到199元、399元的服裝;拉夏貝爾Homme品牌旗艦店裏,其產品折後價有的已經降到100元以下。

「自救」帶來的效果終究有限。2020年,拉夏貝爾實現營業收入18.19億元,按年下降76.27%;淨利潤-18.4億元,較上年減虧3.3億元。由於拉夏貝爾2020年末經審計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值,目前公司A股股票已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快時尚服裝品牌的退潮

拉夏貝爾幾乎成為了國內時尚女裝品牌們的一個縮影。近10年來,它們在經歷了爆發式發展時,其隱患也早已埋下;在國外快時尚品牌進軍國內市場、線上渠道發展、服裝企業搭乘國潮之風的時候,拉夏貝爾們卻還在固步自封。

拉夏貝爾的潰敗並不是個例。目前多個服裝品牌也都面臨類似的困境。

美邦還沒有像拉夏貝爾一樣被ST,而是在近幾年也面臨嚴重虧損。在2020年,美邦的淨虧損為8.59億元。2021年前三季度淨虧損額為1.25億元。

目前美邦,只能通過關閉門店和出售資產,來拯救自己的業績。2021年2月,美邦關閉了其在杭州最大的門店。截至2021年6月底,美邦集團在今年上半年已關閉了直營門店73家、加盟門店292家,合計關店365家。

2021年3月,美邦還以4.48億元出售了旗下上海模共實業有限公司100%股權;7月,以4.242億元的轉讓價出售了其所持有的上海華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10.10%的股份。美邦出售的資產中,還包括了開館已15年的「美特斯邦威服飾博物館」。

庫存也一直是服裝行業普遍面臨的問題。美邦的存貨周轉天數也一直居高不下,在2020年底為262.3天,截至2021年9月底,該數字已經上升至325.1天。

美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中,還包括開「邦購」購物網站、推出「有範」APP等,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為了吸引年輕人,它還不惜成本邀請了關曉彤、吳磊等流量明星代言,但目前仍無法改變虧損的現狀。

程偉雄指出,類似拉夏貝爾、美邦這類的本土服裝品牌還有很多,但目前在市場上,卻沒有具備足夠號召力的品牌出現,仍然多是分散的區域品牌與地方品牌。

存貨高庫存積壓、品牌老化、設計不時尚等,已經成為國內服裝品牌們老生常談的問題。阿福認為,這些服裝品牌現在想要抓住年輕消費群體,產品年輕化、品牌年輕化(含店鋪形象年輕化)等,都是當下它們亟需作出改變的事情。他認為,這些「老」品牌想要改變用户的認知很難,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有點長,但是,它們必須去做。

但是,市場留給拉夏貝爾們的時間,還有多少呢?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