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王思聰還是不想接班?

王思聰還是不想接班?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昔日首富父子,正在低調地走回大眾視野。

11月14日晚,今日頭條上出現一則「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先生病逝,享年67歲」的消息,第二天,萬達闢謠,配圖是王健林在和高管們討論如何推進創新業務。

11月初EDG奪冠之夜,電競成為輿論場的熱門話題,很多人想到了王思聰。儘管這支戰隊與他並無關係,但這位富二代確實成功讓電競實現了破圈。

微博沉寂數月的王思聰,已經在10月重新開火,怒斥大眾點評泄漏自己隱私。第一波抨擊沒有衝上熱搜,他繼續發力,轉發自己的上一條內容,配文:「震驚!國家數據安全法實施後市值萬億的美團點評依舊我行我素!」

過去幾年裏,這對曾經因為財富而備受矚目的父子,經歷了輿論場的跌宕起伏,被追崇,被質疑,被抨擊,被嘲笑。當公眾注意力不能再為他們建立的商業版圖提供助力,反而帶來風險時,他們轉向低調。

沉寂之中,過往的一些選擇,也開始重新被審視——當人們震驚於許家印的天價債務,王健林此前被奚落的拋售資產為萬達減負,如今看來,倒成了明智之選。

變化的,不只是這些。

昔日在公眾視野頻頻針鋒相對的父子倆,如今已經並肩而立。王思聰追隨父親一起,消失在公眾場。偶爾在微博中發聲,其中不乏為萬達宣傳的內容。今年1月,萬達新成立的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法人王健林,董事王思聰。

萬達的商業故事,總是關乎利潤、野心與名望。以此為背景的這對父與子的故事,卻與尋常人家並無二樣,劇本里有衝突和反抗、有年輕與世故的較量、有兩代人性格與生命軌跡的暗合,最終,時間熔爐化解了這些矛盾。

1.對立

王家父子有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對立」。

比如最廣為人知的「五個億」。

王健林剛剛成為中國首富時,接受媒體採訪,稱自己給了兒子五個億「創業練手」,如果這次失敗了,就再給兒子五個億,如果失敗兩次,就回萬達上班。鏡頭前,王健林微微點頭,嘴角泛笑,難得地一臉慈愛温和。

那時候企業家們很有表達欲,喜歡通過走到台前的方式宣傳自己。宣傳自己,就是在宣傳企業。後來,王健林多次在不同場合重複過「五個億」的美好規劃,首富還是慈父的形象越傳越廣,網民們連帶着對萬達也親近了許多,王思聰則被當成了「國民老公」,他最重要的身份是王健林的兒子。

古希臘神話中,《俄狄浦斯王》的故事流傳甚廣:王子命中註定必然殺死自己的父親,他終生小心、極力避免甚至不惜遠走他鄉,卻還是在路上意外殺死了微服私訪的父親。

愛母憎父,來自男孩原始的本能,這種情節後來被弗洛伊德稱為俄狄浦斯情結,即便到了文明社會,還是幽微地藏在父子之間。

在很早之前,俄狄浦斯情結就在王思聰身上閃動。從英國最古老的寄宿制中學温徹斯特畢業後,王思聰沒和其他「富二代」一樣讀商科,反而去倫敦大學學了哲學。

剛回國的兩年,是王思聰「最反叛的時候」:

王健林說給了兒子「五個億」,王思聰就去和媒體澄清:「他根本沒一次就給我那麼多錢」;

王健林說把兒子送出國的時間太早,使得王思聰不懂中國人情世故,王思聰就曬出自己的書架,上邊《中國在梁莊》等傳統哲學書赫然在列,還表示母校太厲害了,自己只能排中下,如果在清華北大自己肯定數一數二;

王健林為人節儉,即便當上了「中國首富」,依然佩戴着發舊的領帶出席活動,王思聰一回來就大買飛機豪車,王健林不僅攔不住他買,甚至攔不住他的「高調」宣傳——一次,王思聰帶着自己的寵物狗坐飛機,360老闆周鴻禕問他坐飛機可以帶寵物嗎?王思聰回覆不知道,我這是私人飛機,搞得「紅衣教主」好沒面子。

王思聰的反叛,不止針對父親王健林,還蔓延到了父輩企業家身上:

李國慶「憶苦思甜」,說自己在地下室創立當當不易,王思聰轉發了段鋼嘲諷李國慶「在地下室辦公,但喜歡在北京飯店請客」的微博,配文:裝b被揭露?

潘石屹在北京蓋了一座座SOHO,他發微博「勸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從2010年到2012年的兩年間,王思聰嘲諷過幾十位企業家,其中有不少是王健林的朋友。朋友去找王健林,王健林去找兒子,讓他不要在網上亂說話,至少別罵自己的朋友。王思聰反駁:你朋友太多我記不住。

王健林無可奈何,他管理得了十幾萬人的萬達集團,但沒辦法管好自己的兒子。最後這位父親只能在採訪時感慨:他不怎麼聽我的,說服他很難,得講道理,但有時候是他給我講道理。

2.暗合

儘管王健林說過,王思聰從小在美國長大,性格飛揚,不像自己温和,但事實上,如果把鏡頭拉回到80年代,你會在年輕的王健林身上,看到同樣的激進飛揚。

80年代的中國熱烈而騷動,吳曉波在《激盪三十年》中曾描寫:所有的年輕人或不太年輕的人們都在用,「我們下海吧」這樣的詞彙相互試探或鼓勵。

下海不斷挑撥着王健林的內心,他坐在大連西崗區的辦公室中感受到某種號召,決定停薪留職,接手了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這是一家負債149萬,等着破產的公司。

在成為西崗區辦公室主任前,王健林在軍隊當了16年的兵。來到公司後,王健林穿着軍大衣和員工說:「我們這個集體,我決定了你若不做就罰款;對工作的基本要求就是令行禁止。」

總經理王建林的強硬更多體現在項目中。他爭取到的第一個項目,是改造市政府邊上的一塊老舊居民區。小區條件很差,水龍頭和廁所全部公用。他特立獨行搞起了超標準改造:給每套房子都配上衛生間,所有木頭窗户換成鋁合金的。在當時,這是縣處級幹部才能享受的待遇。

為了這個想法,王健林跑了十幾家銀行,都沒有人同意給他貸款,最後王健林以發債券的形式才湊到錢。房子建成後,售價每平米1500元——當時大連最好的小區房價也不過1000出頭。最後,王健林賣了1000套,賺了1000萬。

強勢和冒險的特質,隨着遺傳因子,成為王思聰血液裏的一部分。

2011年的某個凌晨,這個23歲的男孩登錄微博發了條訊息:強勢進入整合電競。

隨後,他買下了CCM戰隊。和多年前王健林接手西崗區開發公司類似,王思聰收購的CCM戰隊同樣因為財務問題即將解散。在王思聰發微博的前十天,隊長孫亞龍給隊員們買了份20塊錢的李莊白肉,4個人,一人一筷子就沒了,當天他們拿了 WCG (世界電子競技大賽)成都賽區的冠軍,卻依然沒收到拖欠幾個月的工資。

王思聰將 CCM 改名為 IG,補發了工資,還讓助理提着一麻袋人民幣去了公司,告訴眾人:1個月後的 WCG 中國比賽中,如果 IG 奪冠,這錢就拿走,一人兩萬。一個月後,IG 贏了,孫亞龍大喊的不是「贏了」,而是「發財了發財了」,王思聰「校長」的名聲乘風而起。

和蘇寧「少帥」張康陽不同,回國後的王思聰沒有順理成章地進入家族生意,反而在父親完全陌生的行業,開啟了自己的商業故事。

他把電競行業推進春天,也帶火了遊戲直播。

2015年9月5日,LOL 四周年慶典表演賽,王思聰隊所有人 ID 前都被加上了「潘達提威」。當晚,熊貓TV上線,不僅接連拿下了 PGL 和絕地求生的獨家版權,還找來了楊穎、林更新直播站台。

明星效應加重金買版權,熊貓TV與鬥魚虎牙漸成三足鼎立之勢。

為了營銷熊貓TV,王思聰拉着鄭愷一起做了直播脱口秀《小葱秀》,製作團隊是曾做出《金星秀》的燦星製作。

節目宣傳的時候,王思聰說「大家可以看到更犀利的評論。」然而,面對鏡頭的王思聰並不如在微博上表現出來的犀利,反而多了幾分靦腆。後來李誕做《吐槽大會》,想邀請王思聰上節目。王思聰站在笑果的台下看了看,決定不上節目了,直接投資。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2019年,深陷拖欠工資等負面新聞已久的熊貓TV宣佈關閉,然而早從2016年開始,王思聰的微博上就沒了它的消息。及時抽身,一如王健林當年離開商業住宅領域那樣。

3.「鴨子」

王健林的第一次「離場」,發生在2000年。

商品住宅房的行情剛要起飛,王健林卻選擇逐步退出。一件小事打動了他:和他一起創業的兩個員工得了重病,需要上百萬的醫療費。王健林宣佈,這筆錢由萬達來出。

對於財大氣粗的萬達,這算不上「大錢」,卻讓王健林敏鋭意識到,萬達需要更多的「現金流」抵禦隨時可能到來的風險。他決定轉戰商業地產,這個決策在多年後,轉化成各地可見的萬達廣場。

春江水暖鴨先知,鴨子能感知到寒意來臨,是因為在江水中游得時間久了,可以敏感地捕捉到温度的變化。很多時候,王健林都在扮演「鴨子」的角色。

轉型從來不容易。修建萬達廣場的前三年,萬達被告了222次,把建好的房子拆了再重建的事情輪番上演,耗費9億多。萬達陷入風險,王健林在公司內部許下五年之約,如果五年內還不能盈利,就結束這個項目,到了第4年,上海五角場成功,萬達廣場繼續修建。

王健林的第二次「離場」,發生在2017年。

頭一年,在福布斯公布的全球富豪榜單中,王健林家族以287億美元身家排名第18位,超越李嘉誠成為世界華人首富。王健林口出金句,喊出「先掙它一個億」小目標,王思聰也放話「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錢沒錢,反正都沒我有錢。」

但王健林很快就嗅到了「凜冬將至」,他決定為萬達減負。7月的某一天,王健林和孫宏斌坐在了談判桌上。這一次的見面對雙方都有些匆忙,兩人甚至連領帶都沒來得及打。談判過後,萬達的13個文旅項目和76家酒店業務被賣給了融創。而一周前,王健林還在為新開業的文旅城站台造勢。

根據王健林的說法,拋售項目是為了回收資金償還大部分銀行貸款,以此降低萬達商業的負債,並進一步實現輕資產化運營。

2017年萬達的年會在合肥舉行。當天,王健林穿着平時的西服登台,唱了首《一無所有》,這個畫面很快伴隨着「首富變首負」的配文,衝上熱搜。

王健林似乎沒有在意外界聲音,萬達資產在之後不斷被他賣出,2020年時,萬達負債率已經從 70% 降到了 50%。這個數字的意義,直到最近才被更多人理解——恒大超 100% 的負債率曝光,許家印已經無法像當年王健林一樣找到「接盤者」,不得不從私人賬户劃出70億還債。「壯士斷腕」成了美談。

有人回看2017年萬達年會發現,除了《一無所有》,王健林那天還唱了首《等待》。

與王健林幾次堅定離場形成呼應的,是王思聰幾次入場的高調。

2015年,王思聰在投資圈大開大合,得了「大撒幣」的名號。看到新聞的王健林曾多次勸兒子穩重一點,但顯然沒管用。

王思聰當年就投出了日後讓普思資本損失慘重的一個項目——樂視體育。據說在2015年的某一天,王思聰和當時樂視體育 CEO 雷振劍在萬達索菲特酒店6樓的餐廳吃了頓飯。見到雷振劍,王思聰開口便問「我想投,讓不讓投?」

那頓飯後,王思聰就成了樂視體育第八大股東,並在幾年後收穫了 9785.16 萬的債務。2019年,王思聰因欠債1.5億被列為「被執行人」,債務多半源自樂視體育這個項目。這也成了王思聰「不聽老人言」的代價。

另一場高調裏,倒是暗藏着父子倆的默契。

2015年,黃曉明與楊穎舉辦世紀婚禮,大半個娛樂圈到場慶祝,王思聰也飛去當了伴郎。此後,他與娛樂圈的「交道」越打越深,成立香蕉娛樂,發起新導演和編劇的培訓計劃,還進入偶像練習生領域。

這次父親的態度温和許多。面對兒子的熱衷文娛,王健林的評價只是「尊重年輕人」。

不過,你很難分辨,這份尊重之中有多少是父親之愛,有多少是商人之利。從王思聰回國之時起,萬達影視項目就開始野心勃勃地擴張,王健林一度遠赴歐洲收購AMC院線,又在青島打造了東方影都,到場者包括甄子丹、小李子等國內外明星。顯然,王思聰在娛樂圈的聲量,可以轉化為萬達的影響力。

2015年的聖誕節,春風得意的王思聰發了一條微博:「感謝上帝在我來到這世界的時候,幫我選了個簡單模式。」此後幾年,資本與娛樂圈一起過上了陽光燦爛的日子,直到今年,狂飆時代終結,娛樂圈入冬。

11月初,王思聰被發現已經卸任香蕉娛樂董事長。

4.理解

中國有句古話,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雖然兩代人的理念和行為方式註定有差異,但當外敵出現時,父子倆必定是肩並肩對抗的。

2016年的馮小剛成了那個外敵。

因為不滿《我不是潘金蓮》在萬達影院排片僅10%,遠低於全國平均數據40%,馮小剛在微博衝王健林開炮,指責萬達降低排片,是因為不滿華誼挖走了萬達文化副總裁。

老王不玩微博,小王迅速披掛回應:你們挖了我們有競業協議在身的高管,我們確實不爽,但萬達也不是和錢過不去,排片少還是因為你的電影不好看,希望馮導拿作品說話。

罵戰持續了幾輪,華誼老闆王中磊也親自下場,而萬達這邊「應戰」者一直是王思聰。最終,《我不是潘金蓮》票房低迷,華誼「戰敗」。

對於王健林而言,這場勝利帶來的欣喜,可能更多是因為看到兒子奮力為自己而戰。

公眾形象總是吊兒郎當的王思聰,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作為首富的兒子,(我)最大的挑戰一定是不要辜負大家的期望,能超過父親。所以我最大的挑戰就是在有生之年,超過我父親成功的高度。」

父親,永遠都是兒子的第一座山。

是枝裕和在電影《步履不停》中講述過類似的故事:作為退休醫生,父親想讓兒子亮太繼承醫生的職業,但亮太想成為繪畫修復師。為此,父子二人的生活總伴着爭吵與矛盾。

然而,姐姐卻發現,小時候的亮太曾在日記裏寫下「希望成為一名醫生」。亮太后來撕碎了日記本。

一天,鄰居打來電話說身體不適,父親很着急,卻因為自己已經不是醫生了,只能叫救護車。急救人員趕來的時候,父親想上前幫忙,卻被救護人員認為是「無關人等」推開了。曾經小鎮上頗有名望的醫生,變成了「添亂」的狼狽老人。

亮太悄悄把碎片拼了起來。

亮太的故事,似乎也同樣發生在王家。

有豆瓣網友曾對王思聰發布微博數量和內容進行的統計,王思聰自2010年註冊微博後,共發出1474條微博,這樣的活躍一直持續到王健林在2019年賣掉萬達商場。他清空了自己曾經張揚叛逆的微博內容,把簡介改成「為人低調的網紅小王」,昔日的大V與萬達和父親,一起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等到再回歸的時候,他的微博裏多了對萬達業務的宣傳:

今年5月,萬達集團官方賬號宣佈進入電商直播,做「寵粉節」,並@了合作方丙晟科技和數個萬達廣場。

據企查查顯示,2018年成立的丙晟科技是一家整合線上線下消費的公司,由萬達、騰訊和高燈三家共同投資,其中萬達持股佔比為51%。從某種意義上,成立丙晟科技,整合線上線下消費,就是王健林為萬達準備的後路之一。

這條在萬達官微發布的消息,毫無反響,寥寥3條評論,寫滿了無人問津的尷尬。隨後,王思聰轉發了該條微博,收穫八萬多條評論。這是王思聰第一次簡單直接地給萬達打廣告,粉絲在評論區問:是開始正式接班了嗎?

這個問題在11月中旬得到了王健林的確認,「我跟思聰探討過幾次,他沒興趣接我的班,管十幾萬人他覺得太辛苦。」

答案與十年前一樣,又不一樣。

十年前,王健林勸剛回國的兒子回萬達接班,結果王思聰出了家門就扎進了陌生的電競行業,王健林也只好勉強對媒體說「看情況吧」。

但十年商海沉浮間,王思聰似乎越來越能體會父親的不易,他一度改口:如果自己能比職業經理人做得好,那麼他會考慮接班萬達。王健林也數次表達了對兒子的認可,「2014年王思聰投資公司的回報率達到60%,如果做得好,不排除把萬達整個投資板塊交由王思聰負責。」

王思聰還是不願接班,但他站在了距離父親更近的位置,提供着作為兒子的支持。

2021年,王家父子低調地做了兩件事:1月成立了萬達產業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億人民幣,法人王健林,董事王思聰;8月,王思聰見到了大連市委招商團,商討電競與直播基地投資事宜。考慮到王健林的商業帝國發端於大連,這場會面想必少不了父親的牽線搭橋。

父與子,終究成為了彼此的影子。

在電影《步履不停》中,等兒子亮太想與父親徹底和解時,父親已經去世,他遺憾自己沒來得及陪父親看一場球賽。於是,和解成了慢死亡一步的缺憾。

所幸,王家父子並非如此。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