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房價暴漲失控!韓國總統着急了!

房價暴漲失控!韓國總統着急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韓國房價調控比中國要嚴得多,各種限制交易,以及高額的房產稅,都有。但韓國房價一直上漲。

在韓國,一共有80多個獨立立法,限制着全國各地的土地開發。

廣大韓國公務員難道為了晉升,就經受資產的鉅額損失?那不是傻子嗎?

11月21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電視節目上說,他已經屢次對樓市政策不到位表示歉意,政府正在考慮回收憑藉房地產獲得的非勞動收入或超額利潤的對策,以限制民間房產商獲取鉅額利益。

這種無底線地討好部分民眾的做法,是令人震驚的。

韓國房價調控比中國要嚴得多,各種限制交易,以及高額的房產稅,都有。例如,2021年韓國綜合房產稅徵收對象按年大增42%,徵稅額5.7萬億韓元,按年陡增216.7%。民眾對房價的抱怨,倒成了政府增收的藉口。你能想到的調控措施,韓國政府都想到了。

但韓國房價一直上漲。原因並不是韓國政府做得還不夠多,而是韓國政府在限制市場上做得太多,在改革自身上做得太少。文在寅真正應該向民眾道歉的其實是,他沒能在改革政府上做出推動。

韓國要想房價下跌,除非發生金融危機

韓國房價不斷上漲,究竟是什麼情況?

來看看韓國年輕人購房的情況。

韓國全國户主為30-39歲的家庭為327.9萬户,自有房的家庭為139萬户,自有房率為42.5%。而韓國最大城市首爾户主為30歲的家庭數為71.3萬,其中擁有自己房子的家庭僅有23.7萬户,自有房率為33.3%,明顯遠低於平均數。

如果在韓國全國户主30-39歲的家庭中,扣除首爾的71.3萬户,則其他16個市、道為256.6萬户,自有房家庭為115.3萬户,自有房率為45%。户主30-39歲的家庭自有房率,首爾比韓國其他地方低12.2%。

可見,韓國的房價問題跟中國房價問題一樣,結構性的問題非常嚴重。韓國全部人口5200萬,首爾人口近1000萬。但越是人口擁擠的地方,韓國的住宅供地越是緊張。

有一份對過去韓國土地的研究表明,在韓國的開發用地中,工廠佔25.2%,住宅佔15.2% ,商業用地佔1.2%,餐館佔4.0%,其他佔54.4%。也不知「其他」是個什麼東西,比工廠和住宅用地佔比加起來都高。很大的可能是所謂「公共用地」。

韓國以「公共利益」為名,對土地有嚴格的使用管制。但是,對土地私產的尊重呢?沒聽說過。政客為了討好部分選民,可以隨意立法限制私人土地的開發。

在韓國,一共有80多個獨立立法,限制着全國各地的土地開發。有15個部門,管理着土地的使用。「婆婆」多得不得了,「媳婦」怎麼去做無米之炊?

就連韓國政府自己,想要開發大片土地,來推進經濟發展,也不得不違法。

韓國有一些人打了歪主意,買下大塊土地後,再分割成小塊出售。不少中國人買了這些土地。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擁有一塊能升值的、完全私有的土地,那是刻在骨子裏的夢想。

但可惜的是,這些買韓國土地的中國人不了解,在韓國,買了土地並不能自己開發,所以,中國人買了也沒用。許多人上當受騙。

韓國警察大力打擊那些出售土地的人。那些人確實是騙子,可是,買主很難找到證明他們欺騙的證據。

更重要的是,韓國政府的做法完全錯了。政客們應該解除對土地開發的限制,那麼,中國人就可以在購買的土地上建房子,出售或者出租,幫助韓國老百姓降低房價。在中國的縣城,很多人就買了土地,建成小高樓,分售給他人。當然,沒有產權證。如果政府願意給他們產權證,那中國降低房價也不難。

以上說的,還僅僅是韓國土地管制這一項因素。例如,韓國的鉅額房產稅,也是抬高房價的關鍵原因之一。根據經濟學原理,稅收成本必然會在買家、賣家之間分攤,這必然抬高含稅的房價。當然,不含稅的房價,看起來是限制住了,但老百姓買房其實是更難了。

文在寅政府曾經威脅,公務員必須賣掉多餘的房子,否則就不能晉升。廣大韓國公務員怎麼回答他呢?那當然是寧願不晉升,也不能賣房了。韓國房子這麼稀缺,全球又在大放水,賣房會被家人責罵的。難道為了晉升,就經受資產的鉅額損失?那不是傻子嗎?

總之,韓國的房價調控是沒用的了。只要不發生金融危機,韓國房價不會大降。

政客無底線討好選民已成世界惡劣潮流

韓國老百姓買房獲得利潤,文在寅就威脅說,政府要收繳這些利潤,這如果真的付諸實施,會擊潰韓國老百姓對產權和法律的最後一絲信仰。別人合法買房,合法得利,憑什麼要收繳別人的利潤?

經濟活動中,風險必然是存在的。有些人格外幸運,提前投資,享受到韓國土地稀缺、全球放水帶來的鉅額收益,這應該得到尊重,而不應該動用暴力手段來對付。

再說,讓老百姓享受資產性收益,這有利於社會穩定,也有利於鼓勵儲蓄、降低物價。

如果文在寅真的想降低房價,那就應該大刀闊斧地降低政府從房地產中獲得的收益,砍掉那些土地管理的「婆婆」。問題是,做這些改革需要勞心費力,需要得罪人,文在寅沒有這個智慧,也沒有這個魄力。他只想打壓一部分人,來討好另一部分人,為本黨贏得選票。

(功夫財經 授權使用)

在大洋另一岸的拜登,也在做着同樣的事情。

去年一名警察從背後射傷黑人雅各布·布雷克,在基諾沙市引發了大規模的「黑命貴」(BLM)抗議活動。一些壞蛋趁機打砸搶。一群民間人士自發組織起來,持槍保護老百姓私產和人身安全,其中,包括17歲的凱爾·裏滕豪斯。有幾個曾經有重罪記錄的傢伙,對裏滕豪斯進行暴力攻擊,威脅到他的生命安全。裏滕豪斯開槍射殺了兩個人,沒有傷及無辜。

今年,美國法院作出判決,裏滕豪斯被指控的五項罪名,全部不成立。判決出來之後,拜登居然說:「雖然判決會讓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美國民眾感到憤怒和擔憂,但我們必須承認陪審團的決定。我呼籲所有人在合法的情況下,和平表達自己的觀點。」

醒醒,瞌睡喬!

你可是美國總統。身為美國總統,你不支持那些維護社會正常秩序的人?為了選票,你寧願美國失去正常的秩序?

一個優秀的政客,是有改革智慧、敢於限制政府權力擴張、不為短期利益犧牲原則的政客。正如中國古人所說:「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而拜登和文在寅等全球政客,為了支持率,置長遠的原則於不顧,只顧無底線討好自己的選民群體,這是當今世界混亂的一大原因。拜登眼裏有美國憲法嗎?估計是沒有的。

如此做的結果如何?美國從1980年代之後,看似永遠地告別了經濟高增速。經濟能有個4%的增速,美國總統就稱之為「政績」。要知道,以前美國經濟經常是8%、10%,以及10%以上的增速。

韓國在「亞洲四小龍」騰飛的時代,是很輝煌的。那時候,朴正熙作為政變上台的軍人政客,無須刻意討好選民,只要搞好經濟,就讓政府、老百姓都有錢花,所以韓國經濟能騰飛。而今天的韓國,也已經看似永久地告別了輝煌的過去。

並且,政客們這樣做,影響的還不止經濟,還會造成群體越來越割裂,人們日漸失去對法治的共識,這實在是國民之災,值得所有國家警惕。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