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聯想將搬離北京?背後有何隱情

    聯想將搬離北京?背後有何隱情

    一則重磅消息,讓最近處於風口浪尖的聯想,再次來到聚光燈下。

    《湖北日報》旗下的支點財經報道稱,聯想總部或搬離北京遷至武漢。字裏行間似乎言之鑿鑿。

    若聯想這樣的「大企業」真要走,追求者自然不止一個城市。

    事實上,早於兩天前,天津權威媒體北方網就有一篇文章表達過相同的期待:更有意思的是,當每經記者就「遷移總部」事宜向聯想集團方面求證時,公司方面稱「不予置評」。

    這反而引發了大家更大的聯想。

    聯想,真的在北京待不下去了嗎?

    最近,「全球企業」聯想處於風口浪尖之上。

    一篇網文《聯想,本來就不該做技術創新》直接喊話,讓聯想遷出北京:「聯想在北京佔用了太多資源,卻只是一個大型生產型企業和貿易公司。聯想不適合北京,北京也已經不再適合聯想。問題就是這麼簡單,其他就不用追究更多更細了。如果聯想遷出北京,它還是一個成功的、優秀的甚至非常傑出的企業。」

    聯想到底走不走?

    支點財經從接近聯想的業內人士獲知「極有可能」,而且,「武漢或是最好選擇」。

    主要原因在於,聯想在北京之外的佈局,集中在武漢、合肥、深圳。聯想在這三個城市,分別設立了三個大型生產基地,它們也是聯想打造智能製造的「鐵三角」。

    其中,武漢正在打造的「光芯屏端網」產業集群這一戰略定位與聯想一直提的「端-邊-雲-網-智」新IT技術架構非常契合。

    楊元慶曾表示:聯想在武漢耕耘多年,武漢已成為聯想的主場。未來聯想將進一步擴大武漢產業基地業務規模,加快研發高新產品,幫助武漢引進更多優質企業,助推武漢「光芯屏端網」產業邁向萬億級。

    「『主場』一詞,足以說明聯想非常認可投資武漢的價值和未來前景。」業內人士這樣分析到。

    事實上,除了聯想在武漢的佈局之外,讓人浮想聯翩的還有4年前的那場「賭約」?

    2017年5月27日,在武漢舉行的「長江產業基金2017年合夥人大會」上,第一個上台演講的楊元慶向台下的雷軍「約賭」。

    「比一比,未來5年,誰對湖北投資大。」

    隨後上台的雷軍不甘示弱,細數了這些年在湖北的一系列投資和佈局:希望大家都向聯想學習,全都來武漢投資!

    那一年,小米第二總部花落武漢,武漢因此意氣風發、躊躇滿志、擼起袖子,準備在總部經濟上大幹一場。

    雷軍是湖北人,又是武大校友。2017年4月8日,武漢成立招才局,雷軍成為第一批招才顧問。第二天,雷軍就在微博上深情寫道:「願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配圖武漢大學老圖書館正是他當年的求學之地。

    當時不只是小米,還有金山、順為,這3家均由雷軍擔任董事長的公司,同時在武漢設立了第二總部。

    小米跟武漢的感情,毋庸諱言。雷軍對武漢的誠意,毋庸置疑。

    楊元慶敢打這個賭,可見聯想與武漢的關係也不一般。

    早在2013年,以生產手機等移動智能終端設備為主的聯想武漢產業基地,就在光谷投產。2019年,有媒體將聯想武漢基地視為聯想移動的全球中樞。

    如今,聯想武漢工廠,作為聯想全球最大的自有工廠,出口額連續6年位居湖北省第一。這家「世界工廠」最高日產量14萬台,平均每秒下線一部「武漢智造」的手機或平板,發往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對於北京來說,多一個聯想少一個聯想或許關係都不大。

    近年來北京最關心的是,如何進行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同時,進行產業升級。所以,北京也鎖定了十大高精尖產業:新一代訊息技術、集成電路、醫藥健康、智能裝備、節能環保、新能源智能汽車、新材料、人工智能、軟件和訊息服務以及科技服務業。

    這幾年,北京國資委出面,採用地方合夥人的模式主動創建了一系列相關企業,使得北京集成電路產業異軍突起,締造了不小的傳奇。

    北京國資委出資2.4億元,股權佔比約48%的北方華創,迅速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高端半導體設備公司。

    北京國資委出資52.8億元,股權佔比約16%的中芯北方,2016年投產,是全國產能最大的12英寸晶圓代工廠。

    北京國資委出資12億元,股權佔比約45%的屹唐半導體,2018年投產,其幹法去膠設備、快速熱處理設備市佔率分別為全球第一、第二。

    為了這8家企業的創立,北京至少投入了200億元,這還不包括政策獎勵補貼等。

    結果是,北京實現了除光刻機整機以外的其餘所有關鍵集成電路設備國產化佈局,是中國實現進口替代的最大希望。

    除此之外,北京還引入理想汽車全球旗艦工廠;在武漢、合肥、長春、天津等汽車城的激烈爭搶中,拿到小米汽車總部……撬動了智能化汽車的產業化。

    即便失去聯想,北京也不會怎麼樣。

    而對於武漢這樣一座中部城市來說,有沒有聯想總部還是會不太一樣的。

    從數據上來看,武漢企業總部數量和總部經濟指數,雖然都是中部第一。但放在全國範圍,無論是世界500強,還是中國500強,企業數量均在10名開外。

    這就導致武漢一般預算內財政收入(大部分來自稅收),大幅落後於GDP總量排位。武漢近年GDP總量最高座次是第7,即使疫情重創,還能穩在第9。而武漢一般預算內財政收入僅第14位。

    很大原因在於,武漢的總部經濟較弱,尤其是民營總部經濟。

    如果聯想總部搬來武漢,在2021武漢企業100強榜單中,營收達「千億級」企業將增加到6家,其中只有2家是民企。作為一家年銷售額達600億美元的企業,無疑會為武漢「千億級」企業數量「添磚加瓦」。

    支點財經更是賦予了聯想總部非常高的期待:

    除帶來直接經濟效益以外,總部入駐還意味着企業價值鏈中知識含量最高的環節——如研發、營銷、資本運作、戰略管理等,都會在武漢落地。由此,會拉動更多優質資源集聚武漢,帶動圍繞總部企業的服務業產業鏈和各種配套消費業發展,並促使當地就業結構高級化,加速知識型人才的培養與聚集。

    當然,這些都只是如果。

    今年1月,一場名為《2020·另一種武漢》的工廠紀實特展在聯想武漢工廠現場展示。聯想希望通過展覽,向人們展示武漢人的勇敢果決、中國製造的韌性,及武漢背後強大的社會支持系統。

    經濟學者何帆評價:武漢是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我所處的這家聯想工廠可以將產品賣到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但你也能看到很多非常本地化的東西,代表了中國社會中那種非常頑強的韌性,因為它的根已經扎得很深。

    二哥認為何帆只說對了後半句。此前荊楚網報道,武漢聯想60%的貨物經由鄭州機場出口。

    目前鄭州擁有貨運航空公司31家,武漢貨運航空公司至今仍是個位數;鄭州有151家知名貨代公司,其中全球TOP10國際貨代公司有9家,武漢數量僅為鄭州的三分之一。

    隨着順豐參與投資的鄂州花湖機場(坊間習慣稱為「順豐機場」)竣工日期臨近,相信武漢會多一分搶聯想總部的底氣。

    位於鄂州的順豐機場,距離位於光谷的聯想武漢基地,真的很近。

    不過12月2日,在第三屆武漢自貿片區發展論壇上,順豐控股湖北樞紐產業發展總監桂旭在調研湖北自貿區武漢片區時直言:「光谷芯屏端網企業70%的貨量不走天河機場,生物醫藥企業所需的生物材料基本都在北京和上海通關,箇中原因值得我們深思」。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兩天,《新京報》發了一篇特別有意思的文章:「聯想總部留在北京,無論是企業定位與城市戰略定位、企業發展與城市資源匹配,依舊是最佳選擇。

    因為聯想不純粹是一家生產、貿易企業,而是一家老牌的科創企業。

    科技創新中心,是首都北京4個核心功能之一。這意味着,聯想等科技企業,其發展定位是符合北京城市核心功能定位的。其非但不是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對象,而是應該扶持、發展的對象。」

    你看,聯想再怎麼敗於民粹主義,還是有很多兮兮相惜的「朋友」嘛。

    北方網上有篇文章就早於武漢兩天,表達過相同的期待。

    「十四五」時期,天津市將着力落實國家制造強國戰略,堅持製造業立市,大力引育新動能,基本建成全國先進製造研發基地。

    於是該文認為:在這一背景下,將PC做成全球第一的聯想,似乎也動了從北京外遷的心思。而相對應的聯想在天津也佈局許久,如果聯想「外遷」,考慮地理、政策以及產業鏈配套齊全等優勢,將總部佈局天津也許是聯想的不二選擇。

    而且據統計,在智能製造涉及行業數量排名中,天津以26個行業高居世界首位;

    在智能製造產業結構合理性方面,天津以84.89%的產業結構穩居全球第一,顯著高於樣本整體產業結構的75.2%。

    這些成績背後,有聯想的貢獻。

    2021年10月,聯想天津產業園開工啟動,總部園區項目正式開工,楊元慶出席動工儀式。該產業園區定位為聯想北方乃至東北亞生產製造研發基地,以及聯想智能製造燈塔工廠及展示中心。

    真有意思。不久前在小米汽車總部爭奪上,也是武漢和天津這兩座城市最積極。

    這次,只不過是換成了聯想這家企業。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其實照二哥的意思,大家還是想把一個基本問題搞清楚再說吧。

    聯想的總部到底在哪裏?

    關心聯想的朋友都知道,這家公司的總部一度堪稱玄學。

    2019年,已經有網友在觀察者網上發文深扒過聯想總部所在地。

    那個時候,聯想中國官網白字黑字寫着:聯想集團的全球總部在北京。

    與此同時,聯想還有一個全球行政及運營中心,位於被譽為東海岸硅谷的美國北卡州羅利。

    有人就指出,全球總部太虛,反而是行政與運營中心更實在。因為一般人眼裏,總部的主要職能不就是行政與運營嗎?

    到這裏,你以為這就完了?

    不,2019年聯想美國官網對總部的介紹還有一個版本:

    Lenovo is a global company that is incorporated and headquartered in Hong Kong.

    翻譯過來就是說:聯想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成立於香港,總部設在香港。這裏並沒提及全球總部,行政與運營中心。

    今天,吃瓜不嫌事大的二哥再去聯想官網查證時,發現一個好玩的事情。

    首先,中國官網表述沒變化,北京依舊是全球總部,羅利依舊是全球行政及運營中心。

    但是,聯想美國官網調整了對總部的表述:香港成了註冊地,北京和美國成了主要運營中心。

    所以,聯想的總部到底在哪裏?

    我不知道你搞清楚了沒有,反正對二哥來說,聯想的總部就跟幽靈一樣捉摸不透。

    但無論如何,北京對於聯想來講,絕對是重要的基地。

    2015年,聯想位於北京後廠的聯想園區(西區)投入使用。2018年,東區投入使用。

    有記者實地探訪,東區與西區「合璧」後,聯想新總部佔地達到13公頃,地上建築面積超過了12萬平方米,可以滿足超過10000名員工使用。

    聯想上萬人正在北京坐着呢!

    北京就是聯想的大腦。

    對聯想來說,如果將總部從北京外遷,不管是去武漢還是天津抑或其他什麼地方,無疑是一項繁複浩大的工程。

    聯想,真的在北京待不下去了嗎?

    聯想集團有限公司(00992.HK)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