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民企跟着央企離京 聯想總部或遷至武漢? 透露什麼信號?

    民企跟着央企離京 聯想總部或遷至武漢? 透露什麼信號?

    「年內還有十家央企被談話要求搬離。」半個月前,多名央企員工向《21世紀經濟報道》這樣透露。

    眼看2021年只剩下最後20多天,就在人們討論還有哪些央企會離京時,同時開始關心不在「外遷」名單之列的民企,該不該也順勢離京?

    近日,《湖北日報》旗下支點財經透露,聯想總部或遷至武漢,字裏行間言之鑿鑿。

    事實上,對聯想最先發邀請函的是天津。天津權威媒體北方網早於武漢兩天,已經表達過相同的期待。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在小米汽車總部爭奪上,也是這兩座城市最積極。可笑到最後的還是北京。

    當每經記者就「遷移總部」事宜向聯想集團方面求證時,公司方面稱「不予置評」。

    這反而引發了大家更大的聯想。

    1

    熱議始於一篇名為《聯想,本來就不該做技術創新》的網文。

    文章最吸睛的部分是:

    聯想在北京佔用了太多資源,卻只是一個大型生產型企業和貿易公司。聯想不適合北京,北京也已經不再適合聯想。問題就是這麼簡單,其他就不用追究更多更細了。如果聯想遷出北京,它還是一個成功的、優秀的甚至非常傑出的企業。

    對於聯想到底走不走?支點財經從接近聯想的業內人士獲知極有可能。

    如果聯想總部搬遷,會去哪裏呢?

    支點財經梳理聯想在北京之外的佈局,集中在武漢、合肥、深圳。聯想在這三個城市,分別設立了三個大型生產基地,它們也是聯想打造智能製造的「鐵三角」。

    3座城市中,武漢正在打造的「光芯屏端網」產業集群這一戰略定位與聯想一直提的「端-邊-雲-網-智」新IT技術架構非常契合。

    楊元慶曾表示:聯想在武漢耕耘多年,武漢已成為聯想的主場。未來聯想將進一步擴大武漢產業基地業務規模,加快研發高新產品,幫助武漢引進更多優質企業,助推武漢「光芯屏端網」產業邁向萬億級。

    「『主場』一詞,足以說明聯想非常認可投資武漢的價值和未來前景。」針對楊元慶對武漢的評價,業內人士這樣跟支點財經分析。

    除了支點財經的分析,武漢與聯想讓人浮想聯翩的,還有4年前的那場「賭約」?

    「比一比,未來5年,誰對湖北投資大。」

    2017年5月27日,在武漢舉行的「長江產業基金2017年合夥人大會」上,第一個上台演講的楊元慶向台下的雷軍「約賭」。

    楊元慶在演講裏羅列了聯想這幾年為湖北做出的貢獻,說的非常多。

    不過,楊元慶同時指出:這都是過往的成績,不算在本次賭局範圍內,比賽從今天開始。

    隨後上台的雷軍不甘示弱,也細數了這些年在湖北的一系列投資和佈局:希望大家都向聯想學習,全都來武漢投資!

    那一年,小米第二總部花落武漢,武漢因此意氣風發、躊躇滿志、擼起袖子,準備在總部經濟上大幹一場。

    雷軍是湖北人,又是武大校友。2017年4月8日,武漢成立招才局,雷軍成為第一批招才顧問。

    第二天,雷軍在微博上深情寫道:「願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配圖武漢大學老圖書館正是他當年的求學之地。

    當時不只是小米,還有金山、順為,這3家均由雷軍擔任董事長的公司,同時在武漢設立了第二總部。

    小米跟武漢的感情,毋庸諱言。

    但楊元慶敢打這個賭,因為聯想與武漢的關係也不一般。

    早在2013年,以生產手機等移動智能終端設備為主的聯想武漢產業基地,就在光谷投產。2019年,有媒體將聯想武漢基地視為聯想移動的全球中樞。

    如今,聯想武漢工廠,作為聯想全球最大的自有工廠,出口額連續6年位居湖北省第一。這家「世界工廠」最高日產量14萬台,平均每秒下線一部「武漢智造」的手機或平板,發往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提醒大家,明年正是5年「賭約」到期的時候。

    2

    在聯想總部爭奪戰上,最先爭取的其實是天津。北方網早於武漢兩天,已經表達過相同的期待。

    「十四五」時期,天津市將着力落實國家制造強國戰略,堅持製造業立市,大力引育新動能,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加快製造業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發展,着力構建「1+3+4」現代化工業產業體系,建設製造強市,基本建成全國先進製造研發基地。

    於是北方網認為:在這一背景下,將PC做成全球第一的聯想,似乎也動了從北京外遷的心思。而相對應的聯想在天津也佈局許久,如果聯想「外遷」,考慮地理、政策以及產業鏈配套齊全等優勢,將總部佈局天津也許是聯想的不二選擇。

    而且據統計,在智能製造涉及行業數量排名中,天津以26個行業高居世界首位;在智能製造產業結構合理性方面,天津以84.89%的產業結構穩居全球第一,顯著高於樣本整體產業結構的75.2%。

    這些成績背後,有聯想的貢獻。

    2021年10月,聯想天津產業園開工啟動,總部園區項目正式開工,楊元慶出席動工儀式。該產業園區定位為聯想北方乃至東北亞生產製造研發基地,以及聯想智能製造燈塔工廠及展示中心。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在小米汽車總部爭奪上,也是這兩座城市最積極。可笑到最後的是北京。

    這次,還是小米和聯想兩家企業,還是京津漢3座城市。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考慮到最近發生的種種種種,聯想對此保持沉默。倒是《新京報》忍不住發文駁斥:

    「聯想總部留在北京,無論是企業定位與城市戰略定位、企業發展與城市資源匹配,依舊是最佳選擇。

    因為聯想不純粹是一家生產、貿易企業,而是一家老牌的科創企業。

    科技創新中心,是首都北京4個核心功能之一。這意味着,聯想等科技企業,其發展定位是符合北京城市核心功能定位的。其非但不是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對象,而是應該扶持、發展的對象。」

    《新京報》所言不虛,大家都盯着北京在疏散什麼,沒注意北京在暗暗努力什麼。

    近年來北京由國資委出面,採用地方合夥人的模式主動創建了一系列相關企業,使得北京集成電路產業異軍突起,締造了不小的傳奇。

    不信請看:

    北京國資委出資2.4億元,股權佔比約48%的北方華創,迅速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高端半導體設備公司。

    北京國資委出資52.8億元,股權佔比約16%的中芯北方,2016年投產,是全國產能最大的12英寸晶圓代工廠。

    北京國資委出資12億元,股權佔比約45%的屹唐半導體,2018年投產,其幹法去膠設備、快速熱處理設備市佔率分別為全球第一、第二。

    北京國資委出資20億元,股權佔比約66%的國望光學,是中國超精密光學鏡頭的扛鼎者,研發出28nm節點的ArF浸沒式光刻鏡頭。

    ……

    為了這8家企業的創立,北京至少投入了200億元,這還不包括政策獎勵補貼等。

    結果是,北京實現了除光刻機整機以外的其餘所有關鍵集成電路設備國產化佈局,是中國實現進口替代的最大希望。

    要知道,晶片製造有5000道工序,需要不斷的重複清洗環節,而且普通自來水還不行,需的用超純水,生產一枚2克重晶片需消耗32公斤水。

    所以業內流傳,用水量決定了全球晶片的產量。而北京恰恰就是一個缺水性城市。

    同樣的邏輯,北京可開發土地空餘不多,城市也很擁擠。

    但北京還是引入理想汽車全球旗艦工廠;在武漢、合肥、長春、天津等汽車城的激烈爭搶中,拿到小米汽車總部……撬動了智能化汽車的產業化。

    所以北京根本不在乎浪費什麼資源,而在意企業是不是有核心科技。

    3

    照支點財經描述,聯想肯定是有核心科技的:

    除帶來直接經濟效益以外,總部入駐還意味着企業價值鏈中知識含量最高的環節——如研發、營銷、資本運作、戰略管理等,都會在武漢落地。由此,會拉動更多優質資源集聚武漢,帶動圍繞總部企業的服務業產業鏈和各種配套消費業發展,並促使當地就業結構高級化,加速知識型人才的培養與聚集。

    悖論恰恰在這裏!如上述所言,京憑什麼放?武漢又有什麼底氣從北京那裏搶?

    唯一的解釋是,武漢真的急了!

    武漢企業總部數量和總部經濟指數,都是中部第一。但放在全國範圍,無論是世界500強,還是中國500強,企業數量均在10名開外。

    這就導致武漢一般預算內財政收入(大部分來自稅收),大幅落後於GDP總量排位。武漢近年GDP總量最高座次是第7,即使疫情重創,還能穩在第9。而武漢一般預算內財政收入僅第14位。

    很大原因在於,武漢的總部經濟較弱,尤其是民營總部經濟。

    如果聯想總部搬來武漢,在2021武漢企業100強榜單中,營收達「千億級」企業將增加到6家,其中只有2家是民企。作為一家年銷售額達600億美元的企業,無疑會為武漢「千億級」企業數量「添磚加瓦」。

    當然,只是如果。

    今年1月,一場名為《2020·另一種武漢》的工廠紀實特展在聯想武漢工廠現場展示。聯想希望通過展覽,向人們展示武漢人的勇敢果決、中國製造的韌性,及武漢背後強大的社會支持系統。

    經濟學者何帆評價:武漢是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我所處的這家聯想工廠可以將產品賣到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但你也能看到很多非常本地化的東西,代表了中國社會中那種非常頑強的韌性,因為它的根已經扎得很深。

    二哥認為何帆只說對了後半句。此前荊楚網報道,武漢聯想60%的貨物經由鄭州機場出口。

    目前鄭州擁有貨運航空公司31家,武漢貨運航空公司至今仍是個位數;鄭州有151家知名貨代公司,其中全球TOP10國際貨代公司有9家,武漢數量僅為鄭州的三分之一。

    隨着順豐參與投資的鄂州花湖機場(坊間習慣稱為「順豐機場」)竣工日期臨近,相信武漢會多一分搶聯想總部的底氣。位於鄂州的順豐機場,距離位於光谷的聯想武漢基地,真的很近。

    不過12月2日,在第三屆武漢自貿片區發展論壇上,順豐控股湖北樞紐產業發展總監桂旭在調研湖北自貿區武漢片區時直言:光谷芯屏端網企業70%的貨量不走天河機場,生物醫藥企業所需的生物材料基本都在北京和上海通關,箇中原因值得我們深思。

    4

    也有網友直言,聽說聯想不是中國企業,所以北京不是總部,而是駐京辦。即使搬遷,不過是搬個辦公室而已,有啥激動的?

    這麼說也不是沒有原因,畢竟「聯想不是中國企業」這個梗已經很久了。

    對此,聯想早已作出權威回應。二哥覺得以官方回應為準,不傳謠。

    無論聯想是家中國企業,還是家全球化企業,或者兩者都是,總歸是要有一個總部的。

    2019年,已經有網友在觀察者網上發文深扒過聯想總部所在地。

    那時聯想中國官網白字黑字:北京是全球總部;被譽為東海岸硅谷的美國北卡州羅利,是聯想的全球行政及運營中心。

    有人當時就指出全球總部太虛,反而是行政與運營中心更實在。一般人眼裏,總部的主要職能不就是行政與運營嗎?

    而且當時聯想美國官網對總部的介紹,與中國官網存在差異。那時聯想美國官網是這樣寫的:

    Lenovo is a global company that is incorporated and headquartered in Hong Kong.

    翻譯過來就是說:聯想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成立於香港,總部設在香港。

    這裏並沒提及全球總部,行政與運營中心。

    這位網友又去聯想在澳洲、英國、南非的英文官網尋找,均未發現聯想標明香港之外的其它總部。

    不過現在二哥再去聯想官網查證時,發現中國官網表述沒變化,北京依舊是全球總部,羅利依舊是全球行政及運營中心。

    但聯想美國官網調整了對總部的表述。如今,香港成了註冊地,北京和美國成了主要運營中心。

    按這樣的表述,莫非聯想沒有總部了?

    2015年,聯想位於北京後廠的聯想園區(西區)投入使用。2018年,東區投入使用。

    東區與西區「合璧」後,記者實地探訪,聯想新總部佔地達到13公頃,地上建築面積超過了12萬平方米,可以滿足超過10000名員工使用。

    有圖有真相,聯想上萬人正在北京坐着呢,這還有假?

    只是對聯想來說,如果將總部從北京遷往武漢,無疑是一項繁複浩大的工程。如今的聯想,是否已經到了必須作出如此重大抉擇的時候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