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薇婭被罰13.41億的天價警示

    薇婭被罰13.41億的天價警示

    「黃薇,黃了。」

    12月20號,浙江省杭州市稅務局稽查局發布公告,對黃薇(薇婭)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偷逃的稅款進行追繳、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3.41億元——其以一己之力將文娛電商領域罰單數額拉昇至十億級別,甚至遠超當年范冰冰8.8億元的記錄。

    旋即,薇婭夫婦先後發文致歉,卻依舊沒能逃過商業版圖的坍塌——淘寶、微博、抖音賬號接連被封,這種由點到線的賬號絞殺力度,無異於宣告這個直播帶貨的頂流IP走到了盡頭。

    另據謙尋員工曝出的群消息,原本薇婭計劃晚上七點半進行直播,結果因為處罰緊急取消,薇婭事業部總經理古默(薇婭經紀人)對員工們表示,「接下來大家先行回家休息,在此期間工資照發,公司會積極應對,後續的安排我們會盡快通知大家。」

    至此,短短一個月內,雪梨、林珊珊、薇婭三位昔日頭部主播皆因偷稅、漏稅相繼墜落,親手葬送了蒸蒸日上的事業。

    一場造富浪潮的弄潮兒

    雖然直播電商不過是近兩年才被熱捧的風口,但它已經在加速重構電商江湖的勢力版圖。

    2017年,直播電商市場規模不過190億元;2018年市場規模急速攀升至1330億元;2020年隨着薇婭、李佳琦等頭部主播迅速崛起,市場規模也擴張至9610億元。甚至,中商產業研究院預計,2022年中國電商直播市場規模進一步上升至1.5萬億元。

    《中國網路發展統計報告》

    直播電商之所以爆發出如此巨大的勢能,本質是對流量成本的控制及流量運營效率的最大化,從根本上解決了傳統電商兩大頑疾——降低獲客成本、提高轉化率。

    基於此,在流量變得稀缺,成本居高不下的大環境下,淘寶、抖音、快手、拼多多、B站、小紅書等一眾網路公司接連進軍直播電商試水。

    與此同時,被潮水推至頂流的主播也展現出令人咋舌的吸金能力——2021年2月,福布斯中國發布「2021商界20位潛力女性」榜單,薇婭位列榜單第5名;5月,新財富發布《2021新財富500富人榜》,薇婭&董海鋒夫婦以90億身家成功登榜,位列第490名,與今日資本徐新、餓了麼張旭豪、老乾媽陶華碧並列。

    實際上,早在2020年11月便有人爆料稱「薇婭年入50億元」。薇婭隨後在接受《封面》專訪時回應「年入50億、月賺幾個億」的說法過於誇張,但也承認2019年確實賣了100多億。

    畢竟,薇婭與其團隊如同一台高速運轉的「賺錢機器」,不捨晝夜早已成為常態。一年到頭365天幾乎天天開播,單場直播成交額動輒數千萬,節假日、電商節數據只高不低。

    源於此,第三方統計機構今日網紅數據顯示,2020年直播帶貨總榜上,薇婭以311億帶貨額名列榜首;2021年雙十一,薇婭最終攬下82.52億元的銷售額。如此驚人的帶貨能力,難怪逃稅金額都能超過6億元。

    不過,雪梨作為淘寶前三甲的主播,其與林珊珊所繳納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之和也沒超過1億元。那麼,薇婭的處罰金額為何會如此之大?

    根據浙江省杭州市稅務局稽查局發布公告,經稅收大數據分析評估發現,薇婭存在涉嫌重大偷逃稅問題,遂依法依規對其進行立案並開展了全面深入的稅務檢查。

    2019年新的《電商法》明確規定:電商平台經營者應當記錄、保存平台上發布的商品和服務訊息、交易訊息,並確保訊息的完整性、保密性、可用性,商品和服務訊息、交易訊息保存時間自交易完成之日起不少於三年。

    經查,薇婭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通過隱匿個人收入、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等方式偷逃稅款6.43億元,其他少繳稅款0.6億元;主動補繳和報告的部分,處0.6倍罰款;隱匿收入偷稅未主動補繳的部分,處4倍罰款;對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偷稅的部分,處1倍罰款;最終,追繳、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3.41億元。

    相比之下,「一爽」、「一冰」這些原本天文數字般的財富度量值在「一薇」面前都變成了「小巫見大巫」。

    對此,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劍文認為,本案中,稅務部門對當事人不同的偷逃稅手段處以不同倍數罰款,既體現了依法查處的法律權威,又充分考慮了當事人主動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後果的情節,反映稅務部門寬嚴相濟,堅持執法力度和温度相統一。

    明星、網紅為何喜歡成立工作室?

    梳理雪梨、林珊珊、薇婭三位頭部主播的偷漏稅案例不難發現,她們都是通過成立個人獨資企業性質的工作室來改變收入性質,進而將勞務所得轉為經營所得。

    工作室屬於個人獨資企業的一種,主要分兩種情況:一種是為了創業,個人工作室比有限公司註冊門檻低,不需要融資、註冊資金、股東等相對簡單,可以省去很多個人麻煩和啟動成本;另一種便是為了節稅,很多高收入人群選擇註冊工作室與企業簽約,比如律師、設計師、網紅主播、明星、企業高管、技術骨幹等。

    對此,安傑律師事務所律師朱洪雷對虎嗅分析:

    「一般直播的網紅跟平台有很多合作模式,小主播會以個人名義跟平台簽一些勞務合同,這種情況下平台支付勞務報酬,主播佣金、坑位費收入算勞務報酬,適用3%~45%的稅率納稅,超過96萬的部分都需要按45%交稅。所以,頭部主播會成立工作室來逃稅。

    比如工作室營收100萬,稅務局並不是根據它的業務流、現金流去徵稅,而是根據這個行業所在慣常適用的一個利潤率,即劃定一個稅收區間去按照經營所得徵稅,它按照五級累計稅率,最高35%。」

    為此,一些收入較高的主播就能通過成立多家工作室,而由同一人成立的多家工作室可以分別納稅,不合並繳納,這樣又再次節省了稅款。甚至,不少地區為了吸引企業入駐,會對相關工作室提供優惠政策,降低稅率或是以獎勵形式將部分納稅返還,這使得繳納稅額更低。

    以「避稅天堂」霍爾果斯為例,此前當地一家代辦公司人員對《等深線》記者算過一筆賬:

    假設一家藝人經紀相關企業年收入一個億,利潤率為 30%,年利潤則為 3000 萬元,企業所得稅應該是 = 利潤 x25%=750 萬元。但按照霍爾果斯特區享有的政策,前五年所得稅全免,免稅期滿後,再免徵五年企業所得稅地方分成部分。

    而且在所得稅減免之外,企業如果當年繳納增值稅、所得稅、營業稅、及附加稅等當年留存地方稅款還會按照比例進行獎勵。

    據報道,薇婭、李佳琦稅收核定主要在「稅收窪地」上海崇明島完成。當地規定,崇明島上的個人獨資企業不再繳納企業所得稅,只對投資者個人取得的生產經營所得徵收個人所得稅。

    甚至,崇明島園區註冊個人獨資企業可申請核定徵收,同時也享受退稅政策。應稅項目為「娛樂產業」來說,核定後的綜合稅率,為1%-7%,最高不超過7%。

    天眼查App顯示,目前薇婭(黃薇)有16家關聯公司,其中11家為存續狀態,7家設在上海崇明,這也是薇婭致歉聲明中提到的稅務籌劃的一部分,投資版圖涉及電子商務、服飾貿易、企業管理等。

    其中,除雲南婭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上海達未企業管理諮詢中心等8家企業由其全資持股並擔任法定代表人外,薇婭還持有廣州微婭鋒貿易有限公司49%的股份、廣州薇蜜可思服飾有限公司45%的股份,以及上饒嘉謙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5%的股份,這3家企業的疑似實際控制人均為薇婭丈夫董海鋒。

    可強勢如李佳琦、薇婭,在其動輒幾十萬坑位費(2021年5月淘寶新規,真實銷量低於目標銷量20%,對商家免去全部坑位費)、GMV分成提傭及最低折扣「壓榨」下,許多中小品牌變得苦不堪言。一位辣椒醬品類商家告訴「深燃」,當時一位招商給他報價,李佳琦坑位費40萬、佣金10%~20%,薇婭35萬、佣金5%~15%,「你也不知道中間到底隔了幾層」。

    這樣一來,品牌商很難賺錢。為此,行業裏流傳着「品牌苦李(佳琦)、薇(婭)久矣」的說法。

    甚至,大品牌面對李佳琦、薇婭的時候話語權也非常有限。比如上個月李佳琦、薇婭與歐萊雅之間的battle,無論李佳琦、薇婭試圖幫粉絲出頭還是歐萊雅工作人員嘲諷「李佳琦只是打工人」,某種層面上不過是雙方在彰顯「主權」,是主播與品牌正面爭奪話語權,也是李佳琦、薇婭維持絕對頭部的必然姿態。

    為此,曾有阿里內部人士私下向《深網》表示對李佳琦、薇婭的不滿:

    「拿着集團最好的流量扶持和戰略資源,賺來的錢都落入了自己的口袋,破壞了集團原有的產業鏈條,還要不斷挑戰集團客户的底線。甚至隨着頭部主播吃掉市場上大部分資源以後,燒錢做廣告不一定能拿到好宣傳和銷量。就算拿到了,觀眾也只會感謝主播拿到了好的折扣,而不是感謝品牌的讓利。」

    直播電商,何去何從?

    薇婭「翻車」後,很多人說淘寶直播很受傷。畢竟,李佳琦、薇婭的崛起,淘寶下了血本、倒灌不少優質資源。不過,也有人不這麼認為,一位資深電商觀察者就對虎嗅表示,消費者只認李佳琦、薇婭,不認平台,反而讓淘寶顯得有些被動。

    「其實薇婭對阿里的影響不大也不小,你看第一個幹掉薇婭的就是淘寶直播間,然後是微博,接着是抖音。後續可能只是一些規劃裏會少top3裏兩位主播能預估的GMV,畢竟薇婭本身沒有自營品牌,更多是在品牌組貨的供應鏈佈局,不像雪梨自營女裝佔比很高。」

    而且,上述電商觀察人士還進一步補充稱,「淘寶直播好歹賣貨走的是淘寶鏈接和淘寶V任務系統,賣貨佣金這一塊是平台代為繳稅,而抖音和快手19年開始爆發時候的佣金,大主播經得起查嗎?」

    鑑於此,薇婭被罰的消息刷屏後,李佳琦的動向備受市場關注。不過,李佳琦所屬公司美one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老老實實經營,本本分分直播,一切經營正常。」

    與之相隨的是新華社消息稱,已有上千名網絡主播主動自查補繳稅款,這其實是對整個直播電商生態的規範和信號。或許代表着整個直播電商野蠻生長的時代,已成為過去式。

    不可否認,直播電商依舊是一條廣闊的賽道——據易觀發布的《電商行業洞察2021H1》數據顯示,2018~2020年中國直播電商交易規模從1400億增至1.06萬億,年增速分別為183%、161%;2021年上半年直播電商交易規模已破萬億,預計2023年直播電商規模將超4.9萬億元。

    至於薇婭讓出來的份額,應該很快會被其他人瓜分殆盡——艾瑞諮詢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中國直播電商相關企業累計註冊有8862家, 行業內主播的從業人數已經達到123.4萬人。

    不過,今年9月中宣部下發的《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確提出要對明星藝人、網絡主播成立的個人工作室和企業,輔導其依法依規建賬建制,並採用查賬徵收方式申報納稅;要定期開展「雙隨機、一公開」稅收檢查。

    有稅務部門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雪梨等人的追繳行為對帶貨主播這一新興行業起到警示作用,未來會進一步加大對網紅帶貨主播們的追繳稅款力度。

    所以,在對薇婭開出罰單時,稅務部門稱,在平台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部分網絡主播的稅收違法行為,擾亂了稅收徵管秩序,破壞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稅務部門依法依規對有關網絡主播稅收違法行為進行查處,有利於平台經濟長期規範健康發展。

    秦朔在相關文章中將其類比成「胡蘿蔔加大棒」:

    所謂「胡蘿蔔」,是對明星、網紅自查補稅的,給予寬容處理,比如免罰。以鄭爽為例,她被查實偷逃稅大概是7100多萬元,被罰款金額接近2.2億元。因此稅務部門從輕罰款甚至免罰『優惠』力度極大。

    至於「大棒」,是指一旦被查出偷逃稅,將不會享受上述從輕或免罰,根據情形甚至可以給予5倍頂格罰款。如果明星、網紅不配合補稅,將被告到行業主管部門和行業協會,在當前形勢下可能葬送職業生涯,甚至身敗名裂。

    不過,安傑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蔡宗秀對虎嗅表示,國家目前現有的稅收法律體系,徵管體系其實都是在既有的制度下去做核查,並非說針對某個行業。

    她還進一步分析稱,因為杭州稅務局對薇婭的處罰金額巨大,大家才會格外關注,並過度解讀是在釋放行業信號:

    「任何一家公司合法合規經營是生存紅線,稅務部門可能同時查了幾千家企業,只是其他企業處罰金額小,沒被公眾注意力放大而已。國家並沒有去打擊任何一個行業,而是在逐步提高合規經營合法經營。如果覺得自己企業在稅務合規上存在問題,應該儘早去諮詢專業的律師或稅務師。」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