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神秘泰山會三個大佬 2021年集體水逆

    神秘泰山會三個大佬 2021年集體水逆

    2021年1月,泰山會解散的消息不脛而走。對於這個消息,沒有人出來闢謠,也沒有人公開承認。

    倒是引起了媒體的一片狂歡,這個神秘的組織,以及其核心成員的種種往事,又被消費了一回。

    這個沒有官方發言的組織,躲在輿論的角落裏,悄悄地消失了。泰山會解散了,但它的故事卻還在延續。

    當時,沒有人知道泰山會解散意味着什麼。也沒有人想到,泰山會的三個大佬,會在2021年集體水逆。

    自從2014年泛海從地產轉型做金融之後,盧志強的危機就已經悄悄埋下。

    泛海從此去地產化,將國內的幾個地產項目迅速脱手,大張旗鼓地向金融邁進。

    極盛時期,泛海控股掌控了7家銀行、5家保險、4家證券、3家基金、1家信託、1家期貨、1家典當、3家擔保、2家保理,金融行業的牌照,它都拿了一個遍。

    一個民營金控帝國呼之欲出,泛海資本巨鱷低調潛行。看似龐大的金融公司集合體,實則金玉其外;沒有實業支撐,全靠資本輸血,泛海走得步步驚心。

    引爆泛海系危機的導火索,是去年民生信託相繼踩中了「匯源果汁案」和「金凰珠寶百億黃金造假案」等大坑。

    民生銀行由此出現延期兑付,緊繃的資金弦被拉斷,環環相扣之下,泛海控股集團被拉下水。

    2021年3月3日,泛海控股集團第一次成為被強制執行對象,執行標的為11.9億元。

    5月24日,泛海控股一筆2.8億美元的債務到期,兑付了1.46億美元之後,剩餘的1.34億美元不得不延期兑付。

    美元債務實質性違約,誘發了連鎖反應,大型金融機構不敢再給泛海系放貸。

    與此同時,境內外的供應商將泛海控股和盧志強告上法庭。

    2021年7月1日,69歲的盧志強正式被列為強制執行人員,也就是傳說中的老賴,執行標的接近50億。

    一代資本大佬,玩弄資本,最終被資本反噬,成為了無力還錢的老賴。

    7月1日,就在盧志強被法院強制執行成為失信人員那一天,國內出行巨頭滴滴悄無聲息地在美國搶跑上市了。

    柳傳志平靜的退休生活,由此再起波瀾。

    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涉及到國家訊息安全,滴滴等25款APP被網信辦下架。

    滴滴的總裁柳青,揹負了網友的質疑與謾罵。

    在網友的一片聲討中,人們驚奇的發現,無論是滴滴、還是被合併的Uber中國,以及神州系的出行平台,都與柳家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此時,柳傳志第一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司馬南做了幾期關於滴滴上市的視頻節目,但並沒有就此深挖。隨着時間的推移,關於柳傳志的輿論漸漸消停。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滴滴上市3個月之後,國慶節前一天,聯想集團也靜悄悄地向上海證券交易所,提交了科創板的上市申請。

    7天長假過後,10月8日,聯想集團又撤回了科創板的上市申請。

    從提交上市申請到上交所終止聯想上市,僅僅只有一個工作日,被稱為上市一日遊。

    創下科創板史上最快撤回上市申請記錄的同時,聯想集團無意間泄露了柳傳志的年薪。

    作為一個退休人員,柳傳志一年一個億的年薪,驚醒了夢中人。

    一個名叫明德先生的網友,連續發了6篇討伐聯想上科創板的檄文,直指每年研發投入不足3%的組裝廠,不應該上科創板圈錢。

    在這一系列的討伐檄文中,人們這才驚奇地發現:退休的柳傳志拿1個億年薪,只能算是開胃小菜,聯想集團高管們的薪酬,承包了聯想集團淨利潤的30%。

    這個訊息如丟進大海的重磅炸彈,激起了千層浪。

    此時,嗅到血腥味的司馬南,如同一隻餓狼,兇猛地撲了上去。

    他接過明德先生討伐聯想的大旗,一連做了六期視頻節目,直指聯想作為中科院國有資產被賤賣。

    於是,網上掀起了一股聯想股改是否涉及國有資產流失的大討論。

    2009年,柳傳志引入的泛海控股,以27.55億元的代價,從中科院手中接走了聯想29%的股權。

    至此,聯想集團從國有企業,徹底變成了一家民營企業。

    泛海控股的掌門人盧志強,與柳傳志同為泰山會的大佬,兩人私交甚篤。

    如此敏感的身份,參與如此敏感的國有企業股改,難以不讓人心生懷疑。

    然而,聯想一直不公開發聲。

    11月22日,司馬南突然曝光柳傳志讓女秘書,私下約見他的消息,徹底引爆輿論。

    柳傳志再一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萬眾期待之下,網友們依然沒有等來聯想集團的任何官方回應,卻等來了中科院的聲明。

    11月29日,中科院稱:聯想集團不存在國有資產流失,柳傳志先生是值得尊敬的企業家。

    雖然中科院下場為柳傳志站台,但輿論的風向並沒有因此反轉。

    中國政法大學的張捷教授下場肉博,挖出柳家上三代辦理育嬰堂的歷史,再次掀起了一個輿論的小高潮。

    柳傳志依然保持沉默,沒有回應任何一個質疑者。

    77歲柳傳志估計做夢也不會想到,滴滴上市和聯想集團上科創板,會把他搞得焦頭爛額、灰頭土臉。

    聯想集團衝擊科創板上市失敗,錢沒有圈到,還給柳傳志帶來無盡的麻煩和無休止的爭論,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盧志強成失信人員,柳傳志焦頭爛額,他們的共同好友史玉柱,也過得頗為不順。

    2021年8月,史玉柱持有的珠海巨人277萬股權、珠海市紳士新新技術1630萬股權、杭州云溪投資6500股權、巨人投資1.1億股權,被北京金融法院凍結。

    這是史玉柱東山再起,還完之前破產欠下的債務之後,第一次出現股權凍結的情況。

    時隔兩個月之後,盧志強控股的民生信託,將史玉柱、趙薇告上了法庭。

    盧志強和史玉柱在泰山會相識多年,在民生銀行是同一條戰線上的兄弟。

    如今盧志強自身難保,民生信託暴雷,只能兄弟反目。

    此案緣於史玉柱5年前下的一盤大棋。

    彼時,巨人網絡從美國退市,併成功登陸A股,估值翻了10倍不止。

    史玉柱早已退休,迷上了資本運作帶來的快感。

    他看中了一家以色列的博彩遊戲公司,先是讓盧志強、趙薇、鬱國祥等資本大佬組成投資基金,利用了民生信託的資金,收購了這家遊戲公司。

    原本史玉柱計劃讓巨人網絡從投資基金手中,收購遊戲公司,從而讓投資基金獲利退出,交由股民來接盤。

    無奈鬱國祥與史玉柱內訌,雙方各懷鬼胎,致使這一計劃胎死腹中。

    民生信託的資金無法如期收回,雙方只能對簿公堂。

    2021年12月23日,庭審結束之後一個月,史玉柱持有的1.1億巨人投資的股權以及6500萬杭州云溪投資的股權,被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凍結。

    由此看來,史玉柱業已敗訴。

    兄弟反目、大量股權被凍結,59歲的史玉柱,2021年過得也頗為艱難。

    萬通地產馮侖接受採訪曾說過:泰山會沒什麼神秘的,就是一群老男人的私人組織。

    顯然,泰山會沒有馮侖說得那麼簡單。

    泰山會的大佬們,個個都是資本的玩家,他們不做實業,通過信託、基金、證券、銀行等等各種途徑,將股權不斷質押,不斷融資收購,幹着讓錢生錢的勾當。

    他們不創造財富,卻能讓財富發生轉移;他們先富,卻沒有帶動後富。

    他們有人脈、有能力,曾經的他們可以呼風喚雨,看起來無所不能。

    但是,環環相扣的資金,只要一環發生斷裂,大佬們的資本帝國就轟然倒塌。

    他們曾經看起來如此強大,如今卻脆弱得不堪一擊。

    這是因為時代變了,而他們卻還來不及變化。

    脱虛向實是國家經濟未來的大方向,泰山會悄然解散,大佬們集體水逆,就是最好的註腳。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