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打工四年倒貼4千萬,內地這位億萬富豪房企總裁辭職了

打工四年倒貼4千萬,內地這位億萬富豪房企總裁辭職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千億房企陽光城的「朱榮斌時代」宣告終結。

1月5日晚間,陽光城集團000671.SZ)發布公告稱,董事局、監事會已收到執行董事長兼總裁朱榮斌的書面辭職報告。

猶記得四年半前,在上海楊樹浦全新的陽光城總部大樓裏,執行董事長兼總裁朱榮斌神采奕奕,他說甫一上任就新擴了17個區域,大舉招兵買馬,要重塑陽光城、再造千億房企。

他僅用了兩年時間就把陽光城帶入2000億規模,創造了陽光城發展最迅猛的時代,但卻在動盪時刻激流勇退。他曾經花一個億與陽光城深度綁定,但在離職前選擇了虧損3000多萬割肉離場。這彷彿是應了那句話:一個人的命運,雖說要靠奮鬥,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1.

/「金字招牌」離職 /

「實際上朱榮斌離職的事情大概一個多月前就已基本確定。」一位接近陽光城的消息人士稱。

1月5日陽光城公告稱,朱榮斌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職務,辭職後不在公司擔任任何職位。朱榮斌在擔任公司執行董事長兼總裁期間勤勉盡責,為公司的經營管理發揮了積極作用,公司董事局、監事會對朱榮斌先生在任職期間所做的貢獻表示衷心的感謝。

朱榮斌是房地產行業知名職業經理人,16歲就考入清華土木工程系,被譽為「地產神童」,就任陽光城前,曾有在中海、富力、碧桂園任職高管的經歷,2017年6月加盟陽光城,至今已有四年半時間。

在此期間,朱榮斌是陽光城的一塊「金字招牌」。剛到陽光城他就曾表示:「選擇陽光城,是我後半生的職業生涯想要追求更多的成就感。」

1972年出生的朱榮斌最初計劃在陽光城幹到退休,他曾經說「陽光城肯定是最後一站」。老闆林騰蛟也曾給朱榮斌提出「天命計劃」,但最終朱榮斌在未滿50周歲時激流勇退。

可以說,朱榮斌此時的退出,並不在他和林騰蛟最初的計劃之中。

朱榮斌的第一個三年任期在2020年4月結束,當時朱榮斌要離職的傳聞已經沸沸揚揚,但是朱榮斌和林騰蛟選擇了繼續牽手,2020年5月,陽光城公布朱榮斌的第二個任期,到2023年5月才截止。

「當時林騰蛟極力挽留了朱榮斌。」消息人士透露。由於4年前朱榮斌、吳建斌從宇宙房企碧桂園轉會陽光城是業內轟動一時的事件,外界有無數雙眼睛關注着「雙斌」將如何帶領陽光城發展,朱榮斌是陽光城的一塊招牌,也是一時間無可取代的掌舵人。

今年10月底,陽光城遭遇流動性危機,股債雙殺,雖然後來多筆債券獲得展期,但至今危險警報仍未解除。在企業的至暗時刻,愛惜羽毛的職業經理人多數會選擇留下跟企業與老闆一起渡過難關,但朱榮斌走得很決絕,不惜在股市割肉離場,這一點也較為反常。

連日來,朱榮斌數次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統減持陽光城股份——12月24日減持454.61萬股,套現約1500萬元;1月5日,他又分兩次共減持391.81萬股,套現約1200萬元。

短短數日,朱榮斌已經拋掉他所有持有的42%的陽光城股份,目前仍持有1175.44萬股。而這剩下的部分,很可能是尚未解鎖的,即目前無法流通套現。

第一財經了解到,朱榮斌就任陽光城執行董事長兼總裁後,被老闆賦予了較大的權力,同時他耗費巨資增持股票,與陽光城深度捆綁。

第一個階段是2017年-2018年間,朱榮斌先後四次增持,花了大約一個億,持有陽光城1443萬股,佔陽光城總股本0.3564%。第二個階段是2020年9月,陽光城推出第三期員工持股計劃,朱榮斌再一次跟公司捆綁,林騰蛟按照6:4的比例提供資金墊付(即控股股東資助朱榮斌的資金額,為朱榮斌參與持股計劃資金總額的40%),在這之後,朱榮斌的持股數額達到2022萬股。

但是,朱榮斌想要套現很難。2020年9月增持的那一筆,最早要到5年後才解鎖第一批。而2017年-2018年他增持的部分,只要朱榮斌仍在任陽光城,每年轉讓的比例不超過其所持公司股份總數的25%;如果離職,半年內不得轉讓其所持公司股份——這就解釋了朱榮斌為何趕在遞交辭職信的這一天前再度大額減持陽光城股份。

朱榮斌12月24日減持陽光城的均價僅為3.3元/股,1月5日則更低,只有3.07元/股。回看他2017年-2018年增持均價是7.02元/股,僅離職前的幾筆減持,朱榮斌已經虧損3000多萬元。

按上市公司公開訊息,朱榮斌在陽光城一年的薪酬為600萬元,以工作四年半計算,報酬為2700萬元,並不足以覆蓋朱榮斌減持陽光城的虧損。更不用說他還有1000多萬股暫時無法解套,尚有浮虧約三四千萬元。

2.

/ 從大權在握到邊緣化 /

去年10月,陽光城進行了一場權力洗牌,其中最重要的變化是,原陽光城集團副總裁兼福建大區總裁徐國宏晉升為執行總裁,拿走了原屬朱榮斌管轄的核心權力。

「這個動作就是朱榮斌與林騰蛟分手前的鋪排。」一位接近陽光城的內部人士透露。

但在這次組織架構變動前,朱榮斌保持了飽滿的工作熱情。「至少在2021年上半年,朱榮斌沒覺得自己會有變動。」消息人士稱,對於一個地產公司來說談得上重要的事務,朱榮斌一直事無鉅細親自過問。2021年9月底,朱榮斌還對內宣佈"決戰三季度,9月是年關"的戰役實現圓滿收官,9月實現逾210億元銷售額,要求員工在即將到來的四季度決不懈怠,「一個都不能躺倒」。

由於林騰蛟的放權,朱榮斌在陽光城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大權在握的。在一次採訪中朱榮斌對記者透露,公司戰略、投資、營銷、設計、資本市場、引戰等事務他都管。

而且朱榮斌的管理非常精細化,比如投資,他稱為「一把手工程」,每個項目評審他都要看。在基礎管理上,他會要求高管出差不能在上班時間坐飛機,而且他能看到每個中層以上幹部的行程。

從數據上看,朱榮斌的管理和改造是很有效的,在他加入陽光城前,陽光城是規模數百億的中型房企,淨負債率高達258%。在朱榮斌看來,陽光城底子薄,在降負債的同時還要做大規模,猶如「在鋼絲繩上跳舞」。但他履任後的第一個財年,陽光城規模就破千億,2019年、2020年連續破兩千億,淨負債率降到了95%。

故事的後來就沒那麼順利了。2019年「巨無霸」中民投自身深陷流動性危機,拿回曾認購陽光城股份的錢,徹底撤出,這件事對陽光城也造成不少負面影響,此後長達一年陽光城都在給自己找戰投。

朱榮斌曾透露,中民投的問題對陽光城在資本市場上是個隱患,因而再找戰投就不能走老路,要找一個「神隊友」。

2020年,擁有資產總管理規模2.7萬億的「大金主」險資泰康系,被引入陽光城,以33.8億元受讓上海嘉聞所持陽光城股份,成為陽光城二股東。朱榮斌曾稱,泰康的入股,是陽光城2020年最濃墨重彩的一筆,泰康便是陽光城一直要找的那個"神隊友"。泰康要求陽光城的職業經理人團隊保持穩定,朱榮斌本人也因為陽光城與泰康的對賭協議,至少未來5年不離開。

結果「神隊友」牽手一年,雙方兩敗俱傷。泰康系撤出董事,割肉斬倉;而陽光城則因為泰康對2021三季報的反對票而股價大跳水,甚至因部分股權質押已經達到平倉線遭被動平倉,開啟了「至暗時刻」。

「朱榮斌的離開,與泰康和陽光城時至今日的局面有一定關係。」上述消息人士透露。

從另一個角度看,2021年陽光城的銷售額未達成2000億,不僅是規模倒退,由於時移世易,陽光城已不在尋求大擴張的階段。「林騰蛟找來的每一任職業經理人都有鮮明特色,符合企業的發展階段,他喜歡人盡其用。」一位業內高管評價。因而朱榮斌離開陽光城,也與目前的大環境不無關係。

頗具影響力的朱榮斌離開加上吳建斌逐漸淡出,沒有了「雙斌」光環加持,陽光城將繼續承受前所未有的危機與壓力。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