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中國官媒喊話 人民幣正面臨4大貶值壓力

中國官媒喊話 人民幣正面臨4大貶值壓力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這一次,是官媒開始提示人民幣風險了。

1月6日,金融時報旗下的中國金融新聞網,發布了一篇文章。

標題就很直白:企業要應對好「四差變化」帶來的人民幣貶值風險。

關鍵詞在後半句:人民幣貶值風險。

匯率作為一個觀察經濟趨勢、國際局勢變化的窗口,值得企業和個人投資者關注。

人民幣匯率變化背後,牽動的是中美兩國的競爭格局。

以往官方關於匯率變化的文章,都比較專業,但這篇文章對匯率變化提供了一個清晰的解釋框架。建議關注人民幣、關注投資的朋友們,可以找來讀一下。

拆解下來就是在利率、經濟增速、資本流動三個層面,人民幣面臨着貶值風險。關於匯率的文章,我們之前寫過,藉着這次,給大家提供一套匯率分析方法。

理解匯率,理解國際資金流動,需要始終牢記一個規律——資本是逐利的。

《金融時報》指出了人民幣當前面臨的4大風險,背後其實都是圍繞中美兩國的經濟環境、貨幣政策走向而來的。

1、風險一:是中美利差縮小。

利差縮小後的變化,是導致外資從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流出,推動人民幣貶值。

市場預期2022年美聯儲將加息3次,美聯儲3月份加息25個基點的概率接近60%,如果3月份美聯儲加息,那全年加息次數可能會變成4次,會進一步推高美債收益率,尤其是中國還有寬鬆預期。

我們可以用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代表市場無風險利率。當前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始上漲,而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始下跌,二者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小,那麼當時看上中國市場高利率的部分資金,就會迴流美國。

(資料來源:投研幫)

2、風險二:是中美經濟增速差縮小。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21年10月預測,美國2022年經濟增速為5.2%,這個預測相比去年7月份,上調了0.3%,在去年4月份的基礎上,上調了1.7%。

而IMF對歐元區和日本的2022年經濟增速預期,分別為4.3%和2.2%。

從這個角度來看,在全球比慘的大時代背景下,2022年美國經濟看起來更亮眼。

貨幣走強還是走弱的核心,還是要看這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實力。

3、風險三:是對外貿易差縮小。

本質上,是中國在2020年和2021年在出口上佔盡了優勢,但是2022年就沒那麼容易了。

目前奧密克戎的變異毒株感染者中,輕症居多,相比2020年疫情剛爆發時,祝願率大部分為輕症,住院率和致死率均不高,全球疫情在2022年可能逐步好轉。

過去兩年,疫情帶來的全球供應鏈中斷,中國作為動態防疫最成功的國家,強勢卡位這輪貿易搶奪戰,出口數據非常亮眼。

不過,隨着2022年全球疫情逐漸好轉,或者疫情防控恢復常態化後,亞洲等全球主要製造業基地,以及南美和中東等主要的原材料生產,都將繼續恢復,中國出口訂單可能被分流,出口增速回到常態。

在之前的文章裏,我們曾經分析過,當前拉動經濟的三大需求:投資、消費、出口中,還在保持較高速增長的是出口。

如果2022年人民幣適當貶值,其實對於穩住出口、支撐經濟來說,還是好事。從這個角度看,2022年人民幣匯率波動的空間會更大。

4、風險四:是風險預期差逆轉。

一旦全球金融市場因為美聯儲加息,或估值回調出現波動,投資者風險偏好降低,可能會增加外部不確定性,導致外資從新興市場撤離。

當然,分析到這裏,咱們大概了解了未來人民幣的走勢,會受哪些因素影響。

不少朋友關注人民幣,還想知道對我們的投資、生活會有什麼影響。

前幾天在會員群,有朋友看到關於人民幣匯率的新聞,提出了這幾個問題:

1)對基金/股市有什麼影響

2)人民幣貶值要怎麼應對?

3)要不要買納斯達克ETF對沖?

短期的匯率變化,其實對股市的影響微乎其微,更多的是要看看導致匯率變化背後的原因,對股市有沒有影響。

比如,是否影響到了外資大規模從中國股市撤出?目前還沒出現這種情況。最近三個月裏,北向資金大部分都是淨流入狀態。

即便是12月份股市一直不爭氣,也不妨礙外資繼續買A股資產。

當然,如果貶值速度加快,並且持續時間較長,那其實側面反映的是經濟環境發生了變化。

那如果真的發生人民幣貶值,要怎麼應對?例如2018年到2019年,毛衣衝突期間,人民幣匯率曾經破7。

站在更宏大的資產配置角度,如果閒置資金量較多,那配置一部分其他市場的資產,確實可以對沖匯率下跌的風險。

例如,2021年雖然全球經濟增速不佳,但還有一些海外市場的股市漲幅,比中證500亮眼不少。例如越南股指、標普500、納指、歐洲市場等等。

目前人民幣貶值,最直接的影響,是房企。

因為當前陷入債務危機的房企,賬上都還有不少美元債要換,人民幣貶值,美元升值,那房企還債壓力變大。

在21年10月下旬,監管層就已經在提前應對美元升值帶來的金融風險。當時,發改委約談了一些美元債負擔較重的房企,來做摸底,以免風險擴大。

而在1月10日,我們也看到市場開始流傳一則重磅消息:央行要求9家國央企通過收併購項目資產的方式,為有中高風險的11家企業提供流動性支持。

這個動作其實就給出了答案:

對於這一輪房企危機,最後會怎麼收場?以併購的方式解決。

2022年,這一場「穩增長」的資產保衛戰,每一步,都會很小心。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