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北大教授姚洋:未來30年是中國千年以來最好的30年

北大教授姚洋:未來30年是中國千年以來最好的30年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興來參加今年的網易經濟學家年會。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題目叫《新時代與新周期》,聽起來好像有點硬把它們放在一起。為什麼要把新時代和新周期放在一起呢?我認為這兩件事情是通過某種形式,的的確確聯繫在一起。

我們看到,在過去的一兩年間,大家對於市場和行業的一些整頓,都有些疑惑,再加上我國今年下半年經濟增長速度下行,大家對未來就產生了一些疑問。所以通過這個鏈條,新時代和新周期就聯繫在一起了。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怎麼去認識這個新時代?只有當我們認識清楚了這個新時代,我們才能夠對於我們過去幾年,乃至十八大以來,中央所做的一些措施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01

怎麼認識這個新時代?

我覺得我們看一下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回顧一下這40年的歷史還是重要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歷史決議裏面說,改革開放是中國共產黨的一次偉大覺醒,這個評價是非常非常高的,正因為我們有了這樣一個偉大的覺醒,中國經濟才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我們才有了過去40年超長的經濟增長,這些都是我們應該肯定的成績。

但是,有了成績不等於沒有問題。記得十多年前,我在當時就有一個判斷:中國正要變成一個正常的發展中國家,什麼叫一個「正常的發展中國家」?

一個正常的發展中國家就是像菲律賓那樣的國家,菲律賓在60年代,你知道他的人均收入是中國的多少倍嗎?5倍,今天,中國的人均收入是菲律賓的3倍,也就是說五十多年,中國和菲律賓的財富反轉了15倍,這是人類歷史上極其罕見的。

菲律賓失敗的原因在哪裏?是因為菲律賓的領導人不知道怎麼搞經濟嗎?那不太可能,我是個經濟學家,我相信無論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裏,他學的經濟學和在中國學的,和在美國學的基本上是一樣的,經濟學的知識是很普及的。

但為什麼有些國家經濟搞得好,有些國家經濟搞得不好呢?政治影響。菲律賓的政治不僅腐敗,而且沒進入現代化。

我國經濟學界還有一些人說,中國之所以有高速經濟發展是因為中國允許腐敗,因為有了腐敗,你好辦事,這種說法是沒有任何根據的。

劉志軍是個很重要的腐敗分子,他的背後只有一個商人丁書苗,丁書苗掌握着當時貨車的車皮,丁書苗明確過我手的貨物我徵3%-5%的稅,少說賺了十幾億,這是當時(法院)判他時候說出來的。

丁書苗的腐敗對他是有好處的,但對別人是什麼?是重稅。腐敗不可能對經濟增長有好處,官商勾結不可能對經濟增長有好處。

還有收入分配,周老師說過一句話,我們新世紀頭十年水大魚大好賺錢,但是財富集中到了有產者的手裏,老百姓收入佔比是在下降的。我國基尼係數到了2008年的時候,按照北大數據已經到了0.52,官方數據大概是0.49。

統計局的數據是掐頭去尾,沒有把最低收入人統計上,沒有把最高收入的人統計上。北大做得好一些,這難道不是問題嗎?

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我們要搞共同富裕,我們現在一說小平同志,說讓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忘了小平同志後面還有一句話:「我們還是要搞共同富裕」。這些都是問題,新時代要做什麼呢?

我們已經看到了,新時代第一件事反腐,要反腐啊,第二件事和反腐連接起來的,要打破官商同盟,第三件事,要整頓市場,我們現在揭露出來的問題,市場的一些畸形發展,對於國家真正的市場經濟是非常不利的。

就像我們現在揭出來的一些問題,在中國高額負債,把錢全轉移到海外去了,他不是在掏空這個企業,他是在掏空整個中國,我們能夠容忍嗎?不能容忍,我們要消除絕對貧困,我們要搞共同富裕。

今天因為時間有限,我只是點到為止,如果你站在這樣的高度你就能理解新時代發生的這些事,是個糾偏的過程。大家不要誤解我,好像我一提糾偏就是姚洋反對改革開放,我們這代人是改革開放最大受益者,絕對不可能反對改革開放,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有好的一面,一定有不好的一面,沒有一件事情都是好的,沒有負面的東西,不可能。

那我們新時代就要保持我們改革開放的這種態勢,與此同時,要糾偏,我們從這個角度理解好多事情,你的理解就迎刃而解,再不會打問號。

02

我們再來看未來

我非常贊同魏部長前面講的,在我們中國目前這種狀態下,好像企業家對未來失去了信心,國際資本在給中國投下YES票,剛才魏部長說,今年的外資直接投資1800多億,估計不止這個數。

上半年按照OECT統計,中國已經吸收1770億的美元的資金,直接投資佔到世界五分之一,中國重新變成世界最大的外資吸引國。也就是海外資金已經在說中國還是最有希望的一個國家,我覺得他們的判斷是對的,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判斷?

我敢做一個判斷,未來30年是中國千年以來最好的30年,上一次還得回溯到北宋,宋仁宗時期那40年,我相信這個技術決定一切。

因為我看到,中國又重新回到世界技術的前沿上面,在一般的技術領域、中等技術領域,你去看一看,我們在計劃經濟時候搞的那些在當時自認為有潛力的行業,今天重新又活過來了。我們在中等技術這個層面對於發達國家的替代已經是非常非常深入了。

我舉一個例子:山東,大家老覺得山東在衰落,好比我們老說美國在衰落。美國沒衰落,只是相對的。中國跑得快,美國跑得沒有中國快而已。

山東和沿海地區比也是這樣,沿海地區跑得快、都是高精尖網路,山東搞中間技術,但是你去山東看看,仔細去那些企業轉轉,你就會發現,很多山東企業都是「隱形冠軍」,比方說我們的校友趙燕做玻尿酸,產量世界第一,技術世界第一,所有的玻尿酸的標準全是趙燕他們公司給的。

我們一定要拿標準,有了標準就有了一切,現在我們實現了。我們還有一個校友企業,做輪胎都是用橡膠做,他們是納米材料做,壽命延長30%、節能10%,而且還減排。

PM2.5很大一部分是輪胎磨損造成的,10%的能源節約,還有30%的壽命的延長,對於減排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中間技術領域中國已經是可以在世界上形成一種,不說碾壓之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極。

在高技術領域,中國也重新回到了世界前列。我舉三個例子,第一個就是AI自動化,中國人現在用AI習以為常,不覺得是個事。比如我們在網上訂貨,我看老太太拿手機一點,點完之後過了一小時看這個貨到了哪了,我們可以精確到每一分鐘、每一秒。

但是在美國,現在還停留在打電話階段,中國AI的發展之所以這麼快,主要原因就是我們的應用場景太大了,速度之快好像一夜之間突然普及了AI,我不知道大家在北京注意到沒有,現在在街上停車井井有條,為什麼?AI在幫忙,以前都有收費員現在收費員看不到了,偶爾看一個人騎個摩托車,車後面有360度攝像頭在不停的攝,背後AI計算誰停對誰沒停對,馬上要罰單。

儘管我們在所謂的最核心算法層仍然落後於美國,但我相信,5年,最多10年,我們絕對超越硅谷,因為中國的應用場景大。技術進步要靠應用,沒有應用技術進步速度就會降下來,所以深圳絕對有望最後替代硅谷,成為世界的創新中心。

再看新能源,我們在太陽能領域、風能領域,對世界是碾壓式的優勢,因為75%太陽能的元器件在中國生產,中國掌握最核心技術,以前我們不掌握,現在我們掌握了。

我們出口還要受到一定限制,內部元器件,我是個經濟學家,當年政府大規模補貼太陽能的時候,我們都有疑問,但是15年之後,我們突然發現太陽能成了中國的一個支柱產業,也為世界帶來了福音,全世界減排降碳。

當然,你可以把煤換成天然氣,但天然氣是有限的,天然氣還有排放,你最終能源還是太陽能,中國把太陽能的成本大大降低,現在太陽能的成本和火電一樣,5年之後可能還要降三分之一,這是為世界做的一個巨大的貢獻。

任何技術進步都會產生泡沫,沒有泡沫就不可能形成技術進步,在今天你們沒有資本市場的泡沫,也不可能有技術進步,所以我們得容忍技術泡沫存在,水至清則無魚。

下一個就是電動車,我國大概從2011年開始補貼,這個做的比太陽能要成功得多,太陽能補貼多少?我一位同事算了一下,15年補貼2萬億,但是電動車補貼下了一個數量級是2000多億,這個補貼相對比較小,我們成功了沒有?

成功了,去年我們的電動車銷量佔到世界40%,今年我們的電動車銷量大概會達到250萬輛,佔世界的60%,是美國的6倍,我們的電動車不光低端電動車賣得很多、很好,我們高端電動車也賣得很好,這是個奇蹟。

蔚小理價格非常高,比特斯拉還貴,而且形成蔚小理的鐵粉,支持蔚小理要買一個情懷,蔚小理的銷量每個月現在開始過萬。他們也許沒有實現完全盈利,但是他們至少可以生存下去,這是個巨大變化,因為中國人過去很少買中國人自己生產的豪華轎車,但是現在蔚小理是豪華轎車,中國人開始買了。

這個當然有產業政策原因,另一方面也有開放的原因,蔚小理的銷量大增就是去年開始,去年特斯拉開始在中國生產,特斯拉銷量非常高,每個月超過4萬輛,特斯拉引進之後的確造成了鯰魚效應,增加了競爭,促進了國內電動車的發展,我想大膽地預測一下,10年以內,中國的電動車要重複日本汽車在上世紀80年代走過的路,也就是說大規模地出口海外市場,這個會對於中國整個經濟的發展起到巨大的作用。

我剛剛說的這三個產業都是前後相聯繫,產業鏈條非常長的,它會支撐中國經濟的長期增長,而且除了技術進步之外,我們還要看到中國的城市化還是有潛力的。

未來的15年,我國大概還有2億人要進城,那就要蓋房子,人口還要集中,「十四五」規劃裏面頭一次承認人口和經濟活動向中心城市區域集中,是符合規律的,而且第一次使用城市化這個詞,而不是城鎮化。

也就是說我們已經承認了人口和經濟活動要集中,過去10年,也就是這麼發生的,我預計未來中國就會形成七大城市圈,珠三角、長三角、武漢、長沙、四川盆地、西安咸陽、鄭州、京津冀地區,這七大城市區域完全可能集中中國人口的60%-70%。

經濟增長無外乎這兩個因素,一個是技術進步,第二個資本積累,有很多人說我們中國資本積累已經到頭了,不會再積累下去了,我不這麼認為,只要有城市化過程,資本積累就不會停下來。

我自己對於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是抱有信心的,我的預判到2028年-2030年之間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到2049年,我們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的時候,中國人均收入至少達到美國的45%,經濟總量超過美國的2倍,我覺得這個目標是可以實現的,我自己計算過,只要是我們的增長速度超過美國增長速度1.5個百分點,我們就可以實現這個目標,所以我剛才說了未來30年是中國的又一個,中華文明又一個高光時代。

03

我們再說近期

剛才邱曉華局長已經談了一些,我比他樂觀一些,我為什麼比他樂觀?我是這麼看的,中國經濟本身沒有問題,可以說幾乎是沒有任何問題,你跟老外談中國經濟的問題,老外說你中國經濟都有問題,那我們怎麼活。

中國經濟本身沒有問題,那為什麼下半年經濟增長減速了呢?這是政策造成的,第一個,就是疫情反覆防疫政策,冬奧會我們要想開成一個沒有感染的冬奧會,吳尊友老師要談防疫的問題時,可以詳細談這個。

我認為冬奧會是我們今年下半年防疫加強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防疫加強就會影響消費,所以我們看到今年下半年我國消費不振,這是搞冬奧會一個必要付出的代價,而且正因為它是個短期的措施,所以不會影響到長期的,比如說明年的經濟增長。

第二方面是房地產政策,從去年開始經濟復甦,房地產的貢獻非常大,我粗略計算一下,房地產恐怕貢獻了我們復甦的三分之一,出口三分之一,房地產三分之一,其他三分之一,當然了,這樣也造成了房地產的過熱,所以從年中開始我們開始調控房地產,這一調控又調控得過猛,房地產整個熱點應該是冷下來了。

第三方面,就是我們電力緊張,這個當然和減排有關係,去產能也有關係,所以國家對於很多煤礦的生產有所限制,但是全社會用電量激增,上半年用電量哪怕和2019年上半年相比也增長15%,這麼大幅度用電量增長,煤炭需求會上去,我們知道煤炭供給沒有上去,所以造成用電緊張。

中央已經對這些問題有所認識,所以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來的那些措施,都是有針對性的,第一個關鍵詞就是穩增長,有了穩增長這個詞之後,明年經濟政策就會相對寬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都會相對寬鬆,特別是在財政政策領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有些項目地方政府的項目要先上,要超前上,不要再等了。

所以我預計,明年政府投資會上調;在經濟工作會議文件裏面也提出來,對合理的商品房的需求不能再打壓,要支持房地產業的健康、有序發展,和過去是完全不一樣的,而是要支持商品房有序和健康的發展,所以我的判斷是明年的房地產政策會有所鬆動。

正因為我們今年下半年經濟增長減速是由於政策造成的,明年的政策再調整過來,所以明年經濟增長速度不會低,我的判斷比邱局長的判斷還要略高一點,中國經濟潛在增長速度就是在5.5%-6%之間,而且政策又相對寬鬆,所以回到中國潛在增長率上面應該沒有大的問題。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