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騰訊一年出手300多次,是一家普通公司嗎?

騰訊一年出手300多次,是一家普通公司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2022年的第4天,騰訊宣佈減持新加坡上市公司Sea的股份,後者素來被稱作「東南亞小騰訊」,旗下囊括東南亞最大的遊戲平台Garena和最大的電商平台Shopee。

這是騰訊半個月內第二次減持上市公司股份。

2021年12月23日,騰訊宣佈將所持有的約4.6億股京東股份作為中期股息派發給騰訊股東,這一舉措意味着騰訊對京東持股比例將由17%降至2.3%,並將退出大股東行列。

半個月內連續減持兩大國內外電商巨頭,罕見的投資動作也引來行業內諸多猜測。——反壟斷大局下的自我調整、對電商行業下行趨勢的提前佈局、擴充現金流用以調整投資方向……

在眾多猜測中,唯一一個公認事實是,騰訊在對其持股的C端業務「瘦身」。這些C端業務,曾經在過去十年裏極大地拓展了騰訊在海內外的商業版圖,果實成熟之際,甚至一度支撐起騰訊整體收益的半壁江山。

但「瘦身」的另一面,是騰訊投資在2021年的301次出手。無論跟過去的自己比,還是跟同期的阿里比,這一數字都堪稱瘋狂。

站在新一年伊始,回顧2021年的這301筆投資,我們試圖從中找到騰訊瘋狂出手中的蛛絲馬跡。

騰訊衝鋒,阿里固守

對於騰訊投資在2021年如此高頻的出手,一位投資界業內人士曾私下向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表示不解。「就好像要把這些錢都花出去,不花完不成任務一樣。」

2021年全年,騰訊累計投資301筆,平均每1.2天出手一次。相較於2020年,出手次數增長了65.4%。

數據來源天眼查;製圖刺蝟公社

投資數量大幅上漲並非行業常態。以阿里為例,2021年全年,阿里資本主體僅完成49筆投資,不到騰訊的六分之一。即便算上阿里影業、阿里雲等,阿里系投資機構21年累加的投資也僅有88筆,將將超過騰訊一個季度的出手次數。

數據來源天眼查、IT桔子;製圖刺蝟公社

許多被投公司涉足不同行業,且各領域之間難免會有交叉,很難用一兩個詞定義一家企業。例如一家做智能服務系統的公司,身上可能同時擁有AI、企業服務、大數據等多個標籤,還會根據主要服務的垂直領域不同而打上醫療、餐飲等行業標籤。

因此,為更具體了解騰訊2021年投資對象的業務分佈,我們將全部301家公司的業務簡介整合為一份三萬多字的文檔,並通過智能切詞工具提取出描述中出現頻次最高的詞彙。

數據來源天眼查;製圖刺蝟公社

遊戲是毫無疑問的「C」位。粗略統計,騰訊在2021年共有76筆與遊戲業務有關的投資,僅在這一個行業的投資數量就超出阿里72筆。阿里2021年共投出4筆遊戲相關投資,其中兩筆投給了同一家以休閒遊戲起家的公司青瓷遊戲。——騰訊同樣參投了這家公司在2021年的連續兩輪融資。

從關鍵詞分佈來看,除了遊戲、企業服務等大頭,騰訊參與投資的行業包羅萬象。醫療、影視、數據、零售、二次元、人工智能均有涉及且比例不低。

而阿里21年所投企業大多與自己的現有產業有一定關聯,例如電商、物流、出行、供應鏈等。這或許和阿里戰投最近幾年的思路轉變有關。2019年6月,武衛接替蔡崇信出任阿里戰投總負責人,《晚點LatePost》曾在報道中介紹,武衛要求阿里接下來的投資更接近業務,更關注項目和阿里自身的戰略協同。

這一思路轉變在接下來兩年的投資動作中得到佐證。騰訊和阿里,也逐漸在投資領域走上不同的道路。

2021年,阿里參與5筆B輪之前的投資,騰訊參與42筆。懸殊的投資數量基數放大了雙發差異,但即便按比例看,騰訊B輪之前的早期投資佔比約為14.0%,同樣比阿里高出5個百分點。

數據來源天眼查;製圖刺蝟公社

遊戲,遊戲,還是遊戲

以數量論,騰訊投資2021年的絕對C位是遊戲行業。遊戲相關項目總計拿到騰訊76筆投資,佔騰訊全年投資總數的25.2%。這個數字比2020年高出9.3個百分點。

遊戲業務向來是騰訊現金流的重要來源。1月11日,Sensor Tower商店情報數據剛剛公布,騰訊《PUBG Mobile》(合併《和平精英》收入)和《王者榮耀》2021年全球收入均超過28億美元,拿下全球手遊暢銷榜第1和第2名,分別按年上漲9%和14.7%。

騰訊內部有多個遊戲工作室。天美工作室旗下有長盛不衰的《王者榮耀》,光子工作室則在2019年上線《和平精英》,論遊戲策劃和技術實現能力,騰訊內部的工作室絕對算得上國內遊戲行業第一梯隊。

但自研和投資並不衝突。一方面,騰訊內部遊戲工作室仍在不斷孵化新項目;另一邊,騰訊戰投部門也在向外挖掘新的寶箱。爆款遊戲誕生的偶然性因素、遊戲版號收緊下更小的試錯空間、外界快速的技術革新和創意迭代,讓騰訊選擇更頻繁地對外出手。

76筆針對遊戲行業的投資中,有12筆投向海外公司,被投項目分佈在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等地。這些海外項目,除遊戲服務和發行公司外,無一例外都擅長端遊或主機遊戲的開發。

數據來源天眼查;製圖刺蝟公社

騰訊自身更擅長孵化手遊,海外投資和收購,或許是自身端遊製作乏力的情況下,一種更簡單的解決方式。

其中金額最大的一筆是對英國遊戲開發商Sumo Group的收購。2021年7月,騰訊出資12.7億美元收購Sumo Group,旗下游戲包括《殺手2》、《除暴警察3》、《極速競速地平線》等知名大作。

國內的遊戲投資則集中在幾個城市,上海、成都、北京、廣深等是出現頻率最高的城市。

數據來源天眼查;製圖刺蝟公社

遊戲策劃喬尼稱,不同城市的遊戲工作室也有不同主流風格。「廣州有很多快速變現項目,它不走長線,就追求3到6個月快速回收(成本);上海長線產品比較多,二次元相關的遊戲比較多;成都整體成本便宜,所以會有團隊做一些小的獨立遊戲;北京就中規中矩。」

四座城市培育的遊戲風格不同,從投資地域分佈看,騰訊不會捨棄任何一種可能獲得熱門項目的方式。

和其他投資領域不同,騰訊在遊戲投資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專業投資機構,而是另一家網路大廠網易。

一來是因為業務熟悉,騰訊和網易自身的遊戲基因讓他們更有把握出手;二來則是因為人員熟悉,遊戲圈子不大,兜兜轉轉的從業者裏,很多都和幾家遊戲大廠有所關聯。

國家新聞出版署最新一批國產網絡遊戲版號核准名單的公布時間仍定格在2021年7月22日,這意味着最近半年,沒有任何一家遊戲公司拿到版號。

版號收緊似乎沒有影響騰訊在遊戲行業的整體投資擴張。喬尼稱,遊戲公司們遞交的審批都在審核過程中,他們公司目前開發的遊戲也尚未拿到版號,但業內認為版號停發不是一種常態,未來遊戲版號會有更規範的審核標準。「而且國內也不是市場的全部,(如果暫時沒拿到版號)也可以先走海外發行。」

圖片B端投資的爬坡之旅

回溯到十年前,各行各業都在高舉「網路+」的大旗,手握移動網路時代的門票湧入新場域,瓜分用户的時間。

近幾年,當用户群體和空閒時間被瓜分殆盡之時,越來越多的資金開始湧向B端市場,尋找新的收益空間。

對大部分C端產品而言,誰能更多地搶佔用户時間,誰就更有可能在這場賽跑中撞線。而到了B端市場,產品的核心價值往往是給時間做減法。提供解決方案意味着提效,誰能更多地為客户節約時間,誰就更有可能在這場爬坡之旅中衝到頂峰。

在這場爬坡之旅剛到半山腰時,騰訊選擇把雞蛋放在許多不同的籃子裏。

騰訊2021年的301筆投資中,企業服務相關項目佔比高達23.3%,僅次於遊戲行業。而短短6年之前的2015年,騰訊全年投資的企業服務項目不過5個,第二年才首次突破10位數。

企業服務子領域眾多,不少分支已經跑出成功上市的公司。2019年,騰訊開始參與醫療大數據服務平台「醫渡雲」的B+輪融資,並在此後幾輪連續跟投,直至2021年「醫渡雲」在港股完成IPO。

騰訊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有相當一部分圍繞微信生態展開。

2021年,騰訊有7筆投資投向6個根植在微信生態圈內的企業服務項目。包括為線下消費品牌提供收款、微信營銷、點單等一體化服務的FLIPOS;企業微信官方服務商微伴助手;基於微信和企業微信為中小企業提供營銷管理工具的衛瓴科技;基於微信的智慧校園服務提供商光海微校通;基於企業微信的營銷型SCRM解決方案提供商微盛·企微管家和基於企業微信的私域流量運營方案提供商企域數科。

基於微信生態的投資,大部分圍繞中小企業和中小商户展開。這幾個項目大多處於早期投資階段,部分項目提供的產品服務也有一定重合度,但對騰訊而言,把雞蛋多放在幾個籃子裏不是什麼難事。

在剛剛過去的微信公開課中,微信小程序團隊曾宣佈,2021年活躍小程序增長中9成來自中小商家。基於微信生態的營銷、管理、銷售服務,應該會是騰訊在下一階段繼續關注的焦點之一。

新一年的新問題是,騰訊在資本市場是否還會繼續活躍?連續減持京東和Sea之後,下一個目標會是誰?未來,騰訊和阿里的投資風格將擴大差異還是殊途同歸?

這些待解之問,就交給2022年吧。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