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洗浴中心老闆是如何成為中國頂級富豪的?

    洗浴中心老闆是如何成為中國頂級富豪的?

    2021年12月10日,尼加拉瓜宣佈與台灣「斷交」,與大陸復交。

    與此同時,一家名為北京天驕的中國公司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交了一份《仲裁申請書》,要求烏克蘭馬達西奇公司補償45億美元的損失。

    北京天驕與馬達西奇公司的投資糾紛已有5年多時間,至今仍未解決。

    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卻讓人不約而同想起了一家中國企業,曾被鼓吹為「大國崛起側面」的信威集團。

    正是這家集團,幾年前弄出了轟動一時的尼加拉瓜大運河鬧劇,以及烏克蘭馬達西奇飛機發動機公司收購案。

    眾所周知,國際貨運航線想從太平洋穿到大西洋,須經過著名的巴拿馬運河。

    該運河最初由美國建造完成,1914年開始通航,現由巴拿馬共和國擁有和管理,平均每艘船通航費15萬美元起,堪稱世界上最昂貴的「黃金水道」之一。

    可就在2013年6月14日,信威集團通過在香港註冊的HKND(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與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簽署協議,對外宣佈將啟動高達500億美元投資額的尼加拉瓜運河開發項目。

    要知道,500億美元可是當時尼加拉瓜全國年預算的十幾倍。

    按照公布的規劃,尼加拉瓜運河全長約276公里,是巴拿馬運河長度的三倍,計劃每年可通航近9000艘貨船,5年內建成。

    據說運河開通後,不僅大大縮減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航道時間,還將為該國至少創造20萬個就業崗位,鉅額的通行費也將使尼加拉瓜GDP蹭蹭翻幾十倍。

    因此,突然來到的「中國財神爺」讓所有尼加拉瓜人喜不自禁,也讓聽到此消息的中國人倍感自豪。

    而信威集團另一宗對烏克蘭馬克西奇公司的收購案,更讓國人感到振奮。

    熟悉軍事的朋友都清楚,飛機發動機一直是我國軍事航空領域的「軟肋」。發動機的好壞直接影響到飛機的各項性能,也是航空工業體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環。

    這筆交易倒是看着靠譜,因為當時一個缺錢等米下鍋,一個有資源又不差錢。

    正所謂「郎有情,妹有意」,雙方很快一拍即合。

    2015年9月,信威集團旗下的北京天驕公司發布公告稱,將攜手有「前蘇聯航空發動機沙皇」之稱的烏克蘭馬達西奇公司,在國內合作建設航空發動機生產基地。

    也是通過這兩宗震驚世界的項目,才讓背後的神秘人王靖浮出了水面。

    而這位來歷不明的「王老闆」一系列的神操作,讓信威集團的投資故事始終撲朔迷離。

    2

    王靖的身份實在太過於傳奇和神秘。

    2009年,37歲的王靖以9500萬人民幣,獲得北京信威41%的股權,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時,國內外投資圈都徹底懵了:怎麼從沒聽過這個人?

    當時英國的《金融時報》對其評價為:橫空出世。

    而王靖在網絡上僅有的資料,幾乎都來自他自己對外的介紹。

    按照他和記者說的,自己毫無背景,就是一名「普通人」:「父親是普通工人,纏綿病榻11年,2010年去世,母親已經退休,此外還有一個女兒。」

    對於加入北京信威前的經歷,他輕描淡寫總結為「在香港學習金融投資,在柬埔寨開礦」。

    先不說他說的情況真假如何,單從有限的資料來看,王靖確實是個北京草根。

    1972年12月,王靖出生於北京,後於江西中醫藥大學肄業。

    至於大學之後的經歷,有人曾挖出王靖20多歲時還當過「校長」,這是咋回事呢?

    按照某媒體記者的調查,「校長」頭銜確實如假包換,他曾開辦了一家名為「北京昌平養生學校」的機構。

    可實際上,等記者採訪了信威集團前員工,這才曉得昌平養生學校,其實就是個洗浴中心。

    將洗浴中心包裝為「學校」,也算是這位大學肄業生的一種「情懷」吧。

    那時王靖也不算有錢,按照老街坊的回憶,他「自己沒車,出門經常坐小區門口的黑車」。

    再從王靖本人的介紹來看,他發跡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兩個地方:香港和東南亞。

    按照王靖名下的公司查找,除了曾提到的鼎富投資和寶豐黃金外,還有一家名為新華國安的公司。可經過記者的實地走訪,均是空無一人的「皮包公司」。

    至於他所說的去柬埔寨開礦,據業內人士透露,柬埔寨礦產品由於缺乏精加工能力,根本出口不了,很難賺到什麼錢。

    不過,王靖還是信誓旦旦地說:「我在東南亞兩個國家做礦業投資,目前擁有金礦、鉀鹽礦、寶石礦,其中金礦估值就在50億美元。」

    只是這些50億美元的礦產究竟位置在哪裏,怎麼經營的,至今無從考證。

    在信威集團《2012年中小企業私募債券募集說明書》中,還曾有一段對王靖的表述:「先後就職於廈門遠東國際貿易公司、中國遠東國際貿易總公司、深圳中遠東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有意思的是,這段介紹隨後就從網上消失,再無蹤跡,取而代之的是他在香港幾家公司的經歷,以及柬埔寨王國亞洲農業發展集團董事長的介紹。

    可不管怎麼說,來歷不明的王靖確實拿出1個多億收購了北京信威的大量股份,成為企業大股東。

    至於被王靖接手的北京信威,可不是什麼小公司。

    1995年成立的信威曾是央企ST大唐旗下的通訊企業,曾是我國首家可與歐美技術媲美、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移動通信企業。

    這也是為何有那麼多人,在信威停牌之後依舊對企業抱有希望的原因。

    2003年,北京信威上市。可這家公司實在不善經營,上市後就因資不抵債被一家名為博納德的投資機構接盤。

    博納德的背景更為神秘,基本就是為了王靖「做嫁衣」而出現。使命完成後,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2010年,博納德投資開始密集增持信威,在王靖加入後,所持股份迅速達到90.4%,信威也通過改制變成一家民營企業。

    當時,面對輿論對王靖的質疑,博納德投資趕緊對外解釋,自己有8800萬股是幫王靖代持。

    可這樣的解釋越描越黑,一家投資公司為何會幫 「毫無背景」的普通人代持這麼多的股份?又為何一個洗浴中心老闆搖身一變成為了國企的大股東?

    反正,如此「黑色幽默」的故事就這樣發生了,而王靖隨後展現的能力,更令人覺得匪夷所思。

    3

    2011年7月,博納德先是從原股東大唐電信手裏以1.78元/股的價格購入2146.49萬股股份,僅僅一個月,就宣佈與王靖等原隱名股東解除了代持關係。

    這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後,39歲的王靖自此走到台前,正式成為北京信威的實際控制人。

    這相當於有人花大錢買了個店,沒等賺錢就拱手讓給了別人。

    更神奇的是,王靖登場後,一直低迷的北京信威股價快速飆升。

    明面上的北京信威股價,短短兩年時間從不到2元漲到50多元。

    但是私下裏,北京信威轉讓股價最高時達到79.2元/股。

    到底誰在買?又為何要買?沒人知道,也沒人敢問。

    2014年,北京信威經歷8次增資擴股、股權轉讓,更名為信威集團借殼上市,股價再度飛漲。

    正當人們對此議論紛紛時,信威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股價上漲完全是「王董事長」的功勞。

    王靖剛上任就給公司送上一份價值30億元的 「大禮」:國內首個規模化海外電信網絡項目——柬埔寨電信項目。

    據說這個項目僅在2011年便實現收入11.71億,淨利潤5.69億元,佔到公司2011年總營收的84.70%;2012年,整個項目營收超過15億,佔到公司當期總營收的90.47%。

    隨後幾年,柬埔寨電信項目一直是信威集團最亮眼的「成績單」,到哪都掛在嘴上。

    雖然不斷有專家質疑,柬埔寨電信項目中的McWill技術商業價值並不大,並非主流的4G技術,卻能帶來如此高額的利潤實在難以思議。

    可人們更願意相信這是王靖本人帶來的「奇蹟」,靠一份訂單就挽救了整個信威集團。

    只是這筆30億元的訂單,讓知情人捂着嘴偷笑。

    實際情況是,信威集團與柬埔寨電信簽訂了一份價值30億的電信設備訂單,而後信威用現金質押等方式做擔保,對銀行申請向柬埔寨電信進行貸款授信,柬埔寨電信在拿到錢之後,再支付購買信威設備的貨款。

    而這家所謂的「柬埔寨電信」聽着像個國企,其實只是王靖在柬埔寨註冊的皮包公司。

    這種純屬「左手倒右手」的模式,在當時有個唬人的專業名稱,叫「買方信貸」。

    這也不是王靖杜撰的名詞,而是正經八百的政策允許貸款項目。

    所謂「買方信貸」其實是中國為了支持本國產品出口,通過採取提供保險、融資或利息補貼等方式,鼓勵本國金融機構向進口國政府、銀行或進口商提供優惠貸款,主要用於購買中國的工業和機電設備等。

    開過洗浴中心的王靖居然能玩得如此高端,還能順利拿到貸款,明擺着就是背後有「高人」指點。

    正是通過一系列「買方信貸」項目,王靖成為舉世矚目的「商業天才」。至於後面什麼鑿運河、造衛星等等,其實都是照葫蘆畫瓢。

    反正項目能不能成不要緊,只要能吸引眼球,讓資本加入一起玩,信威的股價持續上漲就行。

    畢竟引人入勝的故事才能吸引源源不斷的資本和貸款,才能維持買方信貸模式,持續為信威集團的名聲賦能。

    靠着「人有多少膽,地有多大產」,王靖在全球「上天入地」,啟動了一個個令人歎為觀止的商業項目。

    就在柬埔寨項目「大獲成功」後,王靖宣佈信威要「放衛星」了。

    4

    沒錯,王靖是真要「放衛星」。

    自接手信威後,他就與清華大學合作研發通信試驗衛星項目。

    別說,這事情還真成功了。

    2014年9月,信威集團與清華大學合作的中國首顆靈巧通信試驗衛星在酒泉成功發射。

    慶功會上,滿臉喜氣的王靖拋出了一箭四星及星座計劃,宣佈在2019年將發射32顆或更多的衛星,形成覆蓋全球的衛星通信系統。

    說來也巧,這計劃和特斯拉公司創始人馬斯克的「星鏈」想法不謀而合,而倆人還差點成為「親家」。

    2016年9月1日,馬斯克旗下SpaceX公司的獵鷹9號火箭在發射後爆炸,卻又「炸」出了王靖。

    因為在爆炸前一周,信威集團剛宣佈要以2.85億美元的交易對價收購以色列SCC公司的100%股份。

    而SpaceX公司被炸燬的Amos6衛星,正是來自於SCC。

    自然這一炸,信威收購SCC公司項目也黃了。

    黃的不僅是衛星項目,還有之前提到的尼加拉瓜運河項目。

    2014年底,尼加拉瓜運河項目開始動工,引發國內諸多歡呼。

    就像前面所說,項目一旦完工,將直接挑戰巴拿馬運河的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巨大。

    建成後,40萬噸的大船從南美開往中國,將節約兩個月的航行時間;從上海航行到美國東海岸,則比蘇彝士運河短4000公里,比繞過好望角短7500公里。

    屆時,不僅尼加拉瓜政府會賺得盆滿缽滿,信威集團也將會獲得全球8%的物流定價權,再次暴富。

    可問題是,這個項目無論國際背景還是可行性都極其荒唐。

    就在運河項目宣佈後,國內很多人興奮地表示:「這下好了,今後若是登陸美國東部,閃擊南部,可以利用這條運河運兵。」

    先不說千里迢迢搞什麼「閃擊」如何不被人發現,單是從地理位置看,運河可就建在美國的「後院」,比巴拿馬運河近多了。

    若是運河項目真能成功,則一勞永逸解決了美軍自1945年後新建大型航母無法通行巴拿馬運河的難題;甚至還替美國人完成了困擾許久的「兩洋戰略」,助美軍快速將大西洋艦隊合兵調至太平洋。

    你說,美國人看到這樣的情況,是高興呢……還是高興呢?

    面對如此拙劣的「戰略宣傳」,國內某些媒體和資本仍然睜眼說瞎話,稱這是「代表中國用資本吞併世界,是圍堵美國的一盤大棋」。

    某證券機構更是就王靖所主導的衛星、運河等項目,發表了《信威集團公司點評二:大國崛起的側面,人中龍鳳》等等舔文。

    再說可行性,尼加拉瓜運河項目理論上是可行,但僅僅土石方量就是國內南水北調(中線)的3倍以上,還不包括規劃中前所未有的超級船閘和一系列大壩。

    巴拿馬運河後期是巴拿馬政府又花費了60億美元,幾十年時間搞拓寬,才勉強讓15萬噸級的船隻通過;尼加拉瓜運河目標是能通過40萬噸貨輪,其建造成本按照等比測算,起碼得1000億美元,時間遠不止5年。

    而且按照協議,即便項目成功,信威還得與尼加拉瓜政府對半分成。

    即使按巴拿馬運河現在每年10億美元的通行費翻一番,要回收1000億美元成本,粗算也要100年。

    5

    投資如此巨大的項目,在不考慮通脹的情況下,回收成本要100年……要麼是投資人瘋了,要麼就是王靖的數學真是體育老師教的。

    可問題是,王靖的數學不好,那麼多投資者以及銀行裏的精算師也真的數學不好嗎?

    說到底,就是一幫別有用心的人故意裝傻。

    此前,記者採訪王靖,問運河公司目前有多少人?

    王靖篤定地說,項目現場光科技人員就有500人,國內還有600人的項目團隊。

    等新華社駐尼加拉瓜記者實地探訪,這才發現如此浩大的工程現場,信威工作人員還不到30人。

    甚至尼加拉瓜運河項目自開工後,除了修整加寬一條11公里長的砂石路外就沒有別的工程。

    更可笑的是,2015年底,因為僅投入20萬美元的砂石路工程還拖欠工資,不但讓當地工人罷工,還惹得尼加拉瓜總統的兒子親自飛到信威集團總部討債。

    錢要沒要到,不知道。可這個運河項目自此歇菜,沒人再提。

    王靖靠着這個項目獲得巨大聲譽後,轉身又去忙別的「國際大單」,壓根沒再搭理這個運河項目。

    不過,此事國際影響極為惡劣。

    連面對記者提問的新聞發言人華春瑩,也不得不一再澄清「此事與中國政府毫無關係」。

    2016年,王靖再次出現在尼加拉瓜,高調宣佈將啟動「尼星一號」衛星項目,說是要拓展整個拉美地區的衛星通信市場。

    只是這個計劃一改再改,又變成一個至今都遙遙無期的爛攤子。

    同樣,在這年爛尾的還有註冊資本達70億的北京天驕航空。

    就在2014年信威上市那年,北京天驕航空緊隨其後成立,信威集團還搞了個聲勢浩大的「烏克蘭之家」開業儀式。

    王靖對烏克蘭可謂情有獨鍾,在運河項目籌劃期間,王靖就宣佈在烏克蘭投資「克里米亞海港」項目,計劃一期投入30億美元,二期投資不低於70億美元。

    隨後,信威集團宣佈鑑於地方局勢問題,暫停了深水港項目。

    可此時的王靖還與一家烏克蘭公司「眉來眼去」,那就是馬達西奇公司。

    馬達西奇公司曾是前蘇聯時代重要的飛機發動機設計和製造工業,被譽為 「航空工業的心臟」。

    歷史上,俄羅斯一直是馬達西奇的大客户。

    2014年俄烏關係惡化後,因為烏克蘭不同意再向俄方出售產品,「丟了飯碗」的馬達西奇頓時陷入困境。

    烏克蘭政府當時為了挽救馬達西奇,發布了第83號決議,將馬達西奇排除在烏克蘭「具有戰略意義的公司」清單之外。

    烏克蘭本意是想給西方國家拋「橄欖枝」,結果北京天驕捷足先登。先是向馬達西奇提供了一份飛機發動機訂購合同,接着就表示有意向收購公司股權,為此還提供了1億美元的貸款。

    2016年,馬達西奇公司榮譽總裁維亞切斯拉夫·博古斯拉耶夫向北京天驕公司出售了該公司48.8%的股份,這使得信威集團實際控股達到了56%。

    誰知道,錢也付了,彼此「交杯酒」也喝了,烏克蘭官方卻站出來了,說收購不成立。

    非但凍結了這56%的股份,還對馬達西奇公司展開調查,使得這筆收購至今還處於糾紛之中。

    連續黃了這麼多國際項目,輿論難免議論紛紛。

    可信威集團拍着胸脯表示自己「有錢」,因此「任性」一點在所難免。

    確實,信威集團那幾年的年報顯示,企業主要利潤都來自海外,而且海外銷售的毛利率平均在80%以上。

    信威集團的毛利率如此之高,除非是投資到海外的錢被人家幾乎一分不動就送回,否則很難想象這利潤到底怎麼算的。

    可就在上市後第二年,信威集團股價達到巔峰時的67.95元,市值高達2000億元。

    43歲的王靖以480億元身家在當年胡潤百富榜上排名第21位,進入世界前200位的超級富豪行列。

    這一年,依然是英國《金融時報》,將王靖與馬化騰、雷軍列為「25位最值得關注的中國人」。

    可惜,王靖的輝煌時刻,隨着2016年年底網易財經周刊的一篇報道戛然而止。

    6

    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刊發文章《信威集團驚天騙局:隱匿鉅額債務,神秘人套現離場》。

    這不是首篇揭露王靖一系列套路的文章,卻是罕見地由一家網路公司刊發,實在耐人尋味。

    報道首先拿最耀眼的「柬埔寨電信項目」開刀,直言「柬埔寨電信」其實就是其境外子公司,早已揹負鉅額債務,剝開了信威集團的畫皮。

    文章稱,這家號稱貢獻了信威海外業務八成營收的企業,早就處在破產邊緣,相關電信服務都已無人使用。而負債的擔保方,均為信威集團及其子公司,王靖其實就是暗箱操作,靠擔保換營收。

    文章還順便挖了尼加拉瓜運河、深水港等項目,指出這些國際項目最後都無一例外不了了之。

    該文還宣稱,信威集團部分神秘股東,早已通過減持套現了鉅額財富。

    網易的這篇「雄文」刊登後,立即被眾多財經媒體和自媒體轉載引用,轟動全網。

    當天下午,信威集團剛開盤就開啟暴跌模式,幾十萬的手拋單使信威股價連續遭遇跌停板,最後停在了14.6元/股。

    雖然,信威集團對此宣稱該文純屬「造謠」,可公司股票與債券還是被緊急停牌,而且一停就是兩年半。

    2019年7月12日,信威集團好不容易申請復牌,誰想剛開盤就再次遭遇連續43個跌停。

    等「跌跌不休」到2020年4月20日再次停牌,信威股價從復牌前的14.59元/股跌到了1.39元/股。

    這股價……還不如不復牌。

    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戴着ST帽子的信威已累計虧損超268億元,是其終止上市前最終市值40.64億元的6倍多。

    更令信威股民心碎的是,相關會計事務所居然連續三年給出「對信威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2021年6月1日,信威被正式摘牌,曾經市值近2000億元的信威集團正式告別A股市場。

    一個月後,阿里拍賣平台上,信威大廈被拍賣,起拍價3.84億元。雖然有超過萬人圍觀,卻無一人應拍。

    「人中龍鳳」成了「江湖騙子」,這場由王靖主導的「皇帝的新裝」鬧劇終於落幕。

    有人可能要問,難道這麼多明顯有BUG的投資項目,那些券商、信託、基金都看不懂,也看不出來嗎?

    我們看下2013年信威的十大流通股東,當年除了社保基金604組合,再無其他投資者身影。

    可一年後,隨着信威上市,王靖放出一個個亮眼的「衛星」故事後,眾多資本蜂擁而至,信威的基金持股比例高達32.4%。

    而業內有名的「大户」國開行至少為信威提供了280億資金,甚至在信威股價岌岌可危時,仍舊閉着眼放貸。

    說白了,就是大家合起夥來共同裝「睜眼瞎」。

    這些券商和投資機構不怕故事有假,怕的是來晚了連湯都喝不到。

    只要信威股價飛漲,別說王靖鑿運河、發射衛星,他就說「把月亮炸了可以促進地球生態平衡」,估計都有人信。

    信威是「威信」掃地了,可最慘的是信威的股民。

    信威復牌創造了中國A股市場罕見的42個跌停,被坑的15萬股民人均虧損近20萬元。

    至於49歲的王靖,雖然又是被勒令10年不得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等職位,又是上了「失信人員」名單,可他手上持有的股票早就質押套現,甚至信威的那些對外擔保,他也不是無限責任,早就撇的一乾二淨。

    這位堪稱中國資本市場最會「講故事」的商人,自停牌後就銷聲匿跡,從此再無人見過。

    從開始到結束,王靖身上還有太多的謎團沒有解開。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