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從試探性非對稱降息到全面降息背後,影響超大

    從試探性非對稱降息到全面降息背後,影響超大

    全面降息開啟。

    回溯一下:

    2022年1月17日,央行7000億元1年期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利率2.85%,此前為2.95%;同日進行10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2.1%,從原來的2.2%下調10個基點。

    2021年12月20日,1年期LPR,從11月的3.85%,降至3.8%。5年期以上LPR為4.65%,維持不變。

    而今,2022年1月20日,又到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發布時間。

    1年期LPR為3.7%,上月為3.8%;5年期以上LPR為4.6%,上月為4.65%。

    特別是5年期LPR,時隔21個月後,再次下調5個基點。上一次降是2020年4月,當時從4.75%下降10個基點,至4.65%,然後維持了21個月。

    任何降準、降息或者加息,都是信號,槓桿地產一直說,無一例外。全面降準、降息更是。

    01

    利好股市、樓市,央行的用心良苦小故事

    降息、降準周期,一定利好樓市,只是看程度。

    當下我國房地產壓力太大了,從最決策層到部委、金融機構,到地方,逐步都在釋放「友好」。

    圖表來源|不詳(特此感謝)

    其實回頭看會發現,地產近年基本都有搞小陽春,然後收緊。2021年不過是小陽春特別短暫,甚至有些地方還沒形成就被扼殺。

    疊加壓力漸大的經濟形勢,自然必須要想辦法。

    2021年末開啟的非對稱降息,只調整1年期LPR,不調整5年期,對於房貸當時不會造成影響。因為房貸一般都是5年期以上的。

    而2022年1月這一次全面降息,1年期LPR下調10個基點,5年期也降了5個基點。1月20日後的新房貸,立馬受益。

    這對樓市銷售肯定有促進作用。包括此前一些地方按揭貸款利率實際已經降了一點。上下齊降,你說呢?

    老房貸2023年1月起,根據2022年12月的LPR定。

    順便槓桿地產多說一句,LPR改革以來,雖說降息周期一般從非對稱1年期開始,但是恰好2021年12月降1年的,不調5年的,既有房貸2022全年利率不會變。你說受益最大的是誰?

    顯然,央行有保障商業銀行收益的考慮。用心良苦,房奴買單。

    無論如何,假設2022年12月的LPR利率,不比現在高,老房貸起碼2023年還是受益了。

    然後說回股市,沒有誰不喜歡便宜的錢。

    從2021年12月1年期LPR調降開始,到前幾天央行進行7000億元1年期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利率2.85%,此前為2.95%;同日進行10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2.1%,由原來的2.2%下調10個基點——這就註定了,股市將迎來成本更低的資金。

    有了成本更低的資金,膽子更大、更敢上槓杆的人或機構就會增多。

    至於樓市和股市的蹺蹺板效應,這一次可能沒以前明顯。

    02

    唯一的懸念,降息周期維持多久?這關係樓市恢復穩定的周期持續多長

    我朋友槓桿遊戲總結過,降息、加息從來不會只有一次,我國降息周期既然開啟那就還有故事。

    自2019年8月LPR機制改革以來,當月我們降息。

    此後至2020年4月,我國央行又降息4次,上一輪降息周期累計降息5次。如下圖槓桿地產的標註。

    這輪降息周期從2021年12月開始,目前累計降息2次,一次非對稱、一次全面。

    雖然,美國2022年要加息,會對我們形成壓力,但槓桿地產認為,也不是馬上。大概率上說,我們降息不會就此結束。

    具體來說,規律一般是這樣的:

    在《美國態度變了!股市樓市硬上?》(2021年12月16日)一文中,我朋友槓桿遊戲總結過,2022年美國加息前,是我們寬鬆貨幣的窗口期。

    越是如此,越能理解為什麼接連降息,因為窗口期緊迫。

    大家還記得上一輪美聯儲加息,也就是這一波房價大漲前,美國開啟了加息,然後縮表,同時我們最開始做的是樓市去庫存、棚改、降準降息。

    東吳證券整理了最近一波美聯儲加息周期、降息周期,我們央行的操作很有意思。

    簡單說,2015年12月美聯儲加息後,我國央行不再降息;然後,我國央行直到2019年7月美聯儲降息後,才跟着降息。

    如上文槓桿地產所述,剛好2019年8月我們開啟上一輪降息周期的第一次操作。當時真是跟美國跟得很緊。

    圖表來源|東吳證券(特此感謝)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經驗。

    假設這個規律成立,我們寬鬆的時間可能不會很長。

    加上物價和房價掣肘,貨幣政策其實左右為難。我們的寬鬆大概率只能這幾個月,然後維持一個動態平衡,否則新的問題會出現。

    當然了,「以我為主」,啥都有可能,槓桿地產必須承認我們不一樣。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2022年美國加息後,我們肯定也不會立馬就跟着美國加息。

    所以我們的「以我為主」,這次大概率是美聯儲加息、縮表前,我們可以放水、降息;美國人加息、縮表開始後,我們穩為主,就算物價壓力不小,也不會盲目跟着加,靠其他策略。

    因為如果輕易加息,意味着企業壓力、房地產壓力也會很大。

    其實可以設想,利用好這幾個月寬鬆窗口期,首先必然會放出去不少水;其次,市場實際利率已經比現在低了,基本穩住經濟,應該是可以的。

    假設美國人真的加息很猛,我們提前降了息,拖幾個月實在沒辦法,實在需要時,象徵性小幅加一點,也可以。

    03

    從試探性非對稱降息,到全面降息背後:經濟壓力太大

    我們看上圖,會發現上一輪我國的降息,也是從1年期開始。

    2019年8月,1年期LPR從4.31%降至4.25%,幅度不大。這一輪也是一樣。

    如上圖,接下來2019年9月,1年期LPR再次下調,從4.25%,降至4.20%——幅度依舊很小。

    這還沒有完,2019年11月,1年期LPR再次下調,從4.20%,降至4.15%;同月5年期LPR開啟了上一輪降息周期的首次下調,從4.85%,降至4.80%。

    直到2020年2月,1年期LPR才從4.15%,降至4.05%;同月5年期LPR從4.80%,降至4.75%——1年期LPR的調降幅度高於5年期。

    到了2020年4月,1年期LPR下調幅度更大,降至3.85%;同月5年期LPR降至4.65%,為LPR機制改革以來5年期最大下調幅度。

    我們可以看出簡單規律,降息往往從1年期LPR小幅下調開始,然後逐步考慮5年期LPR的下調。

    為什麼這樣?槓桿地產認為主要是1年期基本是中小企業和各類工商業貸款,要穩經濟,滿足企業需求,需要率先降息。

    同時,要避免市場過大影響,除非萬不得已,都是小幅開始。

    而如果經濟壓力較大,就得考慮5年期LPR同步下調了——比如房貸,基本都是5年以上的,而這一降,幾乎沒有例外,都會刺激一下樓市。

    如今的形勢就是這樣。2021年12月20日1年期LPR從3.85%降至3.8%,前幾天1年期MLF、7天期逆回購,各自又下調10個基點,因為經濟壓力實在太大。

    根據日前發布的2021年部分經濟數據,可以顯見:

    第一,經濟增速連續3個季度下滑了,且最低到了4%。

    第二,規上工業近10個月趨勢不妙。

    第三,社零數據月度下滑趨勢也不好。

    第四,無論整體固投還是房地產投資,增速都不理想。

    第五,貨物進出口難得快速增長,但或許也有隱憂。

    這個局面,雖說不一定比2008年時險,起碼也是近年最誇張的一回了。

    不救市是不可能的。

    我老說,宏觀經濟調控也好,樓市調控也罷,都是個遊戲。

    目標就是讓遊戲可以繼續,不要玩不下去。

    所以,經濟有壓力,息是要降的,房地產也是要穩的,最終的目的就是穩經濟、保就業。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