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內地網約車大戰重啟,「黑車」、亂象重出江湖?

    內地網約車大戰重啟,「黑車」、亂象重出江湖?

    新一輪的網約車大戰正在進行中。

    據全國網約車監管訊息交互平台統計,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國共有258家網約車平台公司取得網約車平台經營許可,按月增加3家。2021年12月共收到訂單訊息68123萬單,按月上升9.3%。

    當各大平台明爭暗奪市場份額時,各種亂象也接踵而來。

    據連線Insight了解,多位用户表示,自從去年7月開始,一方面是發現不同平台的優惠券變多了,打車更便宜了,但另一面遇到的拒載、私下收費情況也增多了。

    「我沒想到,我按照司機要求在線下付了錢,他在線上不結單,另外多收我一筆錢。」張威表示,此後對網約車司機的警惕性又多了一分。

    除了用户遇到各種亂象,一些不知名的網約車平台,也在誘導未獲得網約車資質的司機加盟,進而增加自己平台的運力。

    但殊不知,這隻會進一步擾亂市場秩序,影響整個行業生態。因此,從去年中下旬開始,各類監管機構也加大了對網約車平台的整治力度,各個城市也頒佈了對網約車合規化的工作進度。

    網約車角逐下半場,價格戰已經重啟,合規化和用户體驗是競爭的關鍵,2022年開年,出行市場的戰火更旺了。

    野蠻擴張時代再度來臨

    「打車嗎?T3出行優惠多,打車便宜。」

    元旦假期,吳洋剛走出揚州高鐵站,一位地推人員就湊上前宣傳T3出行,並不斷強調用T3出行打車比其他平台便宜很多,元旦期間還能獲得多張5到8折打車券。

    「我們其實已經在其他平台打到車了,如果取消的話要付3元取消費。但那個地推小哥直接說可以報銷取消費,而且T3出行的車還能開到出站的路口來接,不用我們走出去。」一番商討之下,吳洋最終選擇下載T3出行重新打車。

    吳洋的經歷只是網約車行業再度進行野蠻擴張的一個縮影。去年中旬開始,各大網約車平台為搶佔市場份額,加大補貼力度拉攏用户、招募司機,試圖重新瓜分市場版圖。

    連線Insight梳理發現,去年7月開始,各大網約車平台動作頻頻。原本駐紮南京、武漢等城市的T3出行,決定在8月突擊開通15個城市,目標日均單量突破百萬,更有關於T3出行號召全員開啟戰鬥模式的消息流出。

    高德打車也在去年7月宣佈暑期將推出「暑期免傭季」活動,7月到9月將採取多種形式的「免傭」政策,幫助司機增加收入。甚至早已沉寂多年的易到用車也「復活」,宣佈了調整後的佣金比例和轉型方向。

    「我就是看高德推出了免傭政策,這樣可以比其他平台多賺點錢,才來註冊了高德平台跑車。」一位網約車司機向連線Insight表示。

    各家平台緊急開通城市、提高運力只是一方面,更瘋狂的搶人大戰出現在用户端。

    去年7月,曹操出行推出「拉新人得現金」的活動:邀請3位新人註冊成單,最高可以提現60元,同時邀請3名好友為自己助力,還可以獲得大額打車券;高德打車最初給到用户限時領取100元打車券的活動,後來針對新、老用户都給出了折扣;享道出行則強調「單單立減」「新老用户皆可領取」;如祺出行給出新人禮包最高價值150元的優惠;哈囉出行也給到了新用户15元的免單獎勵……

    「原本我打其他平台的車,需要花費30元車費,後來我用了T3出行的優惠券,最後只花了15元左右,便宜了一半。後來我們在揚州遊玩的時候,都用T3出行打車了。」吳洋表示。

    亦有多位用户向連線Insight表示,現在打車都會先在多個平台看下哪家優惠多,隨後再選擇哪家平台打車,「突然感覺回到了以前打車似乎不花錢的時候」。

    各家平台的補貼策略起到了顯著效果。據交通運輸部公布數據顯示,2021年7月絕大多數二三線網約車平台訂單數量按月大幅上漲。其中曹操出行按月增長32.2%,如祺出行按月增長63.7%,首汽約車按月增長40.8%,享道出行訂單量按月增長23.1%。

    與此同時,2021年7月國內訂單量超過30萬單的網約車平台共有17家。與上月相比,新增了攜華出行、招招出行、伴個桔子、去哪兒專車、及時用車5家平台。

    伴隨着各大平台的擴張,其投訴率也都創下了新高。據黑貓投訴統計,2021年7月高德打車投訴按月增加168%,按年暴增1131%;T3出行投訴按月增加23.2%,按年暴增1162%。

    野蠻擴張之下的隱憂隨之顯現,這伴隨着的是一系列拒載、亂收費、無證上崗等亂象。

    私下收費、鎖車要錢,

    網約車亂象再起

    隨着咔噠一聲,張威發現這輛出租車的門打不開了。

    「你掃了這個微信付完錢才能下車,否則咱們就一直耗着。」出租車司機對張威說道。

    由於趕時間上班,張威只能按照指示,掃了司機的私人微信收款碼給錢。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該司機並沒有及時在線上平台結單,反而又跑了一個多小時車才結單,這導致張威還要額外支付線上未結單的訂單 。

    「我是在高德平台打到的這輛出租車,因為高德是自動免密支付車費,所以我看到彈出的支付消息才知道自己又付了一次錢,而且司機多跑的路程還要我付錢。」張威表示。

    在網約車野蠻擴張時期,張威的遭遇並不是個例,私下收費似乎成為了行業潛規則。

    今年1月初,韓雲舒在高德平台打到一輛及時用車平台旗下的網約車,她在上車後報了手機尾號後,沒想到司機直接說路程太遠,要求加價20元才走。而在韓雲舒拒絕準備下車後,司機立馬改口說加價10元也能走。

    「我打車的地方比較偏,當時等這輛車已經花了10分鐘,想着再打一輛新車可能趕不上辦事了,無奈我也就同意加價10元。」韓雲舒表示。

    不過,讓韓雲舒難受的是,在她向司機的私人微信付了加價費後。司機還在開車途中找了個人打電話,吐槽說自己現在接的單子太遠,行業規則就是要加錢才能走。

    「這司機明顯指桑罵槐,雖然沒有直接說我,但在車裏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吐槽的是我。我當時只有一個人,也不敢說什麼。」韓雲舒表示。

    更讓她氣憤的是,在她向及時用車平台投訴該司機的行為後,平台並沒有對司機做出實質性處罰,只是口頭上向她回覆表示:平台已經對該司機進行管控教育,會加強對司機的管控,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平台沒有向我展示對司機的處罰記錄,一句話就搪塞過去。我怎麼能相信司機真正受到了處罰,這明顯是在偏袒司機。」韓雲舒表示。

    當網約車平台沒有作為時,只會加劇各種亂象頻頻顯現。

    據新民晚報報道,市民龔先生通過高德平台打車時,竟叫來了一輛疑似「冒牌」出租車。「車輛裝着頂燈和計價器,卻沒有服務卡,司機全程都沒有打開計價器。」龔先生向新民晚報表示,由於趕時間,車輛到達目的地後,他趕忙付款後就下車了。

    追根溯源,各類乘客端亂象再起的背後,主要是網約車平台對司機的爭奪。目前,平台們都需要更多的司機來爭奪市場。

    去年11月底,網約車司機董飛了解到高德平台抽傭較少,於是註冊了高德平台,希望可以多掙點錢。

    「由於我只有人證,沒有車證,我還擔心過不了審核,但第二天我就發現自己過了審核,可以在高德上接單了。但因為只有人證,我只能接即時用車平台的訂單。」董飛表示。

    需要說明的是,根據交通運輸部頒佈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從事網約車經營業務的個人,必須同時具備「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俗稱車證)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俗稱人證),才能開展網約車經營服務。

    由於汽車辦理車證後,車輛屬性會變為營運車輛,而國家對營運車輛有八年或60萬公里強制報廢的硬性規定,而且車輛轉為營運車後,還會多一筆保險費。因此,很多司機不願意將自己的車輛變為營運車,這也就造成現在很多網約車其實都屬於不合規的「黑車」。

    果不其然,董飛在第一天跑車時,直接被當地交通運管部門抓獲沒有車證。儘管他解釋自己有人證,也通過了平台審核才敢接單,但運管部門需要檢驗雙證齊全,缺失車證的董飛當即被罰了兩萬元,這讓他很無奈。

    「如果我不符合接單規範,平台乾脆直接拒絕我,為什麼還要通過審核。現在出了事情,平台將責任全推到了我的身上,完全不負責任。」董飛表示。

    可見,如果網約車平台不作為,必將直接造成司乘端的各種亂象,而這也將影響它們後續的口碑和市場份額。

    出行下半場,比拼合規和體驗

    去年7月,正是各大網約車平台競爭最激烈的時候。

    據全國網約車監管訊息交互平台統計,截至2021年7月底,全國共有241家網約車平台公司取得網約車平台經營許可,按月增加5家;7月份共收到訂單訊息77656.4萬單,按月上升10.7%。

    野蠻擴張之後,各大網約車平台的訂單量增加了,但合規率卻在不斷下滑。

    全國網約車監管訊息交互平台統計,7月訂單量超過30萬單的網約車平台共有17家。當月訂單合規率按月下降的平台近6成,接單車輛合規率按月下降的平台約53%。

    隨即,監管開始加強管理。2021年9月1日,交通運輸部、工信部等5部門,對T3出行、曹操出行、高德、嘀嗒出行等11家網約車平台進行聯合約談。監管方指出,部分平台公司通過多種營銷手段,惡性競爭,要求各平台尊重市場規則,進一步規範經營行為,不得利用資本惡性競爭、無序擴張。

    次月,在中國出租汽車暨汽車租賃協會七屆四次理事會(擴大)會議上,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城市交通管理處副處長馬明也提到交通部下一步重點推進的工作,包括加快網約車合規化進程。

    由此,網約車平台競爭的後半場,比拼重點在於合規。而從去年中下旬開始,全國各個城市也在對網約車無證經營進行整頓查處。

    去年9月27日,上海市交通委執法總隊聯合市公安局交警總隊、市道運局等多部門對網約車平台開展聯合約談,要求各平台公司堅守依法合規經營底線,嚴格執行平台、車輛和駕駛員「三項許可」制度,加快清退平台既有的不合規車輛和駕駛員。並公布從2021年以來,上海共計查獲「四輪機動車」非法客運案件6146件,查處網約車平台違法違規案件854件。

    此後,太原市、鄭州市、徐州市都出台了網約車合規化的相關工作方案,均表示將全面開展清退不合規車輛和人員。鄭州市還明確了具體時間,表示在2022年5月1日後,對於仍沒有完成合規化的平台公司,將予以暫停鄭州市經營服務、下架 APP等處罰,直至吊銷平台經營許可。

    多位網約車司機也向連線Insight表示,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明顯感覺查處力度變大了,證件不齊全的司機都不敢去火車站、汽車站等地方跑車。

    與此同時,監管部門在加強網約車合規化的進程時,也在保障網約車司機的權益。

    2021年11月30日,交通運輸部等八部門發布《關於加強交通運輸新業態從業人員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指出各地相關部門要督促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平台企業向駕駛員和乘客等相關方公告計價規則、收入分配規則,每次訂單完成後,在駕駛員端應同時列明訂單的乘客支付總金額、駕駛員勞動報酬,並顯示乘客支付總金額減去駕駛員勞動報酬後與乘客支付總金額的比例(即抽成),保障駕駛員知情權和監督權。

    「現在平台抽成真的越來越高了,不然我也不會去註冊多個平台跑車。我們也希望平台能夠穩定點,抽成少點,這樣我們能多賺點錢,也不用一直換平台。」董飛表示。

    網約車平台的「補貼大戰」終會結束,最終各家比拼的還是合規、服務和體驗,這才是網約車平台應該重點拓展的方向。

    (應受訪者要求,張威、董飛、韓雲舒為化名。)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