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中國人均達到發達國家門檻的60%

    中國人均達到發達國家門檻的60%

    這是一篇漫談。

    2021年中國人均GDP達到了1.255萬美元,而全球發達國家的人均GDP是兩萬美元,換言之我國已經達到了發達國家門檻的60%,離發達國家是越來越近了,那麼後面這個分配問題就變得愈發重要。

    要想進入發達國家很不容易,很多發展中國家都曾經突破了一萬美元,然後又跌下去了,

    人均一萬美元彷彿像一堵無形的網,讓很多國家都在這裏掙扎不已,徘徊不前,又像是河流中一個吸力很強的漩渦,人都已經遊過那裏了朝前走了,卻又被生生的拉回去。

    這是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我們熟知的那些主要發展中國家大國,全部都遭遇了一萬美元現象,下圖是我在世界銀行官網截取的,俄羅斯,馬來西亞,墨西哥,土耳其,阿根廷,巴西,他們全都至少曾經人均超過一萬美元,但是後面又跌回去了或者說停滯不前,2020年的疫情只是讓這個情況雪上加霜而已。

    馬來西亞,2011年就首次突破了一萬美元達到10399.4美元,然而到2019年也只有11432.8美元,2020年受疫情影響只有10412.3美元。

    不考慮2020年爆發的疫情的話,馬來西亞從2011年—2019年用了八年的時間從10399.4美元增長到11432.8美元,名義值增長了9.9%左右,已經是這些國家裏面表現最好的了。

    俄羅斯,2008年首次人均GDP突破一萬美元,達到11635.3美元,

    中間甚至在2013年達到了人均15974.6美元的巔峰,然而到2019年又下降到11497.6美元,2020年因為疫情只有10126.7美元,曾經俄羅斯快要觸碰到人均1.6萬美元這條線,但是人均一萬美元的引力又把它拉回去了。

    土耳其在2008年曆史首次人均GDP 突破10941.2美元,是當時中國的三倍,到2019年反而只有9121.5美元了,還不如11年前高,到2020年人均GDP只剩下了8356.4美元。

    巴西2011年首次突破人均一萬美元大關,達到了11286.1美元,到2019年巴西只有8897.6美元,而到了2020年只有6796.8美元。

    阿根廷2010年人均GDP首次達到10386美元,到2019年下降到了10056.6美元,2020年更是隻有8589.0美元

    墨西哥人均GDP在2008年首次達到10016.6美元,2019年下降到了9950.5美元,到了2020年更是隻有8329.3美元。

    中國2008年人均GDP 是3468.3美元,土耳其,俄羅斯,墨西哥這三個國家都在這一年人均首次突破一萬美元,是當時中國的三倍,而現在全部都被中國超過了。

    阿根廷,巴西,馬來西亞這些我們覺得比我們富裕的發展中國家,其人均GDP也被中國超過了。

    而且至少從現在看起來,我們的產業升級在不斷進行,未來是一定能夠向上突破兩萬美元了。

    中國和這些國家有什麼顯著不同?

    我覺得第一是政治上的穩定性,中國有一個穩定的,有共同信仰,共同理想和共同目標的執政團隊,目前其階段性目標是「兩個十五年」。

    即第一階段:2020—2035年,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繼續奮鬥十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

    第二階段:2035—2050年,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繼續奮鬥十五年,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第二是高水平的獨立自主工業化體系,注意是高水平的,可以說是顯著的超過了其他主要發展中國家,這使得中國不再需要通過賣自然資源獲取主要收入,

    同時中國的金融貨幣體系也維持了獨立性和穩定性,杜絕了國際資本隨意進出炒作。

    為了支撐工業化,中國把錢投向了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這中間又創造了就業機會來消除貧困而不是濫發福利,基礎設施的發展對於工業化意義重大,就單純從市場這個角度來講,老百姓居住的地方道路修好了,電力普及了,電信網絡普及了,這樣才會有購買汽車,購買家用電器,購買手機電腦的需求。

    我覺得,究竟是什麼使得全球發展中國家發展起來如此的困難,背後的本質原因是什麼,為什麼全球的主要發展中國家只有中國最為成功,把背後的原因講清楚,是可以創造出一套理論的,而這個理論對全球大批掙扎在不發達狀態無法擺脱的發展中國家來說,會比現在西方在全球講的民主自由故事更有吸引力。

    你看非洲的埃塞堅決的學中國,過去的十年不就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了麼,不過他們在2020年政治出現了動盪,打起了內戰,有點可惜。

    西方的民主自由之後就會發達起來的故事講了一百年了,如果老是沒有療效的話,是可能會被新的更有吸引力的理論替代的,說實話,我們先不去懷疑西方國家搞出的這套理論背後是不是有專門的框架設計,便於來壓制全球發展中國家發展,

    但至少我們可以肯定它是有很大的侷限性的,因為按照這個框架理論去搞的國家,沒有幾個成功的。

    反而是沒有按照這個理論搞的中國,在越來越強,表現最為出色,

    而且非常重要的是,我們是頂着強大的壓力走獨立自主路線的,這和同樣從貧窮落後邁入發達國家行列的韓國又有很大不同,獨立自主能帶來非常高的上限,按照美國的人話說,就是具備抵達「無盡的前沿」的可能性。如果不能獨立自主,那你的發展是受人控制的,今天中國的晶片產業就是典型,美國人看中國現在頂尖電子訊息企業發展還不錯,那就拿晶片來卡你,控制你的發展。

    實際上一個發展中國家要想繁榮發達起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穩定的政治環境+獲得產業技術轉移,這樣才有可能壯大本國的民族工業獲得高額利潤。

    對於落後國家,要想快速趕超是絕不能閉門造車的,必須通過各種方法從全球先進國家吸取知識和技術,

    新中國也是獲得了好幾次技術轉移的,

    我們搞出了兩彈一星,23個兩彈一星元勳有21個海外留學和工作經歷,我們為了換取錢學森回國,就耗費了不少外交資源;

    上世紀五十年代蘇聯援建的156個大工業項目,給我們帶來了成套的工業體系;

    以及改革開放後的大規模出國留學和回國創業,還有各種外資到中國建廠,中國都獲得了巨大的利益,也因此獲得了快速的發展,壯大了我們的自主工業體系。

    我覺得西方人,包括西方的政治家和經濟學家都是很清楚這一點的,所以美國人現在對中國的市場換技術如此的提防,成天指控中國強迫跨國公司轉移技術,其實本質就是想佔有你的市場持續的獲取利潤,但是卻不想對你轉移技術。

    所以對於發展中國家最為重要的兩點,西方人在行動上都是反着來的,你想有穩定的政治環境,西方人卻說你需要民主自由,政治上多互相鬥一斗比較好,民主自由並不是一定就不好,但是西方卻不告訴你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其實是有共同價值觀和利益作為共識和根基的,

    而對發展中國家最需要的技術,西方是絕不會輕易轉移的。

    從2021年這個時間點看,隨着阿根廷,巴西,馬來西亞,俄羅斯,土耳其,墨西哥這些國家的人均GDP都被中國超過了,那麼人均GDP超過中國,並且人口超過一千萬的發展中國家全球就只剩下四個了:波蘭,沙特,羅馬尼亞,智利。

    而這裏面沙特和羅馬尼亞都是資源型國家,

    其中尤其是沙特在中國人心目中是富得流油的國家,當然這就是輿論傳播的結果之一,事實上沙特的人均GDP在2020年是20110美元,還不如北京,上海,深圳高,我們在網上看到的各種豪車和揮金如土,其實是沙特王室的生活狀態,普通的沙特人遠沒有如此富裕。

    而且2021年中國江蘇省的人均已經超過2.1萬美元了,沙特2021年的數據還沒有出來,但是江蘇省的人均GDP已經和沙特差不多了。

    這四個國家裏面,只能說波蘭和羅馬尼亞進入發達國家的希望更大,至少比智利和沙特更大,而未來中國人均GDP一定可以超過這些國家,並且人均邁入發達國家兩萬美元的門檻,唯一的懸念就是這個時間會不會在2030年之前。

    在2022年這個時間點看未來一二十年,我其實不太擔心中國的上限突破,

    說一個讓大家都覺得有點吃驚的估計,2021年北京,上海,江蘇三地的人均GDP都超過了2萬美元,在未來十年我國保持持續發展,人均GDP再翻一倍的話,北京市,上海市和江蘇省的人均GDP都將超過日本,畢竟日本的人均停留在四萬美元已經二十多年了。

    當然如果時間看更遠的話,老齡化對發展增速的影響會越來越大,因此現在就要及時調整,畢竟一個人從出生到工作,要二十年左右。

    相比上限的突破,也要關注腰部和尾部地區的發展,這些地區則集中了可以說是中國最多的人口,這裏的發展也是至關重要。

    我這裏舉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2020年七普數據出來後,全國人均GDP是10400美元多點。

    而就在這一年,

    山東省七普人口最多的城市是臨沂市,常住人口1102萬人,2020年人均GDP 6322美元;

    河南省七普人口第二的城市是南陽市,常住人口971萬人,2020年人均GDP 5860美元;

    河北省七普人口最多的城市是保定市,常住人口924萬人(不含雄安新區),2020年人均GDP 5261美元;

    江西省七普人口最多的城市是贛州市,常住人口897萬人,2020年人均GDP 5892美元;

    徽省七普人口第二的城市是阜陽市,人口820萬人,2020年人均GDP 4960美元。

    看以上五個城市就有四千多萬人了,2021年人均數據還沒有出來,但是按照全國20%的人均美元GDP增速計算的話,這些城市也就是在人均六七千美元的水平。

    第二個例子是之前我寫過四川省宜賓市引進寧德時代,極米,朵唯等企業,帶動經濟高速發展,2021年其3148.08億經濟總量已經是四川省第三位,

    但是實際上四川省即使是排名第二位的綿陽市,其2021年3350.29億的經濟總量拿到江蘇省的話,只能排在倒數第一位。

    江蘇省2021年經濟總量最低的是宿遷,GDP總量為3719.01億元。

    如何讓這些地區也和國內的先進地區一樣,人均GDP向着趕超日本的發展,核心還是產業轉移,或者說共同富裕就是產業轉移,正如當初不少先進產業從美國,日本,韓國,中國台灣,中國香港轉移到了中國大陸一樣。

    總之,中國作為一個整體,進入發達國家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我們是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大國,我們需要的是全國各區域整體性的進入發達水平行列,因此中國內部的產業轉移,國內先進地區對落後地區的投資,在變得越來越重要。

    這也是我現在關注的重點。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