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一紙文件讓中概股暴跌?市場實在太敏感了吧!

    一紙文件讓中概股暴跌?市場實在太敏感了吧!

    網路行業太不禁「嚇」了。

    幾天前,空穴來風的一條關於遊戲的政策消息讓騰訊股價大跌,騰訊公關總監最後不得不出來闢謠。

    同樣地,國家發改委等部門近日印發了《關於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簡稱若干政策)的通知,提到要「引導外賣等網路平台企業進一步下調餐飲業商户服務費標準,降低相關餐飲企業經營成本」。

    消息一出,原本走勢還算平穩的美團股價,又瞬間大跌……

    1.

    / 網路投資者風聲鶴唳 /

    一有風吹草動,網路企業的股票就大跌,不得不說,投資者們現在確實有點「神經敏感」。

    以此次發布的若干政策為例,投資者的悲觀預期,主要緣於對政策的誤讀。政策並非針對網路特別是外賣一個行業,更沒有針對一家企業的意思,查看5000多字的政策全文,提及外賣的僅有一句。

    當然,投資者們對網路企業的擔心也能理解:政策對於網路企業的影響還存在不確定性,大家都在試探觀望,網路行業的嚴監管是否已經過去?

    這次的若干政策涉及服務、餐飲、零售、旅遊、交運、民航等多個行業的稅收、貸款、租金減免等優惠政策,目的是幫助疫情中遇到困難的整個消費行業降低成本、渡過難關。

    例如,針對零售業,政策提出利用服務業發展資金支持開展縣域商業體系建設,完善農產品流通骨幹網絡等6項措;針對旅遊業,提出暫退旅遊服務質量保證金,支持旅行社承接符合規定的機關事業單位工會活動等7項措施;還有明確指出暫停航空運輸企業、鐵路運輸企業預繳增值稅一年;免徵輪客渡、公交客運、地鐵、城市輕軌、出租車、長途客運、班車等公共交通運輸服務增值稅等等。

    所以我們冷靜分析一下就能發現,此次的政策,是針對宏觀經濟,並不是單獨針對網路行業特別是外賣行業,也不是針對網路行業政策再次趨嚴的信號。

    比如若干政策提出,2022年引導銀行用好2021年兩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釋放的2.2萬億元資金,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優先支持困難行業特別是服務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

    2.

    / 券商也來答疑解惑 /

    在網路企業股價大跌後,許多券商也站出來解讀政策,讓大家不要過於緊張。

    浙商證券研報指出,疫情反覆抬頭,提供最多就業崗位的服務業修復遇到瓶頸。預計上述政策的出台對保市場主體和保居民就業有顯著效果。服務業相關行業的復甦將進一步發揮服務業帶動就業的能力,改善服務業就業人員的收入水平,緩解農民工返城意願低、就業質量差的問題,遏制收入分化,進而對提振消費起到助力作用。

    海通證券認為,本次的若干政策,更偏向於疫情下幫助服務業紓困,並非特定針對網路企業,對政策預期干擾不大。而且從美團的公司層面來講,2021年5月起美團試行的「費率透明化」改革,通過技術改變收費結構,降低中小商户抽成,已經成為了切實的降本途徑。

    中信證券表示,階段性紓困政策,推動的是公司加大對商户的短期優惠措施,美團競爭壁壘穩定、平台生態不斷擴容,其實更有利於滿足資金的長線配置型需求。

    華創證券和中泰國際都認為,餐飲外賣也不是美團的全部,而且從長期看,如果平台交易費下降,能夠提高用户使用頻率,對美團也是有利的。

    而且在美團大跌後,南向資金大手筆抄底,聰明錢都來了,所以你品,你細品,真正讀懂政策的人,反而來抄底了。

    因為從去年底到今年初,疫情零星時有發生,對餐飲業的影響很大。以海底撈為例,不久前它就發表預虧公告稱,2021年淨虧損約38億元至45億元,而且去年海底撈還宣佈關掉300家門店。更早之前,呷哺呷哺、樂樂茶等餐飲品牌也宣佈關停部分門店……

    而且中高風險地區的嚴防政策,讓很多餐館遇到疫情經常是一個多月的時間不能正常營業,所以外賣業務也停滯了,在這種情況下,網路平台對於這些餐飲公司給予階段性服務優惠其實反倒可以解讀為商業積極的一面。

    例如鄭州就有家餐館,去年6月開張,到2022年1月分別遭遇了洪水和兩次疫情,半年間也就營業了三個月,老闆都emo了,後來大家在大眾點評的評論區看到了這家店,還專門到店來捧場……

    3.

    / 外賣平台,賺錢很難 /

    由於若干政策給外賣平台、餐飲行業點了題,我們不妨來仔細看看,外賣業務到底有多少利潤空間?

    美團為例,從收入結構上來看,2021年第三季度,美團外賣營收264.9億元;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營收86億元,新業務營收為137.2億元。

    雖然外賣業務在美團的營收佔比多,但是它利潤率卻不高。

    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其外賣業務的淨利率為3.3%,淨利潤8.7億元,也就是平均每天賺了945萬元,美團季度活躍商户830萬,其中400萬-500萬是餐飲外賣商家,取中間值450萬,相當於美團平均每天從一個商家那裏賺走了2.1元錢。

    同樣是服務幾百萬商家,外賣平台掙的錢,還不到電商平台的1.5%。

    此外,從2021年5月開始,美團進行服務費率透明化改革。原本的平台服務費被拆解成技術服務費、履約服務費兩大部分,技術服務費才是真正的「佣金」。

    其中技術服務費包括商家訊息展示服務、交易服務、商服及客服服務、IT運維服務等費用,通常情況下為6%-8%;而且美團的基礎服務費率在全球橫向比較也處於低水平。例如UberEats雖然在英國、新西蘭等地區允許商家自行配送,但仍需要收取13%-16%的佣金,如果不是自行配送的話,佣金至少是達到30%。

    美團的履約服務費只有商家在選擇美團配送時才會產生,其中主要就是支付給騎手的工資。當然了,商家也可以選擇自行配送、第三方配送等多種形式。以鄭州本地品牌「王子愛上蝦」為例,此前一份單價為99元的「心動二人餐」商家需支付佣金為17.29元,在費率調整後,相同訂單下,商家如果選擇自行配送,只需支付6.84元的技術服務費(佣金),佣金率僅為6.9%。

    而且對於餐飲商家來說,真正的成本大頭,也不在外賣上。根據極光大數據的調研報告,77.5%的受訪商家認為經營壓力來源來自房租。

    中飯協發布的《2020中國餐飲業年度報告》對於餐飲企業成本結構的測算,扣除食材(41.9%)、能源(4.0%)、稅費(3.2%)和佣金成本(18.0%)後,外賣帶來的邊際收益率高達32.9%。

    所以當餐飲商家通過合理規劃經營,進行成本精細分析後,反倒能在接入外賣、且固定成本不變的前提下帶來顯著的收入增長,從而攤薄房租等固定成本,優化商業模式和利潤水平。

    這麼看來,對於餐飲行業來說,並不是「外賣猛如虎」,而是外賣切實提高了商家的收入。

    對了,決定外賣收費的,還有供需關係。當政策引導定價介入後,不一定會影響餓了麼、美團等平台的價值未來,其價值或將更多體現在需求側的消費者黏性上,這樣變現的渠道也更廣。

    4.

    / 寫在最後 /

    我們最後再回到政策,綜上看來,政策只是為了幫中小業態紓困,外賣平台作為網路的代表,應當主動拿出自己的能力、發揮自己的作用,至於平台的收費標準,則應該是平台與消費者、商家不斷互動磨合的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自疫情以來,在許多紓困政策中,平台型企業,往往還會成為被寄予厚望的出力方,畢竟其連接的資源更多,分佈的範圍更廣,還能聯動千千萬萬個市場主體。

    而從中長期來看,政策並未降低平台型企業在交易撮合、履約服務方面的壁壘,所以引導平台經濟讓利相關條款引發的擔憂有些過度,政策層面更不意味着新一輪政策監管,主要是呼籲企業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作為投資者,咱們還是得理性對待啊!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