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貨幣革命.中|「零售數字港元」應用超乎想像 惟金管局仍未拍板

    貨幣革命.中|「零售數字港元」應用超乎想像 惟金管局仍未拍板

    央行數字貨幣(CBDC)在設計上可分為零售層面和批發層面兩類——前者供普羅大眾(包括企業及個人)使用,後者則以金融機構為對象,作銀行同業交易結算等用途。在實際應用當中,某程度上,零售型央行數字貨幣(下稱「零售CBDC」)與港人廣泛使用的「轉數快」類似,同樣數字時代的公共產品,由政府提供,服務大眾消費者;但與轉數快不同的是,零售CBDC的應用場景更廣,生產力也更高。那麼,零售CBDC與傳統的電子支付究竟有何不同?「零售數碼港元」到底何時面世?不妨從政府、消費者和商業機構三個市場主體重新認識其經濟價值。

    「貨幣革命」深度報道三之二

    「消費券」的派發帶動香港電子支付的發展,但在數碼時代的電子貨幣應用當中,香港仍然落後國家。(資料圖片)

    貨幣革命.上|什麼是央行數字貨幣?

    截至去年9月底,「轉數快」用戶登記超過900萬個,平均每日處理超過74萬宗、總值52億港元的轉賬交易。智庫「團結香港基金」去年發表《央行數碼貨幣——構築數碼金融基石》研究報告指出,轉數快激增的用戶量證明市民對電子支付類別公共產品的龐大需求。與轉數快類似,零售CBDC也屬於數字時代的公共產品,由政府提供,服務大眾消費者;但不同的是,零售CBDC的應用場景更廣,對生產力的提高也更為顯著。

    政府角度:高效傳導政策

    從政府角度,央行數字貨幣(CBDC)被視為高效、精準的政策工具。香港城市大學客座教授陳鳳翔、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陳穎茵和香港大學經管學院助理教授游楊等專家接受《香港01》深度報道組專訪時,都不約而同地提到零售CBDC能推動「普惠金融」,尤其是目前走在世界最前端的「數字人民幣」(e-CNY)。

    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曾在公開論壇表示,e-CNY能夠提高偏遠地區的數字金融覆蓋率,減低金融成本,有利於中小商戶展開數字化交易,提升資金周轉效率,加速農業、小微企業信貸的審批和發放。

    除了調控政策,CBDC還能被用作監管工具。彭博社上月發表行業研究,預測中國或會將e-CNY用於房地產交易,以驗證購房資金來源,阻止違規流入樓市的貸款。游楊評價,中國是「大政府」體制,彭博社的預測「很有可能」,「應用場景上,大政府和小政府的想法是不一樣的」,而香港政府「相對較小」,其研發零售CBDC的落腳點之一是如何便捷交易。

    智庫「團結香港基金」去年發表《央行數碼貨幣——構築數碼金融基石》研究報告指出,轉數快激增的用戶量證明市民對電子支付類別公共產品的龐大需求。(余俊亮攝)

    市民角度:便捷日常交易

    現時香港電子支付系統運作仍未算流暢,在街市、流動攤販等小微商戶中,電子支付亦未完全普及。如果日後推出免費、易用、智能的數字港元(e-HKD),或能改變這一現狀,全面提升消費者的消費體驗。

    陳穎茵以去年派發電子消費券為例,比較現有電子支付系統和e-HKD的不同。去年派發消費券流程很長,中間涉及政府與商業機構、市民、零售商家的溝通和電子系統的構建,手續相當繁雜。消費者委員會截至去年10月中已累計接獲410宗與消費券有關的投訴個案,主要包括商戶自設最低消費、重複扣數及退款安排做法不一等。

    「利用CBDC的可編程性,(派消費券)就會快很多。」陳穎茵解釋,在派發前,政府可以智能合約代碼,規定這筆錢的派發對象,使用用途、限額、期限等。其後,只需簡單運行代碼,這筆錢就會快速、精準派出,在使用時也毋需依賴網絡和手機,猶如現鈔。即使出現重複扣數、要求退款情況,也能即時追溯錢銀走向、從速處理,如此這般,「電子消費券」的投訴亦有望大幅減少。

    如果日後推出免費、易用、智能的數字港元(e-HKD),或會全面提升消費者的消費體驗。(資料圖片)

    商業機構:節省成本、提高效率

    零售CBDC作為一種公共產品,其服務對象當然不止是大眾市民和政府,還有各個商業機構。尤其對於金融機構而言,CBDC的可編程性帶來很多可能性。

    陳穎茵介紹了結合智能合約提升商業保險理賠效率的應用場景。例如,傳統醫療保險的理賠手續繁複,需要患者先行墊付,寄送材料,而保險公司則需審核後在賠付。不過,整套耗費時間、人力、物力、財力的流程,在CBDC的應用場景中將變得簡單得多。

    她解釋,保險公司可以與醫院合作搭建一個區塊鏈平台,將醫療合約變為智能合約,接入零售CBDC系統;患者在就診時,醫院即時在平台上共享數據,智能合約代碼執行判斷後,就能自動、立即理賠一筆錢至醫院,無需患者墊付。她補充,新加坡已經有類似實驗。

    游楊認為,香港政府「相對較小」,其研發零售CBDC的落腳點之一是如何便捷交易。(受訪者提供)

    e-CNY冬奧應用

    當然,要實現以上應用,必須要貨幣管理當局先推出CBDC,才會有私營機構在金融基建上研究商業組合,探索金融科技的可能性。然而,香港在零售CBDC方面的進度可謂差強人意,金融管理局至今仍未確認會否推出零售數字港元。

    相較之下,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國家的零售CBDC試驗處於領先地位。中國人民銀行自2014年啟動零售CBDC項目,後於2019年末開展試點測試,覆蓋至少11個內地城市。據穆長春介紹,截至上年10月底,數字人民幣個人錢包開立1.4億個,對公錢包1,000萬個,累計交易筆數1.5億餘筆,累計交易金額約620億元人民幣。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公開表示,北京冬奧會場景是下一步試點數字人民幣的重點領域。據介紹,目前數字人民幣冬奧場景已落地35.9萬個,覆蓋交通出行、餐飲住宿、購物消費、旅遊觀光、醫療衞生、通信服務、票務娛樂等七大類場景。

    與國家央行不同,香港金管局的研究重心放在批發型數字港幣,而非零售型。金管局發言人在接受《香港01》查詢時回應:「金管局早於2017年開始研究CBDC……與當前國際社會普遍看法一致,金管局認為CBDC於批發及跨境應用層面較具潛力,故優先深入探討CBDC於批發及跨境支付的應用。」

    事實上,這也是基於香港的金融、經濟環境而作的選擇。目前世界領先的八個CBDC項目中,有七個由發展中經濟體推展,因為CBDC能助發展中經濟體提高金融服務覆蓋率,即前文提及的普惠金融。據世界銀行2017年調查(下表),中國內地僅八成人擁有銀行賬戶,六成人曾用數字支付,而超過九成的香港成年市民擁有銀行賬戶。相較之下,香港社會並沒有棉鈴嚴峻的金融服務不平等問題,因而研發零售數字港元的社會效益偏低,與高額投入相比並不划算。

    香港01製圖

    e-HKD仍未拍板

    話雖如此,零售數字港元並非全無必要。若能推出零售數字港元,市民生活將會更為便利,商業機構和政府民生服務也能加速數字化進程。

    去年,金管局已經與國際結算銀行合作開展Project Aurum,着手做零售CBDC可行性研究。同年10月,金管局就零售數字港元發布《e-HKD:a technical prespecitve》技術白皮書(下稱《e-HKD》白皮書),當中強調目前仍未決定是否發行零售型數字港元,但會持開放態度審視相關問題。

    陳穎茵評價,《e-HKD》白皮書討論詳盡,而且歡迎業界和學術界參與討論,美中不足的是沒有面向 公眾諮詢:「CBDC面向公眾做好諮詢也是很重要的,要了解普通人對數字港元的需求和擔憂。」

    團結香港基金在報告中建議,金管局應該參考歐洲央行、泰國央行的做法制訂「零售支付策略」,利用宣傳冊、播客、影片等形式普及數字港元,收集公眾意見。

    金管局發言人則回應道,零售型數字港元「是一個複雜議題」,仍在早期研究階段,目前未有定案;又指會在2022年年中提出初步想法,日後若有需要會開啟公眾諮詢。

    「貨幣革命」深度報道:貨幣革命.上|什麼是央行數字貨幣?貨幣革命.中|「零售數字港元」應用超乎想像 惟金管局仍未拍板貨幣革命.下|香港星洲金融叮噹馬頭 「批發型數字港元」要加鞭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