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日賺4億交靚麗財報 政策面仍存兩大挑戰|企業熱評

騰訊日賺4億交靚麗財報 政策面仍存兩大挑戰|企業熱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2020年騰訊全年營收近五千億元人民幣,淨利潤高達1,600億元,日賺4.4億元,但騰訊的股價為何不漲反跌,較一個月前的高點775港元已回落超兩成。

在靚麗業績的背後,除了美股科技股掉頭向下的大環境影響,中國將於6月1日實施的新版《未成人保護法》,以及上升到國策高度的網路行業反壟斷,將會是騰訊將要面臨的兩大風險點,也考驗騰訊管理層的應對智慧。

靚麗的業績

受益於2020年疫情之下的宅經濟浪潮,騰訊在3月24日下午發佈的2020年全年財報,也極為靚麗。

3月24日下午,騰訊正式公佈了2020年全年財報,業績靚麗。(騰訊2020年財報)

財報數據顯示,騰訊全年收入為4821億元,淨利潤1600億元,每股盈利為16.5元,淨利潤率為33%。不只是創下新高的營收和利潤,從按年數據來看,騰訊的利潤增速遠高於收入增速,跟2019年相比,騰訊的收入按年增速為28%,淨利潤按年增速高達71%。

如果拿騰訊和它投資的快手相比,這種「增收更增利」與「燒錢賺吆喝」的巨大反差,更凸顯了騰訊作為中國最大網路公司的內在價值。

不過,相比騰訊在投資上的「一擲千金」,騰訊給出的分紅方案只有每股1.60港元(2019年為每股1.20港元),預計派發股息154億港元,不足全年淨利潤的十分之一。

收入三駕馬車

騰訊的營收主要由三部分構成:增值服務、網絡廣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

騰訊收入上的三駕馬車,網絡遊戲仍是重要來源。(騰訊2020年財報)

據財報披露,其中,包括遊戲在內的增值服務收入2,642.12億元,按年增長32%,佔總營收55%;網絡廣告業務收入823億元,佔總營收17%;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板塊實現收入385億元,佔總營收比例為29%。

騰訊如此靚麗的業績,主要還是受益於其最核心的遊戲產業的火爆,從財報可以看出,騰訊增值服務業務2020年收入按年增長32%至人民幣2,642億元。其中,網絡遊戲業務收入增長36%至1,561億元。

對於騰訊的遊戲板塊來説,這個增幅僅次於2017年的38%,可以作為對比的是,2019年和2018年的騰訊網遊收入增長數據分別也只有10%和6%,2020年交出的這份成績單可謂是極為漂亮。

當然,這樣的成績單,對於市場來説應該也在預期之中。

眾所周知,一直到今天還沒有走出陰霾的COVID-19疫情,讓全球的遊戲產業都獲益頗豐,而佔據全球近兩成市場份額的騰訊公司,當然就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其中,2020年,《王者榮耀》《和平精英》及其海外版《PUBG Mobile》仍是貢獻騰訊遊戲收入的主力軍,同時騰訊依然在加大對遊戲產業的收購力度。

不只是遊戲產業,「宅經濟」催生的居家辦公、不見面溝通、非接觸式服務等浪潮,也讓擁有微信(Wechat)這個國民社交軟件的騰訊公司獲益頗豐,其中,騰訊會議等熱門程序,更成為中國中小企業在應對疫情期間的標配。

此外,隨着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數字渠道進行投放,騰訊2020年在網絡廣告業務的收入為823億元,按年增長20%,佔據了近一成的中國廣告市場份額。

在傳統媒體日趨暗淡的當下,坐擁社交帝國的騰訊,卻悄然成為中國最大的廣告公司之一。

股價不漲反跌,政策仍是最大隱憂

不過,騰訊如此靚麗的業績公佈之後,3月25日騰訊公司的股價卻不漲反跌,並一度跌破600港元的重要關口,最低至588.5港元。

3月25日,騰訊股價一度跌破600港元,當日收盤跌2.8%。(Wind資訊)

考慮到騰訊投資的bilibili(B站)下周就將掛牌上市,這樣的表現確實讓不少投資人大跌眼鏡。

除了在美上市的中概股普跌大跌的影響之外,騰訊自身的核心業務,尤其是遊戲與社交媒體,面臨着中國政策的極大挑戰,這從騰訊的財報裏也有所暗示。

比如,騰訊首次在財報中披露了未成年玩家的流水數據:2020年第四季度,18歲以下未成年人在其中國網絡遊戲流水的佔比為6.0%,其中16歲以下未成年人的流水佔比為3.2%。

騰訊之舉,顯然是為了提前對沖6月1日即將正式實施的中國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該法律專門增設「網絡保護」一章,來保護網絡世界對少年兒童可能存在的傷害,其中對於遊戲的青少年保護有較為嚴格的規定。

騰訊在年報中專門列出來自於中國市場青少年的收入比例,試圖以此來提前對沖風險。(騰訊2020年財報)

該法律對於網絡遊戲進行重點監管,並規定了未成年人註冊和使用網絡遊戲實名驗證要求,要求網絡遊戲服務提供者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標準,對遊戲產品進行分類,作出適合年齡的提示,並禁止在每天晚22時至次日8時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遊戲服務。

作為中國乃至全球最大的遊戲公司,騰訊自然也會受到影響,而且不只是收入上的影響,更多的會受到輿論上的潛在壓力。

事實上,相比西方世界,中國對於網絡遊戲的評級依然是兩極化,在幾年前的中國全國兩會上,也依然有政協委員將遊戲稱之為「精神鴉片」,每年兩會上關於青少年遊戲防沉迷的提案也不少。

根據2020年四季報的數據,初略估算,中國國內市場遊戲收入佔騰訊季度總收入的比例在22%左右,即超過五分之一,騰訊如何有效對沖政策帶來的風險,依然值得關注。

如何有效地落實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甚至於改變中國社會對於遊戲的固有偏見,對於騰訊來説,會是一個非常嚴峻和長期的挑戰,也不是在一兩年時間就能完成的任務。

反壟斷壓力仍在

不只是遊戲產業,隨着去年11月中國監管部門對於阿里巴巴集團展開反壟斷調查,網路反壟斷隨之上升為中國的「國策」之一。

作為中國網絡社交帝國的騰訊,無論是「一擲千金」的投資業務,還是沒有競爭對手的社交媒體業務,都被認為可能成為阿里之後的下一個反壟斷目標。

據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報道,3月24日下午,關於反壟斷的最新情況,騰訊創始人和董事會主席馬化騰也回應了媒體的問詢。

馬化騰表示:關於反壟斷方面,會積極配合監管部門,總的來説盡可能做到合規,保證長遠的發展。目前各種數據非常複雜,既有平台的也有用户的,公眾對於用户隱私,公眾場合人臉識別也已經有更高要求,會保持對隱私保護的高度關注。

騰訊總裁、執行董事劉熾平則表示,關於反壟斷問題已經跟相關部門多次見面,在這方面跟政府都有定期會議,在會議當中談及多項議題,期待能夠打造一個健康的環境,讓更多創新在國內發生,騰訊也一直非常重視合規和要求。

對於一貫低調的騰訊及馬化騰來説,有阿里的前車之鑑,自然會更加謹慎小心,但是如何應對來自中國社會輿論的反壟斷調查壓力,依然充滿了不確定性。

顯然,貴為港股股王的騰訊,在2020年贏得了公司收入及股價的大豐收之後,2021年如何面對來自政策面的極大挑戰,捍衞自己的股王位置,甚至重新向萬億美元市值出發,還需做的更多。

騰訊控股有限公司(00700.HK)

延伸閱讀: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