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澤平:房價低的城市幸福指數高,新房改向德國和新加坡學習

任澤平:房價低的城市幸福指數高,新房改向德國和新加坡學習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估計放開三孩,最終生育情況可能低於保守派的預測,有可能在十四五或者最遲不到十五五,全面放開生育。

我們做了一個近4萬人的問卷調查,出什麼政策我也不生,佔比32%,排第一。現在即使放開生育,年輕人也不願意生了,保守派不用再擔心中國人口的大爆炸。

降房價排在第二位,佔31%,可見大家對降房價的呼籲聲很高。為什麼年輕人躺平,為什麼不願意生育,很大程度上跟房價過高有關。全球前十大高房價的城市中國佔了一半。

房價低的城市幸福指數高。現在長沙是中國的第一大網紅城市,已經超過成都、杭州這些地方了,老百姓的幸福指數特別高。晚上大家去夜宵、唱歌,長沙還是中國的腳都。

為什麼?因為長沙房價低,長沙的市區房價1萬多不到2萬,在中國的省會城市裏面,可能是最低的。長沙、武漢、重慶、原來的成都,你會發現幸福指數高的往往房價不高。

像北上廣深好像大家都是千萬富翁,事實上擠壓了你很多消費,而且揹負了很大的房貸,一輩子給銀行打工,幸福指數並不高。

中國大陸的住房制度,1998年學的中國香港,中國香港學的是英國,都深陷高房價之困。比如説高槓杆、預售制度、賣樓花、土地批租制度等有很大的關係。

東京、倫敦、紐約、中國香港、首爾等,這些國際上的大都市,那裏的年輕人早就躺平了。比如説東京,東京早就陷入到老齡化、少子化、不婚化的低慾望社會了,在很大程度上跟八九十年代東京的房價提高有關。

那有沒有房地產發展好的,幸福指數比較高的?有,德國、新加坡。比如説德國,第一是控制貨幣超發,德國的貨幣在全球範圍內是控制得比較好的,像美國、日本等貨幣超發的國家一般房價控制得都不好。第二,對於開發商建的房子要限制他的暴利。第三,是保障租户的權益,比如説德國政府對租金價格是調控的。它有一套法律體系。

中國的房地產是有解的,這個解就是要改變中國的住房制度。新房改關鍵是人地掛鈎和控制貨幣。

人口流入的地方一定要給它供給建設用地指標。建議像東北、西北,建設用地指標賣給東部或者南方,就像碳交易一樣,地方財政也平衡了,人地掛鈎、房地產的供求也平衡了。

為什麼勞動報酬是下降的,資本報酬上升?因為資本話的語權太強了,勞動的話語權相對比較弱,所以需要公共政策調節。公共政策不能對資本太友好,對勞動太忽視。

如果出台這些政策,可能彌補社會的撕裂和收入分配的差距。 比如説,房產稅。你可以持有5套,10套房子,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佔有了過多的社會資源,那你要多交稅。這很公平,對不對?不然你房價一漲,別人一輩子白奮鬥了。

中國的貨幣當局不希望人民幣匯率短期過快升值。從短期的角度,後面應該是以穩為主。放在更長期來看,比如説放在3年5年的維度來看,可能人民幣長期還是升值的。

如果説大家以後對REITs投資有興趣,建議重點關注它的底層資產質量、預期收益以及升值潛力。

以上,是著名經濟學家任澤平博士,在6月4日線上直播中,圍繞「躺平、三孩、房價」的話題,分享的最新精彩觀點。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