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炒高了醫美?

是誰炒高了醫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醫美再現A股經典套路:股價炒高,股東離場。

同中國眾多產業發展速度一樣,中國醫美的規模發展僅用了10年時間就走完了韓國40年的發展道路,甚至在運營領域已經成為了韓國人的老師,成為當今韓國大規模整形醫院模仿的對象,這一成就不得不從一個叫吳建偉的莆田人説起。

2000年,吳建偉在成都開設的整形美容科,被視為國內醫美最早的信號,而他也被之後的莆田系醫美尊為開創中國醫美產業的「鼻祖」。

但2004年前後發生的「奧美定事件」,卻改變了吳建偉之後的人生軌跡。

一個偶然的機會,吳建偉在出差的飛機上碰到了奧美定的營銷高管。這次偶遇,讓他的事業得到了快速發展。

奧美定,是一款通過注射進行豐胸的液態材料,由於不用像假體豐胸那樣進行切開手術,廣受愛美女性的喜愛。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奧美定的副作用卻在2、3年之後出現大規模爆發,併發症和感染數量不斷增加,給愛美者帶來痛苦。

吳建偉也因此事意志消沉,最終皈依佛門,並將名下的醫院賣給了同為莆田系的陳金秀。

然而,「奧美定事件」的發生,並未影響女性對美的追求。

2005年,大S(徐熙媛)《美容大王》一書的橫空出世,重燃了愛美者對醫美的信心。

具有撫平皺紋、填充凹陷功效的玻尿酸,成為了兩岸三地無數女性的新寵。

世界玻尿酸看中國,中國玻尿酸看山東。

從山東省會濟南向東驅車30公里,是隸屬於濟南高新區的一片產業園。

林立的廠房將這裏分割成一個個巨大的模塊,上班時分路上幾乎看不到行人。有別於國內其他產業園,這裏有個特殊的身份:全球玻尿酸原料最大的生產基地。

2019年4月,全球諮詢公司Frost & Sullivan在發佈的《中國透明質酸行業市場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2018年玻尿酸原料的總銷量已經佔據全球總銷量的86%,全球前五大供應商——華熙生物、焦點生物、阜豐生物、東辰生物、安華生物全部來自山東,其中,華熙生物的銷量位列五大供應商之首。

所以,華熙生物剛一上市,就引來了機構的重點關注。

2019年11月12日,也就是公司上市後的第一周,興全基金、寶盈基金、交銀施羅德基金、中信證券等26家機構便組團對其調研。

而這些機構,正是醫美概念炒作的第一波主力。

機構抱團

在A股歷史上共發生過四次機構抱團的情況,分別是周期、金融地產、消費和科技。

而這一次,機構選擇了抱團醫美,「玻尿酸三劍客」——愛美客(300896.SZ)、華熙生物(688363.SH)、昊海生科(688366.SH),成為了機構的首選。

昊海生科,是三家公司中上市最早的,也是參與調研人員中基金經理佔比最高的。

華寶基金的閆旭、賀喆,國泰基金的姜英、王琳,寶盈基金的朱建明,富國基金的孫笑悦,國聯安基金的呼榮權,農銀匯理的夢圓,交易施羅德基金的劉鵬,均親自參與了對昊海生科的調研。

特別是興全基金,旗下的季文華、喬遷、任相棟、鄒欣、陳宇5位基金經理,同時出現在調研名單中,這在以往的機構調研中並不常見。

2020年初,隨着上市公司和公募基金年報的陸續披露,華熙生物、昊海生科的背後買家也隨之浮出水面。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興全基金毫無懸念的成為了醫美概念炒作的中軍。

作為「玻尿酸三劍客」中上市最晚的愛美克,由於其毛利率堪比茅台,被股民們調侃為「女人的茅台」,所以剛一上市,便迎來了機構百人團的調研,其中不乏IDG資本、Matthews Asia等知名外資機構。

公司股價一路高歌猛進,曾一度躋身千元股行列,成為繼貴州茅台、石頭科技後的第三隻千元股。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然而,好景不長,機構對醫美板塊的看法很快產生了分歧。

從前十大流通股東機構持股比例變化看,愛美克從去年年末的10.24%降低至今年一季度末的5.66%、華熙生物也從58.04%降低至48.04%,昊海生科則從4.35%上升至5.22%。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以愛美克為例,我們具體來看下機構是如何調倉的:

廣發基金經理吳興武管理的廣發醫療保健基金和農銀匯理基金經理夢圓管理的農銀匯理醫療保健主題基金,新進成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

廣發基金經理劉格菘管理的廣發小盤成長、廣發雙擎升級兩隻基金,匯添富基金經理胡昕煒管理的匯添富中盤價值精選基金,卻選擇了退出前十大流通股東。

遊資入場

醫美概念火爆之後,引導資金選擇了相對具備預期差的公司作為炒作對象,比如朗姿股份和奧園美谷。

在A股市場上,嘗試跨界轉型的公司並不少,但成功的沒幾個,朗姿股份(002612.SZ)算一個。

2016年,主營時尚女裝業務的朗姿股份,開始將觸角延伸至醫療美容業務,投資韓國整形醫療管理機構「Dream Medical Group Co.,Ltd」(韓國夢想集團)和整形醫院「Dream Plastic Surgery」,並宣佈進軍國內醫美市場。

截至2020年底,朗姿股份旗下擁有兩大高端綜合性醫美品牌「米蘭柏羽」和「高一生」,以及輕醫美連鎖品牌「晶膚醫美」,並手握20家醫療美容機構。

萬事俱備的朗姿股份,終於等到了這次醫美東風的到來。

公司不僅成功實現了從「衣美」到「顏美」的轉型,而且在資金的深度介入之下,其股價也在短短一年之內翻了10倍,但股價飆漲的背後推手並非機構,而是遊資。

遊資,A股市場上的一個神秘羣體,其操盤手以男性為主,大多離異或者未婚,性格孤僻、抗壓性強,在某些公開場合時常會犯怵。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究竟有哪些遊資參與了朗姿股份的炒作?我們來簡單介紹下。

章盟主,遊資界元老級的人物,參與朗姿股份的交易額超過了2個億,位列榜首。

方新俠,與趙老哥(從10萬做到10億的頂級遊資)同時代的遊資主力,曾與趙老哥會師於中國中車巔峯之戰的頂級遊資。

寧波桑田路,是外界對國盛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寧波桑田路證券營業部的簡稱。

之所以外界沒有給寧波桑田路取一個類似章盟主、作手新一這樣的名字,是因為其背後的大佬至今仍是個謎。

一種傳言説該席位是曾經活躍於江浙的老牌遊資,另一種説法則認為是最近幾年剛崛起的遊資新生力量。

不論背後是誰,寧波桑田路近幾年在A股市場上的表現的確異常活躍,經常現身於龍虎榜,尤其在去年主導了江南高纖的翻倍行情,更使其名聲大噪。

此外,新生代遊資作手新一也參與了朗姿股份的炒作。

「抄底、打板都做,買的票都表現不錯。大一點的遊資中,他的理解力是最強的。」這是某資深遊資人士對作手新一的評價。

與朗姿股份相比,奧園美谷(000615.SZ)算是轉型的老手,從化纖到地產再到醫美,奧園美谷一直走在轉型的路上。

這一次,奧園美谷講述的是一個關於「美」的故事。

在上個月的投資者交流活動中,奧園美谷提到:我們希望成為一個醫美生態的集成商,對奧園美谷來説,無論通過醫美產業的中游切入,還是在醫美產業鏈的上游進行立足,或者通過醫美的下游進行卡位,希望通過上中下游整體的佈局來為消費者提供醫美生態集成。

看明白了嗎?生態才是支撐該故事的核心要義。

拿到故事的劇本只是第一步,對劇本的理解才是關鍵,顯然,遊資在這方面更勝一籌。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章盟主憑藉其強大的資金優勢,點燃了市場做多奧園美谷的熱情,湖州勞動路、小鱷魚、放新俠、作手新一等遊資也紛紛參與其中。

難怪有人對章盟主給出了這樣的評價:「號召力強,各路遊資跟風,集團衝鋒,大格局,不侷限於一城一地的得失,往往引領一個板塊,操作手法上波段為主,很少一日遊,有善莊之稱。」

至於此輪行情的主導者為何不是機構?奧園美谷的一季報或許給出了答案。

2021年一季度,奧園美谷實現營收6.07億元,按年大幅增長386.85%;歸母淨利潤為0.3億元,按年增長135.56%。不過營收增長並非來自於醫美業務,而是「本報告期有新增交樓」,也就是説,增量來自於正在剝離的地產板塊。

而這也正是機構所擔憂的,奧園美谷剝離地產業務後,是否會動搖其利潤基礎。

題材擴散

經過了機構抱團、炒預期差後,醫美概念的炒作進入到第三個階段——題材炒作。

所謂題材炒作,通常是不以精確的基本面為基礎,基於未來預期,打着「基本面」的幌子,幹着「非基本面」的事。

醫美概念第三階段的炒作亦是如此。

4月2日,金髮拉比(002762.SZ)因一則收購廣東韓妃醫院部分股權,且有業績對賭的公告,公司股價便開始上演連續一字漲停板的走勢,背後的推手依舊是遊資。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提供)

寧波桑田路取代章盟主,成為醫美概念炒作第三階段的旗手。

很顯然,炒題材,僅靠金髮拉比一隻股票是遠遠不夠的,市場需要更多的醫美概念股來維持熱度。

很快,新華錦、景峯醫藥等公司相繼被曝出涉足醫美,醫美板塊的炒作進入高潮。

誰來買單

至此,按照機構抱團、炒預期差、炒題材這三波操作下來,不管是正宗還是不正宗的標的都基本被挖掘出來了,醫美板塊從年初至今也漲了60%。

然而,就像市場多數交易者都會錯過70%的行情一樣,錯過本輪醫美行情的人並不在少數,包括那些百億私募的基金經理,高毅資產鄧曉峯就是其中的一個。

在上個月的交流會上,鄧曉峯就坦言:「很多時候研究能力跟不上,可能錯失這個行業,比如説醫美,我們就錯過了這個行業,因為過去自己的研究和覆蓋。」

相比之下,高毅資產另一位基金經理馮柳卻選擇了提前上車,一季度大舉買入100萬股華熙生物,位列十大流通股東第九名。

他的這一做法,也恰恰符合其一直強調的「弱者體系」。

但馮柳恐怕並未料到,華熙生物的另一大股東卻在此時選擇了套現離場。

6月4日晚間,華熙生物發佈公告稱,持股4.99%的股東寧夏贏瑞物源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計劃按市場價格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其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480萬股,擬減持股份數量佔本公司總股本的比例合計不超過1%。

剛剛買票上車的馮柳是否會淪為接盤俠,還在車下觀望的鄧曉峯是否會趁機上車,華熙生物的半年報將會給出答案。

除了華熙生物,昊海生科和朗姿股份也於6月1日和6月4日相繼發佈了股東減持計劃。

昊海生科公告稱,持股5.2598%的股東樓國樑擬減持不超過1.2258%的公司股份。

朗姿股份公告稱,自然人股東申炳雲擬通過集中競價及大宗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1987.69萬股股份,佔總股本的4.49%。

其中,申炳云為公司實控人申東日、申今花的父親,系發起人股東,截至目前持股比例為4.49%,後續若頂格實施減持計劃,將對其名下股份進行清倉。

對於申炳雲本次減持,公司解釋,申炳雲年事已高,本次減持系本人生活安排和資產規劃的需要。雖然不在公司任職,但申炳雲堅定看好未來發展前景,尤其是對醫美業務的發展充滿信心。

而昊海生科、華熙生物、朗姿股份遭減持所引發的蝴蝶效應,恐怕也將引發市場對醫美板塊「錢途」的擔憂。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