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00後社交,QQ、B站、快手誰能贏?

​爭奪00後社交,QQ、B站、快手誰能贏?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朋友,擴列嗎?」、「養火嗎?」、「處CP嗎?」
這是時下各大社交APP最火的社交用語,也是00後交流的語言。
00後正成為最活躍的社交羣體之一。

早在2016年,騰訊社交大數據顯示,移動網路新生代00後發展迅速,佔比超過20%;2020年,據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數據統計,00後人羣網路滲透率近95%,超過了80後。

無論是騰訊阿里,還是B站快手,巨頭的觸手早已伸向00後。

QQ會員裏,已有一半是00後;快手羣聊裏,各種00後社羣日益活躍;B站則一直主打年輕人的潮流文化,被標榜為「Z世代的精神家園」。

就連阿里也在強調「得00後者得天下」,將創新業務設為單獨事業羣,推出了唱鴨等年輕人社交APP。

然而,這屆00後很難「被爭取」。

騰訊在QQ以外,曾嘗試過不下數十種社交應用,悉數以「不温不火」告終;00後最愛的「靈魂社交」軟件Soul,在2020年和2021年Q1,淨虧損高達6.01億以及4.1億;阿里釘釘曾在疫情期間,被小學生組團「攻擊」,將評分刷到1.5分以下……

那麼,爭奪00後這件事,究竟有多難?誰終將佔據山頭?

QQ抓住00後救命稻草

25歲的楊樹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半年沒打開QQ了。

作為標準的「996」打工人,她與QQ的緣分,從踏入社會的那一刻起,幾乎宣告終結。打工人的世界裏充斥着微信、釘釘、長短視頻APP,卻甚少容得下一個功能「花裏胡哨」的QQ。

QQ是楊樹青春期的回憶。這裏裝載着她曾經不知所云的説説、不為人知的心事、斷交過的友誼,有她許多不願回首的「黑歷史」。但工作後,QQ空間、説説、空間音樂這些她從前最喜歡的功能,反而再無用武之地。

楊樹的情況不是個例。有關數據顯示,過去兩年,有1億人變成QQ「殭屍用户」,他們不再跟人互動,甚至忘記密碼不再登陸。

90後拋棄了QQ,QQ也轉靠他人。00後成了QQ的救命稻草。

根據騰訊2019年5月發佈的《00後在QQ:2019 00後用户社交行為數據報告》,一半的QQ會員是00後,其中男生佔比達到71%,騰訊對此評價:「即使年輕,也是貴族」。

這些「貴族」讓QQ逐漸變樣。

20歲的馬克是QQ資深會員,2019年「擴列」剛上線時,她偷偷申請過小號來使用這一功能。「大號熟人太多,想用小號換個人設交新朋友」,她告訴連線Insight。

所謂擴列,即是「擴展QQ好友列表」,它允許用户進入設置界面修改自己的「擴列宣言」。宣言就像一張個人名片,標榜着自己的興趣愛好、個性等信息。點擊擴列按鈕後,QQ還會主動推送有相同喜好的好友。

馬克是個網絡文學愛好者,她在「擴列宣言」裏,列舉了幾本鍾愛的小説,還註明了自己的偏好。

馬克分享説,她用擴列加過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有陣子我們幾個天天語音聊天不亦樂乎,甚至還一起構思寫過小説。」

但馬克的小説還只寫了個開頭,她的小團伙就因為小事不歡而散。經歷了「三分鐘熱度」之後,隨着被越來越多打着「志同道合」旗號、卻不懷好意的大叔加好友騷擾後,馬克徹底「拉黑」了這一功能。

「現在10個加我的人裏有8個都是莫名其妙的人,擴列這個功能挺亂的」,馬克評價道。

除了受爭議的擴列功能以外,QQ還有其他新花樣。

「養火」是QQ最火的功能之一,已然是00後獨有的社交貨幣、個人魅力的展現之地。

它是一套展現朋友間親密關係程度的互動標識,不同於微信手動將人置頂這種單向操作, 「養火」功能是依據用户真實聊天數量來評判兩者的親密關係,不同程度用不同標識顯示。最要好的那個朋友,將收穫一枚「巨輪」標識。

「更小一點的00後或許需要用攀比親密關係來證明自己」,大學生馬克沒有體驗過「養火」,卻理解它頗受歡迎的原因。

在空間裏,QQ新增的花樣也不少。

點贊功能區,QQ為黃鑽會員提供了「撒狗糧」、「開學啦」等個性贊動畫,「討好」00後個性化點贊需求;

説説功能區,如果用户選擇一個表情後長按,一連串表情將在「×83」數字出現之時霸滿屏幕;

QQ大羣裏,羣互動也在原來「潛水」、「冒泡」等傳統功能的基礎上,增加了「龍王」、「羣聊之火」、「羣聊熾焰」等標識。

一位接近QQ的人士曾告訴TMT新觀察,「相比微信10年只更新8次大版本的速度,2020年的QQ每月更新一次,多的時候一個月能更新4次。」

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22歲的「高齡」QQ,討好年輕人的姿勢愈來愈不遺餘力。

快手、B站圍獵00後

00後正在快手樂此不疲地交友。

在搜索框輸入「00後」,這裏的羣五花八門:「處CP羣 」、「唱歌羣」、「空巢組織羣」……無一不透露着00後蓬勃的社交慾望。

快手聊天羣很有個性:

這裏的羣成員封頂200人,進羣需審批,羣介紹涵蓋「女生數量」、「活躍數量」、「平均年齡」等讓人最感興趣的信息;

聊天界面裏,除了有語音、文字、表情包、照片等基本選項,還可以發送喜歡的快手作品;

在輸入欄目的左側,快手為「比心」表情包單獨設置了按鈕;

遊戲選項,也被獨具心裁地設置在羣聊天內,用户可發起遊戲,邀請羣友參加。

與QQ相比,這裏沒有「查找聊天記錄」、 「發送文件」選項,也沒有「完成羣任務」選項,聊天功能更純粹。

在某個00後CP羣裏,連線Insight發現,從早上6點多至凌晨1點,羣裏始終保持着高活躍度。

新進羣成員往往「直奔主題」,介紹年齡、星座、座標地址等基本信息後,便發送「求交友」、「等待有緣人」的信號。

夜晚10點的00後CP世界裏,他們玩起了類似「真心話大冒險」的「擲骰子」遊戲,搖到哪個數字,就要完成對應的任務目標,直到任務匹配者私信「配對成功」。

羣裏的某位00後學生匿名告訴連線Insight,他喜歡在快手羣聊「廣撒網」結交陌生朋友,再拉到QQ好友裏私聊「重點捕撈」。

「QQ裏有老師家長,還經常要學習完成任務,總覺得『束手束腳』,但在快手沒人知道我,可以盡情撒歡聊天」,他説道。

快手2020數據顯示,「戀愛生活」是00後的最愛,他們在追愛的道路上上下求索,與90後一同構成了相關連麥作者的2億粉絲量。

一些00後在快手忙着戀愛,也有一部分00後已經在快手出圈。

據連線Insight統計,快手前十大00後網紅中,排名第一的「田小野同學」粉絲數達到2384.6W,排名第十的「草莓果醬ox」,粉絲也有209W。

據田小野公開演講透露,在大三時偶然的一次機會,她面試了MCN實習生,樹立起劇情類博主「田小野」的人設,從此漲粉飛快、一炮而紅。

作為一名網紅,她透露,每天拍攝加班到凌晨一兩點是常有的事兒,通宵更是家常便飯。但和粉絲的私信評論、聊天互動,是她工作的最大動力。

00後熱愛短視頻APP的同時,也沒有忘記B站。

豆丁是00後B站資深會員,據她介紹,她自初中起就喜歡在B站上傳自己的翻唱作品自娛自樂,屬於「不定期更新佛系UP主」。

上大二的某一天起,她注意到有位網友頻繁在她的視頻底下留言,為她加油鼓勵,一來二去,兩人聊上了。出於相似的音樂興趣風格,豆丁和這位男網友關係急劇升温,最終發展成情侶。

在她眼裏,B站沒有社交軟件魚龍混雜的風險,卻又能結交志趣相投之人,是一款優質的「社交工具」。

年輕人在B站尋求社交,B站正努力向社交靠攏。

2020年10月,B站新推出「同城交友」功能,允許用户在手機端開啓同城定位,並上傳UGC視頻、文章等內容。

近期,據Tech星球爆料, B站又在測試發紅包功能,用户可點擊聊天框中的「發紅包」按鈕,然後設金幣(B站內的虛擬幣),再點擊發送即可在聊天界面中形成紅包。

根據規則,每人搶到的金額隨機,未被領取的紅包將於24小時後,退回到所發紅包用户當前的賬户內。

儘管目前,B站「同城」欄目與「放映室紅包」功能還處於內測階段,僅邀請部分用户進行測試,但這無疑是B站在社交方面的「破圈」嘗試,給了用户更多互動交流的機會。

從交友、娛樂到學習,視頻軟件正從多方面滲透進00後的生活,他們在老牌巨頭QQ之外,力求營造另一片屬於00後的天地。

誰能討得00後歡心?

紅杉資本在《00後泛娛樂消費報告》,曾這樣形容這一代的特徵:

他們的父母教育背景良好,雙方均為本科及以上學歷的人羣佔比在45%,這使得他們智力發展水平較高,獨立決策意識和能力都較強;

近八成的00後儲蓄高於1000元,他們金錢觀更為豁達,主張特立獨行,是「最有錢的一代」;

94%的00後都有自己的智能手機,他們有着非常良好的產品付費習慣,其中,59%的用户傾向於按需或次數付費,而5%的用户則有3個以上平台的年付費會員……

總結來説,就是 「個性獨立」、「有錢任性」,這使得00後成為社交媒體極佳的用户畫像。

然而,討好00後這件事太難。

以騰訊為例,摸不透00後的喜好,就用「廣撒網」策略,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社交風口。僅2019年一年,騰訊就推出過超過10款社交應用,包括貓咪、輕聊、迴音、歡遇等,或主打圖片社交、美顏社交,亦或主打陌生人社交。

據連線Insight統計,截止目前,在蘋果APP Store裏,輕聊、迴音、歡遇等APP均已不見蹤影。

曇花一現的例子並不在少數。

2015年,首創「面對面動作聊天」的APP「壓寨」曾風靡00後羣體,被稱為「新生代社交」,但不過三年,此軟件便銷聲匿跡,黯然下架。

2018年上線的「音遇」APP,面向90後與00後為主的年輕人,主打「音樂+社交」,曾一度衝到了App Store社交類應用第二名,但不到一年,音遇APP傳來「全網下架」的消息,從此消失於江湖……

初心資本調研顯示:00後下載Top1000以外「非著名」App的意願是所有年齡均值的1.3倍,高於所有年齡均值的29%,但同時,00後喜新厭舊的速度也高於其他羣體,00後會突擊卸載APP,有近50%的幾率不會裝載原來的產品。

00後的喜好太難猜,就連馬化騰也曾表示:「當初做QQ的時候我們還年輕,但隨着歲數變大,發現很多年輕人喜歡玩的我們看不懂。」

苦苦探索的巨頭沒能壟斷市場,也給其他平台留下生存空間。

上個月,Soul的IPO申請招股書顯示,僅一年時間,Soul的月均付費用户數從2019年的26.89萬增加到2021年Q1的170萬,在其千萬量級的DAU中,有73.9%是95後與00後用户。通過「性格測試」為用户匹配「靈魂伴侶」的形式,給了年輕人以新鮮感。

除此之外,據騰訊社交大數據統計,花開花落、火山小視頻、探探等,也是00後最愛的社交類APP。

對於社交軟件廠商而言,如何既要避免在過於小眾的文化賽道上自娛自樂,又要為00後保持「特立獨行」的調性,是個核心難題。在這方面,巨頭沒有獨佔鰲頭,小平台亦日漸崛起,爭奪00後社交的這場戰役,才剛剛打響。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