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股災波及新東方 最貴港股成最慘二次上市公司|企業熱評

在線教育股災波及新東方 最貴港股成最慘二次上市公司|企業熱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當下正在遭遇一場史詩級的股災,在空前嚴厲的政策監管之下,已上市的頭部企業股價紛紛被腰斬,新東方、好未來、高途教育(學而思)的股價目前仍在持續暴跌中,全行業的毀約、轉崗、裁員成為社交媒體上的熱搜詞。

在這場堪比2008年的股災背後,則是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的重塑,以輔導班形式為代表的課外教育,將轉變為課內教育為主,只是考慮到普通民眾對於教育的重視程度,這種政策執行的持續性如何,整個行業又將如何適應新的監管要求,依然需要長期觀察。

當然,活下去,應該是這個行業裏大部分企業今年的現實目標。

從天堂到地獄

就在一年之前,因為疫情的緣故,在線教育行業還是最火爆的投資風口,尤其是鎖定基礎教育的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在線教育平台,更是資本市場和投資圈的香餑餑,融資新聞不斷,資本排隊燒錢,被投企業也紛紛掛牌上市,股價出現瘋漲。

不到一年時間,昔日的香餑餑變成了過街老鼠,從投資風口變成了禁飛區,尤其是在美上市的高途教育,其股價四個多月已經跌去了超過九成,從接近150美元跌至12.8美元,其慘烈程度堪稱一場股災。

作為此輪股災的代表公司,高途教育的美股股價跌幅超過九成,慘烈程度可見一斑。(Wind資訊)

從天堂到地獄,或許正是這個行業當下的真實寫照,只是對於K12上市企業和投資人來説,如何度過這個寒冬,讓自己活下去,成為當下最棘手的難題。

悲觀地看,「減輕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被寫進高層會議文件,「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的用詞,使得這一行業的短期前景看上去頗為悲觀,利空不斷很可能成為接下來半年的常態,投資者必須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最慘公司跌去九成

6月8日,美股市場上的K12在線教育股延續近期的暴跌走勢,好未來跌超6%,新東方跌近4%,股價再度創下今年以來的新低。

不過,對於重倉這個行業的投資人而言,6月8日的跌幅已經算是頗為和緩,就在6月7日,這一板塊出現了一波崩盤式暴跌,新東方單日最大跌幅超10%,好未來跌幅一度超15%,高途跌超9%。

在過去的二十個交易日裏,行業龍頭新東方有三個交易日的跌幅超過10%,單日最大跌幅近20%,股價從五月初的15美元跌至8美元,這樣的股價走勢,讓投資者風聲鶴唳,唯恐避之不及。當然,也有投機者試圖火中取栗,搏一把反彈。

據統計,在美上市的中國在線教育股頭部企業,今年以來的股價跌幅均超過55%,其中跌幅最大的高途,從1月底的149美元高點,跌至6月初的13美元,跌幅超過了92%,其慘烈程度已經堪比2008年美股金融海嘯時候的大股災。

新東方:從最貴港股到最慘回歸中概股

半年多之前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的新東方,跌幅雖然沒有高途教育那麼誇張,但是也遭到波及,堪稱港股市場過去半年的最慘二次上市中概股。

尤其考慮到新東方還是以「最貴港股」完成掛牌,這個身份的巨大落差,恐怕也讓不少押寶的投資人損失慘重。

新東方回歸港股市場半年,股價和市值均遭腰斬,從最貴港股淪落到最慘二次上市股。(Wind資訊)

2020年11月9日,新東方以「9901」為股票代碼成功在港二次上市,發行價高達1,190港元,創下港股紀錄,上市首日新東方市值超過2,200億港元。加上此前已完成在港上市的新東方在線,也同屬於新東方集團,一個集團下的兩隻教育股同時在港掛牌,堪稱2020年IPO的一大盛景。

只是好景不長,隨着整個K12板塊的雪崩,目前新東方的總市值跌至1,000億港元左右,新東方在線市值為100億港元,兩家公司市值加到一起,也只有去年新東方港股掛牌時的一半左右,總市值已縮水過半。

屋漏偏逢連夜雨,6月2日,富時羅素指數(FTSE Russsell)就宣佈,富時中國A50指數將剔除新東方,該變更將於6月18日收盤後生效。這就會導致本來配置新東方的指數型基金直接清倉。

瑞信等機構也下調了新東方的評級,美股目標價從14美元下調至9.30美元,下調幅度高達33%。機構的觀點幾乎一致:監管風險加大,建議投資人迴避!

新東方是成立於1993年的中國老牌民營教育集團,最初以出國留學、英語培訓業務起家,此後又拓展了K-12課後輔導、在線教育等業務領域,是全行業最大的龍頭企業。

有意思的是,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的創業故事曾被拍成了一部電影《中國合夥人》,電影裏的另外兩位合夥人原型徐小平和王強,後來均成為中國著名的風險投資人,投資了不少科創企業。

看到今天新東方和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慘狀,不知道這三位《中國合夥人》的原型會作何感想。

政策重壓之外,資本泡沫是主因

此次整個K12在線教育板塊的暴跌,跟政策的重壓有直接關係,6月1日,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宣佈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的虛假宣傳、價格欺詐等行為,分別處以頂格罰款。

就在同一天,中國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實施,該法明確規定:禁止培訓機構對學齡前未成年人進行小學課程教育。包括學而思、高途教育在內的多家網校,隨即下架了關於學齡前兒童的課程。

但是給學生「減負」並不是今天才有的政策,恰恰相反,從中國過去的經驗來看,對於學生的「減負」政策發得越多,結果卻往往是負擔越重。

不過,相比過往「治標不治本」的辦法,尤其是針對「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現實情況,中國在政策層面提出了「強化學校教育」、「平衡優質教育資源」的治本之策,強調「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

這樣的政策表態,對於鋪天蓋地打廣告的在線教育行業來説,顯然是當頭棒喝。

考慮到2020年又是整個K12平台的資本爆發年,各個平台的廣告鋪天蓋地無處不在,資本對這個行業的期望值極高,各大平台競相比賽「燒錢」,資本爭相湧入,就是看中了這個賽道的高成長性和利潤率,極大地助長了資本泡沫。

而當政策出現高頻率、高強度地連番表態之後,資本又跟大海退潮一樣爭相跑路,從而導致全行業從峯頂跌落至谷底。據中國科技媒體36氪報道,多位投資人重申了「暫時要規避這個行業,這次比較不一樣」,另一位知名投資人更是直接放棄了已準備投資的教育項目。

顯然,政策的重壓只是一個誘因,真正的原因還是在於行業本身的資本泡沫,而這個賽道從資本集體抱團變成資本瘋狂跑路之後,剩下的自然就是一地雞毛。

值得警惕的是,在線教育平台的今天,會不會成為新能源汽車行業的明天,需要投資者保持清醒和冷靜。

在潮水退去之後,才會看到誰在裸泳。

樂觀地看,只要教育不均衡的問題長期存在,加上中國家庭對於教育的高投入和高期望值,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從長期來看依然有價值,尤其是經歷了這一輪行業大洗牌之後引發的馬太效應,或許會催生出真正的長期龍頭企業。

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09901.HK)

Gaotu Techedu(GOTU.US)

延伸閱讀: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