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脹將對新興市場產生怎樣威脅?

美國通脹將對新興市場產生怎樣威脅?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發展中國家決策者在抗擊新冠疫情的同時,還面臨着通貨膨脹的經濟威脅,而且不單單是來自國內的通脹壓力。主要經濟體,尤其是美國的物價急漲加劇了投資者對加息的預期,推升債券收益率,使新興市場發債成本變得更加高昂。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標普全球評級新興市場首席經濟學家塔蒂亞娜·李森科(Tatiana Lysenko)稱:「新興經濟體應該更擔心美國的通脹,而不是自己的通脹。」

李森科説,美國通脹和收益率上升會推高發展中國家的借貸成本,除此之外,更廣泛的風險是,美國經濟將領先於新興經濟體,這將導致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最終引發貨幣貶值。

雖然富裕國家能夠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以極低的利率舉債,但許多發展中國家已然面臨高得多的融資成本。

標普的數據顯示,18個最大的發達經濟體中有15個的再融資成本比平均借貸成本低1個百分點以上。其中大多數經濟體支付的利息不到1%。

而發展中國家的情況截然不同。根據標普的數據,埃及目前的再融資成本為12.1%,高於其11.8%的平均水平,該國今年必須為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38%的債務進行再融資。加納的則更高,達到15%,而平均水平為11.5%。

危險不僅來自於高企的利率。巴西今年的再融資平均利率為4.7%,低於其現有債務的平均成本,但該國是通過縮短償債時間來實現這點的。這打破了巴西多年來發售較長期限固定利率債券來增強財政可持續性的努力。去年巴西新發行債券的平均到期期限為2年,2019年時則為5年。

巴西今年需要為相當於GDP 13%的債務再融資,雖然這一比例低於小國,但總額更大,而且可能會因為利率上升或復甦慢於預期而受阻。在通脹率超出2.25-5.25%的目標區間後,巴西央行今年已兩度加息,以平抑物價壓力。該央行有可能在本月晚些時候舉行的下一次會議上再次調高利率,到年底基準利率料從3月的2%紀錄低位升至5.5%。

凱投宏觀的威廉·傑克遜(William Jackson)指出,巴西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説明通脹和收益率上升對債務可持續性構成威脅。「它使公共財政捉襟見肘,通脹上升以及央行加息增加了償債成本。」南非也是如此,還有埃及和其他需要大規模再融資的國家,Jackson説。

根據外媒對37個新興市場的統計,他們今年已進行了加息10次,而降息只有3次。

倘若今年的通脹上升是暫時的,就像許多政策制定者所希望的那樣,那麼新興經濟體的利率可能不會大幅走升。

巴西央行行長羅伯特·坎波斯·內託(Roberto Campos Neto)在上周一次會議上説,問題在於通脹是否是暫時的,是否是因為經濟增長,抑或央行是否應該進一步加息。「第一種情況對新興市場來説是良性的,第二種情況則不然。」

標普的李森科表示,食品和大宗商品價格的快速上漲已經助長了消費者的通脹預期。如果利率大幅升高,那麼,將發展中經濟體的債務降低至可持續水平——並實現經濟增長——將會變得更加困難。

「在一個相互關聯、資本大量流動的世界裏,美國的收益率具有顯著的溢出效應。」李森科説:「(新興市場)現在收緊(貨幣政策)還為時過早,因為這麼做可能會破壞經濟復甦。但一些國家可能沒有多少不收緊的餘地。」

美國5月CPI或再次跳升!

美國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上升4.2%,創下近12年來最大漲幅,加劇了外界對於通脹壓力是暫時的還是具有破壞性的更持久上升的討論。定於周四(6月10日)公佈5月CPI數據將繼續受到密切關注,它也是美聯儲6月議息會議前最後一批關鍵經濟數據之一。

美國財長耶倫和美聯儲一些官員認為,當前物價上漲受到疫情造成的暫時性因素影響,但批評人士稱,拜登政府的大規模財政刺激會導致物價持續飆升。

經濟學家預計,美國5月CPI通脹率將再次大漲,按年漲幅可能擴大至4.6%,但按月漲幅或從4月的0.8%回落至0.4%。若通脹異常強勁可能會促使美債收益率走高,並對科技股和其他成長股造成壓力。

(Wind信息授權使用)

耶倫上周末表示,如果物價居高不下,貨幣政策制定者可以應對任何潛在的通脹率上升。她還稱,如果最終處於一個利率稍稍攀升的環境,從社會角度和美聯儲角度來看,這實際上是有利的。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