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瘋狂押注「油價衝上100美元」

機構瘋狂押注「油價衝上100美元」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WTI原油期貨站上70美元整數關口,徹底點燃了華爾街對沖基金買漲油價的熱情。

21世紀經濟報道6月10日報道,Blue Creek Capital Management LLC首席投資官Adam Webb表示,幾乎所有的華爾街金融機構都在關注2022年12月交割,執行價格在100美元/桶的WTI原油看漲期權。

他直言,他所在的投資機構通過出售WTI原油期貨看跌期權以收取權利金,用於購買上述WTI原油期貨看漲期權。

據瞭解,目前通過期權策略瘋狂押注WTI原油期貨上漲突破100美元/桶的對沖基金正在迅速增加。

「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認為美聯儲漠視通脹壓力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想通過押注油價大幅上漲以懲罰美聯儲。」一位華爾街大宗商品投資型對沖基金經理表示。

在他看來,對沖基金買漲行為也得到歐佩克(OPEC)的「力挺」。

然而,不是所有機構都認可對沖基金的瘋狂買漲原油期貨行為。

一位美國原油期貨經紀商透露,當WTI油價超過70美元/桶,美國頁岩油開採量將隨之增加,足以平衡原油市場供需關係令油價漲勢趨緩。近日他們通過調研發現,隨着美國經濟回升與油價上漲,位於德克薩斯州的眾多頁岩油開採基地正在擴大產能。

多位力挺油價站上100美元/桶的對沖基金則指出,基於對氣候變化風險的日益重視,美國政府將持續收緊石化能源開採使用,令美國頁岩油對全球油價的影響力趨降。

「事實上,不少對沖基金之所以大舉買漲WTI原油期貨,主要是衝着美聯儲一再延續寬鬆貨幣政策而來。」上述華爾街大宗商品投資型對沖基金經理指出,只要美聯儲(Fed)收緊QE政策的時間越晚,這些對沖基金相信自己瘋狂買漲油價的勝算就越高。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1日當周,以對沖基金為主的資產管理機構持有的WTI原油期貨期權淨好倉頭寸較前一周驟增16384000桶。

這背後,是大量對沖基金紛紛買入明年底到期,執行價格達到100美元的WTI原油期貨看漲期權,驟然推高了他們的淨好倉持倉量。

前述華爾街大宗商品投資型對沖基金經理表示,這些對沖基金之所以相信油價會站上100美元/桶,得益於當前市場對油價持續上漲洋溢着極其樂觀的情緒。一是6月8日美聯儲的隔夜逆回購操作量達到歷史最高值4974.28億美元,表明當前美元流動性極度寬裕,引發更強的美元下跌預期,有助於以美元計價的原油價格上漲;二是近期歐美國家紛紛解封社交限制措施,令民眾出遊熱情高漲正帶動原油需求進一步走高。

面對對沖基金的瘋狂買漲油價潮湧,不少投行則發出風險警告。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分析師娜塔莎·卡內娃(Natasha Kaneva)表示,油價要在今年達到100美元,需要滿足三個條件,一是大量投資者湧入大宗商品市場,二是美元暴跌,三是石油需求在第四季度遠遠高於疫情爆發前水平;但很顯然,這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事。何況高油價會促使某些國家原油出口加大,制約油價漲幅。

在一位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看來,眾多對沖基金之所以押注油價上漲觸及100美元/桶,很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真實的目的,是通過上述期權策略帶動油價波動性大幅增加,並通過押注油價波動性加大獲利。畢竟,看漲期權持倉增加與油價波動性擴大存在着緊密關聯,只要前者推高油價,自然觸發油價波動性加大。

他透露,目前WTI原油期貨市場也不支持對沖基金直接通過買漲期權「獲利」——即2022年底到期的WTI原油期貨交易價格徘徊在61美元/桶附近,離100美元/桶差距不小。

從多方瞭解到,此前執行價格在100美元/桶、已到期的不少布倫特原油看漲期權也未能交割,但部分對沖基金卻通過上述期權策略放大了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波動性,並買入押注波動性加大的衍生品獲取不菲的收益。

作為「通脹之母」,趨於大幅上漲的原油正左右着眾多國家的貨幣政策走向。

6月8日,巴西央行行長內託明確表示,巴西央行下一個貨幣政策會議將研究通貨膨脹問題。

此前,針對當前俄羅斯通脹加速、建築材料等商品價格漲幅超10%等狀況,俄羅斯央行表示將收緊貨幣政策並開啓加息周期。

一位華爾街大型投行人士直言,面對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趨於持續上漲,如今越來越多國家央行貨幣政策都將應對通脹壓力列入優先處理事項,「支持經濟增長」已被擺到次要位置。

他表示,能否遏制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繼續上漲,很大程度得看美聯儲的動作——儘管美聯儲發佈的最新褐皮書顯示美國物價壓力正在上升,但美聯儲遲遲沒有對「提前收緊 QE貨幣政策」鬆口。尤其是美聯儲一再強調通脹壓力可能是短期現象,令市場預期美聯儲仍會在相當長時間延續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令對沖基金敢於持續大舉投機買漲原油等大宗商品。

「這背後,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存在着較大的經濟結構差異性。」對沖基金MKS PAMP分析師Sam Laughlin分析説。在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結構相對完整且企業經營效率較高,因此大宗商品價格在企業生產成本的佔比日益減少,導致企業在生產過程能有效化解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壓力,令原材料成本上漲對物價壓力上升的轉嫁能力偏弱。

新興市場國家經濟狀況則恰恰相反,由於經濟結構不夠完整且企業經營效率偏低,新興市場國家很多商品需要進口,因此他們對大宗商品等原材料價格上漲的敏感度更高,其結果是油價一旦快速上漲,他們就會遭遇極高的通脹壓力,比如4月油價快速回升令俄羅斯通脹率達到5.5%,高於俄羅斯央行預計的4.7%-5.2%全年平均通脹率。

在Sam Laughlin看來,要解決油價趨於大漲所帶來的新一輪通脹壓力,光靠新興市場國家加大貨幣收緊力度是不夠的。解鈴還須繫鈴人,一是OPEC+國家需要擴大原油供應以扭轉市場對原油供需關係趨緊的預期,令油價趨降;二是美聯儲需提前收緊貨幣政策,徹底擊垮對沖基金借美聯儲延續寬鬆QE大舉買漲油價的投機行為。

「但是,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是否會兼顧其他國家通脹壓力,仍是未知數。此外,部分OPEC國家更願看到油價上漲以改善本國財政收支,而不是增加原油出口供應。」前述美國原油期貨經紀商指出。各國圍繞自身經濟利益的訴求,恰恰是對沖基金敢於押注油價站上100美元/桶的一大底氣。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