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富豪避稅秘密:巴菲特繳稅僅0.1% 還有人一分不交

揭富豪避稅秘密:巴菲特繳稅僅0.1% 還有人一分不交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五年間財富增長243億美元的巴菲特僅繳納了2370萬美元的稅款,實際稅率為富人最低,僅為0.1%。身家漲了990億美元的貝佐斯緊隨其後,實際稅率為0.98%;布隆伯格和馬斯克的實際稅率則分別為1.3%和3.27%。

中國媒體華爾街見聞報道,富人們的財富爆炸式增長,市場有目共睹。那麼,他們究竟是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避開大額稅金的呢?

拜登努力推進富人稅之際,美國富人偷稅行為遭到曝光。在這些億萬富豪之中,有些人多年來甚至一毛錢聯邦所得稅都沒繳納過。

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股神巴菲特、前紐約市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

他們究竟是怎麼花式避稅的?

離譜的實際稅率

6月8日周二,美國新聞網站ProPublica發佈報告,揭示了最富有的美國人如何大舉避稅。

根據上述網站從美國國稅局(IRS)獲得的機密稅務文件,在2014年-2018年期間,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共繳納136億美元聯邦所得稅。

儘管這一數字已經相當驚人,但跟他們在此期間獲取的財富相比,也僅是九牛一毛——據《福布斯》統計,這25人的財富在這五年間累計增加了4010億美元。

由此,若將他們每年繳納的稅款和同期財富增長的比值視為實際稅率,那麼他們的實際稅率僅有3.4%。

其中,在這五年間財富增長243億美元的巴菲特僅繳納了2370萬美元的稅款,實際稅率為富人最低,僅為0.1%。

身家漲了990億美元的貝佐斯緊隨其後,實際稅率為0.98%;布隆伯格和馬斯克的實際稅率則分別為1.3%和3.27%。

相比之下,美國中產過的又是什麼日子呢?

在2014年-2018年期間,美國中產家庭稅後淨資產平均增加6.5萬美元左右,大部分還是出於房屋價值走高的緣故。

然而, 由於中產的絕大多數收入都是工資,因此,他們的稅單幾乎與增加的財富數量持平,接近6.2萬美元。

操作的手法

富人們的財富爆炸式增長,市場有目共睹。那麼,他們究竟是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避開大額稅金的呢?

2007年和11年未繳稅的貝佐斯。

先拿世界首富貝佐斯來説,他從2014年到2018年報告的收入為42.2億美元,繳納的稅款為9.73億美元,但考慮到其身家暴漲至近千億美元,實際稅率不到1%。

亞馬遜CEO貝佐斯(路透)

而在2006年-2018年期間,貝索斯的避稅行為更為驚人:總收入65億美元,納稅14億美元,然而其財富暴增1270億美元,實際稅率僅略超1%,達到1.1%的水平。

其中,在2007年,亞馬遜股價翻倍,貝佐斯身家增加了38億美元,但他沒有繳納任何聯邦所得稅——在與前妻MacKenzie共同申報納稅時,他只申報了4600萬美元的收入,其主要來源為外部投資的利息和股息。

如此一來,他就可以用債務的利息支出、「其他支出」等等投資損失及抵扣來抵消賺到的每一分錢。

2011年同樣也是貝佐斯未繳稅的一年。當時他的身家穩定在180億美元左右,但他在報稅時稱其投資損失超過了收入,並且以此為由為自己和兒女申請了稅收抵免。

巴菲特的避稅「伎倆」。

再看實際稅率僅有0.1%的股神巴菲特,因其一直持有旗下巴郡·哈撒韋的股票,這就能讓他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將財富轉化為收入。

巴菲特(HK01)

自2015年至2018年,巴菲特年收入約在1160萬美元至2500萬美元之間,這是一個不算很高的數字。

此外,巴菲特的另一「策略」在於,將收入減少到最低,也就能夠減少稅收。

具體來看,如果巴郡·哈撒韋向股東們支付股息,那麼,以近年來的平均水平計算,巴菲特將獲得超過10億美元的股息收入,這些年來每年還將欠下數億美元的稅款。

這裏舉一個巴菲特避稅的案例。

1973年,巴菲特斥資1060萬美元收購華盛頓郵報集團10%的股份,在持有期間巴菲特勸説盛頓郵報集團將分紅用於回購,避免了上交分紅收入所得稅。

到了2013年,亞馬遜的貝索斯以2.5億美元從華盛頓集團購買了《華盛頓郵報》,剝離了《華盛頓郵報》的華盛頓郵報集團改名叫格拉漢姆控股公司(Graham Holdings),巴菲特此時持有的格拉漢姆控股公司的股份價值12億美元,此時巴菲特計劃退出。但從1000到12億有超過99%的資產增值,需要交約38%的稅,光稅就高達約4億美元,怎麼辦?

不用急,由富人們給自己立的法裏面早已經留好了後門:美國稅法第355條允許美國公司把自己的子公司分配給股東(相當於分紅或配股),並在一定條件下,公司和股東都不需要額外交稅。

具體操作是這樣的:格拉漢姆控股公司的資產分成三部分裝入新的子公司裏,三部分資產分別為:4.59億美元巴郡公司的股份、3.64億美元的邁阿密電視台以及2.67億美元的現金。

然後格拉漢姆公司將這個子公司轉給巴菲特的巴郡,「對價」就是巴菲特將自己持有的價值12億美元格拉漢姆控股公司的股份「還回去」——實際結果就是實現了退出。

雖然表面上巴菲特收到了三樣資產總計僅有10.9億美元,「賠了」1.1億美元,但實際上這1.1億是轉移給了格拉漢姆公司的股東,同時巴菲特自己也省下了2.9億美元的稅金。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國稅局一分錢稅都沒收到,相當於巴菲特和對方股東將4億稅金自己給分了。

股神巴菲特(路透社)

那有人會説,這只是延遲而已,巴菲特早晚得交延遲繳納的稅。「不幸」的是,巴菲特決定將全部家產在死後捐給「慈善組織」,而捐給慈善組織的錢是不用納稅的。換言之:巴菲特到死都不用交稅,其成立的「慈善組織」仍將控制大量財富——子子孫孫、萬世不絕,而在此過程中理論上永遠不用交稅。

馬斯克借錢避稅。

除了上述方法之外,ProPublica指出, 還有一種可以用來避稅的方法,那就是借錢。

如果你擁有一家公司,還拿着鉅額薪水,你將為其中的大部分薪資支付37%的個人所得稅。

如果選擇賣出公司的股票,你必須繳納20%的資本利得稅,還將失去公司的部分控制權。

但如果你借了一筆貸款,所需支付的利率僅為個位數,還不用交稅。

其原因在於,貸款必須償還,因此不會被美國國稅局歸進收入範圍;儘管向銀行貸款需要抵押品,但富人們顯然擁有很多。

這就不得不提到「幣圈教主」馬斯克了——去年,他剛剛抵押了約9200萬股股票作為個人貸款抵押品,截至今年5月29日,這些股票價值約為577億美元。

馬斯克(路透社)

近年來,馬斯克無論是在新能源車、航空航天還是幣圈,都是一時間風頭無兩。

但值得注意的是,他所繳納的稅款與其狂飆猛漲的財富並不匹配:2015年繳稅6.8萬美元,2015年繳納6.5萬美元,2018年一分錢也沒繳。

慈善避稅

這裏就要提到很多富豪通過慈善捐款來規避鉅額遺產稅,從蓋茨,到巴菲特、扎克伯格,都聲稱死後「裸捐」,一個子兒都不留給兒女,近三十年美國富豪的基金會數量翻了三倍,為什麼美國富豪都這麼熱衷慈善呢?

從事慈善事業,這背後的一個重要背景,是美國遺產稅的開徵和稅制改革的出台。

1916年,美國開始徵收總遺產稅,稅率最初就高達40%;8年後,為了防止有人把遺產變成生前贈予鑽空子,美國政府又開設了贈與稅作為遺產稅補充,最高一級稅率達到50%。

也就是説,一旦美國富豪把全部身家以遺產形式留給後代,立馬就會被國家拿去一半。而且,賬面上的錢是不能拿來交遺產稅的,很多富豪股份之外的家產根本不夠交稅,變賣公司股份,就意味着要削弱對公司的控制權,那可是辛辛苦苦奮鬥了一輩子的事業。

怎麼辦呢?富豪們發現,一個私人基金會就可以搞定這一切。

在美國,捐贈是免稅的,原本要削去一半的遺產轉入基金會里,則可以一分不少地打過去,完美避開遺產稅。而且,西方私人基金會內部章程自定,富豪完全可以任命兒女們做基金會會長,這樣一來,所有錢款流向實際仍然掌握在家族手裏,外人無權干涉。

成立之後,根據美國法律,基金會每年只需要拿出5%的資產用於慈善相關活動,注意,是相關,這還包括把子孫後代拉到基金會上班開出的高工資,包括各種名目的公關費用,包括平時吃喝玩樂的報銷,花樣百出。

之前特朗普也被曝出花式避稅,和基金會異曲同工,舉個例子你就知道什麼叫想象力限制了我的富有。

圖為2020年12月31日,美國時任總統特朗普抵達白宮。(AP)

比如錄製一檔真人秀時,特朗普據稱,花了7萬美元做髮型設計,10萬美元給女兒化妝,30萬美元給錄製場景進行設計裝修,更狠的是,還有高達2600萬美元的所謂「諮詢費用」,想必是特老師一邊和導演聊天,助理一邊在旁邊數他説了幾個字,明碼標價,一字千金。關於慈善避稅更多內容可參考此前見聞文章蓋茨們「裸捐」為避稅?美國富豪慈善背後的秘密。

富人的回應

對於ProPublica的「指控」,巴菲特已在一份長達23頁的詳細聲明中作出回應,為自己辯護。

股神表示,巴郡·哈撒韋絕大多數的股東傾向於公司將利潤用於再投資,而非發放股息。比如在2014年,公司A股股東以87-1的票數反對分紅,B股股東以47-1的票數也投出了反對票。

這或許意味着,巴郡拒絕派息,並非是出於巴菲特希望降低個人稅單的意願,而是股東們的意思。

巴菲特還稱,股東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知道這些資金當中很大一部分都將被用於慈善事業,而非用來消費或追求家族財富。

另外,這位承諾將其99%淨資產拿去做慈善的「奧馬哈先知」還算出,迄今為止,他每捐出1000美元,就能獲得不到50美分的稅收優惠。他也更喜歡把錢捐給慈善機構,而不是交給聯邦政府來償還國債。

我相信,與略微減少不斷增加的美國國債相比,如果用於慈善事業,這筆錢將對社會更有用處。

其他富人方面,貝佐斯和亞馬遜均拒絕對此事置評,其前妻MacKenzie同樣未曾發聲;馬斯克僅回答了一個問號「?」,此後沒有進一步回覆。

但根據報道,巴菲特、布隆伯格和華爾街「狼王」卡爾·伊坎在內的幾位均表示,已經繳納了所欠稅款。

IRS的調查

在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當地時間6月8日的聽證會上,委員會主席羅恩·懷登(Ron Wyden)援引ProPublica的報道稱,美國最富有的人在新冠疫情期間收入豐厚,但沒有支付應得的稅款。

懷登表示將提交一項提案,要求每年對美國富人進行的投資收益徵稅,而不僅僅是在出售投資時徵稅。

懷登還表示,鑑於美國國稅局有責任保護納稅人的數據,國稅局需要調查這些數據是如何被泄漏的。

隨後,美國國稅局局長Charles Rettig稱,已針對美國富人稅務信息泄露一事開展內外部調查,泄密者之後或將受到刑事處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