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董明珠同框的又一個女首富深陷債務泥潭

與董明珠同框的又一個女首富深陷債務泥潭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何巧女曾向易綱直言:「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綱行長給我批准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於血泊之中,一個一個地救。」

她不知道的是,一個企業不是那麼容易救的。

都在説何巧女的300億身家,大概率將被清零。

作為曾經的中國女首富,她因PPP模式走紅,也因這個模式深陷債務泥潭。

在地方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與國資背景金融機構不遺餘力的救助下,她反而越陷越深,直到現在不得不面臨清盤離場的局面,咋回事兒呢?

最新消息顯示,東方園林的公告表示,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提供信息顯示,股東何巧女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存在被輪候凍結的情況。

截至2021年5月18日,何巧女共持有公司8.48億股股份,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累計質押股份數為8.47億股,佔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9.804%。

這不是何巧女第一次被金融機構逼債。

據《野馬財經》統計,去年7月到10月間,何巧女六次被凍結股權。

特別有意思的是,申請對其股份進行凍結,並準備採取強制措施的,恰恰是三年之前對何巧女伸出援手的中信證券、平安證券等金融機構。

今年1月25日,東興證券還發布公告稱,何巧女在2018年質押給東興證券2930萬股股票融到的2.5億元因為違約,被東興證券告上法庭,並被申請強制執行。

天眼查顯示,目前東方園林共有風險提示3608條。

相關新聞報道顯示,如果何巧女未履行償債義務,中信證券、平安證券等質權人已做好採取強制執行措施的準備。

根據媒體記者從各家金融機構執行部門獲得的信息,不排除將何巧女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票進行強制平倉。

而如果何巧女質押股票全部被強制平倉,就意味着其曾經最高超過300億的身家會徹底被清零。

當然這樣局面的出現,一方面對金融機構來説,走到不得不實施的保全舉措這一步,基本上屬於兩敗俱傷;另一方面何巧女依附PPP模式而興衰的歷史過程,凸顯了民營企業的尷尬一面。

關鍵在2018年地方政府都已入場為何巧女保駕護航的背景之下,她和公司居然還走到今天這一步,只能説陷入的債務漩渦實在過於龐大,公司在債務面前顯得無比脆弱。

白手起家的何巧女

何巧女是一個特別感性的人。

也許是出身江南骨子裏帶來的婉約,也許是80年代大學生的身份,在工作中的何巧女是一個不跟下屬大聲説話的人。

在何巧女的東方園林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同事之間起了爭執,一定要在當天消化掉,哪怕互相道歉,也必須保證第2天工作的氛圍恢復到正常。

那時,新入公司的職員曾經不止一次看到何巧女作為公司董事長,也依然因為工作中的失誤和爭執向下屬道歉。

東方園林鼎盛的時候,有500人的園林設計團隊。

何巧女認為這些設計師才是公司最核心的財富,因此她把他們尊稱為藝術家,並且在這些設計師出席的場合一定排在他們的後面,想方設法凸顯這些設計師的地位。

正因為這些潤物細無聲,而且處處顯着東方女性婉約式管理的手段,讓東方園林這家公司,即使到債務高發問題頻出的時候,也依然擁有着強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甚至很多被迫離職的員工,在後來看到媒體批評東方園林和何巧女稿件的時候,還義憤填膺的在文章下留言,自發為何巧女辯護。

但就是這樣一個在很多員工和合作商心目中都是非常好的公司,卻最終倒在了自己最高光的那一個時刻。

關鍵,即使到現在,如果能把未收到的賬款全部收回,公司的債務危機可以輕易解除。

然而把何巧女和東方園林推到了誰都救不了地步的,正是那個讓他們野蠻成長起來,併成為所有人追捧焦點的PPP模式。

1966年出生於浙江的何巧女,由於自幼喜愛秀麗的江南風景,考大學的時候毅然報考並考上了北京林業大學的園林系。

1988年大學畢業之後,她遵循父母的期望回到杭州成為了園林管理部門的公務員。

本來應該過上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生活的何巧女,卻在入職沒有多久就有了辭職的念頭。

當時何巧女認為她此刻的工作過於單一且傳統,沒有任何新意,她想要到國外進修,曾經跑到北京學了三個月的外語,但是由於家庭原因沒有成功。

父親雖然不贊同女兒辭去鐵飯碗的做法,但是他還是願意支持自己的女兒,他告訴何巧女可以讓何巧女參與家族園林種植和盆景的生意。

1990年恰逢十一屆亞運會,中國盆景藝術家學會舉辦盆景展銷會,作為學會資深會員的何巧女父親應邀參加,他帶了一火車皮盆景。

於是,何巧女的英文派上了用處,結果盆景賣得不錯。

很快她就發現了北京銷售盆景的商機,於是沒過多久,她開始從廣州進貨盆景到北京租給各大商超和寫字樓、五星級酒店,逐漸在北京的園林圈有了自己的名氣。

而在新世紀飯店開花店並給酒店提供盆栽後,她接下了新世紀飯店的園林綠化工程,自己開的花店的經營範圍逐步打開。

這是東方園林所有業務的前身。

但那段時間何巧女的業務也比較曲折,她走過麥城還經歷過員工攜款潛逃的事件,一直磕磕絆絆的她,直到1998年接到了人生中第1個貴人的橄欖枝。

1994年為了籌辦長安街邊上東方廣場項目,李嘉誠長實集團的愛將、曾經香港知名的房地產設計師陳悦明,帶着自己的團隊來到了北京,並開始了這一個長實集團在國內最大項目的建築工程。

1997年下半年,經人介紹何巧女拜訪了陳悦明,在雙方的洽談中,何巧女系統和專業的園林設計理念,以及為北京各大酒店提供園林設計服務的經歷,徹底打動了陳悦明,最終何巧女成為東方廣場園林工程的建設方。

從此何巧女和她的東方園林正式進入了中國園林設計和建築工程的主流圈子,也為未來她成為PPP模式女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PPP女王高光時刻的危險

由於紮根北京,何巧女在完成東方廣場園林項目之後,開始在房地產圈子裏日益聞名,很多地方房地產老闆都來找他,希望她能承接園林部分,以便增加項目的底藴和價格。

關鍵2001年創業板就要推出的消息塵埃日上,讓她心動。

於是她做了一個全面擴張的決定,到了2003年,東方園林在12個省市承接了80多個項目,員工數量達到700多人。

結果由於普遍採用東方廣場模式跟房地產商合作,前期墊款過多,後期與房地產商之間的結賬又不充分,使得何巧女遇到了極大的麻煩。

其實,跟她現在遇到的債務危機幾乎如出一轍,或者説被同一個門檻絆倒了兩次。

但幸運的是由於當時債務危機的規模比較小,而且她還在不停的承接新的掙錢項目,使得整個公司通過縮減規模、裁減員工、節省成本,逐漸度過了歷時三年的這個危機。

但這個危機給她一個啓示,就是能不跟房地產公司合作就不合作,因為這些企業信用的問題,有可能影響到整個東方園林的現金流。

那個時期,金融機構對東方園林仍起着重要作用。

密切聯繫的券商建議何巧女,應該轉型做市政園林,這樣可以規避房地產市場的起伏對業務的影響。

2005年一次回家探親的機會,偶然她得到了同處於園林部門一位同學的指點,她開始大徹大悟,轉而依靠政府部門的項目發展企業。

畢竟政府只要立項,一定有預算,也一定能撥付,這不光能養活自己龐大的設計師團隊和全國首屈一指的園林工程團隊,同時還能保證現金流的健康。

到2006年,他們在蘇州為一個國企酒店打造的園林項目,徹底震驚了園林設計界,而且還獲得了當年世界園林的不少獎項。

從此東方園林入了各個地方政府的眼,成為很多地方政府市政園林打造的御用施工和設計公司。

此後,何巧女承包了北京通州運河文化廣場、北京T3航站樓、北京奧林匹克公園景觀大道等頂級市政景觀項目,在業內穩穩佔據一席之地。

靠着被市場認可的技術,再加上業內的期盼與資本的努力,東方園林迅速發展壯大,在2009年成為「中國園林第一股」。

深交所開盤當天,公司股價一飛沖天,達到了116.5元。

新奇的商業模式和概念使之成為資本市場的「香餑餑」。

2010年在東方園林最輝煌的時刻,其股價曾高達229元,當時茅台股價不過150元。

同樣讓市場感到驚奇的,是何巧女的業務能力。

2010年3月底,中信證券在杭州開春季策略會,何巧女的一句話,讓基金經理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公司的項目基本都是我直接找市長要的。」巧女不愁無米之炊-經濟觀察報。

2012年的時候,何巧女提前知道了一個讓她非常興奮的消息。

有地方政府內部人士告訴她,國家準備啓用PPP模式,這可能對其從事的市政園林工程有重大的影響。

她認為東方園林發展的重要契機已經到了。

於是開始組建團隊,準備力賭各地推出PPP的項目。

在2014年國家層面關於PPP項目的發文日益密切,並且各地政府推出項目試水的時候,何巧女就帶領公司拿到了當時幾乎六成以上的地方項目。

而到了2016年到2018年,東方園林三年中標PPP項目的總額約1500億元,一度成為「PPP第一股」。

在2018年民企PPP中標榜單上,東方園林高居第二位。

也正因為這些項目疊加的效應,使得東方園林的股價日益走高,何巧女本身的身價也不斷膨脹,2017年就到了300億名列浙江女首富。

實際上,PPP模式就是地方政府將項目打包,招收獨家的特許經營權服務商,特許經營權服務商投入資金建設,並在後期通過運營項目逐年向地方政府獲取服務和委託運營的收入,從中獲得長期的利潤。

然而PPP模式前期需要企業大量墊付資金,這也意味着一旦融資環境發生變化,企業將受較大影響。

畢竟地方政府在採用這個模式的時候,不可能一次向中標企業支付資金,而是將所有的運營費用列成指標與運營公司簽約之後,嚴格按照時間點和指標完成情況支付。

這就產生了一個融資的時間差。

當然因為這些項目都是地方政府列到預算中的項目,如果融資環境正常,畢竟項目本體沒有什麼大問題,而且地方政府列到地方支出中的信用也可以保證,所以各種金融機構還是願意給東方園林融資的。

但2017年下半年開始,國家開始清查地方影子金融機構和政府債的情況,並對金融機構針對PPP項目的融資日益收緊,融資難問題成為懸在東方園林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7年,由於地方債收緊政府回款周期長,導致東方園林有16個在建PPP項目,確認的收入只有42.25億元,收回24.86億元,還不到總金額的60%。

頗為諷刺的是,就在2017年,何巧女成為浙江女首富。

也就在這一年的10月,何巧女在摩納哥舉辦的IUCN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會上宣佈,捐出15億美元,用於野生動物保護事業。

當時的1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95億元左右,這也是全球動物保護領域最高的一筆捐款。

這筆捐款,將何巧女炸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同樣在這一年,公司埋下的融資地雷,2018年將她炸得焦頭爛額。

因為到了2018年,不光所有的融資機構都在催她還款,而新發的債券卻幾乎到了無人問津的地步。

當年5月21日,東方園林原計劃發行10億元的公司債券,實際卻只發行了5000萬元。

這件事被看作是東方園林債務危機爆發的導火索。

救場的國資

此次發債失敗,東方園林的資金問題被徹底暴露在陽光之下,越來越多的資方知道何巧女資金鍊斷裂的現狀,也越來越不敢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於是,東方園林的股價從2018年5月底開始連續暴跌,4天時間就蒸發掉100億市值。

為了挽救企業股價,5月25日東方園林以公司擬有重大項目宣佈為由暫停了交易。

但這更加重了行業和股民對其經營狀況的擔憂。

在這段停牌的時間裏,何巧女也在積極自救。

她不光將旗下幾乎全部的股權都質押了出去,而且也在利用與各地簽約的PPP項目瘋狂融資。

畢竟已經建成投入使用的PPP園林和水利工程項目,每年的收益比較穩定,各金融機構也是可以接受這些項目的抵押貸款。

於是,在地方政府的遊説下,東方園林先後與民生銀行、廣發銀行等合作,獲得64億授信額度,並向國有金融機構發行了12億元的債券。

然而這些資本對於解除東方園林的債務危機來説,依然是杯水車薪。

根據部分未經核實的數據計算,2018年東方園林明面+暗地裏的借款已經超過250億,這些加起來不到百億的貸款,對於短期借款為主的東方園林來説,僅僅是緩了一口氣而已。

於是,2018年8月27日東方園林復牌後,各機構瘋狂出逃,使得股價一路下跌,最低股價跌破8元/股。

與此同時,關於東方園林拖欠工資、獎金等的消息也不絕於耳。

畢竟資金鍊出現異常,據説很多金融機構催債人員就天天到東方園林的財務部打卡上班,而一旦賬面有錢,就會被幾家金融機構直接划走,所以東方園林日常經營也遇到了重大難題。

因此,為此感同身受的何巧女在2018年9月4日央行、全國工商聯組織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座談會」上,她向時任央行行長易綱直言:

「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綱行長給我批准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於血泊之中,一個一個地救。」

雖然當時全場都笑了,但國有金融機構還是加大了對東方園林的支持力度。

2018年10月16日,北京市證監局召集第一創業證券、浦發銀行等23名債權人蔘加集體協商會議,這是北京地方金融監管部門首次為一家上市公司的財務情況組織債權人會議。

會上,北京市證監局建議各債權人從大局考慮,給予公司控股股東化解風險的時間,暫不採取強制平倉、司法凍結等措施,避免債務風險惡化影響公司穩定經營。

當然,何巧女在現場表達了積極還款的意願並提出了具體的償債計劃。

正因為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的介入,使得何巧女和東方園林在2018年逃過了被清算的命運。

在那次見面會上,絕大多數債權人表達了支持公司穩定發展的意願,並表示會審慎處置控股股東所質押的股份。

(中國證監局)

2018年11月,朝陽國資委也出手馳援東方園林。

東方園林宣佈擬引入北京市朝陽區國資中心旗下盈潤匯民基金為戰略股東,向其轉讓了5%的股權,並將佔股權16.8%的委託表決和投票權不可撤銷的轉讓給了這家基金。

隨後,東方園林順利發行1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並擬非公開發行優先股向市場募資40億元。

就在這段時間,何巧女辭去了董事長的職務。

依然拖不過的結局

但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

2019年以來,東方園林的債務壓力仍然較大。

根據2019年一季報顯示,公司總負債為287億元,流動負債為249億元,短期借款為28.65億元。

關鍵在財務報表中,東方園林還有待攤的負債損失100多億,這意味着這100多億是收不回來的地方PPP項目資金。

而且財報顯示,哪怕東方園林停止接納PPP項目,之前PPP項目回籠的資金也日益減少。

最新的2020年報顯示,東方園林淨利潤為-4.92億,較2019年按年狂降-1048.38%。

(東方園林年報)

這等於在東方園林償債的能力上,狠狠地劃了一刀。

2021年4月29日東方園林發佈今年第一季度報告,公司實現營收20.05億元,按年增長354.3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3.19億元,按年下降11.02%。

償債能力日益縮減的情況下,PPP項目還逐漸進入了衰退期,國家對PPP的政策日益收緊,也為東方園林的未來投下了一層陰影。

相關新聞顯示,從2018年1月開始,有關部門對PPP項目進行了大規模清理整頓。

在財政部2018年9月公佈的數據稱,各地累計清理退庫項目2148個,涉及投資額2.5萬億元。

而2021年年初國家審計署再次發佈報告,對一些PPP項目可能存在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進行警示。

這使得東方園林還想通過PPP項目融資的道路被進一步鎖死。

在2019年2月12日,東方園林「18東方園林CP002」「技術性違約」後,興業研究曾總結,在諸多支持之下,東方園林為何還舉步維艱:

公司自身造血能力偏弱。

公司獲得的外部支持比較零散,與實際債務負擔和存續債券規模相比,公司獲得的外部支持不足以化解全盤債務風險。

興業研究:從東方園林看民企紓困政策的效果

於是有了這一次,原本對於何巧女施出援助之手的各大金融機構不得不發表公告,準備對其質押的股權強制平倉。

實際上,何巧女從高光到衰落,還不到3年時間。

這中間一系列的判斷、決策值得企業家深思和警示。

何巧女曾經非常推崇董明珠,她曾説過:中國千億級別的女企業家要有20個,我們要有「20個董明珠」。

可是董明珠屬於YYDS,對於企業家學習借鑑並無太大意義:自己一般的決策是沒有錯過的,只是在執行過程中執行力不夠。

何巧女曾經有過一次失敗。

在那個時候,她是通過閲讀大量傑出女性的傳記度過來的。

在後來接受採訪,談及2003年那段失敗時光時,何巧女曾經表示自己沒有時間後悔:「經過這些之後,我才感覺到,失敗對一個人來説,最重要的不是吸取什麼教訓,而是對心理的考驗。」

畢竟,只有堅持下去任何事情才可能看到成功的希望。

而企業家面臨低谷的時候,希望能想到劉歡的一句歌詞:

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