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的茶,不夠硬|新股IPO

奈雪的茶,不夠硬|新股IPO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新消費領域中,有一個常勝品類,就是奶茶。

尤其是以鮮果配純茶加奶蓋的新式茶飲,贏得了都市白領、大學生的青睞,爆火的時候,甚至還催生了黃牛代買業務,創投圈的熱錢不斷為其加碼。

星巴克的創始人舒爾茨在幾年前就斷言——茶飲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2021年,以喜茶、奈雪的茶為代表的新式茶飲第一梯隊,從創業時代來到了IPO時代。

6月6日,「新式茶飲第一股」奈雪的茶終於等來了IPO下文——已通過港交所聆訊,並於6月6日晚間在港交所官網披露通過聆訊後的招股書。

喜茶則是在3月30日被傳正式啓動赴港上市,中金瑞銀等投行已為喜茶管理層安排了部分非交易路演活動。但就在當日,喜茶創始人兼CEO聶雲宸在朋友圈曬出上市相關報道並否認上市傳聞,他表示,「統一澄清,今年我們沒有任何上市計劃。」

從聶雲宸的態度來看,這一次,喜茶並不想跟奈雪的茶爭這個「第一」。

而距離IPO更近的奈雪的茶,則被市場給予了高度關注,甚至有聲音稱:「整個奶茶屆,都需要奈雪來一場轟轟烈烈的上市」。

新式茶飲的天花板

儘管被稱為行業老二,但是奈雪不論從產品、包裝、門店環境等多緯度,對標的都是星巴克。特別是開200平方以上的大店,直接同喜茶區別開來。

更有行業內人士稱,奈雪的茶是新式茶飲的天花板。

所謂新式茶飲,其實就是通過精緻的產品、優雅的環境傳遞一種更好的生活理念。

幾乎所有的奶茶店都在強調快,買完即走;而奈雪卻更強調慢,不僅可以在優雅的環境中喝下午茶,還可以吃軟歐包。

2017年,奈雪在新城市的開城店面排隊峯值能達到6小時。

奈雪的茶創始人彭心也曾和媒體描述過奈雪爆火的場景:「連品牌總監元旦三天假都在店裏切面包。」

資本也十分信任奈雪講的故事,從2017年至2021年共融資5輪,成為了所有新式茶飲中融資輪數最多的品牌,距離成為「新茶飲第一股」僅一步之遙,估值或達到350億。

在奈雪的融資列表裏,天圖資本更是連投三輪,重金押注。

熱錢進入後,加快了奈雪的開店速度,截至2021年6月,奈雪的茶一共開了556家店,其中,192家位於一線城市,193家位於新一線城市,135家位於二線城市。

(奈雪的茶招股書)

接下來的3年裏,奈雪的茶擴張速度只會進一步加快。

根據招股書,奈雪的茶有個「3年規劃」:

一是在未來三年用於擴張公司的茶飲店網絡並提高市場滲透率;二是用於進一步開展整體運營的數字化,以通過增強技術能力提升運營效率;三是用於提升公司的供應鏈及渠道建設能力,以支持規模擴張;四是用作營運資金及作一般企業用途。

一言以蔽之,就是擴張門店,增加其市場份額。

奈雪的茶絲毫不掩飾其接下來3年的野心,計劃2021年開300家門店、2022年再開350家,2023年至少開350家。

也就是説,未來三年奈雪的茶的擴張規模將達到1000家門店。

但奈雪的茶同樣面臨着持續虧損的窘境,招股書披露,2018年-2020年,奈雪分別虧損6972.9萬元、3968萬元、2.03億,三年內累計虧損超3億元。

未來3年擴張1000家門店,能為奈雪的茶止住血嗎?

第一股不夠硬氣

上文中提到奈雪的茶是新式茶飲的天花板。那麼,其自身的天花板在哪?

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出奈雪的茶暴露的三大問題:

第一,價高卻並不賺錢。

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奈雪的茶每單平均銷售價格達到43元,在國內高端現製茶飲連鎖店中居於高位。

價高,但卻連虧3年。錢都花哪裏了?

造成「奈雪的茶」持續虧損的主因是三大成本:原料成本、員工成本和使用權資產折舊。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這三項成本合計佔營收比重分別為77.7%、77.1%和79.5%。

第二,擴張增加了營收,但是單店平均訂單量逐年下滑。

自2018年到2021年6月,奈雪門店一路從44家擴張到556家,即便是在疫情席捲的2020年,擴張的速度也絲毫沒有減弱。

(奈雪的茶招股書)

快速擴張下,奈雪的營收有所增加。招股書披露,奈雪2018年營收10.9億;2019年達到25億元,增長130.2%;2020年為30.57億元,增長22.28%。

但是其單店平均日訂單量和銷售額卻在持續下滑。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單店平均日訂單量為716單;2019年減少至642單,下滑10%;2020年為470單,比2019年下滑27%。

從單店平均日銷售額來看,2019年由2018年的3.07萬元減少至2.77萬元,下滑10%;2020年減少至2.02萬元,下滑27%。

(奈雪的茶招股書)

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説明,同階梯的茶飲品牌快速壯大,削弱了奈雪的茶的市場份額。舉個例子,2017年,消費者需要排隊買喜茶和奈雪的茶。但是到了2021年,喜茶和奈雪都不用排隊了,這個戲碼又在茶顏悦色的門口上演。

這也進一步指出,新式茶飲的技術壁壘並不高,賽場已經顯現出內卷趨勢。

第三,下沉戰略成果不明顯。

奈雪的茶深耕一線、新一線、二線以及海外城市,對於下沉市場的擴張並不明顯。

而旗下的子品牌台蓋目前主推深圳、武漢、北京等城市,其價格區間也控制在14-26元。根據招股書,台蓋在2018年佔公司整體營收的14.3%,截至2020年底,台蓋的佔比式微,減小到僅5%。而奈雪的另一個子品牌梨山的收入貢獻,可忽略不計。

(奈雪的茶招股書)

可以看出,奈雪在經營子品牌上表現吃力,更沒有走下沉戰略的打算。

總之,奈雪的茶要搶跑在喜茶前面,爭當「新式茶飲第一股」,但這份不太硬氣的招股書上,也顯露出了奈雪發展的疲態。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