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再揮制裁大棒 美國陷入「逢中必反」怪圈|巨子點評

拜登再揮制裁大棒 美國陷入「逢中必反」怪圈|巨子點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6月10日,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表決通過《反外國制裁法》,與美國之前通過的法案「遙相呼應」。

6月8日,美國參議院以68票贊成、32票反對的表決結果,迅速通過了《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這項法案獲得跨黨派支持,授權撥款約1,900億美元用於加強美國的技術與研究;另外,也批准了一筆約500億美元的撥款,用於增加美國對半導體和電信設備的生產與研究。

而近期的另一則消息也值得玩味,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正在考慮一項調查,確定進口主要產自中國的稀土磁鐵是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如果是的話,就有理由對該商品加徵關稅。白宮方面表示,美國商務部將審核是否要調查釹磁鐵,這種材料被廣泛用於製造從智能手機到電動汽車等多種產品。

美國希望和盟友國家發展稀土產業,擺脱對中國稀土的依賴。(VCG)

儘管《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還須要在眾議院通過,才能交由總統簽字生效,但種種跡象表明,遏制中國發展已經成為兩黨之間的共識,中美之間的競爭和碰撞正在愈演愈烈。

美國越來越擔心中國在稀土領域佔據的主導地位,擔心中國利用稀土作為打擊美國科技發展的工具。今年3月,中國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國稀土沒賣出『稀』的價格,賣出了『土』的價格,就是因為惡性競爭、競相壓價,使得這種寶貴的資源浪費掉了。」

中國是稀土儲量最豐富的國家,全球稀土儲量為1.3億噸,其中中國就佔了4,400萬噸。中國稀土儲量約佔世界總儲量的23%,而這23%的稀土資源就承擔了世界90%以上的市場供應。

據中國官方6月7日公佈的數據,今年5月份中國稀土出口量創下了自2020年4月份以來的最高水平,達到4,171噸;綜合今年前5月的出口數據來看,中國稀土出口按年增長8.7%至19,813.3噸。其中,大部分出口至日本和美國。

肖亞慶的表態讓很多西方國家感到緊張,認為中國要把稀土當做反制美國的武器。但其實肖亞慶在答記者問中強調「產業鏈的國際分工,經濟的全球化是一個大趨勢,在這個過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需要大家攜起手來,共同應對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在市場發展過程中的資源、能源、產品各方面的需求」。

美國政府似乎已經陷入了「逢中必反」的怪圈。考慮針對稀土加徵關稅抬高進口成本,達到鼓勵美國國內稀土產業發展的目的。華盛頓新任美國安全中心的技術專家Martijn Rasser説:「就釹磁鐵而言,這些關稅將直接針對中國。如果關稅足夠高,這可能會為建立美國國內產業提供經濟激勵。」

一邊加徵關稅,鼓勵上游稀土產業,一邊通過新的法案撥款鼓勵科技創新,這看似是一條完整的產業政策鏈。但實際情況似乎和白宮所想的並不一樣。

美國稀土的首席執行官(CEO)阿爾特豪斯(Pini Althaus)認為,就稀土產業而言,拜登的計劃是不可行的,「美國政府不能認為其他國家的稀土供應商只會把資源賣給美國而不賣給中國」。

而從產業發展和國際分工的角度來看,從上屆政府開始,美國就希望大力發展本國的稀土開採加工產業,但這個過程是緩慢的。即使項目進展順利,美國對於海外稀土購買的依賴也只可能略微降低,而不會完全擺脱進口依賴。

其實,美國政府早已意識到產業空心化的問題,但複雜的國際分工和供應鏈建立豈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在晶片行業,從設計到製造,涉及到設備,材料等一系列產業,就拿台積電來説,其供應商的數量就超過了3,000家。在更加上游的光刻機領域,所有高端光刻機都是荷蘭阿斯麥(ASML)壟斷。然而這家公司生產的高端光刻機的核心零部件並不是全部由自己研製生產的。其中最關鍵的核心零部件來源於美國、德國、日本等多個國家。由此可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很難做到一家獨大,只有互利才能共贏,一旦牽涉多方利益,就更無法成為美國製裁中國的武器。

稀土產業關係到軍工、醫療、電信、晶片、航空航天等多個高科技產業的原材料供應。如果拜登單純寄希望於提高關稅引導產業發展,最終的結果很可能像之前的中美貿易戰一樣——美國國內企業成本被抬高,成本轉嫁到下游產業和消費端,最終損害美國自身利益。

延伸閱讀: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