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股AMC上演股市大片

網紅股AMC上演股市大片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AMC的持續大漲,在本周並沒有看到終結的跡象。本周,AMC院線收漲15%,報55美元。

在這樣的股市環境中,爆米花都能成為買入信號。

上周三,在AMC娛樂控股公司公佈了包括免費大份爆米花在內的股東獎勵項目後,該連鎖院線的股票上漲超過95%,創歷史新高。第二天,AMC發售1155萬股股票的計劃導致股價大跌(最終售出均價為50.85美元每股)。

即使算上周四的大跌,AMC股票在過去9個交易日中也上漲了297%,今年內漲幅則達到令人震驚的2160%。

在Gamestop和黑莓公司的爆炒之後,再沒有什麼能夠阻止這些瘋狂的網紅股票了。即便是AMC自身發佈警報都不管用。在上周四發售新股的備案中,AMC警告稱:「在現有情況下,您投資於我們的A類普通股可能會遭受全部或巨大損失」。

上周早些時候,AMC還向Mudrick資產管理公司發售了850萬股股票。據彭博報道,Mudrick當天就已將這些股票賣出獲利。AMC將此稱為「為了公司增長而採取的明智的資金籌集舉措」。

更多的股權稀釋行為還在後面。該公司將在下個月的年會上尋求股東授權,計劃從2022年起再增發2500萬股。

儘管有這些不同尋常的預警和稀釋行為,一些用户上周在線上論壇中仍對於該股票熱情倍漲,説Gamestop今年1月上漲時也有類似波動。這使傳統投資者感到更加迷惑和憤怒。

根據路透報導,在AMC這樣的網紅股股價持續上漲之際,美國SEC表示正在密切關注市場,尋找任何不當和操縱行為的跡象。SEC的一位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鑑於某些股票持續波動,SEC的工作人員正在繼續監測市場,以確定是否存在任何擾亂市場、操縱交易或其他不當行為。」

投資研究公司New Constructs的首席執行官David Trainer近期寫到:「AMC娛樂公司的股價大漲,是我們正處於網紅股票驅動的投資大趨勢中的又一證據」。「華爾街局內人正在對網紅股票個人交易者的天真舉動展開圍獵。單從基本面來看,沒有理由購買AMC股票。」。

試圖從基本面給AMC的上漲找到合理解釋肯定很難,但也許能給投資者帶來一些啓示。

在本輪股票發售之後,AMC企業價值已達350億美元,接近2018年底的6倍。而2018年是美國電影票房破紀錄的一年。那時,三家最大的上市電影院線公司的企業價值約為美國國內電影總票房的1.6倍(電影連鎖院線一般舉債較多,用企業價值來衡量更合理)。

現在,AMC的企業價值是糟糕的、飽受疫情衝擊的電影票房的17倍(2020年美國電影票房僅為21億美元)。

一般來講,電影院線三分之二的銷售收入來自電影票,剩下的來自於汽水和爆米花。對於行業的挑戰在於,在居家在線看片一年後,是否會有足夠多的電影愛好者重返影院,並像從前那樣慷慨消費。

行業也許會經歷一段整合時期,就像本世紀初電影院轉向體育館式階梯座位,曾迫使一些影院經營者破產和整合。美國最大的電影院線之一Regal Cinemas曾在2001年登記破產,並在後來走出破產狀態後,進化成為賺錢機器。當然影院經營者數量的減少也有幫助。現在,能進入另一個高投資收益和更好現金收入時代的影院經營者則更少。

實際上,或許通過兼併等,AMC有望成為後疫情世界的機會主義者。最近的股票大漲推動了這種希望的自我實現,有利於該公司籌集新資本——僅本季度,AMC就通過發行股票籌資12.5億美元。

AMC首席執行官Adam Aron上周二揚言:「隨着我們的流動性增強,疫苗覆蓋人口增加,以及票房大片馬上就要上映,AMC要再次開始發動進攻了。」

如果AMC能夠拓展市場份額,且如果美國電影票房回歸2018年水平,該公司的總收入有望達到90億美元——其中含60億美元電影票收入,30億美元零食收入。2018年的收入是55億美元。

然後,如果隨着行業規模增長導致利潤率提升,且如果新產能需求不足使AMC不必投資於新影院,該公司每年也許能夠創造6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約為疫情前現金創造能力的3倍。

按照6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根據近期價格,可計算出該股票的自由現金流收益率約為2.4%。該收益率表明,該股票雖然看起來貴,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標普500指數股票的自由現金流收益率約為3.4%,其他標普非必需消費類股票則為3.1%。

這雖然為基本面投資者提供了一線希望,但6億美元自由現金流的假設有些問題。這其中有很多的「如果」和「也許」,AMC歷史上從沒有像這樣多地創造過現金流。

行業內的整合也不一定帶來成功。AMC在市場中的份額也許會上升,但還是有競爭者存在,如Cineworld Group擁有的Regal Cinemas,還有Cinemark Holdings。

但這幾家的股票都如不AMC交易得那麼火爆。Cineworld股票比其52周低點上漲283%,但比歷史最高點低78%。Cinemark股票比其52周低點上漲183%,但比歷史最高點低51%。與此相比,AMC股票比其52周低點已上漲2230%。

AMC及其同類公司還面臨在線視頻網站的競爭。電影院線獨家放映的窗口期正在縮短,疫情更是使其雪上加霜。

華爾街並不認同其增長潛力。從10名股票分析師的預測看,AMC股票的平均目標價位是5.25美元,最高價位是18美元。疫情前,在AMC股數還沒有這麼多時,分析師給出的平均價位目標是15美元,這意味着當時AMC的企業價值為約70億美元,比現在的350億美元可低太多了。

然而,分析師的確預測AMC的自由現金流為正——2022年約為1300萬美元,2023年約為9000萬美元。

按這樣的現金流水平,根據AMC股票基本面講的故事,即使往輕了説也是太牽強了。然而,估值過高從來都不是賭股價下跌而去做空股票的好理由。在網紅股票崛起中,市場中存在的大量做空份額已成為普遍因素之一。現階段,與從市場認識到股票太貴中獲取的潛在收益相比,淡倉遭受擠壓的風險要大得多。

歸根到底,投資和交易是兩種不同的技能。兩者雖然都能讓人賺錢,但重要的是不要混淆。

AMC投資者也許對此能夠理解。來自加州San Fernando Valley的27歲作家Natalie Camacho説:「我認為,對於你看到的多數購買網紅股票的個人投資者,他們實際上是為了證明一個觀點」。

在網紅股票開始興起時,她在今年1月以100美元的價格買入了11股AMC股票,預期該公司會從疫情後的重新開放中獲益。她説由於沒有1萬美元可用於買股票,曾認為投資的世界與己無關。在社交媒體上,AMC股票交易被描繪成小人物與華爾街大公司之間的戰役,這對她有吸引力。

「吸引我的是一種共通的感覺,我們在並肩作戰」。她説:「有一種感覺是,如果我們把錢彙集在一起,雖然不能變得富有,但卻足以促成改變」。

無論最終結果如何,她正在用損失不起的錢來打賭。上周四早晨,她每股100美元的投資已漲到每股460元。「也許從長期來看,這是一個糟糕的主意,但目前我們還在堅持」。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