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集體關閉K12教育賽道

投資人集體關閉K12教育賽道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對在線教育的監管細則還沒公佈,但恐慌情緒已經不可避免地籠罩在這個行業。一級市場的投資人雖然沒有發聲,但是已經在默默地採取行動。幾年前資本大躍進,現在大撤退。

對在線教育最終的「審判」還沒落定,很多人已經坐不住了。

波及最深的培訓機構反應最快,取消廣告投放,裁員,對候選人放鴿子,擱淺融資計劃,暫停上市進程的消息不絕於耳。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籠罩着行業。

二級市場的投資人也在用腳投票。3月至今,好未來的市值幾乎腰斬,跟誰學(後更名為高途)更是市值跌去90%。股民抄作業對象高瓴資本先是清倉好未來,接着買進新東方,這種操作手法也讓外界陷入迷思。

還有一個羣體沒有表態,應對措施也未被公開,但他們已經在默默地採取行動。那就是一級市場的投資人。尤其是那些在教育賽道下重注的VC。

「VC現在對教育的態度,基本是完全放棄。」一位專注教育行業的投資人説。

從幾年前的大躍進,到現在的大撤退。資本對在線教育,像一股浪潮,急漲又急退。這個行業真的走到盡頭了嗎?

投資人關閉賽道

在線教育的K12課外輔導階段,受到越來越強的政策監管,一位專注教育賽道的投資人注意到,之前跟自己一起看項目的VC,大部分都已轉換新方向。消費或企業服務是他們最新關注的賽道。

「因為行業的中早期投資機會差不多消失了。」此前重點關注在線教育行業的投資人董帥分析道,「哪怕你很想繼續投資,覺得這個行業還是很有價值,但如果別的投資機構都不看這個賽道,融完B輪,跟誰去融C輪?相當於這條賽道被關閉了。」

大家聚在一起也幾乎不聊案子或項目,只是更多關注行業動態。「起碼得等政策落定,進入一個穩定狀態再關注。」

早期投資人可能通過後續融資有部分套現退出。影響最深的投資人,是後期進來的那些深口袋。一旦政策限制教育類公司公開上市,中後期投資人虧損最嚴重。

在猿輔導、作業幫最近幾次的鉅額融資事件中,很多 PE都是估值最貴一輪的接盤俠,今後退出的難度變大。

一夜之間,在線教育成為一個敏感地帶,不能輕易觸碰。

一年時間,資本對在線教育的態度就判若雲泥。疫情摧毀了線下業態,哺育了線上服務,科技適宜地展現出它的魔力,成為萬能解藥。視頻會議、遠程辦公,以及在線教育的繁榮,無不得益於疫情的影響。

2020年,猿輔導一年內完成3輪共計35億美金的融資。騰訊、高瓴、DST等大名鼎鼎的投資方赫然在列。在此之前,騰訊已經參與了猿輔導的三輪融資。管理層花了很多時間精力給投資人協調分配份額。

猿輔導的直接競爭對手作業幫,在6月和12月也完成兩輪融資,累計23.5億美元。這邊的資本陣營是阿里、紅杉、軟銀、高盛等巨頭。

Fastdata的數據顯示,中國 K12 在線教育行業 2020 年融資額超過 500 億元。這個數字是此前十年的融資總和。而且上述兩家公司不斷刷新單筆融資紀錄,燒錢速度不亞於當年的O2O、共享經濟。

事實是,2017年開始,不少基金單獨開闢教育賽道,投入人力和資金重點佈局。對創新工場、北極光、經緯等機構而言,教育都是非常重要的領域。

開恆投資投資總監張贏木的觀察是,2018年至今,在線教育的投資比數在下降,且資金主要向中後期的頭部公司彙集。

政策風向突變,灼熱的教育投資被迅速降温。

監管一直都在

K12成為吸金重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市場體量最大,家長付費意願最強,也是技術應用的紅利階段。

最重要的是,K12跑通了整個商業閉環。拍照搜題等工具完成流量聚集,雙師大班課的模式則驗證了貨幣化能力。

問題是,這些培訓機構都在以投入換增長,騰訊和字節成為他們最主要的兩個流量來源。獲客成本高企,虧損嚴重,又加速了他們的融資節奏,繼而加劇爭奪用户。

某種程度上,這不利於國家施行積極的人口政策。尤其在放開三孩的大背景下,減輕家庭的養育成本是明確的方向。

5月 21 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 意見),提到接下來將對不合規的校外培訓機構 「從嚴治理」「嚴肅查處」,以減輕學生負擔。

這份意見成為多米諾牌被推倒的導火索。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也成為監管的目的之一。

事實是,國家對教育的監管從未鬆懈。

2018年,《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指出,到2020年,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在園幼兒佔比)達到80%。

其中明確,社會資本不得通過兼併收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協議控制等方式控制國有資產或集體資產舉辦的幼兒園、非營利性幼兒園。民辦園一律不準單獨或作為一部分資產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營利性幼兒園,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營利性幼兒園資產。

雖然當時重要針對的是線下實體幼兒園,但從中可見政策的態度。

張贏木説,政策要干預的是被資本拔苗助長的現象,市場逐漸顯露出無序競爭甚至惡性競爭的苗頭。而教育行業本身是需要時間的沉澱來把控課程質量和培育方式的,但隨着市場白熱化的瘋狂獲取新用户,很多培訓機構把人和財全部鋪在了營銷和銷售,相應地在課程質量把控、教師管理方面難免出現問題。這個過程中也有很多機構對資金流的管理也不是很健康,一旦家長出現退費,關停並轉在所難免。

包括,一些培訓機構學科前置化,把小學的東西前置到幼兒園階段,這也是政策可能管控的對象。火花思維、豌豆思維等這類數學思維類的課程是否會被列入整改範疇,也是很多投資人關心的事情。

但這次政策監管是從限制培訓時長、收費金額、廣告投放的規模這些業務層面作出管控,還是會限制在線教育企業公開上市,還要等待細則的公佈。

張贏木分析,政策大概率還是朝着加強監管而不是一錘子打死的方向去走的,促進行業的規範發展才是真正的目的。但是如果政策繼續趨嚴,很有可能意味着現有股東很難快速套現盈利退出,公司後續融資也面臨重重困難。

真的走到盡頭了嗎?

我們所接觸的幾位投資人也提醒,不要過度悲觀。

從過往政策釋放的信號來看,國家對學科類和素質類的培訓,本身就是區別對待的。

在線教育的監管本身有一定的滯後性。拿線下機構來説,但凡要舉辦一個課外輔導機構,必須得先去教育局申請辦學許可證,經過嚴格審查,才會獲批,而且要接受年檢。素質類培訓在部分地區施行的是備案制,不是審核制。

可以説,過去政策沒有鼓勵過學科類的課外輔導,但是對於藝術類、素質類培訓是給予支持的,包括成人類的職業培訓。這兩者政策過去就是區別對待的。

今年1月12日,IT職業培訓公司傳智教育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這個舉動意味深長。傳智教育可以説是,A股教育類第一股,此前新三板,沒有任何一家教育類公司直接完成IPO。側面也反映出,政策對教育類公司對接資本市場的態度。

在民促法裏,職業教育賽道,不論是全日制辦學還是課外技能提升,或是考證、求職、就業輔導相關的內容,國家是鼓勵市場化資金大量參與的。

所以在K12教育賽道被關閉,素質類和職業培訓類的公司依然在投資人的關注範圍內。這兩個方向過去也吸引了資本的關注。

至於K12階段,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只是重點會回歸公立教育體系。張贏木的觀點是,課外輔導機構接下來主要有幾種出路:

對於本身經營狀況一般、現金流吃緊的中小機構,再遭遇強監管,必然會受到嚴重衝擊。現金流穩健的機構,接下來會考慮擴科,原先可能只有學科類輔導,增加素質類培訓。

再者,轉換商業模式側重,加強toB板塊的發展,比如進校提供課後服務。目前政策鼓勵學校承擔更多課後素質教育類的職能,這些培訓機構可以以供應商的身份,輔助學校完成這部分教育工作。

第三,在經營效率上有顯著優勢的企業會轉向出海市場,將在中國在線教育實踐的經驗複製到東亞、東南亞及其他地區。

晚點LatePost報道,大力教育接下來就會大力投入到進校產品,服務於幫助學校與老師的精準教學。此前考慮到成本原因,字節並未大規模擴張進校業務、建立營銷團隊,但現在意識到,進校將是接下來的大趨勢。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