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巴菲特避稅曝光:25位頂級富豪年工資僅1.58億美元

馬斯克、巴菲特避稅曝光:25位頂級富豪年工資僅1.58億美元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超級富豪們避稅的本事,一點不比他們創造財富的手段差。

美國當地時間6月8日,調查權力濫用的非盈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據其獲得的美國國稅局(IRS)大量數據,一封「訴狀」將全美頂級25名富豪釘在了「漏交稅收榜」上。

ProPublica稱,根據其獲取的美國國家稅務局保密數據,包括貝索斯、馬斯克、巴菲特等人在內的美國億萬富豪,儘管他們的財富在不斷增加,但實際繳納所得稅稅率遠低於普通人。

按照福布斯榜單計算,2014年到2018年間,25位全美頂級富豪的身家累計增長4010億美元,而美國國稅局的數據顯示,他們這五年間共繳納了136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實際稅率只有3.4%。

作為對比,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的收入在7萬美元左右,但其聯邦收入稅率為14%。此外,從2021年開始,收入超過628300美元的夫妻的最高聯邦收入稅邊際稅率為37%。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令人瞠目的反差?

巴菲特一直秉持着低收入習慣,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等公司也不支付股息,谷歌、Facebook、亞馬遜和特斯拉也從不參與分紅。根據美國國稅局數據,2018年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的工資僅為1.58億美元,僅為其在納稅申報表中申報總收入的1.1%。但在低薪背後,頂級富豪的大量財富來自股息、股票、債券與其他投資。

ProPublica指出,和普通家庭基於傳統工資繳稅不同,億萬富豪們可以利用多種策略避稅。而且,富豪的財富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股票和房地產,只要這些資產不被賣出交易,就不屬於需要繳稅的收入。

巴菲特、貝索斯、馬斯克的真實納稅比例與避稅手段

ProPublica官網稱,其獲得的機密稅務信息顯示,美國富人階層正在支付比普通人更低的稅。如索羅斯、扎克伯格、巴菲特等聞名於世的頂級富豪,更是能經由合法渠道將其聯邦稅單縮減到零或無限趨近於零。億萬富翁投資者伊坎(Carl Icahn)兩次如此,而索羅斯已連續三年未曾繳納聯邦所得稅。

在2014年到2018年,巴菲特的個人財富增長了243億美元,但其報告的應納稅收入只有1.25億美元,繳納的聯邦收入稅合計只有2370萬美元。巴菲特的實際稅率只有0.1%。

世界首富、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在這段時期的財富增長了990億美元,但應納稅收入只有42.2億美元,合計繳稅9.73億美元,實際稅率則不到1%。另外,在2007年和2011年,貝索斯沒有繳納任何聯邦收入稅。

而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在2014年到2018年財富增長了139億美元,但應納稅收入只有15.2億美元,合計繳納聯邦稅4.55億美元,實際稅率3.27%。2018年馬斯克未繳納任何聯邦收入稅。

這些富豪的財富大都來自公司股票、房地產等資產價值的飆升。

據美國國稅局的數據,2018年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工資共計1.58億美元,這僅僅是他們在納稅申報表上申報的總收入的1.1%。剩下的大部分來自股息和股票、債券或其他投資收入,但它們的稅率遠低於工資稅率。

根據美國法律,除非出售這些資產,否則這些收益不屬於應納稅收入。因此,對於富豪們而言,真正佔納稅大頭的工資收入僅是「九牛一毛」,甚至有些人給自己開的工資僅為每年1美元。

埃隆·馬斯克在回應關於他和其他幾家公司的CEO繳稅金額少的質疑時,稱其財富主要來自於特斯拉股票,他本人不從特斯拉公司領取工資,他所持有的股票也不需要納稅。除非他出售股票,在這種情況下他需要繳納資本收益稅。馬斯克表示:「我不會套現,它最終只是在特斯拉的銀行賬户中積累。」

除此之外,超級富豪們的避稅手段也是多種多樣。

ProPublica獲得的數據顯示,超級富豪們還可以通過抵免、扣減(包括慈善捐贈)來抵消他們的收益,從而降低甚至使他們的稅單為零。

比如2018年,邁克爾·布隆伯格的申報收入為19億美元。但他利用特朗普政府期間通過的減稅措施、9.683億美元的慈善捐款以及繳納外國稅款的抵免,成功削減了自己應繳納稅款。最終,他為這19億美元的收入繳納了7070萬美元的所得稅,稅率約3.7%。

2011年,福布斯全球財富榜顯示,貝索斯個人財富保持在180億美元,但機密報告顯示,貝索斯卻交了一份虧損納稅申報表,證明其當年投資損失超過收入。根據稅法,因其所賺之少,貝索斯甚至為自己的孩子申請並獲得了4000美元的稅收抵免。

一邊是低薪水、不賣出自己股票,一邊是頂級富豪的鉅額開銷,有觀點認為,通過大量借錢支付開銷也是避稅手段之一。

「如果你擁有一家公司並拿着一大筆年薪,就需要為年薪支付37%的所得稅。如果賣出股票,就要繳納20%的資本收益稅,同時失去對公司的部分控制權。

如果貸款的話,你只需要支付個位數的利息,還不用交稅。而由於這部分貸款必須償還,美國國稅局也不會將他們算為收入。綜合計算,你付給銀行的利息比需要繳納的所得稅要少很多。而你僅需要做的就是將資產抵押給銀行,而這些富豪有眾多的抵押品。」

ProPublica稱,因為貸款通常不需要向美國國稅局披露,這些超級富豪的絕大多數貸款都沒有出現在納稅記錄中,但部分記錄可能會出現在證券備案文件中。

金字塔:從貧富懸殊到納稅懸殊

「許多美國民眾靠薪水生活,積累很少的財富。」ProPublica稱,「若他們賺得更多,就把收入的一部分支付於聯邦政府。近年來,美國中等家庭年收入約為70000美元,繳納了14%的聯邦稅。而在2021年,收入超過628300美元的夫妻所得稅率最高,達至37%。」

按照福布斯榜單計算,2014年到2018年間,25位全美頂級富豪的身家累計增長4010億美元。美國國稅局的數據顯示,他們於這五年間共繳納了136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實際稅率只有3.4%。

ProPublica對數據進行分析後得出的結論是:2006年到2018年期間,財富每增長100美元,普通美國人需支付160美元的稅收,而貝索斯只付了1.09美元。

比如,貝索斯的工資一直為每年8萬美元左右,與美國中產階級水平一致。但自2006年以來,亞馬遜的股價一路飆升。在大多數年份裏,貝索斯的財富增長遠遠超過他向美國國稅局申報的收入。而對比之下,大多數依靠工資生活的美國人,幾乎每一美元的收入都會被直接扣稅。

美國國稅局局長查爾斯·雷蒂格8日在參議院聽證會上稱,他不能談論ProPublica的文章,但可以證實,對「關於這篇文章的信息來源來自美國國稅局的指控」,正在進行調查。

事實上,秘密稅務數據的披露,正值疫情下財富收入不平等加劇。以美國為例,2020年福布斯美國富豪榜前20%富豪總身家達2萬億美元,占上榜人總財富63%。

當地時間4月28日,拜登發表國會演講時表態稱,將向美國收入前1%的富豪加稅,為其大規模基建計劃籌集資金。此計劃下,高收入羣體將大幅增稅。

稅收基金會測算,上述政策一旦落地,美國加州的資本利得稅率將提升至56.7%,紐約州將提升至58.2%,美國資本利得稅水平將成為全球最高。

事實上,「向富豪增稅」是拜登參加競選以來的口號,而經過如此長的時間,富豪羣體自然有所準備。公開資料顯示,從2020年末開始,就有大量美國富豪開始轉移資產或進行重新配置,或填補稅務漏洞,以應對拜登可能實施的加稅政策。紐約威爾明頓信託基金首席財富策略師就曾聲稱,其客户正在越來越多出售資產和股票,甚至考慮增加慈善捐款。

但該表態目前還停留在口頭層面。

本文由《香港01》提供export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export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