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花唄接入央行徵信釋放信號 未來與阿里漸行漸遠|企業熱評

螞蟻花唄接入央行徵信釋放信號 未來與阿里漸行漸遠|企業熱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作為螞蟻集團金融業務整改的一部分,其在線消費信貸產品花唄也發生一些變化,開始接入到中國央行的徵信系統之中。這對於螞蟻而言,既是其業務走向持牌合規化的標誌性事件,也意味着其業務槓桿率將會逐步降低。

只是,從去年IPO招股書透露的訊息來看,螞蟻集團旗下的花唄、借唄業務的用户高達5億,這也無疑會引發部分用户的焦慮,尤其是此前有不少用户習慣於「以貸還貸」,在接入央行徵信之後,事實上就掐斷了這種行為。

9月22日,阿里港股股價再創過去一年新低,一度跌至145.5港元,投資人擔心螞蟻集團將於阿里漸行漸遠。 (Wind資訊)

更大的影響在於,在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祭出的一系列整改措施之後,螞蟻集團和阿里巴巴集團無疑將漸行漸遠,業務脱鈎的趨勢不可逆轉,這對於未來的螞蟻集團來說,到底是福是禍,依然是個未知數。

何為花唄?

花唄全稱是螞蟻花唄,是螞蟻金服推出的一款消費信貸產品,在用户申請開通後,將獲得人民幣500元至50,000元不等的消費額度。用户在消費時,可以預支螞蟻花唄的額度,享受「先消費,後付款」的購物體驗。

由於花唄跟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直接捆綁,用户通過花唄這一產品就獲得了一張虛擬信用卡,可以在阿里電商等平台上直接消費,這不僅可以促進電商業務的發展,還可以通過分期還款,螞蟻集團可以獲得一筆利息收入。

嚴格來說,花唄就是一個基於網路的虛擬信用卡,但是它的發行方不是銀行,而是螞蟻集團這樣的機構,根據螞蟻集團IPO招股書,花唄業務主要通過小額貸款公司與金融機構合作伙伴共同發放貸款;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平台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逾1.7萬億元。

螞蟻業務整改一部分

在2020年11月螞蟻集團IPO擱淺之後,花唄等業務也就成為中國金融監管部門重點監管的對象,被中國銀保監會連續約談,要求儘快整改相關業務。

銀保監會非銀部相關負責人曾表示:按照整改方案,螞蟻集團應在螞蟻消費金融公司開業6個月內完成花唄、借唄的品牌整改工作。在整改完成後,花唄、借唄將成為螞蟻消費金融公司的專屬消費信貸產品,其他金融機構藉助螞蟻集團提供的數據訊息所發放的消費信貸,不再標掛花唄、借唄名稱。

此前,花唄服務是由螞蟻小微小貸提供,後引入一些金融機構作為合作機構。整改方案中,花唄將由消費金融公司來承接。今年6月,螞蟻消費金融公司獲批開業,金融監管部門給了一年的過渡期。

消費金融公司牌照由銀保監會直接監管,監管更為嚴格。《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指出,消費金融公司應遵守下列監管指標要求:資本充足率不低於10%、同業拆入資金比例不高於資本總額的100%、資產損失準備充足率不低於100%、投資餘額不高於資本總額的20%。

作為消費信貸產品合規化、降低槓桿率的一部分,花唄接入到央行徵信系統,也就成為了必然的選擇。

螞蟻官宣:花唄接入央行徵信系統

9月22日,花唄對外公告接入徵信工作進展:在央行徵信管理部門的指導下,花唄正逐步推進接入央行徵信系統的工作。目前,在獲得用户授權的基礎上,部分用户已經能夠在自己的徵信報告中查詢到花唄記錄,未來徵信服務將逐步覆蓋全部用户。

9月22日,螞蟻花唄公告稱,已經逐步接入到中國央行的徵信系統。(微博@花唄)

在花唄接入央行徵信系統之後,意味着個人用户在花唄的借款和逾期、違約訊息,將進入央行徵信系統,若有發生違約、逾期等行為,會對用户未來的大額貸款如房貸、車貸產生直接影響。

花唄用户收到的徵信授權協議和公告內容均顯示,根據用户獲得的具體授信額度來源,用户的徵信訊息會由重慶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或是提供授信額度的銀行等機構作為報送主體,納入徵信系統。

這一消息也成為當天微博熱搜榜的第一位,引發了中國網友的熱烈討論,甚至不少網友揚言要拒絕使用花唄產品。

9月22日,花唄接入央行徵信成為微博熱搜榜第一的新聞。(微博)

不過,用户可以選擇不用花唄、借唄等產品,但是螞蟻顯然沒得選。在此之前,包括京東白條在內的網路消費信貸產品,已經接入到央行徵信系統中,花唄、借唄接入這個系統,本來就只是時間問題。

接入央行徵信,螞蟻沒得選

嚴格來說,中國人民銀行徵信系統包括企業信用訊息基礎數據庫和個人信用訊息基礎數據庫,目前通常說的央行徵信系統是指後者,即個人徵信系統。

這一系統自2006年起開始正式運行,根據中國政府網在2019年6月披露的數據:徵信系統累計收錄9.9億自然人、2591萬户企業和其他組織的有關訊息,個人和企業信用報告日均查詢量分別達550萬次和30萬次,這也是全球最大的一個徵信系統。

在中國只要是跟金融機構打交道,在涉及房貸、車貸、消費貸的產品中,通常都會查詢徵信系統,這也是銀行風控的第一道防線,只是過去這個系統也有一個顯著的短板,在網絡借貸領域的數據不充分,對於用户網路上的大數據分析更是缺乏。

這也不難理解,從建立之初,這個徵信系統的數據來源主要是來自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靜態數據,後來又擴展到小貸公司、通信企業的數據,但是網路大數據卻一直掌握在阿里、騰訊等巨頭手上,巨頭們也擁有自己的徵信產品和信貸產品。

比如螞蟻集團的花唄、借唄、芝麻信用,依託於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從消費貸、小額貸款、徵信上構成了完整的閉環,長期跟央行徵信系統沒有打通。

對網路借貸產品而言,上報央行徵信是大勢所趨,螞蟻集團顯然不可能「獨善其身」,而且在被銀保監會連續約談之後,這件事也就成為一個指標性的事件,此次對外正式官宣,只是履行用户知情權的義務。

根據央行徵信工作要求,當前花唄向徵信系統報送的相關記錄包括賬户開立日期、授信額度、額度使用及還款情況等。在頻次上,花唄記錄按月彙總,不會單筆報送,也不會上報具體的消費訊息。

因此,對於正常還款的花唄用户,不會有直接的影響,但是對於那些「以貸還貸」的部分用户而言,顯然就被堵死了「拆東牆補西牆」的辦法,這也符合過去一年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壓降過度消費信貸這一政策導向。

螞蟻與阿里漸行漸遠

相比於對用户的影響,更大的影響還是在於螞蟻和阿里兩大集團之間的關係,兩家公司漸行漸遠,將成為一大趨勢。

在花唄接入到央行徵信之後,螞蟻自家的徵信產品「芝麻信用」何去何從,也就成為一大疑問,而花唄跟阿里的電商業務也聯繫極為緊密,未來這種緊密聯繫會否逐步脱鈎,變成更加開放的商業合作,也成為一大疑問。

從大方向來看,從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最新的改選訊息可以看到,代表螞蟻集團的高管井賢棟已經退出了阿里董事會,這應該也意味着阿里與螞蟻將有業務分離的趨勢,這對於未來螞蟻重啟IPO,或許是個好消息。

只是,假如沒有阿里電商業務這棵大樹,無論是螞蟻的消費信貸產品花唄,還是網路貸款產品借貸,乃至於針對中小店家的小額貸款業務,都面臨着很現實的問題,比如數據來源,客户引流渠道,一旦未來螞蟻集團完全獨立成為一家持牌金融控股公司,其挑戰依然重重。

而中國網友對於花唄接入央行徵信之後的高度關注,恰恰是這種脱鈎之後用户焦慮感大增的一種映射,但是在合規化、降槓桿的大勢所趨之下,無論是阿里還是螞蟻,都必須接受這種現實,也必須熬過這段時間的陣痛。

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09988.HK)

延伸閱讀: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